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天下棋局 若似掌上烟云
    四年前汉与匈奴的那场战争,虽然以汉朝大获全胜而结束,河套之南草原无匈奴,但从那以后,陆陆续续的小规模战争,其实一直没有中断。

    匈奴人遭到一次近百年来少有的大败,不仅视为奇耻大辱,更是遭受了重大的损失。失去河套草原之后的后续性弊端,已经越来越显现出来。

    游牧民族的不事生产,注定了他们离不开以侵略与抢夺的方式来维系生存。如果有一天改变了他们的这种生存方式,那么也许会在草原上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严重些的话,造成大批的死亡与人口减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汉朝夺走了他们的“冬季牧场”,并且在这片地方同时建起来三座雄城,遮断了他们进攻汉朝最便捷的路线。以前的时候,黄河流经草原的区域,是匈奴骑兵的后花园和滋养地。但是现在,想要在河北岸饮马,还要仔细提防着对面有可能会突然射过来的弩箭,一不小心,人死马亡,极为平常。

    汉朝为了提防匈奴骑兵卷土重来,在三城之间设立起坚固防线的同时,又制定了十分严密的军民共合防御体系,后来连来往于塞上的商贾们也联合起来,一旦发现匈奴骑兵的踪迹,马上就会有警讯传达,匈奴骑兵想要继续延续从前突然偷袭那一套,根本就行不通了。

    这还不算,令他们极为愤怒和绝望的是,有几次小股的骑兵几千人也曾经突进到最前沿的朔方城下,不过当他们用握惯了弯刀的手想要趁黑夜攀缘城墙而上时,却吃惊地发现,汉人在草原上建造起的雄城与他们从前所到过的长城截然不同。

    匈奴骑兵虽然以勇猛直前而闻名,但其中自然不缺乏身手高超的勇士,只要有机可乘,利用牛皮绳索与短刀铁钩等工具,翻山越岭攀爬陡峭山壁和城墙易如反掌。

    不过朔方三城注定要成为挡在他们面前的铜墙铁壁。也不知道汉人是用什么方法建成的城墙,摸上去又滑又平,刀砍不动斧凿无痕,不要说是想爬上去了,就连个搭手的地方都没有啊。而后,无一例外,这些人都被及时发觉的汉朝守城士卒无情的射杀了。

    从此以后,匈奴人彻底断绝了想来偷袭的念头。汉人竟然有这样的手段!如果以后突进草原,到处树立起这样的坚城,那可就真是没有匈奴人的生存之地了!这样往深处一想,匈奴贵族们从单于可汗以下,无不忧心忡忡。

    其实是他们想多了,这些草原上的土包子哪里见识过来自长乐塬上的“高科技”呢!用这个时代的水泥混凝土建造起来的城墙,早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在很多匈奴人心中产生了深深的畏惧之感。

    不过,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自匈奴不同部落的骑兵,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绕远路对汉朝的边境发起了不间断的侵袭,其目的当然是为了财物的需要。没有办法啊!帐篷里的老婆孩子都还等着吃口饱饭呢。

    所以这几年北部边疆真实的情况,其实还是战火不断。只不过匈奴骑兵已经很难组织起大规模侵袭到汉朝境内的情形了,对长安更是难以形成威胁。

    当然,战争总是互有胜负的。北部边关也曾经经历过好几次危机的时刻,好几支驻扎在北方的汉军奉命出战,就连卫青率领的黑鹰军也已经出动了两次,挺进草原寻机作战。

    在匈奴人已经形同拼命的情况下,汉朝军队折损许多人马,多亏了有黑鹰军支撑大局,才避免了局势的恶化。不过总体来说,匈奴这个心腹大患,还是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更大规模的战役,在汉匈之间,早晚都会再次爆发的。

    这些具体的军事情况,元召了解的并不清楚。他当初既然主动辞去军中职务,便不会再去插手军中事务,这既是为了避嫌,也是为了使黑鹰军将士在卫青的带领下得到独立的发展。

    不过,当今天晚上,卫青对他详细的主动说起这些时,元召还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抬起头看了看卫青,心中有某种猜测还是随口问了出来。

    “如此说来,匈奴在河套以北的活动又日益频繁了?”

    “正是。据军中传来的消息,今年以来,小股骑兵活动尤其频繁。就在前几天,聚集起来的近万人突袭鱼阳以西的部分地区,造成大量边民伤亡,就连驻军都尉都被他们杀死了。”卫青并没有隐瞒,这些情报虽然属于军中机密,但对于面前的这个人,却没有隐瞒的必要。

    “匈奴人又恢复元气了!而且他们这几年的日子想必过的并不如意。以单于羿稚邪的性格,能忍耐四年之久积蓄力量,应该已经达到他的极限了吧?呵呵!”

    卫青听到元召这样说,他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有了预感,元召必定和自己的想法一样!果然,元召随后说出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想。

    “汉与匈奴又要打仗了,而且是要打一次大仗!这个日子不会太远了。而且这次他们必定是从南面和西面全面发动。西域各国对汉朝的反应已经说明了许多情况。有鉴于此,我想……青哥你作为大司马大将军应该要提前做好准备啦!要做到先发制人而不受制于人啊!”

    卫青有些吃惊,他虽然与元召的想法一致,都认为匈奴人再次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很大。可是现在听元召说起来,这场规模空前的大战竟然已经迫在眉睫了?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元哥儿,匈奴人……会这么紧迫吗?而且,他们有能力同时两线作战?”

    元召郑重的点点头。草原上的势力范围分布,匈奴王子余丹都曾经对他详细的介绍过,因此他知道的比谁都多。在西部草原,休屠王和浑邪王共同管理的地方,才是匈奴王庭兵力最强盛的地域。如果他们从那个方向出兵,再联合西域几个亲俯国的力量,那么汉朝的玉门、阳关一线,将会极其危险。而曾经在河套草原地区生存的那几个部落自然不甘心他们的失败,这几年在草原北方一定是摩拳擦掌无时无刻不想着卷土重来,夺回他们的那片水草丰美之地。

    “如果从现在算起来的话,最迟不会超过今年秋天,秋高马肥之际,匈奴骑兵必定会两路全部出动的。我们可别忘了,整个匈奴草原上,控弦之士在数年之前就有三四十万之多,这股力量一旦全部发动起来,是绝对不容忽视的。我敢断定,经过这四年时间的储备,匈奴单于必定已经具备了破釜沉舟一战的决心。所以我们从现在开始,就要抓紧准备作战了。”

    卫青没等听完,他就已经推翻了自己原先的想法。果然,元召的判断是极其正确的。

    “那么这样说起来,你这次劝皇帝马上开始发兵西征,是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吗?”

    卫青已经是满脸佩服之色。元召四年并不与闻军中事,可是他一眼就能看清事情的本质,对手的一切行动似乎尽在掌握,这样的本事,他自叹弗如。

    “哦,此前虽然有过猜测,但并不确定。今晚听你说完这些情况后,已经可以基本确定下来。所以说,与其等到匈奴人部署准备完毕发起进攻的时候再去应对,还不如我们先发制人,同时从这两个方向主动进击。这样一来可以出其不意打乱他们的部署,避免承受他们的全力一击。二来嘛,呵呵!说不定还可以取得意想不到的战果,就是一举把他们打到元气大伤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卫青眼中光芒大盛,他这几年领兵屡次出战,虽然也取得了几次胜利,但战果并不大。他每次都十分怀念当初和元召并肩作战的日子,有元召的高瞻远瞩指挥全局,似乎胜利来的又痛快又容易。

    “元哥儿!你还是回军中吧。我去找皇帝亲自请求,辞去现在的军中职位,只做一个前锋将军足矣!这个大司马大将军的位置,只有你是最合适的。”

    他说得十分诚恳。这本来就是他的心里话。只是元召却坚定的摇了摇头,心中暗自叹息一声。卫青作为将军出兵作战尅敌制胜自然是没的比,但是他对于朝堂权谋这一块来说,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门外汉。事情哪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啊!

    “呵呵!青哥,这样的事,是绝对行不通的。不仅是我不可能再回到军中,就连你,恐怕以后在军中的权力也会受到大大的制约。此处没有外人,为了以后我们所有人的安全,有些不能明着说出来的话,我今晚只对你说一次,以后永远不会再提……青哥,你要好好记住!……。”

    在长平侯卫青有些惊愕的目光中,元召平静地对他诉说着一些其中的曲折。他的脸色在不停地变换,显示着内心的波澜起伏。如果这其中包括的一些大逆不道的话不是从元召口中对他说出来的话,就算被打死卫青也不会相信的!

    可是对他说话的人是元召,这个曾经救过他的命,也救过太子刘琚那一对姐弟命的人,他绝对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