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甲光向日 报君黄金台上
    这几年来,如果要论起在当前军中少壮派里谁最勇猛难敌的话,当首推“公孙双雄”。二者非谁,正是公孙敖与公孙戎奴。

    万马军中,沙场争雄,才能磨砺出最尖锐的锋芒,与匈奴人的数次战争,军中涌现出一大批从底层而闪亮光芒的勇士。而这两个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如果非要认真比较起来,公孙敖比公孙戎奴似乎要稍逊一筹。公孙戎奴跨上马背,掌中一杆金钉狼牙槊,纵马冲锋之际,不畏生死,每战先登,是当之无愧的黑鹰军中第一猛将。

    当年他跟着元召转战东西,元召对他也很是欣赏。此人性子憨直,行事却十分豪爽。因为累积的战功已经被策封为侯,这次听闻西征战事将起,他与军中许多将士一样,心中也是十分热切,盼望着能够再立新功!

    只是前不久有风闻,当今天子属意那支新成立的赤火军为西征主力,这倒是让公孙戎奴和黑鹰军中兄弟有许多踌躇,因为不管怎么说,赤火军中的那些人都是从黑鹰军走出去的,曾经的同袍之谊还是要顾及几分,如果去公然的争抢这次机会,总是有些过不去的。

    不过后来听卫青大将军回来说,皇帝陛下已经亲自下了命令,军中将士皆可参加校军场的演武夺帅,而且这件事元侯也是持支持的态度。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总是要去争一争才肯甘心。

    公孙敖有自知之明,主动选择了回避。公孙戎奴和其余几位黑鹰将军却是心中鼓着一股气,满心以为只要他们出手,西征主力非黑鹰军莫属。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自信满满却遇到了铁板!

    昔日同为黑鹰军十二名校尉的霍去病,一鼓作气所向披靡,在斗将中连败三十几员军中将军,这其中就包括好几名曾经的黑鹰军骁将,令所有人震惊莫名。

    不过短短四年时光,当初最年轻的霍校尉竟然已经成长为如此厉害的人物!最后出场的公孙戎奴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在全场注视的目光中,军中近年公认的第一猛将与蛰伏四年后横空出世的骠骑校尉策马对冲!

    在这样的时刻,虽然会点到为止,却无需手下留情。战将出手,必尽全力,才是对对手最大的尊重。

    公孙戎奴作战经验丰富,从前面霍去病连续取胜的过程中,他早已发觉出长乐侯的这位弟子身藏的锋芒已经全然绽放,一人一马所凝聚起来的气势,简直可以把挡在前面的所有敌手摧折一般,令人心生寒意。

    即便是已经高度重视对手,然而他还是没有料到,他在霍去病的手底没有走过一合!

    两马交错而过后,重重跌落在尘埃之中的公孙戎奴好半响都处于懵逼状态。自己的那杆金钉狼牙槊就在身旁,触手可及,可是他感觉到浑身酸疼,根本就无力起身上马再战。自己是怎么样被那小子打下马来的呢?这位猛将晃了晃脑袋,心中五味杂陈。

    他在迷糊,旁观者却看得清楚。腥红战袍枪急马快,公孙戎奴的狼牙槊刚刚“拦腰锁玉带”,半招都没有递出的时候,霍去病掌中梨花枪早已来了个“金鸡点头”,直锁咽喉!公孙戎奴摆头躲闪之际,那枪就忽然变了招式,“啪”的一声,抽在他的束甲后背上,梨花枪杆极有韧性,借了马往前冲的力量,一下子就把那铁塔般的汉子带下马去了。

    一合之间决胜负!如果是真正的两军对阵,那么顺势一枪,公孙戎奴这会儿已经成了个死人了。他想明白了这一点,再抬起头来时,看着那个策马而去的背影,心悦诚服。

    诸将相继败阵,与此类同,皆不过输在一招半式之间。霍去病反应之快招数之精奇,让他们面带愧色的同时却也不得不为之折服。这等一出手就是直取要害而又遮挡不及的招式,变幻无穷神鬼莫测,真不知道是从何处学来的。许多人都把目光投向那个站立在高台上的身影,钦佩无极。

    就连李敢与公孙戎奴这样的勇将都不是一合之敌,余下的自然没有人再出来自取其辱。至于那位自恃弓马娴熟的北军大营将军李璇玑,则是脸色阴沉的盯着场上的一切动静,始终都没有上场挑战。

    就这样,骠骑校尉霍去病以一人之力连败军中三十六将,所有亲眼所见者,无不惊为天人。

    在全场此起彼伏的喝彩声中,很多人的心中涌起的是同一个念头“这一对师徒,都是妖孽啊”!

    皇帝刘彻从头到尾都看得清清楚楚,当初的时候,他就对名叫霍去病的这位小将印象十分深刻,后来在长乐塬上,又亲眼见证过其统帅的赤火军之威风,而今日斗将如此英雄,他心中的喜爱简直无以复加。见那一人一马在场上驰骋,英姿勃发,他不禁豁然站了起来,亲自大声喝彩!

    “壮哉!如此少年英雄,古今少有,骁勇冠于三军,果然不愧朕当初赐封的称号。哈哈哈!好,朕今日就拜你为骠骑将军,统领西征兵马择日出发,为国效力。”

    大汉天子一言既出,为这场比试画上了句号。他本来以为几方面的势力较量,还要费些周折,却没想到,霍去病以一种这样的形式力压诸将,出类拔萃脱颖而出。真是让他又惊又喜。

    整齐列阵在校军场一角的五千赤火军,见自家骠骑校尉大展神威把所有人都打到服服帖帖的,不禁群情激昂热血沸腾。见那匹龙马上的人从他们的方阵前飞驰而过,手中枪一指,五千骑兵如同一人,纵马而行,随着前进方向的变换,演变了几次作战队形后,旌旗招展之下,随着来到点将台前。

    霍去病飞身下马,梨花枪插进大地,一甩身后的猩红战袍,直接登上台来,往正中央躬身下拜。

    “拜见陛下,末将幸不辱命,特上台领旨!”

    皇帝刘彻仔细上下打量了几眼这员年轻的小将。但见身前之人,虽然束甲罩袍,但仍旧显得身材有些单薄。战盔之下的一张脸却是弯眉俊目,生得十分清秀,如果不是刚刚的英勇表现,打冷眼一看还以为这是一个姑娘家呢。

    “哈哈!无需多礼。以前在元卿身边也曾经见过你几次,却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身具如此能为,真是了不起啊!说实话,当年汉匈之战时,看到你所立的那些功劳,朕虽然是按功酬劳赐封侯爵,但心底总是有些怀疑的呢!”

    说到这里,皇帝停下话头,转头看了侍立身旁的元召一眼,见他嘴边带着一丝笑意,在静静地听着。却也不禁笑了起来。

    “因为朕怀疑那是你的师父给你暗中出力帮忙了呢!呵呵。不过今日一见,朕才知道,是自己想错了。单骑走马连败诸将,有这样的锋芒,堪称名将矣!不过朕还是想要问问你,带领着你的这支骑兵去到那绝域之地,如果遇到比你们还要强的敌人,该怎么办呢?”

    皇帝笑眯眯的看着霍去病,他以为听到的回答一定是勇猛无前的慷慨激烈之语。却没想到,身披红色战袍的小将抬起头来,目光平静的回答了一句。

    “陛下所问,太过于笼统。在末将看来,用兵并不需要固定的模式,根据所遇到的情况随时加以变化就可以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这八个字,是我唯一记得最清楚的一条用兵方略。”

    皇帝眼神一动,他虽然没有亲自领兵打过仗,但兵书战策还是看过几本的。春秋兵法家的大道理讲的一套一套的,可是霍去病随口说出的这八个字,却洋溢着最为自信的光芒。难道这真是一位战争的天才?皇帝心中不禁涌起巨大的期待。

    “好!说得好,有胆略!把西征的前锋重担交给你,朕很放心,相信你也必定不负朕望……待荡平西域归来之日,朕一定亲自出城迎接,为你接风洗尘!”

    霍去病再次拜谢,目光偷偷瞅了元召一眼,看到他眼中流露出来的鼓励,这几天总是觉得失落的心理总算是感到有了一点宽慰。

    皇帝大笑着点了点头,早有侍从官过来,双手捧上将军大印。皇帝伸手接过来,亲自递到霍去病的手中。霍去病接过来后,施礼已毕,双手捧印举过头顶,向自己的麾下儿郎展示。

    “陛下万岁!大汉威武!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万胜、万胜……!”

    首先是五千赤火军骑兵高声齐呼,整齐划一,铿锵有力!然后所有的大汉将士都受到了这种气氛的感染,随着一起高呼起来。这声音威武雄壮,甲光破开云层,直冲上苍穹!

    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管是点将台上的大汉君臣,还是校军场周围前来围观的普通民众,都不禁热血沸腾,随之慷慨。

    “噫嘘哉!朕何其有幸,得此虎狼之士……皇天后土在上,朕刘彻必不负厚赐,开疆扩土,创前人未有之伟业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