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此去天涯 剑吼西风黄沙
    赞曰:

    马蹄飒沓流星去,落红一夕桃花雨。

    吻痕灼伤颜如玉,不忍回眸。

    婆娑咒语已烙骨,万缕情丝意何如?

    相思处,长安路,婉若人生相见初,一寸眉间驻。

    试问闲愁都几许?横波目,红颜妒。

    绾尽千般愁,剑墨刀痕书。

    良久之后,已经恢复成小冰儿时代的人,终于松开了那个温暖的怀抱。满脸红晕,低垂着头,仿佛干了什么坏事一般。

    “嗯!我一定会考满分的!不过、不过小冰儿胜利归来的时候,要师父答应我一个条件……要有奖励啊!”

    “哦?什么条件呢?现在不妨说来听听。呵呵!”

    “现在先不说呢。反正……到那时候你一定要答应!”

    元召无奈地笑着点了点头,敛去锋芒的宠溺弟子刚刚十八岁,也只是个娇惯的孩子罢了。

    “替我谢谢灵芝姐。还有……祝福你们!”

    元召揉了揉额头,笑容变得有些尴尬,事到如今,他也已经觉察出了些什么,不过,有些事却不能说破,因为他还并没有想出有什么可以解决的稳妥办法。

    “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就不要多想!在战场之上,情况复杂瞬息万变,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尤其是西域那边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法门邪术,绝对不可轻易视之。上次你也看到了,像山月老人那样的古怪修为者可能还会遇到,一定要小心!”

    正式名号为骠骑将军的出征者此刻只是不住的点头,想要记住他说过的每一个字。元召看到她眨巴着眼睛的样子,又不禁有些好笑起来。

    “当然了,也不必太过于担心。以赤火军和你个人的实力,再加上你们那些远远超过别**队的装备……胜利是绝对没问题的,就看取得战果的大小了。记住我对你说过的一个原则就行。那就是,以慈悲心肠,行霹雳手段!”

    看到元召的神情变得稍微有些严肃,霍去病重重的点了点头,在对待敌人这一点上,自己素来正是与师父同样的手段。

    “放心吧,师父!赤火军马蹄到处,若遇抵抗者,自当诛杀无赦!我要让他们从今以后,听到我们汉朝人的声音,都要俯首听命,瑟瑟发抖!”

    元召伸手轻轻的替她拂落肩头的碎红花瓣,打了一声呼哨,半空中有厉枭响起,两道黑影从云层俯冲而下,收敛羽翼,停在了他的臂膀间。

    “带上它们吧,在大漠草原上,也许会带给你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如果有紧急情况或者危险,就传信回来,即便千山万水,我也会赶过去的。”

    霍去病眼中燃起两团小火苗,元召利用几年时间训练出来的这十几只海东青,她早就想要两只了,没想到师父竟然这么知道自己的心意。

    “太好了!有它们传递军情,一定会有极大作用的。我一定好好的亲自喂养它们。”

    看到她兴奋雀跃的样子,元召点了点头。这个时代的战争信息传递,主要依靠的还是飞骑游哨,当初在征伐辽东的时候,他就已经深深的认识到这其中的不便。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着手对鹰隼的训练。在这一方面,从小就在山林间狩猎为生的崔弘起到了很大作用。

    训练它们可是个熬人的活。这几年在长乐塬上,他们师徒几个付出了很大的心血,才终于训熟了十几只。霍去病深知这两只海东青的珍贵,那一年元召千里赶回来杀江都王,就是因为得到了飞鹰传信,所以才能那么及时。

    远处大道上的骑兵队伍已经过去了很久,那一片红色云层上的旗帜渐远,分离的时刻终于到来,不能再耽搁了,最后想说的话,终于鼓足勇气问出口。

    “师父,听主父偃先生说……今年你就会成亲了?”

    问出这句话的人似乎是随意地漫不经心,实际已是难过万分。元召暗自叹了口气,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对方这颗世间最高傲的心受到一点挫折,可是有些事,连他也无能为力。

    “嗯,应该是吧。我就要重新回到朝堂了,正式的开始参与朝廷上的一些事,虽然不是很情愿,呵呵。”

    “可是,从前你不是早就开始参与那些大事了吗?比那些朝廷大臣们做的好多了。”

    “唉,怎么跟你说呢,这次我再站在朝堂上以后,与从前是不同的。从此以后就要正式开始承担起一个朝廷大臣的责任,而不是再和从前一样只是提出自己的建议而已。懂了吗?”

    “哦……还是不懂!”

    霍去病惫懒的笑了一下,做出一个调皮的表情。元召伸手弹了她额头一下,他发现,在自己面前和在外面的她是完完全全两个人。

    “师父已经是大人了!修身齐家治国这样的事,好歹也要做的像模像样嘛,要不然岂不是很没面子?”

    “所以,你就要成亲了?那……到底是和灵芝姐呢还是……素汐公主?”强忍着心中的酸楚,面上是嬉笑的表情。

    元召实在是被她的刨根问底弄得想要崩溃。觉得不能再这么放纵下去,否则还不一定会问出什么难堪的问题来了。所以故意沉下脸来,严肃的指了指远去的方向。

    “速去!你的部下们都已经走远,去带领着他们,开创属于自己的……哦!你……唉!”

    义正言辞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呢,甜美温暖的气息忽然袭到脸上,略微颤抖的嘴唇触到他的唇间,截断了他的说话。然后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微微清凉一触即去,那女孩儿特有的柔软却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的亲昵。

    元召看着那个柔美的身姿跃上马背,重新成为威风凛凛的骠骑将军,把那包裹背在身后,策马而去,做出如此大胆的行为后,却始终没有胆量再回头看一眼,想必此刻她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记着啊!那包裹里有一件金丝软甲,每次上阵之前一定要穿在身上……啊!”

    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那飞驰而去的龙马踏碎烟尘穿越阡陌,猩红战袍随风飘舞,两只雄俊的飞鹰在半空中追随,终于越来越远再也看不见了。

    再次回过头时,已经看不到元召的身影。去那遥远的西域征战,对于这颗已经牢牢的倾负深情的心来说,这不仅是一直以来的梦想,更是一种自我的放逐。也许唯有大漠黄沙铁骑纵横的激烈,才能暂时忘却在长安对于某个人从小痴情的落寞。

    风吹过来,又一片桃花落阵成行,元召收回目光,呆立片刻骑马往回走。到处都已经是春光明媚,他没有去往长乐塬的方向,而是打马直奔长安。

    四年之前,含元殿封赏之后,他上交了征东大将军的将印,主动辞去了在军中的一切职务。然后,大司马的头衔就落到了卫青头上。

    但是,在他想要把尚书令这个职务也要辞去的时候,皇帝却坚决的没有批准。元召却也没有再坚持。

    世间事就是如此,在默契的君臣之间,有些话不必明说,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元召很明白,皇帝逐渐改变一些朝廷官制后,大司马和尚书令这两个职务,在以后会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担任这两个职务的人,将会成为未来朝堂上的文、武柱石。

    就算皇帝再信任他,也不可能让他同时把这两个职务抓在手中的。所以,他选择了卫青担任大司马,而尚书令的位置,依然给他虚位以待,等待着他重新归来。

    有这么能干的劳力,皇帝不好好的压榨才是傻子呢!元召在心中暗自腹诽。从前的时候,他并没有真正利用这个职位发挥过什么太大的作用。不过,时至今日,等他开始站到朝堂上的时候,大汉尚书令,将会成为真正的股肱重臣。

    长安越来越近,元召在护城河边停下了马蹄,看着雄伟巍峨的城墙,一个选择也必须要决定下来了。

    “原来,皇帝当初赐封安国侯,并修建那么豪华的府第,是早就预谋已久了呀!这个决定到底是皇帝做出的呢?还是那位建章宫的卫皇后做出的……?”

    不过,不管是谁做出的,好像他都没有拒绝的理由和权力呢!想到素汐公主对自己的款款深情和两人经历过的那些事,不管她是怎样的身份,都不忍辜负。

    和皇家关系牵扯得如此深,并不是一件好事。风吹草动,都能被波及。尤其是随着他的地位越来越高,在朝堂上的作用越来越重要,来自方方面面的明枪暗箭……就是一个被动的靶子啊!

    环绕着长安城的几条水系丰沛,绿柳垂遍两岸,水上船只来往不绝,熙熙攘攘的人群,显示着长安的繁华。十几年前,他第一次带着好奇的神情踏进这座城门的时候,路边沟旁还时不时的可以看到有饿殍在野,人人面带菜色。可是今日所见,脸上都已洋溢出希望和健康的神色。

    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民众,就是这样的勤劳和容易满足。只要给他们一个正确的方向,和一片安宁的环境。重新踏进这座伟大的城池后,肩膀上的担子将重如泰山而又轻若鸿毛。重之重在,他想要用余生的力量推动历史的巨轮,让它按照自己划定的归道去平稳的运行。轻之轻在,无论做出多少,对于这片生养的土地来说,都还远远的不够……!

    世间肝胆,唯有无畏!不过是一个平常的春日,名叫元召的青年男子再次单骑走进了大汉皇都,长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