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 长安新府 美人笑靥如花
    大汉朝堂上即将开始的又一**变动,除了几个重臣之外,暂时还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不过,关于年轻侯爷元召的婚事问题,却已经轰动了长安。

    对于元召的称呼,现在多少有点儿乱。朝野与民间又多少有些不同,在长安民众当中,都习惯称呼他为长乐侯。不过,在许多朝廷新贵或者一些大臣们中间,提及他时,多数都以安国侯称呼。而当面打招呼时,为了避免引起不便,大多数人还是称呼他为元侯。

    无论是怎样的称呼,这位大汉开国以来唯一具有双侯爵称号的人,无疑已经成为了许多人眼中的风云人物。

    举贤任能于草泽、出征大捷胜域外、创建学院启文华、开漕渠造福民生、通商路敛天下财富……这些事关国家大政的方方面面,无一不显示出他已经初步具备千古名臣的风范。

    而在这十几年时间里,所有做出的这些无与伦比的成绩,他也只是小试身手,并没有已尽全力。这本来就已经足够令人震撼了,而他的年纪,也不过刚刚才二十一岁而已。如果等到他真正站到朝堂上,挥斥方遒指点天下的时候,又是怎样的胸襟规模呢?对此怀有巨大期待感的,在朝野民间绝不仅仅只是少数人。

    对于这样一个即将在不久的将来拨弄天下风云的人物,他的一举一动当然会受到很多人的关注。即便是一件小事,也会有人猜测会不会预示着什么,更何况,安国侯今天竟然来到了他坐落在朱雀大街上的那座崭新的府邸呢!

    是的,没有错。元召长安后,直接就打马来到了安国侯府。这本来就是他的府邸,只不过四年的时间里,他并没有来过几次而已。

    安国侯府占地规模庞大,在寸土寸金的朱雀大街上,拥有这样府邸的人,不用问,皆是当朝勋贵,这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侯府之内,从管家到女仆、护卫、各种执事人众一应俱全,上上下下加起来怕不有几百人之多。不过这其中的大多数人,并不认识自家侯爷。虽然那个人的名字早已经传遍天下,但他们确实没有见过一面。

    因此,当元召在府门外跳下马来,抬头扫了一眼府门上的几个大字,然后登上几级青石台阶,径直想要走进府中的时候,被几个彪悍的家伙厉声呵斥住了。

    “呔!你是什么人?胆敢乱闯安国侯府!赶快退出去,否则就对你不客气了!”

    “哦,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们不用紧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好了。呵呵!”

    元召正在一边走一边低头想着事情,因此有些没听清他们的话语。他随口说了一句,然后继续往前走着,刚要跨过门槛儿,却没想到他这种毫不在乎的态度,把那几个护卫却惹火了。今天情况有些特殊,怎么能让这等身份不明的狂徒乱闯呢!

    这几个人都是身手极好之辈,一个箭步围上来,把元召拦在当中,为首的大汉化掌为钩抓向他的肩头,打算先把他控制住,好好教训几句,然后扔到大街上去,让长安人都知道,这座府邸的主人可不是好惹的。

    这大汉是这五六个护卫的首领,一身功夫,在几个人当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就是放到宫里侍卫们当中,那也算是上等。然而他的手还没等触碰到对方的肩头呢,忽然觉得身子一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身体竟然拔地而起,越过那人的头顶,“砰”的一声,重重的摔落在府内的庭院里,当场就摔了个七荤八晕。

    这一下动静有些大,时间正是午后,庭院内有许多仆从在指挥下来来回回忙碌着什么。听到这边的响声,都惊讶地回过头来,而那几个其余的护卫,则一起勃然大怒,纷纷跃起身形,就要拳脚齐上。

    把那彪形大汉从头顶摔过,元召也只不过是随手一挥而已,这是身体受到突然袭击的自然反应。等到他断开思绪,才想起来这是回自己的家,不禁咧嘴苦笑,怎么一进门就先打个人玩儿呢!

    “赶快住手!你们、你们……还不快过来拜见侯爷!”

    一个略微有些尖细的声音,从那边廊间传过来,然后有一个身材略微矮胖的宦官模样的人,急匆匆的招呼着四周收拾东西的侯府人众都聚集过来,恭敬的对站在台阶而上的元召施礼。

    “侯爷,您回府了?这可真是太好了!”

    什么?侯爷!难道说……眼前这个一身青衫相貌普通的年轻人,就是他们大家和这座府邸的主人,安国侯元召?!

    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所有的人连忙跟随着躬身下拜行礼,那几个年轻护卫连忙收起拳脚,心中惶恐,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是好,拿眼睛不住去看被摔在地上的头领,听他的示下。

    却见那大汉从地上爬起来,神情略微有些呆滞,然后几步过来,竟然五体投地趴在了台阶之下,嘴里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侯爷!原来真的是侯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侯爷莫怪啊!对您可真是仰慕已久……。”

    这汉子的性情耿直,此前早就听在军中的兄弟们诉说过元召的无数事迹,和许许多多的人一样,在心中把这位神奇的侯爷当做了崇拜的偶像,今日竟然见到了真人,又怎么会不激动呢!更何况刚才还有幸被他出手“赐教”了一招,往后在兄弟们面前可有的夸了!

    元召见他们如此,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一定都是这座侯府中的仆从们,只不过这几个面容精悍的护卫和那个宦官模样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当下心中一边暗自嘀咕,一边连忙伸手把让大家赶快起来,不必多礼。

    见到他神态如此随和,庭院中的人都随着那宦官起身,不免抬眼偷偷的打量自家的这位年轻主人,心中都是好奇中夹杂着激动。功勋卓著,名声响亮的安国侯,原来是如此平易近人。

    “大家都去忙自己的事好了,不必在此伺候。今天我就是随便过来看看……哦,这位仁兄,适才却是对不住了。呵呵,有没有受伤啊?”

    那五六个侍卫的头领名叫许木,本来心中是有些忐忑的。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第一次见到仰慕已久的安国侯,竟然想要出手去教训他!听到元召的询问,连忙近前几步,用力拍了拍胸口。

    “侯爷尽管放心,我的身体结实的很,跌跌打打还伤不到什么的。只恨有眼无珠,刚才冒犯……。”

    “不必纠结的,这说的是什么话?你们也是职责所在,都是为了府中的安全嘛。呵呵,只要没受伤就好,倒是一条好汉。”

    元召随口安慰了几句,许木和那几个护卫脸上都露出激动的神色,安国侯果然名不虚传,不论身份高低,他待人一视同仁。

    其他人都渐渐散去,各自继续去忙碌自己的活计。名叫宫庶的宦官见只有许木几个护卫在侧,遂凑近了元召身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侯爷,老奴领着他们在这里收拾,请您到后院去看看吧。”

    元召也没有在意,并未想到其他,点了点头。这宦官他隐约有些面熟,应该是在建章宫中见过,因此,他能认识自己,也不足为奇。看这阵势,应该是受了卫皇后的差遣,领着人在收拾府中内外。

    他慢慢的穿过走廊之间,在楼台亭阁边随处看了几眼,到处雕梁画栋装饰得极为豪华,很早之前皇帝曾经对他说过,送给他的府邸是按照王府的规模来的。虽然他并不重视这些,但今日一见,果然非凡。

    元召不由得暗中叹息,即便他不习惯住在这样的地方,也没有办法可想。这也是他一直没有经常过来的原因之一。但既然是皇帝所赐,而且又即将作为重要的用途成为他家之居所,总是要试着慢慢习惯的。

    一边暗自想着,一边转过几处建筑,灰色的院墙挡住视线,转过这道墙就是后院,那院门处远远看去有桃李花开,青丝缠藤爬的到处都是,不由得精神一振。

    这边的几排建筑倒是有些质朴,掩映在繁花和青翠之间,很和他的心意,不由得微微点头,此处将来会是起居之所,如果也是那些富丽堂皇的话,他一定会命令人推倒重来的。

    从院门走进来时,果然闻到的是清新的空气和草木的芬芳,小桥流水,青石路,雅致的小小亭阁,原木与灰瓦结构的房屋……而且更令他眼前一亮的是,池塘里竟然有一架小小的水车在不停地借助风力运转,正是借鉴的长乐塬上那些巨大的风车而做成。

    “啊!是……你吗?”

    春天的风吹落一地芬芳,身后有人惊讶地轻声叫了出来。元召回过头时,看到一身素衣素裙的倾城女子用手使劲的捂住嘴巴,瞪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自己眼中所见。她手中用来修剪这些花木的工具早已经掉到了地上,都没有发觉。

    “素汐……你,你怎么在这儿?”

    元召惊愕地看着脱去大汉长公主的荣华盛装只着一身素衣的女子,她的手上还沾着花露和泥土,就站在那里,喜极而泣。

    她为他等待了四年的时光,每天都来到这里,亲手为他编织着一个憧憬的梦想,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点点滴滴都是她的心血……所有这一切,只是为了等他来看一眼,她和他未来的家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