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犹记当年 湖畔鬓云旧盟
    那许多难看破,直教生死入眼帘,方知情字乃是贪!

    世间许多情事,不用经历生死考验,也早已经情根深种,欲罢不能。更何况有人曾经万马军中相救,单骑阵前柔情!

    四年之前,长安城中风云突变,长乐侯府被烧,梵雪楼连夜关闭,所有人都下落不明。素汐公主在第一时间得知消息后,马上就想办法通知了在城外高庙的皇帝,羽林军及时出动,才阻止了事态的进一步严重。

    等到后来元召秘密潜回长安屠灭江都王府,招致皇帝龙颜大怒,被打入天牢。素汐公主不惜放下自己的尊严,为他苦苦哀求……那样的时刻,如能免得他无罪,就算是重新去草原和亲这样的事她也会心甘情愿答应下来的。

    四年前的那个冬夜,在寒冷的城中河边,她为他放流了一盏莲花灯,寄托在那上面的祝愿,成了她心底深藏的秘密。后来他离开长安,很少再回来,更极少来过这座府邸。

    不过,他答应过的事和那个对未来的承诺,已经牢牢地刻在了她的心底,也刻在了她生活中的每一个日子里。

    如果说素汐公主从小到大得到最珍贵的礼物是什么,或者说是她最感激父皇的是什么,那就是那个夜晚他逼迫元召作出了明确的态度。每当想到那几句在夜色阑珊中那个人所做出的承诺,她的心便充满了盼望和等待。

    “……素汐公主,我自然会给她一个交代,不过这需要时间……。”

    时间哦,过的可真快!离得那个夜晚,已经整整过去了四年。那个承诺,也是不是到了快兑现的时候了呢?

    关于元召安国侯的称号,很早就被册封为利安公主的素汐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含义是什么。无论是父皇还是母后都隐约对她透露过其中的某些意味。这座特意装修好的府邸,名义上是赐予元召的功勋赏赐,其实就是给公主的陪嫁。

    虽然心中还有很多忧虑,但素汐自然是满怀欣喜的多些。这几年来,她一有时间便会换上寻常服饰偷偷出宫,来到这里细心的一点一滴装扮着未来的家。

    她这样做,却是得到卫皇后默许的。为了自己女儿将来的幸福,宫中的许多规矩自然是暂时顾不得了。皇后特别挑选了建章宫最心腹的总管太监宫庶,让他带领着五六个忠心的护卫,专门儿贴身保护公主的安全。

    素汐是个心思灵敏的女子,她从来最懂得元召的心意。皇帝御赐的府邸规模制度自然不能随意改动,不过在这后院之中,她把整个的后花园全部按照她想象中元召喜欢的样子进行了修建。

    如同燕儿啄春泥,暗怀憧憬的女子运用自己所有能力,为她等待中的人,修建了这所宅院,在其中储藏了满满的芬芳,只待他某一天走进来时,会露出满意的微笑,轻轻地一声夸赞,便心满意足。

    素汐每个月基本都会来上十几次,今天也只不过如同平常一样。当她在细心的修剪那些亲自种植的花木时,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影子就那样突然的进入了眼帘,心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忽然填满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后院之中从宫里带来的一群侍女们,忽然看到素来贤淑优雅的公主手足无措的样子,都有些惊讶,不过当她们随着那道目光看到站在院门口微笑的人时,便都明白了什么。很快的,在偷偷的打量和细碎的脚步声中,所有人都主动选择了回避,为大家都喜欢的素汐公主和她的心上人留出一片安静的空间。

    “你、你终于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许只是片刻之前,也许已是一眼万年。已是出落得倾国倾城的大汉长公主终于喃喃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青衣白衫的男子从粉红娇艳的花树间穿过,落英缤纷沾落了满头满身,这里春天的气息是如此隆重,像是要提前祝贺一个重大的节日。

    “素汐,对不起!不该让你等这么久的……苦了你了。”

    话未说完,一只芊芊玉手早已经掩住了他的嘴,那上面带着花的芳香还有……泪水的清凉。

    “我不要你说这些!只要你能来,不管多晚……我都会等的。元哥儿……。”

    清风穿过碧绿的修竹,桃李竞相开放,梨花飘落却比雪花还白。有浅浅的怜惜和深深的感动,青衣男子没有再说一些世俗的情话,他只是伸手挽住素衣红颜的手腕,沿着青石小径向前走去。在他们身后,千树万树的色彩渲染了整个春天。执子之手,今生无悔。

    在这个春季的许多天时光里,长安城内外都在流传着有关于元召大婚的消息。无论是识与不识的人,都曾经听到过好几个版本。但到底哪一个才是最真实的,现在还并没有人能够说清。

    至于在这背后所发生的一些故事,当然普通的世人更无从知道。也许只有等到大婚之日真正来临的时候,所有人才会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外界的纷扰传说,在未央宫中的人自然也会听得到。即便是早已经深居漪澜殿不再过问宫中事的皇太后,也有人向她添油加醋诉说了其中的缘由,并且成功的挑起了她的怒火,事关皇家的脸面,岂能如此草率!

    王太后其实年纪并不算太老,不过自从几年之前因为江都王的死而大病一场之后,无论是身体状况还是心理情绪都变得很糟糕。

    自从大汉王朝开创以来,从吕太后开始,一直到窦太后,历代的皇太后手中都握有巨大的权力。甚至有时候,皇帝也要俯首听从不敢违逆。可以说,这片天下江山,是皇帝和皇太后在共同管理的。

    可是到了王太后这里,却一切都变的不同。身为皇太后,不要说是干涉政事了,就算是这后宫之中,她的权威也已经大打折扣。从前的时候,皇后出自窦家,在窦太后巨大的身影下,王太后只能恭顺听从小心伺候,从来不敢表露自己的意见。

    到了后来,窦太后亡故,皇后易主,换成出身低微的卫皇后主持后宫,王太后满心以为自己的时代终于到来了,由亲弟弟田玢为丞相,她也完全可以仿照历代皇太后的做法,在巨大的权力游戏中从自己皇帝儿子手上分得一些。

    她其实并没有太大的野心,既没有吕太后那样俾睨天下的资本,也没有窦太后处理天下大事的能力。她想要的权力,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的家族征得一些好处和利益而已。可是即便她这样小小的愿望,那个皇帝儿子也没有让她实现。

    经过数次冲突和摩擦后,在未央宫中,皇帝和皇太后之间的不和,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虽然说大汉宣扬的是以孝治理天下,但在宫闱之间,天下臣民不知道的事,多的很。

    自己的儿子这样也就罢了,尤其是令王太后不能忍受的是,那个出身低贱的卫皇后,一旦真正的上位,所表现出来的手段,也让她愤懑在胸,竟然无处诉说。

    田家已经是彻底败落了,田玢死后,他的两个儿子也相继死去,武安侯这个爵位早已经不复存在。想要依靠外戚的力量,已经基本没有可能。

    好在,在宫中还有一个依然拿她当做皇太后来尊崇的人,会时不时的来听她述说一些抱怨和怀恨,这让她心中感到安慰。这个人就是漱玉宫的美人李婉玉。

    李婉玉自从在三年之前给皇帝诞下一个皇子之后,在宫中的地位直线上升,时至今日,凭着皇帝的宠幸不衰和那个聪明伶俐小皇子的功劳,已经到了仅次于大汉皇后卫子夫的地步了。

    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假意亦或是互相借助,李婉玉终归还是给王太后带来了许多安慰和快乐。尤其是那位小皇子,虽然只是三岁多一点,但已经会非常讨大人喜欢,不管是皇帝还是皇太后,都非常喜欢李婉玉的儿子,这也成为他们母子之间维持温情的一条纽带。

    如果将来有可能……以李婉玉和她的小皇子代替现在的皇后和太子,会不会更好些呢?这样的想法,在未央宫的暮鼓晨钟里,从王太后的心底深处曾经升起过许多次。说实话,她深深的憎恨建章宫的皇后还有她的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看到她们落到被废黜的地步,那自己一定会很高兴的!

    就是在这样的情绪支配下,王太后听到了李美人对她来说的那个消息。当时她就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即便最后不会对建章宫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也要出一口恶气,毕竟大汉皇室的宗法在此,岂能容得她们随便乱来!

    “来人,速去把大宗正招来!这次一定要让他好好的查一查大汉宗室的法条律规,一项一项的列出来。然后给皇帝看一看,这些祖宗定下来的规矩,到底还要不要遵守!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