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风波又起 不过枉费心机
    也不怨王太后如此理直气壮,如果要认真说起来的话,汉朝宗室之女的婚嫁自有其制度,虽然不如历史上某些朝代那般严格,但在这未央宫中,一些规矩还是要遵循的,更何况是大汉长公主的身份呢。

    其实关于素汐公主的某些传闻,王太后此前也不是没有听说过,不过既然是她讨厌的建章宫那边的人,却也懒得关心。

    而今天听到的这个消息,则是大大的不同,既然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又怎么能不拿来好好地利用一下呢?

    漪澜殿中的宫女侍从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王太后脸上的笑容如今天这般畅快了,她吩咐人准备好了茶点,等着大宗正的到来。

    在这宫中伺候这位近几年来脾气极其恶劣的皇太后,并不是一个好差事。一言不合或者是因为一点儿小小的差错就被杖责或者是掌嘴,是经常发生的事。就算是因为在气头上被无辜波及而死去的宫女,也已经有好几个了。

    漪澜殿愁云惨淡非止一日,长年累月的阴郁气氛下,每一个人走路都小心翼翼,唯恐动辄得咎。在背地里流传的议论中,这位太后是得了“失心疯”了。虽然没有人敢在表面上流露出一丝半毫,但在心底的咒骂和企盼她快快去陪伴先帝的声音,恐怕整个宫殿的角落都能听得见。

    如果元召在此,他自然会知道,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不过是到了严重的“更年期”罢了。而长期以来得不到来自亲情的关爱,就会更加严重。所以在她身边侍奉的这些人,也是够倒霉的了。

    汉朝的大宗正,主要职责就是专门负责管理皇帝家的家谱以及皇族事务。这一职务,虽然在朝堂上没有太大的权力,但对于宗室内部来说,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存在。

    一般来说,能够担任这一职务的,都是刘姓宗室之中德高望重或者是辈份极高者。也只有具有这样威望的人,才能震慑得住皇家子弟们中那些桀骜不驯的人物,也才能处理好一些乱七八糟外人难以想像的荒唐事。

    现任的大宗正名叫刘轩,乃是高祖皇帝直系,与汉文帝是一辈人,可以说是资格极老了。他在那一辈人中虽然出生的是最晚的,但到得如今,也已经是七十多岁的年纪了,在这个时代来说,算的上是高龄者。

    从汉景帝时候起,他就已经开始担任大宗正这一职务,已经二十余年,为人古板,待人严厉,脾气老而更撅,遇事极难通融,活生生一块茅坑里的石头。因此皇室之中的许多人都宁愿躲着他远远的,也不敢去招惹。

    听到皇太后派人来叫他去漪澜殿,虽然心中有些纳闷,刘轩并不怠慢,一丝不苟的整理好衣冠,随着内侍一路行来。不管这位皇太后的影响力有多弱,她毕竟还是皇太后,对于最重礼法的大宗正来说,他的态度是极其恭敬的。

    漪澜殿内,王太后一反常态的笑着让这位大宗正喝茶,态度十分和蔼。刘轩恭敬的施礼谢茶之后,正襟危坐在几案边,听她说话。

    几句普通的家常聊过,还没有等到他开口询问太后懿旨呢,王太后已经看了看下面侍立的几个宫人,沉下脸来。

    “宗正大人,可知道今日哀家把你招进宫来所为何事吗?”

    刘轩动了动身子,拱手作答道:“老臣听到太后的传召,就急急忙忙的来了,却实在是不知道为了什么事,且请太后示下。”

    “哦?难道你就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听到?那么大的一件事,听说已经轰动长安,就连哀家这个孤老婆子深宫闭塞,都已经知道了。宗正也太不关心皇室之中的事了吧!”

    听到王太后的声音中带了冷漠,刘轩不由自主地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心头有些疑惑,年纪有些大啦,头脑不好使记性也差,难道真的是有什么重大的事自己听说过马上就忘了?

    “老臣老眼昏花,这几年的精力不比往年了,早就有心退隐田园,把大宗正这个位置让给年富力强的人来担任。可是皇帝陛下一直没有允许。唉!老臣也只有勉强挑着这副担子了。呵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请太后明示吧!”

    “是啊,我们都年纪大了,按说已经不好再插手朝堂和宫中的事,可是有些事不好好管管能行吗?这片大好江山,可是高祖皇帝和几位先帝励精图治这么多年才得来的,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毁在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手里?哼!”

    王太后从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神色庄严肃穆,这会儿倒是真的有了几分皇太后的模样。刘轩心中吃惊,他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竟然能够威胁到江山社稷稳定的程度了?如果王太后没有虚张声势的话,倒是真的要好好的重视起来。

    “老臣不才,执掌大宗正,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发生,自然义不容辞,坚决制止!”

    “好!这才是一个宗室老臣的态度。哀家最近这些日子听说,建章宫的卫皇后之女,也就是大汉的长公主即将要下嫁外臣了!这个消息,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刘轩心中一动,大宗正虽然并不参与朝政,但也不是聋子的耳朵。该知道的事,当然也有自己的消息来源。却只是不知道,王太后说出这句话,到底是有什么意思。

    “回太后的话,关于这件事,老臣也听说过一二,虽然尚不知道消息真假,但想来也不会是无的放矢的吧。敢问太后,难道真有此事?”

    “实话告诉你吧,宗正大人!此事不仅是真的,而且据说建章宫那边已经定了下来。公主出嫁,这本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却没有想到,她们这次做出的决定,竟然是极其荒唐,大失皇家颜面啊!”

    “老臣愿闻其详!若有需要效力之处,一定按照宗室定下的规矩来处理的,这一点太后无需担心。”

    见王太后越说越显出一副疾言厉色的样子,宗正刘轩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心中略微有些振奋。想他这一支也是正宗的高祖皇帝子孙,然而却一直没有人在朝堂上担任过什么重要的角色。就算是他坐在这个大宗正的位子上,这些年来除了不痛不痒的处罚过几个宗室子弟外,却并没有机会显示出该有的威风。

    如果真的有一个机会,能够借此立威显示出他在这个位置上的存在感,刘轩是不介意借此一用的。而今天王太后的态度,让他隐约察觉到了些什么,从开始的漠不关心变得有些莫名期待起来。

    果然,大汉皇太后接下来的话没有让他失望。只见这位在民间不知情者心目中应该是尊贵无比的老妇人,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开始彻底发泄出心中的不满。

    “皇帝不以社稷为重……一个身份低贱之人坐上了皇后的宝座这也就罢了,她的儿子也当上了太子……而到了今天,更离谱的事情就要发生了!建章宫那个姓卫的女人,不知道怎么迷惑了皇帝,竟然同意把她的女儿下嫁给那个来路不明的小子。而且更过分的是,堂堂的大汉长公主,竟然不是正室,而是和一个民间女子平起平坐,要在同一天入门……这可真是从古至今未有之奇谈呐!简直是丢尽了皇家的脸面……!”

    王太后越说越气,想起这些年来在宫中所受的委屈,也不管什么身份尊贵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外人,大宗正刘轩论起辈份来还要称呼一声皇叔的,当即就哭天抹泪,当面喋喋不休起来。

    刘轩暗自皱了皱眉,目光闪动心底寻思,他虽然有些不情愿和这个老而糊涂的王太后联起手来搞什么事情,但这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啊!就算是不为了别的,王太后口中的那个来历不明的小子,却正是他和许多人多年以来咬牙切齿怀恨在心的人呐!

    当年长安城内十几家最顶级的勋贵豪门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朝堂为之变色,受牵连的朝野民间之士更是多达几万人之多,无数人的命运为之改变……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个来历不明的野小子,长乐侯元召!

    刘轩早些年就与受封世袭为曲逆侯的陈家结为了儿女亲家关系,陈家在那一次风波中首当其冲彻底完蛋,他当时施尽全力也没有能够对其保全,心中的愤懑可想而知。

    对于皇帝,自然是不敢怀恨的,但是对于引起这次滔天波澜的元召,刘轩和以他为首的许多人,却恨不得生食其肉死寝其皮!

    “太后不必多说了,这件事老臣已经尽知原委。这果然是太不像话了!长公主下嫁如此草率,如果真的这样做了,不光是丢皇帝的脸,更是丢我们皇室列祖列宗的脸啊!甚至如果传扬出去,连那些蛮夷番邦之族都会耻笑的!因此,为了大汉皇室的威严,这件事必须要坚决阻止!太后放心,老臣这就去联络所有的宗室宿老们……元召小儿,休想如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