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 斜倚残阳 剑破黄沙万里
    当长安城内又一轮风云渐起的时候,大汉帝国的西线和北面边疆几乎是同时响起了战争的马蹄音。

    从草原上通过各种渠道收集来的消息表明,匈奴王庭早已经做好了战争的准备,动员的命令在年前就通知到了各部落,聚集起来的匈奴骑兵已经初具规模,这次据说兵力将会达到二十五万。

    由此表明,早些时候元召的预测一点都没有错,看目前的形式,匈奴人甚至不用等到秋天,在春夏之交就有可能会全面发动了。

    听丞相公孙弘在朝会上把这些情况说明之后,君臣人等都暗自点头,汉朝先发制人的策略是对的,尤其是这次主动出兵,两线作战掌握了先机,把主动权握在了手中,彻底改变了从前被动应对匈奴骑兵进攻的局面,可以说是两国攻守之间的一个重大转折。

    西出玉门关的汉军以赤火军为主力,已经开始踏入有匈奴骑兵出没的西部草原与楼兰国交界地界,其实严格说起来,那块草原与荒漠并存的地方,其实也曾经是中原国家的势力范围,只不过随着朝代更迭,而渐渐失去了对那里的影响力。

    后来随着匈奴民族的崛起,他们的铁蹄和弯弓征服了四周,西域这些接界的几个国家便都对匈奴人选择了驯服。而中原自战国纷乱以来,对这个地方影响力最大的秦国为了一统天下,挥师东进灭亡六国的同时,却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对西面的邻居们保持足够的震慑力。遂使其彻底的失去了对中原的顺服之心,开始自大甚至敌视起来。

    赤火军出征以后,朝廷为了取得最大的战果,终于还是下令,驻守在阳关、玉门关一线的五六万汉军,在这次取名为“河西战役”的大战当中,全部受骠骑将军节制,无条件配合赤火军的军事行动。由此可以看出,皇帝想要取胜的决心很大,他的期望值也非常高。

    大将军卫青亲自率领的将近三万黑鹰军骑兵也已经北上,在塞上三城的汉军配合下,饮马在草原九曲黄河岸边,虎视眈眈的北望,随时都有可能突进草原匈奴人的地界,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正面震慑。

    可以说,北线主动出击的策略是极其正确的。因为黑鹰军的提前介入,使匈奴单于羿稚邪和王庭重臣们早就制定好的,会同西域各国集中全部兵力突袭汉朝西境的计划,不得不再次作出调整。

    单于羿稚邪考虑再三,终于还是放弃了支援西部草原二王的打算,在王庭以南集合了几个部落的将近十五万兵力,不敢再轻易的分散。

    经过这几年的数次交手,黑鹰军的厉害,早已在匈奴骑兵中造成了一定的畏惧心理。和他们正面交锋,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匈奴将军敢说有必胜的把握。

    好在,在草原西部的休屠王和浑邪王这两部的军事实力无需担心,他们联合起来,就是半个草原的力量,十几万彪悍的马上勇士全部动员,已经足够进行一场灭国之战了。

    单于可汗与王庭大臣重新商议以后,派飞骑给休屠王和浑邪王带去了最新的命令,让他们集中全力马上对汉朝展开进攻,不惜任何代价突进玉门关一线。只要在西面取得重大胜利,那么就可以对在黄河沿线逡巡的这些黑鹰军实行两面夹击,到时候如果有可能把他们全部消灭,形势就会马上逆转,再次夺回河套草原,大举侵入汉境,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战争的阴云开始在北疆、西北聚集起来,无数的探马斥候急如星火,来回传递着军情。这次的战争一旦爆发,不管是在长安的含元殿,还是在狼居胥山下的匈奴王庭,谁都明白,这必将会是一场规模空前的大战。其胜负,很有可能会关系到汉匈两国未来的兴衰走向!

    数次对汉朝战争不利的挫折,使单于羿稚邪彻底失去了耐心。以血腥的手段夺得草原之王的称号以来,他虽然率领着草原上的铁骑继续在西北和西面的诸多邻国中,占据着绝对性的主导地位。但在与汉朝的战争中,却并没有取得什么便宜。

    尤其是四年前的河南之战,让单于羿稚邪丢尽了面子,丢失河套草原,失去了这块水草丰美的天然牧场,也丢掉了匈奴骑兵进攻汉朝的跳板。这不仅是经济蓄养上的重大损失,更是军事上的一个重大失败。

    因为河南之战和真番国的失利,单于羿稚邪的威望大失,从前许多被压制的反对力量又在蠢蠢欲动。如果不是他

    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利用铁血手段残酷镇压了一些不满的部族首领,说不定他现在早就被推下单于可汗的宝座而死无葬身之地了。

    对于王庭内部的不服之心,只依靠残暴和杀戮,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想要让草原上的人心凝聚和奋发,还是需要勇士们去征伐!只有用敌人的血才能洗刷耻辱,也只有胜利者才能有资格去重新规划草原的未来。国师张中行及时的制止了单于手中的杀人刀,他的话,羿稚邪还是听的。

    于是,这位匈奴单于决定孤注一掷,是到了跟汉朝好好打一仗的时候了。单于可汗大点兵,这次动员起来的力量,总共有二十五万之众,几乎占了草原总兵力的一半儿还多些,可谓是决心巨大,势在必赢!

    此时形势,匈奴单于亲自统领由五六个部落王召集起来的十五万骑兵,在龙城以北与汉军遥遥对峙,既防备汉军突袭进草原深处,更是在等待战机,一旦有机可乘,他会毫不犹豫的命令所有骑兵蜂拥而去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剿灭对面的三万黑鹰军。

    而倚靠朔方等三座塞上雄城为据点的黑鹰军,暂时并没有选择与匈奴骑兵发生正面冲突。三万黑鹰骑兵部队再加上驻守的汉军也将近有十万人马,可以算得上是历年来汉军最大的一次会战了。

    在当初离开长安时的计划中,黑鹰军挺进朔方地,主要的作用还是威慑匈奴骑兵,使他们不敢把兵力全部压到西面战线,这样就会为赤火军的西部作战减轻许多压力。而一旦西线传来捷报或者是有什么危急情况,黑鹰军当然也会主动出击,大举进入草原的。所以现在的情况,还是主要等待西线的胜负之机。

    而此时此刻,在西面那片黄沙飞舞的地带,一支精锐的骑兵队伍,正在开始慢慢的露出獠牙。西出阳关无故人,更何况,此地已经距离阳关、玉门一线百里之外。极目远望,也不过是春天的沙尘和陌头的浅绿色。

    整编为一万骑兵的赤火军,在此处暂时安营停歇,等待着后面运送辎重物资队伍的到来。这百里的地界,就是匈奴骑兵经常出没的地方,然而赤火军并没有遇到大股的匈奴人。当然,那些游骑斥候会经常从远处飞掠而过。

    汉军中的斥候小队就散布在几十里之外,双方的零星相遇、互相绞杀是不可避免的。伤亡的报告和四周形势的观察消息,随时都会接到。身为主将,霍去病虽然并不用亲自处理这些小事,但大体的情形,都会随时掌握的清清楚楚。

    第一次带兵独立作战,自从踏出玉门关之后,心中的振奋情绪终于渐渐的遮盖了那些在长安对某人的情感落寞。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果然在很久之前听他说到过的那些壮丽景色,在这里终于亲眼所见。

    虽然已经到了春天很久,但那春风的温暖似乎还没有吹过玉门关来。又一轮斜阳将要渐渐落下地平线的时候,甲胄生寒,将士们开始在到处燃起火把,准备宿营。

    在西天最后的霞光里,站在沙丘之上远望的骠骑将军已经待了很久,一身墨甲染了淡淡的光芒,身披的战袍红的如血。良久之后,有一点黑色的影子从天际飞来,从看到身形到倏然扑下,也只不过是几个眨眼间的功夫而已,速度极快。等到收敛羽翼停在臂上,霍去病伸手轻轻替它理了理羽毛。师父元召临行前所赐的两只海东青,她看的比什么都珍贵。

    海东青,有“万鹰之神”的含义。传说中十万只神鹰才出一只“海东青”,是草原极北之地族系的最高图腾,中原人标准名称为矛隼。这种鹰大多出自辽东,最俊者谓之海东青。海东青中以纯白的”玉爪”为上品,另有秋黄、波黄、三年龙等名目。

    元召培养的十几只鹰,都是当年从辽东高丽郡带回来的, 通人灵性,可以说是品种极其纯正。在这辽阔的大漠草原之间传递消息,果然十分便捷。

    一个小小的牛皮卷从它的腿上被解了下来,然后顺手从马鞍后的革囊里掏出一块兽肉抛向空中,那鹰展翅而起啄在口中,一声长鸣飞上天空去了。

    霍去病俊美而冷俏的嘴角轻轻扬起,最近距离内的匈奴骑兵动向已经探听明白,今天夜里,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有一把无与伦比的绝世名剑将要出鞘,劈开西域的夜色,划出第一道闪亮的光芒!

    “师父,我要开始战斗了!你……在长安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