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傲骨凌尘 润泽万里河山
    如果用一石激起千层浪来形容御史大夫张汤奏议的话,应当是非常合适的。这是一块巨石,非常大的巨石,它溅起的巨浪,必将会影响到朝野上下、方方面面。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丞相公孙弘暗自长叹了一口气,一种非常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在这一刻,他竟然感觉到了心灰意冷。这样的大汉丞相当的还有什么意思呢?军事权力、任免官吏权力、经济、政法大权……什么都不能独自做主。然而一旦在这些纷纷扰扰的争斗中,出现了什么难以控制的局面,他却要首当其冲,被皇帝推出来做挡箭牌。他很怀疑,在这样的局面中,自己到底能不能支撑到安全任满的那一天。

    今天在含元殿朝会上发生的事,非常明显是针对长乐侯元召的,而且这是一套组合拳,是对手想要置他于死地而后快啊!

    张汤这家伙,真是吃饱了撑的啊!只要有资格站在朝堂上的人,对于今天的大好形势是怎么来的,谁心里不跟明镜似得呢?

    大汉天下承接“文景盛世”的恩荫,当今天子登基伊始,就面临着千百年来最好的局面,可以说是个有福的帝王。而皇帝陛下虽然年轻,却并不耽于安乐,开拓进取,任贤使能,励精图治二十余年,到今天为止,方得百业振兴,军力逐渐强盛,开始真正的走上盛世大国的道路。

    这是极其不容易的过程。身为帝王,不是只有雄才大略就可以的,只有把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全了,才得如此。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千百年来,有几人能为之?

    其实严格说起来,大汉帝国真正走上富国强兵之路,是从近十年内才突飞猛进一般开始的。但凡有判断力和良知的大臣,都不难看到和承认这一点。而如果非要寻求这背后的支撑力量的话,拨开世间滚滚烟尘,有人会恍然大悟,原来这其中起主导作用的,正是已经开始流通整个天下的商业系统!

    也只有这些朝中大臣们才心中明白,所谓的文景盛世,其实只不过是朝廷为了夸耀那一点比前朝稍微强些的功绩而已。这是一种宣传的需要。在从前的认知中,只要粮食勉强的够吃,冻饿不死很多人……就可以被称为盛世。

    虽然标准好像很低,然而事实就是如此。想要吃饱饭不挨饿生活稳定,在这个时代,对于天下众生来说,好像已经算得上是一种很高的奢求了。

    然而,就是这么低的要求,在那些朝代里,却也极难实现。战争的烽火不绝,天气的恶劣无常,**与天灾,活着是如此不易!

    文、景两位先帝爷,为了能让天下百姓吃上一顿饱饭,可谓是单精竭虑,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在以土地山林产出为生活保障的基本条件下,几十年的时间里,皇帝亲自下的保障农耕重视农林产业的旨意,就不下数十道之多,可谓是视为王朝的头等大事。

    然而即便是这样努力,也只不过是一个名义上的盛世而已。距离耕者有其田、家有余粮、人有层衣这样的情形,还差得远呢。就更不用说其余那些想象中的盛世景象了。

    真正使天下百姓开始逐渐富足的源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管是普通黎民还是朝堂大臣,好像不用认真去想,就能脱口而出,就是从这十年之内!

    这十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要具体说来,好像无从说起。但如果要认真看看所穿所食、所用所居……从这些衣食住行的普通小事中,好像就会明白些什么。正是商业行为的迅速发展,使天下财富骤然巨增,就好像这些财富从地底沉眠大梦中苏醒过来似得,一下子就来到了这世间。这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即便到了今天,在大部分人的心中,还是很有些迷惑的。土地还是那些土地,产出也还是那些产出,怎么就会突然增加了这么多的财富呢?这好像和从前先帝爷那会儿为了保障土地的耕种,而极力抑制各种除农业之外的百工发展,有着很大的矛盾呐。

    世间的聪明人,终究还是少数。尤其是在这种新鲜的运营方式面前,迷惑不解才是正常。否则世间岂不皆是妖孽了嘛!

    不解归不解,然而得到巨大的好处,却是人人都看得见,摸得着的。这也是为什么天下商业发展越来越迅速,以至于流通到整个帝国的四面八方和邻国的原因。不要说那些商贾豪门从中获取的巨额利润了,就是朝堂上许多衮衮诸公们,也有许多产业参与其中,分得到利润财富,甚至比从仕途俸禄上所得的还要多得多。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听到御史大夫张汤终于说出他献上的为国敛财计划后,近一半儿以上的大臣心中,蓦然惊起巨涛波浪。

    “这该死的张汤……这一招可真是狠辣!普天之下,谁不知道盐铁两项都与那位年轻侯爷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呢!张汤此举,既打击了政敌,又讨好了皇帝陛下。可是你特玛得就不管别人的死活了?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

    许多怨毒的目光,在含元殿台阶之下来回的逡巡,咒骂张汤的这些话,暗自浮现在许多人的心头。这会儿提心吊胆者有之,暗中祷告者有之……只盼望着皇帝陛下不要听信他的一面之词。这件事,无论与公与私,都事关重大,稍有不慎,可能就会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啊!

    御史大夫张汤的奏章同样很长,他准备得很充分,从几个方面详细的论证了对于天下商业分别课以重税和盐铁专营的巨大好处,表面上听起来,确实是非常有利于国家利益和国库收入的重大好事。甚至有许多与此没有多大利益牵扯的大臣们已经在点头表示赞同了。

    就座在九卿行列中的太中大夫郑当时抬起头来,看了皇帝的方向一眼,然后目光依次掠过张汤、杜周和那位大宗正刘轩,心头沉重的如同压了一座大山。

    为了打击元召,对手可真是策划周全啊!如果仅仅是为了打倒一个人,而不惜发动一场足以毁灭刚刚振兴发展起来的天下商贸系统,那可就真是因小失大的行为!

    郑当时已经掌管国家库府将近三十年时间,可谓是忠贞老臣。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现在天下各处库府的丰足到底是怎么来的!如果皇帝陛下真的听信了张汤的话,只顾眼前利益而照此实行,确实可以为国家收敛到想象不到的巨额财富。然而这种行为,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杀鸡取卵!以此比喻再合适不过。

    “皇帝的态度……究竟如何呢?”

    这已经是大臣们心中第三次发问了。今天的朝会,可真是一个惊吓比一个惊吓大呢!

    出乎所有人意料,皇帝依然没有明确的表态。耗费了整整一个上午时间的这次朝会,竟然虎头蛇尾了。皇帝陛下把三份重要的奏章,全部留中,等待圣裁。宣布散朝的时候,留给所有人的只是心头的忐忑和无尽的猜疑……。

    长安的消息传播很快,与这些事息息相关的很多人,都在第一时间便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长乐侯府的后院暖棚中,元召正在手把手地教着少年赵过给一颗西红柿架秧。这个品种,是从西南夷十万大山中带过来的。元召虽然给它取名叫做“西红柿”,但实际上,颜色和滋味虽然差不多,形状个头却是差别很大,每一个红彤彤的柿子足有小南瓜那么大。十几天前刚刚长够身量开始成熟时,元召简直有些发懵,明明船队带回来的种子和果实和他在那个世界司空见惯的差不多,怎么自己种出来的,就变异成了这个形状?真是见鬼啊!

    好在,他做菜尝试过后,感觉味道还不错。侯府中人在侯爷的鼓励下都吃过这种颜色艳红的有些吓人的东西后,惊叹为人间美味。尤其是苏灵芝已经超级喜欢上了这种红艳艳的“大果子”,听元召说还有美容养颜的效果后,简直不能再爱啦!

    “……侯爷,还是不能轻视啊!这次针对你的攻击,显然是经过精心预谋的。根据宫中传过来的消息,那位老太后和漱玉宫在背后做了很大的推手……虽然你问心无愧,但天意从来高难问……!”

    一身青衣白发萧瑟的主父偃,坐在暖棚一角元召特意留出来的那方空间里,此处阳光充足,一茶一盏,很是惬意 。他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满目葱茏和那个与他忘年成交的年轻人,心中有着淡淡的满足,又有着难以释怀的忧虑。

    元召让赵过把那几个已经完全成熟的大柿子都摘了下来,带着青翠的绿叶。然后又摘了几种别的瓜果,把一个大竹篮里装的满满的。这些,他将有大用处。

    “主父先生无需多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小子可是头一次大婚啊!在这世间,并无别的亲人,一切还要仰仗你多多费心……所以呢,你只管坐镇侯府,把这件事好好安排周全就好。一些屑小伎俩,我自有手段应对!呵呵!”

    老书生心头温暖,嘴边掠过笑意点了点头。他看着他逐渐成长,十余年来,早已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