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天意在我 输赢早已落子
    这些年来,在皇帝的印象中,元召与人争斗,好似从来没有输过。不过今天,连他心中也有些犹豫不定。更不用说殿内的大臣们了。

    “嗬!元召,你还来劲了是吧?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啊!老夫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要多……既然如此,今日就让你输得明白!老夫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在冬春时节的长安城有树上结果的事呢!除非是有神仙手段……那你小子有吗?”

    刘轩斜眼瞅着元召,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元召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色彩,脸上却故意做出犹豫迟疑的神情,然后又迅速地变成坚决。这些变化却都落在刘轩和一些别的大臣眼中,他们彼此对望一眼,无声的交换了某些企图。

    “当然……也许能做到呢!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不能?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太过于肯定的事。”

    “好大的口气!好,老夫就和你赌一次,希望你不是在吹牛皮!哼!”

    “赌、赌什么?”

    “你刚才不是说过了吗?你有本事能使夏秋的果实在冬春满树。这可是大家都亲耳听见的,怎么?刚刚说完就想抵赖!小子,我告诉你,这里可是含元殿朝堂,众目睽睽之下,你休想把说出来的话再咽回去!哼!老夫就是要跟你赌这句话,如果你不能做到,就莫怪对你不客气了!”

    “哦……怎么个不客气法呢?”

    “做不到的事,在君前胡乱说,就是妖言惑众之罪!你与长公主的婚事连想都不用想了,而且按照大汉律,其罪当诛!即便是皇恩浩荡,那也是一个没收全部家产,发配边疆劳役的下场。怎么样,听清楚了没有啊?”

    刘轩一双苍眉之下,眼睛里放射出骇人的光芒。好不容易抓住这个把柄,岂能轻易地放过!元召,这次你休想蒙混过关!

    群臣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老家伙也太狠了吧,这就是想要元召的命啊!更有许多居心叵测之人,好像忽然从中觉察到一个巨大的机会,长乐塬上元召的那些据说富可敌国的财富啊!也许……可以从中分一杯羹?

    怀有这种想法的人显然并不在少数。他们不约而同地盯着年轻侯爷的方向,唯恐他忽然反悔或者是就此认怂。那样的话就太令人失望了。

    “那……别的也许不能,但让春天的树木上结几个成熟的果实,我还是勉强能做到的。宗正大人,你确定?要和我赌的是这个吗?”

    或者是期待或者是担忧的目光中,元召没有让大家失望,淡淡语气中透露出让人振奋的信息。

    “啥……这么玄乎的事你能做到?老夫耳朵没有听错吧?如果你保证真有这样的本事,让我们大家亲眼所见到新鲜的瓜果。那老夫愿意豁上这条老命,也要和你赌上一赌!”

    “好!一言出口,绝不许后悔啊!”

    “哈哈!老夫还从来没有做过后悔的事……来来来!口说无凭,立字为据。请陛下替我们做个见证人,随笔落字,如白染皂!”

    刘轩一把抓住元召的手,对某些早已经心领神会的大臣使了个眼色。随后在利欲熏心的诱惑下,含元殿上开始响起此起彼伏的赞同声。

    “陛下,臣也愿意和大宗正一起,为了维护朝堂的规矩和律法的威严,与元召对赌一局!”

    首先,第一个大声附和的就是御史大夫张汤。他对元召早已经是恨之入骨,这样的机会,怎么能少得了他呢!

    “臣附和……!”

    “微臣也附和……愿与大宗正和御史大夫共进退!”

    “臣等也要参加赌局!……请陛下恩准!”

    含元殿里乱糟糟的,所有的声音都指向元召,形势对他极其不利,大有千夫所指,无疾而终的趋向啊!

    皇帝刘彻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下面的声音稍微安定下来。他这会儿也顾不得拿出皇帝的威严来斥责这些利欲熏心的家伙了,只是恼怒地瞪着元召,实在想不明白这家伙哪根筋错乱了,明知道做不到的事,还敢拿来跟人家赌?!

    他坐在高处看的明白,至少二三十位大臣跟在大宗正刘轩和御史大夫张汤的身后表了态,坚决支持刚才立下的赌局,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面对这样的形势,即便他是皇帝,也不能公然的袒护元召了,毕竟最起码表面上的公正无私他还是要保证的。

    “你们、你们这样吵嚷,哪里还有一点当朝大臣的样子!大宗正,今日之事,非得闹到如此地步吗?”

    “陛下,这可不关老臣的事啊!对于老臣的奏议,陛下既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诚然令人失望。而今元召这狂妄之徒竟然自取死路,那又怨的了谁呢?陛下如果有想要袒护他之心的话,那么还是免了吧!赌约既然已经立下,双方情愿,认赌服输,只请陛下做个见证就好!”

    都已经到了现在剑拔弩张的地步,刘轩当然决不会罢休,他翘起花白的胡子,撇了一眼身后支持的势力,皇帝想要和稀泥?坚决不行!

    “元召,你要朕怎么说你好呢!……唉!”

    皇帝刘彻又狠狠地瞪了元召一眼,今天朝会从开始到现在,也不知道已经瞪了他多少眼了。这小子自己作到这种地步,想帮都没法帮他,只能让其自求多福吧!

    元召不动声色,装出来的傻兮兮样子保持到现在也不容易。他暗暗的数了数,蹦出来跟他做对的官员们还不到三十个……数量有些少啊,再多一点儿才好呢!想自己辛辛苦苦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挖好了坑等着人往里跳,当然是多多益善哉!

    蹦出来的当然都是素日里对他怀恨在心的人。一旦有打击他的机会,就绝不会放过。更何况今天有皇室德高望重的老臣大宗正领头,更有当朝次辅、御史大夫大人从旁协助,胜算极大。此时不出,更待何时呢!

    “陛下何出此言呢?微臣这可是为了自己和利安公主的幸福而战。就算是拼个头破血流,臣也绝不妥协!只求陛下做个见证就好。大宗正这么大年纪了,臣也不要他的性命做赌注,只要押上他家里的财产……哦,还有你们这些,都是朝廷的大臣,当然也不能以生命做胁迫,就把你们的家产都拿出来,豪赌一场,如此可还公平?”

    元召脸上变了一副平静的样子,似乎是胸有成竹。不过到了这会儿,在情绪激昂的刘轩等人看来,他这就是虚张声势故意掩饰心中的虚弱而已。想要吓唬人,没门!以刘轩和张汤为首,近三十多朝中大臣异口同声。

    “陛下做主,臣等为了社稷安稳,驱逐此顽劣之徒,愿当堂做赌!”

    如此的声势,也是够吓人的。其余的大臣们看着眼前的一幕,画面好像有些熟悉。想起在遥远的记忆里,那时尚是少年的元召好像也在这个地方和人进行过几次性命攸关的豪赌,并且匪夷所思的取得了胜利。然而今天,他还能战胜对手们吗?

    汲黯、郑当时等曾经见证过往事的人都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并不看好今天的形势。元召说话的口气太大了,让人难以相信。世间凡人怎么可能有会扭转天时的能力呢?明知道不能还去一意孤行,这让大家怎么帮他啊!

    含元殿上阵势分明,元召孤孤单单地站在那里,对面的大臣们人多势众气势汹汹。似乎不用看结果,就已经分出胜负了。许多人都暗暗的叹了口气,元召这次被人捉住把柄,看来在劫难逃。也许,只能大伙儿等会儿在皇帝面前求情,或许可以得到几分宽容。

    太子刘琚脸色涨得通红,几次深深呼吸之后,他终于鼓足勇气,挺身而出。

    “父皇,儿臣、儿臣愿意与元召共进退,我相信他能!”

    皇帝一愣,深深的看了自己这个皇子一眼,对他的表现有些意外。刘琚小时候聪明伶俐,他对他寄予厚望,再加上为了与窦太后及陈皇后一系争夺权力的需要,早早地就把他立为太子。可是随着年龄逐渐长大,他发现太子并不像自己的性格,而是显得有些懦弱。某些时候,心中的失望是难免的。却没想到,今天他倒是勇敢,在这样的形势下还敢站出来挺元召。

    皇帝并没有做出明确的表态,他只是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太子的行为。既然他有自己的想法,无论对错,都应该自己去承担后果。这也是一种历练。

    “元哥儿,你放心!大不了我去求母后,让她替你在父皇面前求情,不会有什么事的。”

    义无反顾走到元召身后的太子,话语低沉却很坚决。他甚至为自己的勇敢行为心中涌起了几分悲壮的色彩。元召却脸上神色莫名的看了看他,嘴边的笑意有些古怪。

    “哦……那好吧。看在你这么够义气的份儿上,这次赢来的钱财,就分你一半儿好了。哎呀,不合算呀不合算,枉我费了这么大的心力诓人钱财,还不如你这轻轻的一句话来的容易。呵呵!”

    太子听到他在耳边的揶揄,瞪大了眼睛,如坠云雾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