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五章 长风浩荡 大道起于足下
    网..org,最快更新汉血丹心最新章节!

    世间万物生长各异,而天下生灵复杂者,莫过于人。

    有的人一生过的平庸而富贵,并不贪恋权术,喜欢的是金玉珠宝。比如大宗正刘轩就是这样的人。而有的人,则是对权力异常的热衷,阿堵物倒是不太在乎,因此家中没有多少钱物财富,一生追逐的是那种傲然凌人之上的权势,已经爬到御史大夫高位的张汤即是如此。

    按理说,这是两种人生态度的选择,应该搅不成一股绳的。不过今天,对某个人心中的仇恨,让他们联合到了一起,率领着情绪高涨的报复力量,不依不饶的步步紧逼。

    只不过,人生的意外惊喜或者说是震惊总是来的那么突然,当超出认知的东西或事物真正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没有人再认为名叫元召的那年轻侯爷所说的话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是……夺天地造化之力,扭转四季轮回之功啊!”

    这句话,没有人敢说出来。不过却在这一刻,深深得涌起在各人的心头。

    从皇帝到大臣,再到所有的含元殿上侍卫内官们,就那样呆若木鸡的看着元召,看着他面不改色的从两个殿前侍卫手中抬着的竹篮里,把那些揭去盖着的锦缎后呈现在众人面前的五颜六色瓜果一个一个地拿出来,放到自己身前的案上。

    竹篮很大,随着里面重量的减轻,两名抬着的侍卫胳膊上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小,然而他们一点儿都没有发觉,两个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由他们从含元殿外抬进来的这个竹篮,心中的震撼无以名状。

    就在片刻之前,长乐侯元召请示皇帝,想请两名侍卫出去拿点儿东西的时候,还绝对没有人会想到,看到的会是这些超出意外的想象。

    现在到底是什么时节?不止一个人重新认真的想了一遍。待得确认无误,既不是自己的眼睛出现了幻觉,也不是脑子记错了日期后,含元殿上无人说话,只剩下了倒吸冷气的声音。

    大竹篮倒空以后,案上便堆成了一座小山。五颜六色的瓜果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但无一例外,都挂着新鲜的色泽和诱人的滋味,上面带着的叶子还青翠欲滴,很明显,这都是刚刚采摘下来的。

    如果这是元召早就预知到今天将面临的局面而准备好的……那他就太妖孽了!

    神鬼莫测的手段,超出想象的谋算,还有这夺天地造化为己用的逆天行为!虽然早就知道元召与众不同,然而当又一次亲眼所见时,所有投向他的目光里,除了震惊之外,皆平添三分畏惧。

    “元哥儿,这些、这就是你刚才所说的……意思?”

    即便是太子刘琚这样素来对元召有着无条件信任情谊的人,这会儿的头脑中都有着很多混乱。他艰难地张了张嘴,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别多问,以后会给你解释的。现在好好想想怎么组织起你手头上的人,准备清点到手的钱财吧!据我所知,这些人里面还是有几头大肥羊的……哈哈!”

    元召把手上拿着的最后一个大西红柿塞到太子手里,语气中带着压抑不住的得意。从西南夷大山里带回来的种子有些特别,成熟后的果实如同小南瓜一样大,太子一只手都握不住。他虽然没有吃过这样的东西也说不上来是叫什么名字,但在此时此刻,他两只手紧紧地抱住,已经是心情激荡,热血沸腾。

    那个普通木料的几案上,此刻仿佛沾染了自东海蓬莱仙山落入凡尘的气息。碧绿的藤瓜、橙黄的南瓜、青绿脆瓜、大红的柿子、挂了一层细嫩尖刺的碧玉黄瓜、还有像碗盏一样大小的辣椒……总共有十几个品种,不要说吃过,好像大多数连见都没见过呢!

    御史大夫张汤这会儿感觉到自己耳朵嗡嗡作响,已经听不到耳边那些窃窃私语的议论和惊叹声。眼前发花,胸口发堵,头脑似乎也感觉到一阵阵的眩晕。

    从刚才元召让人出去抬东西,张汤心中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妙。等到那大竹篮被揭开后,他的一颗心彻底沉到了谷底。简直就是追悔莫及呀!自己明明已经吃过元召好几次亏,为什么还要闭着眼睛往他挖的坑里面跳呢!想想那大批勋贵们是如何在他手上覆灭的,再想想丞相武安侯田玢以太后外戚之贵又是如何消亡的……前面的教训历历在目,可是今天终究又着了他的道!真是气死我也!

    张汤越想越气,越想越懊恼,手脚发颤,终于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回自己的席位上,手扶胸膛大口喘气。堂堂的御史大夫大人在这会儿只想仰天长泣,自己早饭都没的吃,却眼看又要赌输一场,把本来就不多的家中财产拱手相送……一想到接下来的艰难,哇哇哇!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在这儿心中凄楚顿足捶胸,没心思去顾及旁边的情形。却不知道,这么会儿的功夫,早已经乱作了一团。

    事实摆在眼前胜于一切雄辩。那些趾高气昂自以为得计的臣子们,终于弄明白即将面临的可怕后果时,顾不得这是在含元殿上,顷刻间哀鸿一片。

    最惨的当然是那位皇室宗老大宗正刘轩。老家伙手颤抖着指着元召哆嗦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然后和诸臣一起俯身拜倒在九龙阶下御座之前,涕泪横流,请求皇帝陛下做主。

    然而皇帝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赌约在此,墨迹犹未干!卿等难道想让朕作恶人吗?”

    一句话堵的众人哑口无言,脸如死灰,有苦再也说不出。而一边的元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火上浇油的机会,对于落水狗,必须痛打,才能畅快。

    “大宗正,御史大夫大人,哦……还有诸位大臣你们,刚才在赌约上签名的所有人,散朝以后不要乱跑,都回家好好等着啊!我会马上派人派车去各位府上拉走已经属于我的那些家产的,要记着,不许随便转移。否则,按大汉律那就是偷盗的行为,是要报官严办的!哈哈,当然了,本侯爷大人大量,那些田产、炒菜锅子、府邸什么的就还给你们吧,只取你们的库房所藏金银细软。怎么样?本侯爷够大方吧……!”

    他话还没说完呢,有人早已经气得大叫一声,“扑通”仰面朝天栽倒在地。却是白发苍苍的大宗正大人,连受气带羞辱,终于坚持不住,当场气昏过去了。

    众人一阵大乱,皇帝连忙命令侍卫赶快把刚走不远的太医院医官们又追了回来,七手八脚一顿折腾,老头子总算缓过气来。第一个念头想到自己库房中堆积如山的那些金银财宝马上就要被人家搬走,心中悲痛大起,却又无可奈何。

    元召撇了撇嘴,刚要再冷嘲热讽的追加几句。皇帝刘彻早已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制止住了他。不管怎么说,刘轩都是辈份极高的皇叔祖,要万一被元召气死了,虽然替他搬去了头上这个倚老卖老的老家伙,也算是一件好事儿,但传出去终究好说不好听,名声有损。

    “元召,你老实说,这些瓜果来自何处?朕观之不似凡间之物,莫非它们都是来自南国海外?”

    皇帝挥了挥手,太子刘琚连忙几步走到他的面前,把手中捧着的那个大红柿子恭敬呈上。皇帝看到他脸色潮红,眼中有压抑不住的喜色。却也不禁暗自叹息了一声。太子有福啊!他竟然能够结交到元召这样的人做朋友,如果将来有他真心辅佐,太子即便是欠缺些雄才大略,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启奏陛下!这些瓜果并不是来自南方,更不是出自海外。它们的生长之地,却就在长安!呵呵!”

    皇帝刘彻这会儿可真正的吃了一惊。刚才见元召显摆出这些东西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这家伙依仗长乐塬上船运便利,从遥远的南国运回来的。要说是在那些地方出产这些奇珍异果,他相信。可要说在这春寒料峭的长安,能生长出这些东西,这就不得不让人匪夷所思了。

    “此话当真?元卿,你是如何做到的?”

    皇帝惊喜之下,也不管那些满脸悲戚之色的臣子们是如何的情绪了。他几步走到元召面前,仔细的看过那些色彩鲜艳的瓜果,嘴里连声赞叹不绝。

    “陛下,其实在我们北方寒冷之地种出南国的反季节瓜果蔬菜,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微臣早已经说过的,天地之道不足畏,祖宗之法亦可违!就是这样的道理。我们认为不可能的事,其实是旧有的思维限制了创新的想法,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不可以去做的事,就看敢不敢去想,敢不敢为人先,开创革新而已……!”

    含元殿上的元召侃侃而谈,全体瞩目之下,他心中有激情开始涌动。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不仅要把一直以来利用各种手段打击自己的政敌狠狠的回击一番,更重要的是,要从今天开始,在这个时期开创一种全新的风气!

    大道之行,长风浩荡,今日自足下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