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六章 经略天下 且待妙手乾坤
    杨柳风起,杏花雨落,细密的雨丝终于开始飘染长安。

    未央宫阙外的朱雀广场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聚集起来了几百人。他们拜伏在阶前,任凭雨丝打湿了衣衫,却没有人在意。

    名叫卜式的男子穿着朴素的衣冠,静静地跟随在人群中,面色虽然平淡,心中却和许多人一样,有热血在沸腾。

    大汉几位先皇帝都深深吸取秦朝灭亡的教训,把听取民间呼声视为一项重要的施政方针。在朱雀大街广场上就设有“登闻鼓”,无论是什么身份的人,如果确实有对国家好的建议或意见,都可以击鼓以闻,朝廷专门有相关的官员,加以审查甄别后,会据实上奏皇帝。

    长安春雨中,在最前面那几位大商人代表手中捧着的《言商书》,洋洋洒洒数万言,就是出自卜式的手笔。今天他们集体在此伏阙请愿,就是想要把所有民间商人心中的呼声,传到未央宫含元殿中,传到当今天子的耳朵里。

    而此刻的含元殿上,一番发人振聩的言论正在接近尾声。许多人从始至终,被震惊而张大的嘴巴就一直没有合上。

    “……世间事就是如此,因循守旧没有出路,所谓不破不立,只有打破那些僵化的条条框框,才能发现新的出路,也才能一直保持创新不败……先人们定下的各类规矩制度,只是适应他们当时的需要而已,如果我们不懂得时移事易的道理,在庙堂之上抱残守缺,而不去适应天下大局势的发展,那么就算是我大汉的军队再厉害,征战八方开疆扩土,取得的胜利再多,不仅对于国力的增强于事无补,反而会拖垮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家底,带来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到那个时候,悔之晚矣……!”

    “你、你这是危言耸听!陛下啊,千万不要听这小子的蛊惑,他扯出这些大道理,还不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着想……再者说了,我大汉库府充足,完全可以承担得起军队的攻伐所需。即便将来有所欠缺,只要陛下采纳我献上的那几条限制商贾行为办法,把天下财富管理职权收归中央库府,那绝对就会万无一失的。”

    御史大夫张汤鼓起最后的斗志,严厉的指责了元召几句。不管是为公还是为私,他非常希望皇帝能够采纳自己的奏议,依然沿用文景皇帝时期重农抑商的政策,对这几年蓬勃发展起来的商业行为来一轮高压打击,才是正道。

    元召冲着张汤一呲牙,这老家伙倒是很执着。那些和自己作对的大臣们都已经自顾不暇垂头丧气了,他却又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击。既然如此,今天就让他彻底失望吧!因此,见皇帝的眼光有些迟疑的看过来时,元召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今天早晨来上朝的时候,臣在路上听说了一个笑话。陛下,诸位大臣,你们可知道是何事?”

    众人自然是一头雾水,不明白他又要说什么。

    “元卿,与今日所议之事无关的话题就先不要多说了。御史大夫刚才所言,你觉得如何呢?”

    皇帝刘彻生怕他又说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因此,连忙截住了他的话头儿。却不料元召不为所动,向上拱了拱手,依然自顾自的接着说下去。

    “陛下,您接着听下去,马上就会明白,臣所说这事却与御史大夫所说的大有关系呢!因为,臣听说,张汤大人的府上,已经断粮好几天了。他今天早上来上朝,竟然连早饭都没得吃,至今还空着肚子呢。呵呵!”

    听到他这样说,很多人的目光惊奇的转向张汤,果然,听到空气中有“咕噜、咕噜”几声饥肠辘辘的声音响过。不禁面面相觑,感到疑惑不解。

    张汤正饿的头晕眼花,肚子却又不争气的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含元殿上人人都已听见,他老脸涨得通红,如果这个时候有一条地缝,估计他也会马上钻下去。

    “御史大夫,这是怎么回事?”

    皇帝更是感到奇怪,张汤身为朝廷三公,俸禄优厚,他家里什么时候穷到这个程度啦?连饭都吃不上!

    “老臣、老臣惭愧呀!陛下……这都是长安城中那些可恶的商人们,风闻了臣的奏议,也不知道受了什么人的挑唆,竟然联合起来,停止了对老臣府上的粮米蔬菜供应。真是可恨至极!臣请陛下做主,下旨意好好的惩罚一下这些商贾们吧,否则还不一定以后会胆大包天到什么程度呢!”

    “陛下,张汤大人这完全就是咎由自取啊!为什么别的大人府上没有出现这样的事呢?不论大小,世间事就是如此,有人想断别人的活路,别人也自然不会让他有活路,这很公平!”

    元召立即站了出来,义正言辞。这本来是小惩大诫,让朝堂上的人都认识到民间力量的时候,却不能让张汤这家伙装可怜博取了同情心。更不能因此在皇帝心中引起一些别的猜疑。

    果然,皇帝刚刚皱起的眉头又放松了下来,点了点头,示意他们两个有什么意见继续辩论下去,他很想听听,加强商业管制这件事到底有何利弊。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唇枪舌剑,只剩下单枪匹马与元召作战的张汤简直就是心力交瘁!他很想大喊一声,老子很饿呀,饿的没力气了!

    元召才不去管他的死活呢。看着奄奄一息的大宗正,还有那些垂头丧气的大臣们,不由得精神奋发,斗志昂扬。挺起胸膛继续口若悬河,大道理一套一套的接着来吧!

    良久之后,等他把大汉朝已经到了“以农业为主而转变到农商并举”的最佳时机这个道理讲明白后,静寂无声的含元殿上,开始有人发出赞叹和轻轻的击掌声。

    “元卿,你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啊……难道,商业行为的比重真的会越来越重要吗?”

    皇帝刘彻其实心中早就认识到给内库带来巨大财富的商品流通有多么重要,只是百年以来以农业为最主要基础的国家政策已经成为一种固定的认识,想要在旦夕之间改变,却总是有些让人犹豫不决的。

    还没等到元召回答呢,匆匆走进来禀报的朱雀门羽林将军终于传进宫门前的消息。有大批的长安商人冒雨伏阙情愿,敲响了登闻鼓,想要进呈万言书。请皇帝陛下预览。

    “呵呵!陛下,他们来的正好。您所问的问题,这些人必然能给出最完备和准确的答案。臣请陛下,不妨一览。”

    元召暗自松了一口气,同时又为这个时代商人们的胆略喝了一声彩。毕竟伏阙请愿,直达圣听这样的事,是冒着极大凶险的。纵览上下五千年,不要说历代王朝能有这样的自由了,就算是他曾经生活的那个年代,想要在掌权者面前为了自己的群体权益而抗争,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今天能够走出这一步,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拼尽全力,帮助他们达成所愿。

    万言书抄写在长长的锦帛上,书写者笔法严谨,遣词造句之间显然经过了仔细的斟酌。皇帝刘彻只看了一眼,就命令身边的常侍当殿宣读给全体百官,大家共同来听。

    总体来说,万言书全篇的意思就是详细地论述了商业发展对天下商品流通和国家财政收入的巨大作用。根据商人们的切身体会,各种数据都写得很详细。包括他们在各自所在地区郡县所做的贡献,以及对解决当地民生所起到的作用,皆是有理有据,十分令人信服。

    而且不光如此,商人们经过协商以后,主动提出让朝廷制定合理赋税的要求。元召偷眼观瞧,皇帝听到这里的时候,眼中光芒大盛,果然,这才是他最想看到的事。

    在万言书的结尾,署名的包括邯郸郭氏、燕北聂家、齐鲁程、徐诸家族,还有蜀中卓氏,南郡郑家等天下闻名的大富豪。可以说,这些人所代表的,已经是天下一大半的商贾们利益所在了。

    “善哉!朕未曾想到,商人们身为四民之末,竟然有如此的爱国情怀。这样利国利民的事,朕又怎么能不准奏呢!速速传朕口谕,让这些爱国商人们赶快回去等候,免得淋雨生病。朕不日就将有明谕昭告天下,让他们且放宽心。”

    金口玉言,一锤定音!内侍马上奉命出去传达。整个朝会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态度有些暧昧不明的皇帝陛下,在殿内常侍读完万言书的这一刻,竟然是异常的干脆。

    御史大夫张汤终于彻底丧失斗志。饥饿加上失败的痛苦,让他和那些在暗中计算着财产损失的大臣们一样,都深深的低下了头,像斗败的公鸡。

    “陛下圣明!如此贤德纳谏,必将功盖三王,德比尧舜,成为千古明君啊!此乃社稷之福,万民苍生之幸也!”

    既然从今天开始就要站在这朝堂上了,必要的拍马屁还是要学会的。尤其是面对刘彻这么一个好大喜功喜欢吹捧的皇帝,更是有此必要。

    果然,听到这位在他眼中屡屡做出神奇之事来的年轻臣子第一次发出由衷的赞颂,皇帝刘彻龙颜大悦,他哈哈大笑着站起身来。

    “今日朝会就到此结束吧。元卿,从下次朝会开始可不准无故缺席!那个尚书令的位子,可是已经空了很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