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 危难之际 家国舍我其谁
    长安雨,飘飘洒洒落满天地。似乎无尽无休,令人不胜寒意。

    春雨贵如油!本来在这个季节,下这么大的好雨,应该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不过此时此刻,却没有人为此而高兴,感到的只是萧瑟无尽的黑暗。

    断壁残垣的夜色中,长安失去了往日的繁华热闹。整片大地都彷佛被黑色笼盖。不过,入夜后不久,在每条街道的中心地带,都有火光和灯光重新亮了起来。

    如果站在未央宫最高处远望的话,就会惊奇地发现,那些在雨幕中一顶顶陆续搭起来的油布帐篷,被灯火映照,在这寒冷的雨夜中,竟给人一种异常温暖的感觉。

    所有的人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了妥善的安置。虽然搭起的这些帐篷条件有些简陋,但起码不会流落街头。

    每一座帐篷中央,临时垒起的锅灶里,正在热气腾腾的烹煮着各种食物。有香甜的气息笼罩在四周,给惊吓过后正感到饥肠辘辘的长安百姓提供了最宽心的安慰。

    由府衙和巡武卫兵卒共同组成的联合巡防队伍,在城中各处负责维持秩序,一小队一小队的划分好防区,披甲持刀,不间断地来回巡逻,防止有人偷盗或者作乱。

    少府官员们和朝廷各郎中、大夫等执掌职事者,也都奉命行动了起来。开始积极地协调各种物资的供应,确保所有暂时不能归家的民众都有地方住,有衣服穿,有食物吃。

    “勿使冻饿一人!”

    这是当今天子亲自所下的口谕,无人敢于懈怠半分。

    除了这些措施之外,另有大批身穿书生袍饰的年轻读书人,也来到了长安。他们都是坐落在长乐塬上那座长安学院里的书生,主要任务,是做好受惊吓人员的心理疏导。

    进长安的大道损毁严重,马车根本就不能通行。所有人都是从水路而来,乘着装满物资的大船沿渭河而下,直入长安。

    接到大祭酒董仲舒传达的尚书令元召命令后,这些入读长安学院的书生们其实心中都有些懵懂,他们是不明白,在这样的时刻,让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进入受灾严重的长安城,会有什么用处呢?

    不过,大祭酒只用一句话就打消了他们的疑问。

    “尔等所学为何?扶困济厄,帮助苍生,就在此时!”

    于是,这一帮进入了长安学院学习不到半年时间的年轻人,便义无反顾的登船而去。即便是用这双文弱的手去披荆斩棘,那又怎么样呢?只要是为了救人,做什么都无所畏惧。

    不得不说,他们的到来,所起的作用还是非常大的。在暮色苍茫的微雨中,那位大家素来敬仰的元侯,站在废墟上,对勇敢来此的所有学子讲解了需要他们做的事。

    原来自己胸中所学到的学问,在这危难之际,还能安抚人心稳定情绪?大家看着元召,他身上的青衫布满了尘土和烟火熏燎的痕迹,甚至有些血迹隐约可见。不过语气依然坚定,让人听到他说的话,就会感觉心底很踏实。

    眼中燃起光芒的书生们去分头行动了。年轻的志向无穷大,有许多胸怀苍生的信念,其实就是从这个雨夜开始的。

    朱雀大街中央的那座大帐篷里,进进出出来请示一些事情的人络绎不绝,有差事的年轻官员们脚步都很轻,交代完毕需要去做的事,临走时,都没忘了抬头去看一眼那位继续与下一位交谈的年轻侯爷,眼中是钦佩与崇敬。

    元召坐在那里,解下了所穿的青袍,有太医院的医官正在给他小心的剪去已经被血痂粘住的衣衫。早些时候他为了救人,硬扛住了从高处砸下来的木石,虽然依仗胸中蓬勃的气机流转没有什么大碍,但背上终究是受了伤。

    “其实自从与你相识,一见如故,结成忘年之交以来,佩服你心中学识的广博犹在其次,老夫最看重的,反而是你这种对一切生命的尊重之意。老夫阅历既久,识人也算深的了,冷眼观察之下可以看得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本心,甚至在一些事情上,哪怕舍命去为之,也不自惜。这一点,尤其难能可贵啊!”

    从心底由衷说出这番话的董仲舒,脸上流露出悲天悯人的神色。他平静的看着医官替元召清理好伤口后,敷上药物,用干净的白麻布细心地包扎起来。然后那年轻人似乎是不以为意的挥了挥胳膊,见包扎之处没有什么妨碍,他呵呵笑了几声。

    “呵呵!老董,你知道吗?我最看重你的,就是能把浅显的事说出深奥的道理来!不服你都不行呢!嘿嘿。”

    董仲舒淡淡一笑,他知道元召故作轻松的开玩笑,是不想让他有什么感慨。只不过,他越是这样当做寻常,反而越让人佩服他的胸襟。

    “元召!你好好听着,以后行事绝对不能如此鲁莽。你的身上,寄托了很多人的期望,如果真的为了救我汲黯这条老朽之命而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就万死莫赎了!这其中的重量孰轻孰重,难道你分不清吗!你记着,这绝不是我和你说的客套话,而是让你以后牢牢记住的教训,听到没有?”

    汲黯的脸色很难看,这既是因为自身的伤病疲乏,更是因为他要好好的让元召知道他自己最应该干的是什么。

    “放心吧!老汲,如果以后再遇到有不可为之事,我必定会在保护好自身的前提下,再去为之!”

    元召认真的对汲黯点了点头,表示记住了他的话。不管是汲黯,郑当时,还是主父偃、董仲舒,这几个人心中对他有怎样的寄托和重望,他其实都明白。

    “好了,汲大人,你就不要再板着那张脸啦。幸亏元侯及时到来,不仅救下来你的命,更是迅速理清了这混乱不堪的局面。这么短的时间内,到处已经井井有条安定下来,如此手段,郑某自叹不如哇!呵呵!”

    太中大夫郑当时由衷的赞叹了一句。元召的成长,他都看在眼里。几年以来,早已经算得上是功勋卓著的元召,并没有为了谋取什么私利而走进朝堂。然而在这危难之际,他却挺身而出,毅然而然地担负起了自己的责任。

    谁也未曾想到,大汉尚书令这个职务的拥有者,会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正式开始执掌权柄!

    午后的地震,对长乐塬上的各处设施造成的损害并不算太严重。这主要得益于所有的低矮建筑物都分布在平阔的地带。元召急匆匆四处巡视一遍后,放下心来。然后召集起赵远、崔弘等人,让他们带领着大家先不要急着清理,去往安全地带,做好善后措施。等到明日之后,一切稳定下来再说。

    安排好一切的元召,并没有耽搁工夫。他命令把那几艘在船坞中停靠的大船马上下水,领着人把有可能用到的所有物资装载上去,顺水而下,很快就来到了长安。

    人口密集的长安城内灾情,早已在他的预料之中。天下稳定大计,首在长安!因此,这里绝对不能有失。

    元召赶到碰巧救下遇险的汲黯和那孩子后,面对着混乱的局面,根本就无暇细说其他。在此时此刻,他不再有丝毫的顾忌,当着来到近前的皇帝刘彻之面,主动请旨,愿意负起救灾大计。

    皇帝看到元召在这紧急关头赶到,他自然是惊喜交集,同时心中大定。把这件事交给元召全权处理,他很放心!

    于是,皇帝陛下在元召和臣子们劝说下回宫之后,元召便正式开始以尚书令的名义在一片废墟旁边发布命令。

    全部没有受伤的官民人等都被在第一时间组织了起来,去往南城外的渭河边搬运船上的物资帐篷等物品,在各处街道扎起帐篷布置安身之处。

    船上的东西当然是杯水车薪,元召协商太中大夫郑当时和少府官员以后,打开几处库府,动用国家储备。

    长安城中的商人们听说元侯已经在此亲自指挥抗灾,以明月楼、梵雪楼、东市各大商铺等为首,一呼百应,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也都马上行动了起来。

    俗话说人多力量大,又道是人心看齐,山海可移!

    距离地震发生三个时辰之后,天色刚刚擦黑的时候,所有无家可归的人和暂时不能回家的长安百姓便都得到了很好的安置。太医院的医官和市井间的行医者也都组织了起来,开始救治受伤者。

    长安民众,人人能吃上热饭,有温暖的安息之处,虽然刚刚遭受过不幸,但在那些态度温和的书生话语宽慰之下,心中的悲伤毕竟减轻了许多。有许多人脸上开始露出笑容。尤其是在随后听到一个很快流传开来的消息时,所有人便都真的有些振奋激动了。

    “元侯,你真的打算这样做吗?朝廷的这些家底,可是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啊。陛下他……会不会同意这件事呢?”

    郑当时掌管中央财政多年,虽然知道这些年来国家库府已经十分富裕,但骤然听到元召所做的决定,他还是十分吃惊。毕竟,这从来没有过先例。

    “嗯,我会说服陛下同意的。人生天地间,从来都是家国天下,互为因果。记得有先贤曾经说过,家国一体,有家才有国!只有民众安居乐业,小家安稳,才能齐心协力,使我们整个赖以生存的国家更加富强!自己的家都不能保全,又何谈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