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柔情千种 似你脉脉春风
    ..汉血丹心

    其实,不用太子提醒,那个对于他生命中很重要的日子,元召也不会忘却。

    说什么心忧天下的伟丈夫,会为了大局舍弃最亲近之人的感受?说什么显风亮节的高大上人物,会为了救助苍生而弃家人于不顾?比如上古的圣王大禹,又比如好几千年之后的某某某……类似的伪话屁话,元召从来嗤之以鼻!

    一个连最亲近之人都不能照顾好的人,一个连最基本人伦之情都不能保证的人,他能去尽心救助保护更疏远陌生的人?他能去自觉自愿为了国家民族流尽最后一滴血?

    元召孤独地来到这个时代,承受了很多人的恩情。他已经自觉对不起那个远在东瀛碧海间的女子,每当触摸到身边带着的那个香囊时,愧疚总是萦绕心头。而在长安身边的佳人,他却绝不会再辜负。

    有托良人,兹是深情。余生不负,初心莫忘。

    不过,在当前的局面下,迎娶灵芝和素汐的大婚之礼自然不能过于铺张。元召本来就没有打算奢华浪费,借此机会,倒是有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不管是苏灵芝还是素汐,她们都是深明大义的女子,不会在乎这些世俗的形式。灾情和雨情过后的南山桃李中,正满树芬芳,有人素手折枝数朵,微微的羞涩中,笑容温婉,亦如这春风十里,万种柔情。

    “元……元郎,你不用在意这些呢。这段日子,你替父皇和百姓四处奔波,已经够辛苦,我们都知道的。”

    “素汐,没想到会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让你们也跟着受惊劳累,实在是过意不去。陛下亲自选定的日子马上就到,却是不好再更改,只能将就些了。你……呵呵。”

    桃花树下,落英缤纷。暮春之后,最后的花瓣即将开罢,马上就要开始绿叶成荫,结果枝头。大汉长公主素汐被自己的心上人牵过手来,拥在怀中的时候,心中的情绪也如这春天里的阳光一般灿烂。

    “你、你明明知道我们都不在乎的,还说这些话干嘛?只要你以后对我们好好的就行。”

    “我们?你是说……?”

    “当然是我和灵芝姐啦!这还用问吗?”

    听到怀中玉人发出的娇嗔,元召抵在她柔丝间的下巴稍微抽搐了一下,感到这段日子让她们两个待在一起,自己也许是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啊!

    “你们两个呀?呵呵,这几天都商议了些什么?说来听听。”

    正在享受柔情蜜意的公主却调皮的皱了皱鼻子,虽然有些舍不得这怀抱的温暖,却坚决不肯把两人悄悄制定的小联盟告诉他。她仰起头来,看着元召的眼睛,嘴角涌起揶揄的笑靥。

    “有本事你自己去问灵芝姐嘛!谅你也不敢吧?哼哼!她说你是一个小色……唔、唔……你……元郎……。”

    本来还想要倚仗灵芝姐的话撑腰,来奚落对方的娇柔公主,还没等话说完呢,忽然就遭到了蛮横的袭击。只觉得腰间一紧,然后樱唇被从容吻住,年青男子的气息笼罩了她的呼吸,芳心乱跳之下,身体在刹那之间就沦陷在对方的柔情中。

    素汐有些眩晕,一吻之间,天荒地老。她以为已经过了许多时候,却不知道,只不过是桃花瓣从枝头坠落到地面的瞬间而已。

    “素汐,谢谢你,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辜负你们的。”

    听到耳边的低语,素汐不敢睁开眼睛,既是羞涩,更怕刚才只是自己的幻觉。她很想再重温一次,原来,这就是爱的滋味吗?

    不过,好梦很快就会醒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从树后响起,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素汐挣脱开元召的怀抱,看到是苏灵芝从那边走了过来,她羞的简直想要钻到地缝里去。

    灵芝本来并没有看到刚才的一幕,不过素汐有些凌乱的发丝和满面嫣红却让她猜到了几分。元召看到她的眼神,无奈的揉了揉额头。很奇怪,一直以来,他对灵芝都有一种姐姐般的敬重,不过从此以后,这个最先牵住他手领回家的女子就要成为自己的小娘子呢!

    “素汐,你该回长安了。你是公主的身份,无论怎么说,婚嫁也不能太草率了。元哥儿,你说呢?”

    苏灵芝知道素汐脸皮子薄,才不会去好奇刚才的事呢。她走过来替她系上有些松散的发带,问得却是元召。

    元召点了点头。他心中虽然早已经有了简朴一些的想法,但提前取得皇帝和皇后的同意还是很有必要的。灵芝说的对,素汐的身份是大长公主,即便一切从简,也终究不能太寒碜了。

    “明日我们就一起回去吧。我想,主父先生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你们这段日子跟着大家劳累,身体不碍事吧?”

    地震虽然对长乐塬上各处造成的损失不大,但终究是有些清理的工作要做,元召不在的这几天里,她们两个人便跟随着冷家姐妹和大家一起忙碌。此时从这高处桃园望下去,长乐塬上早已经恢复了平静。

    “没有事啦!大家都很好,怎么会能让我们干什么重活儿呢?哈哈!”

    灵芝挽着素汐的手,两个人确实亲如姐妹。她们交往已经十多年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份情意,恐怕也不能这么心平气和的对待共同分享某人这件事。

    元召青布衣衫,灵芝穿着的是粉红色的湘裙,而素汐则是一身素白长裙。春风掠过终南山的草草木木,桃花落阵成行,他们心中都充满了对未来的无限期望。

    马蹄声踏破了平静,一匹快马从远处而来,打乱了元召的安排。他没有能够等到明天和她们一起回长安,而是立即跃上马背,跟随着来人走了。

    飞马而来的人是羽林将军李敢,他带来了皇帝的口谕,命令元召马上进未央宫见驾,有重要军情!

    大将军卫青的急报终于送到了长安。汉军首战失利,损兵八千!这个消息以八百里加急快马传递到皇帝手中后,目前还并没有别人知道。

    当元召赶到未央宫,从皇帝手里接过卫青亲自书写的军报时,他的脸色也有些沉重起来。这次的失利来得有些出乎意料,牺牲将近八千大汉军卒固然令人痛心,而更严重的是,被俘虏后投降匈奴的部分汉军势必会给下一步的作战造成障碍。尤其是那位名叫庞信的护军将军的叛降,恐怕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甚至会造成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听完元召在第一时间的分析,皇帝刘彻点了点头。卫青在信中已经自己请罪,黑鹰军三千将士阵亡,更是令人震惊!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内侍们掌起了灯,皇帝看着皱起眉头在沉思的年轻尚书令,见他最近连日为了灾情奔波,明显黑瘦了许多。不禁轻轻叹了口气,走到身边,伸手抚住他的肩头。

    “元卿,你马上就要大婚,原本不该让你再为这些事劳心的。可是,与匈奴之战,兹事体大,前线的将士们虽然用命,但朝中终究是缺乏一个统一调度之人。朕既然取消太尉,这些事自然就应该自己担负起来。只是朝堂上诸事繁杂,宫中也十分复杂,无处不需要朕亲力亲为……唉!”

    说到这里,皇帝停顿下来,好像要斟酌下面的用词。元召早已经退后一步,躬身施礼,大声说道。

    “陛下无需多想!这些事本来就是臣下应该做的。如果陛下信得过,微臣愿意请命,协助两路征战大军,全力做好各项后备事宜,以求全胜!”

    话不必说的明白,一点就透。所谓君臣相得,如鱼得水,就是这样的吧!皇帝刘彻心中大悦。他连忙亲手相扶,由衷的赞叹道。

    “元卿,朕何其有幸,能够得到你的辅佐,真是大汉社稷之福!朕没有想到,今年竟是多事之秋,天灾**接连而至。朕当然信得过你!现在就可以把权力交付于你,让你全权负责兵备之事,身居长安指挥全局,你看如何?”

    自从前几年取消太尉的职务,皇帝大权独揽以来,他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已经算得上是对臣子最大的信任。元召却没有马上答应,他又仔细的看了一遍卫青的急报,心中暗自吃惊。

    “陛下,在这次战争结束之前,臣愿意领旨行事,暂时署理兵备事。不过,恐怕我不能待在长安……。”

    “此话怎讲?难道形势竟然紧张到需要你亲自去往前线吗?”

    皇帝有些吃惊的问道。就算是对阵匈奴人打了一次败仗,也不用这么紧张吧?

    元召重重的点了点头。有些事,在没有发生之前,虽然还不能在皇帝面前就如此肯定的说出来。但他也绝对不会就此心存侥幸。在某些情况下,人性之恶,恶于虎狼!等到发生之后再去补救,一切就来不及了。

    “这次我大汉两线作战,事关国运,胜负非比寻常!而这当中的关键,不是在北边的朔方三城与匈奴对峙处,而是在西征大军身上。西征军胜,则陛下会看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有利局面。如果西征军失利,则前功尽弃,西、北两面皆输,大势休矣!”

    元召神色郑重,皇帝倏然变色,果然如此!,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