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长安春酿 饮君一盏黄泉
    匈奴浑邪王统领的七八万精锐骑兵,并没有与休屠王走共同的行军路线,他们两日之后出发,在浑邪王亲自率领下,精兵悍将扑向的方向,是赤火军的后路。

    这是两位匈奴王爷接到汉军叛将的消息后,迅速调整的作战方略。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一口吞下汉朝的西征军,前后包抄,让他们一兵一卒也难以逃回玉门关。

    听说那支汉军很能打一路上降服七八个西域邦国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骄矜的王爷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在这茫茫西域中,即便汉军都是钢筋铁骨的汉子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区区的万余人马,到头来辗转腾挪,也逃脱不了被灭亡的命运。

    以两个部落的联合力量,在消灭这股汉军之后,把西域诸国置于掌握中,他们的势力就想得到空前的胀大。到时候就算是那位具有枭雄之姿的单于羿稚邪,对他们也会无可奈何了。

    休屠王与西羌军一举消灭汉军几千精锐的消息已经飞马传至,全军听闻,更是精神振奋。匈奴骑兵纷纷摩拳擦掌只待厮杀。他们对汉军的弩箭早已经垂涎三尺,如果利用这次机会,在把汉军全部消灭之后,能够缴获一些九臂连环弩的话,那可是巨大的收获啊!

    怀着万无一失必胜的信念,浑邪王带领着他的兵马耀武扬威的绕道几百里,直插赤火军的后路。黄沙漠漠卷如潮,马蹄翻涌似浪涛,这些最精锐的匈奴骑兵跟随着他们的王,奔向未知的前方。

    只是世间事总是难以如愿!等待着他们的,是得偿所愿一举成就其威名还是折戟沉沙从此成为不能自主的阶下囚呢?相信不用太长时间,很快就会见分晓。

    只有飞翔在高空的雄鹰,也许才能看清楚现在的形式。就在西羌国东边境草原与戈壁之间几百里的土地上,一场大战已经不可避免。????首战得胜的西羌白马藤甲军,得意洋洋的守护在他们的边界上,随时准备再度出击。而在他们的东北位置,休屠王的匈奴骑兵正囤积在此,虎视眈眈,在他们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死亡夹角,如同张开獠牙的一把大剪刀,在等待着猎物的自投罗网。

    而在偏向东南位置的方向,一支骑兵正如同赤火流星飞驰而来,他们似乎并没有察觉前方已经摆好的陷阱,就那样直直的奔着这片地带行进。接到飞骑探马回报的休屠王禁不住哈哈大笑,他以轻蔑的语气对手下众将说了一句话。

    “汉军的这个领兵将军,可真是个蠢货!哈哈哈!”

    麾下几个千夫长万夫长们也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确实如此,刚刚打过败仗,连双方的力量对比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就一头撞上来送死,这不是蠢货还是什么

    不过,休屠王和他的手下将官们可能从来也没有想到,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嘲笑汉将军了。因为明日之后,当太阳再度升起来的时候,所有这些匈奴人就会明白,他们先前的理所当然是多么的愚蠢和无知。

    世间有天纵英才的将军,有纵横无敌的锋芒!作为敌手,有幸能够见识到这样的人物,不知道是他们的幸,还是不幸不过等到那时,恐怕一切都将无法挽回,连后悔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

    而就在行进中的赤火军出发地后方百里之外,运送粮草物资的后军就在这里扎营已经三天了。

    当前将军兼行军司马张骞派出来催促后军赶快供给大军粮草的几拨使者,终于找到后军驻地的时候,他们来不及责问缘由,只是焦急的催促马上运粮出发,前面大战一触即发,如果大军缺粮,那是必败无疑!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后将军李璇玑只是冷笑的盯着他们,连问都没有问,就命令左右把他们全部捆绑了起来。

    “大军自出玉门,哪里曾经短缺过粮草供应运送的车队络绎不绝,就在昨天,还刚刚押送出去几十车呢!你们这些人分明就是西域国家派来的奸细,必定是心怀叵测,图谋不轨来的!本将军岂能上当来人,全部推出去斩了!”

    前军使者又惊又怒,还待争辩,李璇玑哪里还容得他们多说。一使眼色,早有心腹们一拥而上,拖出去一刀斩首完毕!

    看着血溅于地,头颅滚落。李璇玑咬了咬牙,这条路既然已经开了头,就要坚决的走下去,不管杀多少人,也已经不能回头。

    他说的其实没有错,从后方而来的粮草辎重,经过他的手中后,每日里往前军运送的车队确实没有停止过。不过,它们并没有运往在最前方与敌人浴血作战的赤火军处,而是被他派出的心腹军将们迂回转运到沙丘连绵的远方,然后秘密的销毁了。

    浓烟滚滚,火势浓烈。看着那些从后方辛辛苦苦几经转折才运来的大批粮草燃烧起来后,放火的军校们面无表情。他们都是李璇玑将军从北军大营带出来的心腹之士,将军命令干什么就干什么,至于目的和原因,没有人多问一句。

    只不过在烈焰飞腾中,却没有人注意到,某个普通兵卒的眼中有小小的火苗在闪烁。有些事他牢牢的记得了心里,也许到了某个时候,这微弱的力量,足以掀起滔天的巨浪。

    李璇玑企图以断绝粮草的方式,暗中助力匈奴人,借助他们的力量,把这支崭露锋芒的赤火军连同他们的主将,一起葬身在这大漠黄沙中。

    只不过他和这世间好多人一样,都严重的低估了这支骑兵军队的厉害。而低估的后果,就是被击败、杀戮和灭亡……!

    被匈奴休屠王和他的将官们耻笑为蠢货的赤火军主将霍去病,此刻正纵马转过一片沙丘。暮光透过西天的晚霞,龙马冠军蓦然停住了马蹄。

    这一次,不用骠骑将军发布命令,所有的汉军将士也都陆续停下来。踏起的烟尘笼罩了来时的路,前方残阳如血,染红大地。

    那是真正的血,不是晚霞的映射!此处,就是三千汉家儿郎血流尽的地方。昔日同袍的音容笑貌还在眼前,可是脚下绵延的却尽是白骨!

    此情此景,没有人不为之动容。已经被狼虫野兽啃成的累累白骨,仿佛在诉说着无尽的愤怒。纵然是铁血的汉子,也潸然泪下,落在冰冷的甲胄上,心底的悲哀无法排遣。

    张骞看了眼如同一座冰山一般的骠骑将军,那一人一马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令人心悸。张骞跳下马来,脱下自己身上的战袍,走到高坡上的那具尸骨前,轻轻地把他包了起来,他的动作很慢,彷佛是怕惊醒了沉睡的灵魂。

    这具已经残缺不全的遗骸是先锋将军赵破奴。张骞是他的故交,纵然阴阳两隔,血肉消融,他也认得他!

    全军垂首,尽皆默哀。沉默的骠骑将军伸出一只手,后面的侍从官知道其心意,从马鞍后解下一坛酒递了过来。那酒泥封未去,大红喜帖俨然。正是前段时日,长乐侯元召特意从长安运送来的喜酒。

    “这酒,本来有你们的一份儿……如果你们的英灵未去,且先共饮一坛吧!等到屠灭西羌、大败匈奴,给你们报仇雪恨之后,你们,再与我们来一起喝完剩下的那些!今日且饮此中酒,点点豪情到黄泉!敬你们……!”

    清叱声中,霍去病把那坛酒高高抛起,梨花枪击得粉碎,一坛酒化作万千雨点,撒落在这片土地上的嶙峋白骨间。然后一勒战马,那匹马四蹄翻飞,如火如电疾驰而去,再没有回头看一眼。她亦有泪,只是滴落胸前,无人得见。

    七千多赤火军没有人再多说一句话。他们想要对同袍说的话,都藏到紧握的刀柄间、搭弦的弩箭上、疾驰的马蹄下。此去一战,战意充盈全身,怒火燃遍草原。

    第一个目标,西羌白马军!

    取得胜利后的西羌军,现在已经骄傲的把尾巴翘到天上去。虽然也损失了些人马,但与战胜汉军的胜利比起来,那又不算什么。

    西羌国王大喜之下,犒赏三军,大肆赏赐。尤其是对亲自领兵出战的西羌王子赞誉有加,连呼自己后继有人,社稷无忧矣!

    不过,他高兴得太早啦。西羌王子的这一战,不仅没有成为西羌国更加强盛的开始,反而成为了家国灭亡的起因。

    就是在这样志得意满的庆祝胜利中,听到有探马来报,说是又有一股来历不明的汉军,出现在距离西羌军驻扎的边城不足三里之外地方的时候,西羌王子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率领着吃饱喝足正无处发挥精力的白马藤甲兵出城追击。汉军既现,就要见一个杀一个,才能让他们从此畏惧西羌如虎!

    果然,那支不足一千人的骑兵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还没等较量一番呢,只远远的放了一轮弩箭,就没命地慌不择路逃跑了。

    “杀!全军追击,一个不留,看他们往哪儿跑。”

    西羌王子指挥着七千精锐,白马长枪,藤甲盾牌,一副天下无敌的嚣张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