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长枪斜挽 破城灭国杀王
    一个彪悍的战士,在烈火围困之中,生命能够坚持多久呢?答案是,没有确切的答案。也许很短,短到如飞蛾扑火。也许很长,长到能够逃出生天!

    有的人,彷佛是得到了上天的护佑,天选之人,怎么杀都杀不死。可是有的人,既然选择了与王者之师作对,那么,灰飞烟灭的下场,也许早已经注定。

    很可惜,西羌王子率领的军队和他的国家一样,结局只能是后者。

    在普遍的认知中,想要在这样宽阔而且平缓的峡谷中设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金鼓齐鸣,伏兵四起,把引诱之敌围而歼之,说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大约十次也成功不了一次。但凡是这样著名的战例,那一定是名将所为,而且不知道在背后经过了多少的策划准备,才能一举奏功。

    这样的歼灭战,需要好几方面条件的制约,缺一不可,因此极为难得。

    西羌军中不乏能征惯战的将军。而且就算是西羌王子本人,虽然年轻,也已经是经历过几次大战场的人物。桀骜不驯是不假,但在对敌作战上,却是经验丰富,轻易不会上当。

    其实就在刚才追击的过程中,西羌人的心里还绝对不会相信汉军会在这里设下埋伏。试问,在这样的地理条件下,他们有那么多优势的兵力吗?中原兵法有云“十倍围之”,也就是说没有十倍八倍的兵力,想要用设埋伏的手段来作战,那只能是自取败亡尔!

    不过,放心大胆追杀的西羌人,他们不知道这世上所谓最厉害的军队,不仅是指其作战勇猛,最主要的是他们配备有克敌制胜的各种杀手锏!

    “我们汉人的性命都是珍贵的。不管是你、我还是他,我们大家都不能轻易的牺牲。你们要记住,每一次去战争的目的不是为了好勇斗狠嗜杀成性,更不是为了去送死,而是为了胜利后更好的活……!”

    在长乐塬上的那些时光里,几乎是每一个赤火军骑兵都曾经听那位年轻侯爷讲解过这样的道理。这些话没有一点儿深奥,所有人都能明白其中包含的意思。

    三千同袍的壮烈殉国,是赤火军出征以来遭受的最重大损失。更是他们的主将骄傲的心中不能承受之痛。所以,即便是对仇敌手段再酷烈,也未曾有过丝毫的恻隐之心。

    当烈焰开始腾空,脚下一片鬼哭狼嚎的时候,亲自指挥这一切的骠骑将军脸色冰冷,从始至终只是观阵,没有再多说一句话。风卷起战袍猎猎作声,万千复仇的火箭疾如流星,覆盖了整片峡谷。

    西羌军从来没有想到,素来被他们倚仗为保护身体刀枪难入的藤甲盾牌,在此时此刻,反而会成为焚毁他们自己生命的帮凶!

    浸过油脂而变得更加柔韧坚固的藤甲,一旦被火箭射中或者引燃,马上就会烈焰升腾,而且附着在身体上燃烧,想摆脱都没办法摆脱。

    脆弱的生命,怎么能经受得住烈火的考验呢?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内,冲在最前面而陷入赤火军预设好的铁丝网和铁蒺藜阵中的西羌军就全部成了火人。

    不管是人还是马,在九臂连环弩无差别的打击中,尽皆不能幸免。浑身是火的西羌军骑兵痛苦嘶喊着翻滚奔跑,然后倒地身亡,继续燃烧,直至消失殆尽……。而且那些神骏的白马身上也着了火,在没有出路可逃的情况下,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和他们的主人一样,化为灰烬。

    西羌王子吓得魂飞魄散,在一群心腹将校们的保护下,想要夺路而逃。然而峡谷的两头,早已经被死神封锁住了。强行往外冲,只能是死的更快些。这样试过几次之后,随着死去的人越来越多,他终于绝望了。

    看着这位贵族模样的西羌将军在峡谷中来回逃窜的狼狈样子,霍去病伸手接过部将递过来的强弓,随手一箭射去,西羌王子百忙当中听到风声不善,急忙转头去看时,一点寒芒早到!他躲闪不及,惊恐的大叫一声,被箭芒贯穿咽喉,仰面朝天跌下马去,随即被火焰吞没。

    西羌军受到几轮打击之后,早已经军心涣散各自逃命,现在见王子又死了,哪里还有一点儿抵抗的心思啊!有些人四处找地方躲避,企图暂时逃过火箭的攻击后,再想办法脱身。而更多的则是见机不妙保命要紧,大片大片的西羌骑兵跳下马来匍匐在地,没命的大叫投降!

    火借风势,十分骇人。只要身上沾上火星的西羌军,几乎都没有办法活命。在这种情况下,也许只有投降,请求汉军网开一面让出通道,才能留得最后的性命了。

    看着片刻之前还是彪悍无极的西羌骑兵变成了一团团蠕动的火球,人马俱焚,其惨烈之状,令有些汉军的手也不免颤抖起来。

    然而,几个将校抬头看向骠骑将军的神色时,他们甚至无需上前去请示什么,直接就对各自所属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杀!无论降与不降者,一律杀无赦!”

    没有人再多说一句话,剩下的时间里,便只剩了沉默的屠杀。这是他们军人的使命,更是他们为了大汉帝国的威严而做出的贡献。天下万国至强者,唯吾大汉!有敢侵犯伤及汉之臣民者,随远必诛!自此后,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也!

    屠灭西羌七千白马藤甲军,只是他们锤炼铁血精神所走出的第一步。几年之后,大汉最著名的几支军队里,以铁血忠魂而著称的,也唯有赤火军而已!

    一个时辰之后,峡谷埋伏战结束。此战,赤火军在未伤及一兵一卒的情况下,把和自己人数相当的西羌劲旅送进了烈火地狱,可谓是最完美的一次战斗。

    大风起后,火势轻易难得平息。而等到燃烧殆尽逐渐熄灭的时候,不知道哪些西羌军的人和马骨头还能不能找得回几块呢!

    “骠骑将军,末将等请示令下,大军行止,该往何处”

    三军重新集合后,在谷口之外,以张骞为首,众将校俯身请命。背后的烈火,炙烤的人浑身滚烫,热血在心中翻腾,下一战即便是刀山火海千难万险,也无人再畏惧半分!

    “张将军,军中还有粮草几何”骠骑将军霍去病只问了这一句。

    “没有了。在大战之前,我们吃的是最后一顿饭。”

    张骞声音低沉,脸色严峻。这是一个必须要马上解决的问题,关系着赤火军的生死存亡,是为当前面临的头等大事。

    “好,既然如此,传我将令!大军立即出发,直趋西羌王城。一鼓作气攻进城去,军中的庆功宴会今晚就在王宫举行!”

    霍去病一语既罢,轻甩战袍,飞身上马,当先一骑绝尘,策马驰下沙丘。张骞、李望、张继三将军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后面紧紧的跟随,而他们的身后,千骑劲发、万马呼啸,如一片大浪雪潮,升腾的气势,就连天上的苍鹰秃鹫也飞得远远的,不敢掠其锋芒。

    西羌国,称为西域三十六国中的较强者,所倚仗的,不过就是国中那些彪悍的骑兵勇士。西羌国王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一觉醒来,所有的勇士都灰飞烟灭,而他的王朝基业,也会随着东方来的马蹄践踏化为齑粉。

    西羌王城的城墙很高,它的城门很厚。然而,当千万匹战马踏起的烟尘遮蔽了天日,汉军骑兵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兵临城下、将至壕边的时候,这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

    只剩下西羌国王身边的二三百名护卫们为主力守卫的王城,能够挡得住赤火军多长时间呢?事实证明,他们连一刻钟都没有坚持住。

    赤火军骑兵飞奔到城下后,只当先一轮齐射,就把城头上的人射没了。也不知道是逃跑了还是死光了,反正就只剩了光秃秃的城墙和空荡荡的城门。

    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西羌国王,悲凉的坐在王宫大殿上,目光狠毒的盯着已经全部控制了宫内各处的汉军。这些来自遥远东方的侵略者,他们杀光了西羌勇士,杀死了自己的王子,据说外面敢于反抗的臣民已经被他们杀戮殆尽。如此凶狠,又如此残酷无情,汉朝人什么时候变的这样可怕了!

    国王没有选择投降,他站起身来,还想要对这些侵略者来一番慷慨激昂的斥责。只不过他没有得到这个机会,一个长得十分清秀英俊的将军随手拔出宝剑砍掉了他的头颅。

    赤火剑杀人后一点儿都不沾血,那血滴如同走盘的珍珠,滴落在王宫大殿台阶上。所有的西羌臣民都噤若寒蝉,深深地匍匐在地。世间的君王,在天纵之才的英雄面前,也不过是如屠猪狗尔!

    霍去病收走了西羌王的印玺,到现在为止,西域王印已经收集了八块。最新的这块王印也和那些王印一样,被顺手丢在马后的革囊里,如同捡到的新玩具一样随意。

    骠骑将军走出王宫的时候,街头拜伏在地的西羌民众中间,有人对她发起了袭击。来者总共五六人,都是武艺高绝之辈。在混乱当中,有数名赤火军勇士为了保护将军牺牲了性命,霍去病左胸被一把钨钢飞刀所中。

    不过,这一刀并没有伤及她丝毫。解去甲胄后,抚摸着那件元召叮嘱贴身所穿的金丝宝甲,有人心中有淡淡的哀伤,又有深深的思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