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明日大战 风起云沙千层
    当大汉的后续军队终于从水路踏上高原,开始行进在后来被改称为“河西走廊”的西域之地的时候,他们终于接到了先头部队赤火军的最新消息。

    元召勒住战马,听完全部始末,他的心中有欣慰,更有许多怒意。虽然已经见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阴谋陷害、借刀杀人的太多行径,但当这样的事情真正出现在眼前,他还是忍不住感觉到悲凉。

    “赤火军现在何处?”

    “禀报元侯得知,骠骑将军大军此时正在西羌王城休整。好像……顺便在清剿西域妖僧门众。”

    “那么,匈奴二王军队现在又在什么位置?”

    围在他身边回话的五六人,却并不是来自汉军的斥候,他们打扮各异,但都目光闪烁显得十分精明干练。在元召面前毕恭毕敬,一丝不苟的回答着他的问话。

    这些人的身份很特殊,他们在很久以前,就已经随着远去西域的商队来到各国,以商人的身份进行着各种活动。至于在行商之外,他们奉令去干的事,却并没有人知道。

    这几年来,陆陆续续以类似身份进入西域各国的人有很多,他们在暗中结成了一个严密的情报体系。他们都经受过最严格的训练,只向一个人负责。

    在他们每一个人出发远行的时候,长安故里,曾经有人亲手记下他们的名字,并且一个人一个人的把某个象征着他们身份的小铁牌交到他们手中。

    “身离吾国,心在长安”。从此以后,这便是他们的忠诚和信念!

    如果说,有人在许多年前就已经策划好今天的局面,那就太令人震惊和可怕了。可是,这就是事实。也只有这些先行和潜伏者,才能深刻的知道,这位年轻侯爷的深谋远虑是如何远远的超出这世间的认知。

    而今天,当大汉的精锐之师终于大规模的踏足这片土地的时候,他们也终于等到了要等的人。

    栉风沐雨五六载,铁骨生锈,英魂飘渺,一起来的百余人死去了很多,每一个人的背后,其实都有一段精彩而悲壮的故事。只是当这一切牺牲终于换来大汉军队的威武时,唯一能记下他们功勋和名字的,也只有这些继续执行任务的人带回来的死去者遗留铁牌信物。

    还有,眼前这位年轻侯爷神色的动容。

    人生有轻如鸿毛,亦或有重如泰山。每一场胜利国战的背后,都有一些籍籍无名的人付出了很多牺牲。这些真正的无名英雄,元召素来对他们都极其敬仰。

    交回来的小铁牌足有六七十块之多,斑斑锈迹,点点血痕……元召默默地把它们全部放在马后的革囊中。

    牺牲者,何其不幸。他们其中有些人的死亡消息,也许在一段时期内不能让他们的家人得知。但他们又何其有幸!因为国家不会忘记他们,民族不能忘记他们,后世民众不能忘记他们……而元召更不能忘记他们!

    在煌煌巨著《大汉帝国史》中,有专门儿辟出的章节,来为这些人立传作评。其中太史令曾经引用元公的赞誉结尾,给予这些黑暗中行走的英雄以至高无上的评价。

    “……以三尺之身,报效家国怀素。潜踪匿迹,行世间最危难之事。不计功名,藏于黑暗,忠心赤胆,可昭日月……既不能显功于当代,岂容埋没英名与后世……!”

    而今天,当大汉军队即将与匈奴骑兵在这西域之地展开最激烈碰撞的时候,他们的使命还并没有完成。在恭敬而准确的汇报完匈奴人的所有行踪后,他们便重新隐没在远去的风沙苍茫中。

    直到目送着他们的背影全部消失,再也看不见的时候,元召回过头来,对着身后另外恭候的一群人,提出了自己的一个请求。

    “诸位都是勇敢追随着汉军的脚步来到西域的商贾大家,既然来了,相信此行必定不会让你们失望。不过,在汉军取得彻底的胜利之前,我想请诸位帮我做一件事。”

    元召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没有人会拒绝他的要求。即便是还不知道要去干什么,但这些来自汉朝境内的商贾们已经是异口同声的先答应了下来。

    元召拱手答谢,然后他的脸色变得肃然,语气中带了一丝悲凉的色彩。

    “前方不远处的战场上,有三千汉军将士的遗骨,在这异国他乡,无人收拾……如果诸位能帮这个忙,我元召必定铭记于心,当有厚报!”

    淡淡的语气中,饱含的沉痛之音令人心恸。所有人都抬起头来,脸色涨得通红。

    “元侯……这说的是哪里话来!我大汉将士为国征战,身为汉朝子民,人人都承受其恩泽!我等必不负所托,让每一个牺牲的英烈魂魄回到生养他们的故地。此事元侯尽管放心,一定会办的妥妥当当!”

    元召再次点头致谢,放下心来。这样的事从此以后应当成为永例,为国浴血者,勿使一人之忠骨不得还乡。

    “李将军,传令大军加速前进吧!匈奴人将近十几万铁骑已经分两个方向包抄,赤火军也许会陷入前后夹击之中……希望我们会赶得及。”

    元召一面吩咐,一面在心中暗自琢磨。霍去病待在西羌王城干什么呢?赤火军兵力不多,最有力的作战方式,是灵活机动的穿插寻找战机。如果在城中迟迟不去,一旦被匈奴大军包围,那可就糟糕了。

    其实,元召的担心,霍去病和手下的几个将军也早就想到了。只不过赤火军现在还不能马上撤出,因为他们准备的粮草和水并不充足,之所以还未曾离去,是想要再多找一些,尤其是水。

    那些妖僧门众被赤火军杀死了很多,其余的都逃之夭夭。不过这些家伙也十分歹毒,不仅放火烧毁了那座最大的储粮库,而且在城里的水井中,都投了剧毒。幸亏城中西羌居民的突然死亡,引起了赤火军的警惕,太没有使他们的毒计得逞。

    然而这样一来,就面临着一个重新寻找干净水源的任务。不过等到赤火军动用人力,试图挖几口水井的时候,却有些奇怪地发现,他们挖掘出来的井水,竟然不能喝。

    气味刺鼻,颜色发黑,而且越往下挖,情况越严重。这就不是水,倒像是油。这样试探性的挖了十几口后,才好不容易发现一股清水,终于解决了饮水的问题。

    而那些出现黑颜色液体水井中的异状,却引起了博望侯张骞的注意,他前几次出使西域,曾经听这些国家的人说起过,在这片广阔的地域中,出产一种可以燃烧的油。当地人常常用于生活使用,看来这些就是了。

    当他把这种情况告诉骠骑将军的时候,霍去病的眼中有一丝亮光闪过。她想起曾经听师父元召说起过的,那年大军东征真蕃国,在国之南部,也就是现在的大汉高丽郡地方,发现了两种很珍贵的物产,一种是棉花,另一种就是黑油。

    霍去病清楚地记得,当时元召说起这些事时的口气异常兴奋,好像它们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似得。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东西确实用处极大。

    在随后四五年的时间里,棉花已经被引进中原地带,开始大规模的种植。而它的好处显而易见,在寒冷的季节里,穿在身上加于被褥中,抵御寒冷,为人间增添无数温暖。

    至于在高丽郡发现的黑油,据师父说,那东西的用途会更加广大,只是很可惜,量产太少了,现在还无法利用起来,只能慢慢来。

    那么,现在西羌王城中发现的这些黑油,是师父大力推崇的那种有大用处的黑油吗?霍去病的心中有些莫名的雀跃起来,这种感觉,竟然比消灭敌人打了大胜仗还要激动。

    元召师父曾经说起过,这种黑油极容易大规模的燃烧,在当前的条件下,把它们用于军事作战还是有可能的。那么,怎么样找个机会,好好的试验一下呢?

    明眸清秀的将军穿上盔甲,命令召集起了手下将校,她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需要所有人去认真的执行。如果能够计谋得逞一战成功的话,也许,与匈奴人的决战,将会变得极其容易!

    而同一时刻,在距离西羌王城正北方向不足百里之外,休屠王所在的中军大营内。这位西部草原的王者,终于接到了来自前方汉军的消息。

    这也不怪匈奴人的消息迟缓。谁能想得到呢,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那支汉朝军队的行动会如此迅速。

    匈奴人刚刚回到他们的营地,联合屠灭了三千汉军的西羌白马藤甲军,就被人家随后赶来的援军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连一兵一卒都没有逃脱。紧接着,对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马不停蹄就攻陷了西羌王城,听说连西羌王本人也被枭首示众,悬头颅于宫门!

    这样的突然变故,令刚刚听到消息的休屠王不禁大吃一惊。

    “速去查明,汉军将军是什么人?用兵怎么会如此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