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九章 壮志凌云 王城铁骑惊梦
    并没有等多长时间,休屠王就得知了他想要知道的事。听完斥候的详细汇报之后,他几乎要出离的愤怒。

    据投降的汉将庞信介绍,这次来的汉军将军只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已!凭着七千人马就敢如此猖狂?在这西域之地、他休屠王和浑邪王共同的势力范围之内,大摇大摆的一路行兵至此。沿途收服众多的番国还不算,现在又把匈奴人的老朋友西羌王给灭了!

    如果是令匈奴人素来忌惮的李广或者是元召,亦或是黑鹰军的卫青亲自来的话,休屠王还可能会加以重视。可是这样一支没有听说过的军队,就这样嚣张的一路烟尘。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不把这些深入西域的汉军彻底消灭,让他们匹马难还,那匈奴人还有什么脸面自称为这片大地的主宰者呢?

    尤其是听打探来的消息说,汉军一路上兵锋所经过的国家,都掳掠了大量的财富,现在都集中到西羌王城之内,看打算是把这里当做一个暂时的据点,等到后军再来转运回汉朝的。这样的消息,让他心中一动。

    相比较起消灭汉军,财富的诱惑就显得更为重要了。如果能既把汉军消灭,又把财富收入囊中,然后把这些已经混乱的国家正式纳入铁蹄弯弓之下,才是两全其美的事呢。

    于是,休屠王决心已下,马上召集诸千夫长以上的人来大帐商议。果然,麾下的骄兵悍将们听闻之后,全体踊跃,立即就定下来出兵的事宜。

    汉军不过七千,一口吞下,轻而易举!这样的好事,自然不能让给浑邪王,必须要兵贵神速。要不然等到迂回包抄汉军后路的浑邪王部也赶了过来的话,那就狼多肉少,不好分了呢!

    双方相差将近十倍的兵力,胜负似乎不用等到交战,就已经显而易见。如果不是为了策应雁门关外的单于可汗兵马,休屠王才不会如此兴师动众呢。现在只不过是用来对付眼前的汉军,杀鸡宰牛刀尔!

    休屠王一声令下,也不用分什么左翼右翼了,直接大军挺进,以一种碾压一切的气势,在这片几百里的平阔地带范围之内,成扇面形杀奔西羌王城而来。

    六万多骑兵出动,非同小可。尤其是匈奴骑兵,素来以凶残闻名。所有临近西域国家的人,都领教过他们的厉害。因此,大军行经的地方,早已经逃跑的连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

    骑兵行进速度很快,透过直冲上天的烟尘,目力所及范围之内,最前面的匈奴将军已经能看到西羌王城高大的城墙。

    匈奴人正感到有些纳闷儿呢,按理说万马奔腾这么大的动静,汉军不可能一点儿都不知道吧?可是已经快到王城了,不要说汉军骑兵的影子没有看到,就连汉军斥候都没有见到一个。难道说,他们见势不妙早已经连忙遁逃啦?

    不过,他们的担心有些多余。忽然就有一支汉军大约几百人从斜刺里穿了出来,战马跑得飞快,离得几十丈之外,开始发射弩箭,给匈奴骑兵造成了一定的伤亡。

    匈奴将军大怒,喝令一边开弓放箭,一边加速追赶。区区几百人就敢掠阵杀人,这真是欺人太甚!今天非把他们赶尽杀绝不可。

    只不过令匈奴人感到气闷的是,突然出现的汉军队伍明显是早已经计算好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汉军的九臂连环弩可以射杀他们,匈奴人的弓箭却没有这么远的射程。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那几百人杀人之后,就此跑远。

    这就怒了!不用等到后面的休屠王下令,冲在最前面的匈奴万夫长就率领着自己的勇士们直接朝着他们逃入王城的方向追过去。

    在这追击的过程中,同样的袭击又发生了好几次。也不知道这些汉军是出于什么目的,总是突然出现,然后远远地用弩箭杀伤匈奴骑兵后,就以最快的速度逃跑,既不恋战,又不纠缠。

    难道汉军真的以为凭借这样的手段就能阻止匈奴几万精锐的前进?简直是笑话!这就如同小小的螳螂不自量力,想要挡住巨兽的脚步一般,最后的结局,必然是被踩成肉酱。

    与冲锋的匈奴万夫长具有同样想法的人,并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全部!不要说是这些一向彪悍自傲的匈奴人了,就算是此刻跟随在休屠王马后的降将庞信,他的心中也并没有丝毫危险的预兆。

    双方兵力相差太悬殊了。就算是汉军再勇猛、再能打那又怎么样呢?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小小的伎俩都是渣渣啊!

    六万精骑大军,如同荒漠里的沙尘暴一般,卷地而来,足以吞没前方的一切。没有人怀疑,七千汉军如果没有来得及跑远,那么眼前的这座王城,就将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一座城池的兴盛繁荣或者是衰亡败落,有的时候需要很多年,是一个逐渐的过程。但在某些时候,则只需要半天的功夫,决定其命运的,是将军口中轻轻吐出的一个简单命令。

    很不幸,西羌王城的历史,已经走到了终点,它宿命的结局,也许就在今天。从此以后,这座城市的名字再度出现的时候,只能是在史书中,在光辉的大汉战争史册上。它将作为一个标记,标志着一场伟大战役的最激烈部分从这一刻开始。

    天气阴沉,千里平沙漠漠。汉朝与匈奴之间的第二次大决战,即河西战役,最经典之战,正式拉开!

    随着离王城越来越近,汉军的侵袭终于停止,在匈奴骑兵看得到的地方,他们全都狼狈的逃进城去。其仓皇之态,令人可笑。也许是被这铺天盖地而来的匈奴骑兵气势吓破了胆子,掩后的汉军甚至连城门都没有关好,就不管不顾地自己逃命去了。

    匈奴人的惯例,在攻城略地之前,战马驰进射程之后,是要对敌人来一轮齐射的。冲锋在最前面的两个万人队,在各自万夫长的带领下,挽弓搭箭,箭簇如林,只是他们并没有把手中的箭射出去。

    不是他们不想射,也不是他们没有力气射,只是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城上城下早已经光秃秃的,人都跑得不见了踪影,就连护城河上的吊桥都没有人拉起来,厚重的城门敞开着,就更不用说了。很明显,退进城的汉军根本就没有停留,直接穿城而过,从另一边逃跑了。

    带队冲锋的万夫长不屑的冷笑一声,在马上收起弓箭,重新挥舞着弯刀,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就踏过护城河,纵马入城。紧跟在他后面的部属们摧动战马蹄声如雷。现在他们心中的唯一期望就是,汉军不要跑的太快,希望能够追上,再大杀一阵,才不枉了这一路的奔忙。

    最先踏进王城的匈奴骑兵,并没有丝毫的停留,他们直接就往相反的城门方向追去,汉军应该还逃不太远。先追敌要紧,城内的事,自然有后面的休屠王来处理。

    西羌王城的城墙虽然修建得十分坚固高大,但整座城的占地范围并不是太大。如果放在中原内地来说的话,就是一座中小型城市的规模。不过相比较西域各国的城池,已经算得上是屈指可数的雄伟城市了。

    西羌国是个以战力强悍而著称的国家,因此,历代的西羌王对战备十分重视。王城的修建费了不少力气,城墙高深不说,只是几座厚实的城门,上面特意加了用巨岩制成的断龙石,一旦因为紧急情况落下关闭,就极难开启。

    这样的保险措施,本来是西羌王为了防备外敌入侵而做的最后准备。只是他永远也不会想到,西羌人没有用上的这道机关,在这后来的某一天,会被汉朝来的军队完美的利用起来,成为匈奴人难以逾越的一道致命天堑!

    匈奴骑兵行动敏捷,在攻城略地进行劫掠的时候,早已经训练有素。无数的战马涌进城来,除去继续追击的前锋,其余的开始在千夫长百夫长们的带领下,沿着各处分散开来,去分别占领和搜索一些重要的地方。

    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整座城中没有人的影子。不仅见不到汉军的踪迹,就连居住在此的西羌人,也看不到一个。这样的情形很是反常,难道是所有王城内的人都被汉军杀光了?

    而且整座城内都显得比较杂乱,这本来就是一座拥挤的城市,现在匈奴人眼中所见,到处乱七八糟一副逃难后的迹象,令人有些难解,不知道此前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匈奴骑兵仍旧在继续入城,当休屠王也在百名护卫簇拥下策马走到护城河边的时候,进入到王城内的部属已经有一半儿还多些。

    苍凉的西域天空下,高高的西羌王城城头,不管是在城内的还是在城外的匈奴人,却一时间还并没有来得及发现,有一面大汉的战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升起在原先空无一人的正面城楼上。迎风招展,威武霸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