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二章 丰碑铭刻未染尘
    西域俗称三十六国。不过这其中除了一些实力较强的国家之外,有许多只是附庸性质的番国。而大多数更是长期屈服在匈奴人的淫威之下,服从其意志,承受其压榨。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虽然这些国家的国王们心中还是不平的多,但世间规则一切以实力说话,不服就要挨打。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于汉朝旨在抗衡匈奴影响力的西征,许多国家便表现出了两面逢迎的态度。虽然他们极其渴望与富庶繁荣的汉朝展开交往,以便于得到巨大的利好。但同时,却不敢得罪匈奴人,唯恐遭受灭顶之灾。

    汉朝来的军队很厉害,就连楼兰那样较为强大的国家都被灭了,有些国家自然不会不自量力的去抗拒他们。然而,自从听说西羌军在匈奴人的帮助下大败汉军剿灭三千之后,他们的态度便有些改变。尤其是得到确切消息,休屠王和浑邪王总共带领着十几万人马出草原来到了西域,所有人便都明智的选择了观望。

    毕竟相比较起来,在西域所有人的心目中,匈奴人才是无敌的存在,汉朝人还不是他们的对手。

    于是,前一段时间开始展开的与汉朝交往,都暂时停了下来。有一些商人们之间的活动,也被冷淡的搁置。匈奴人的残暴,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旦他们消灭汉军之后,回头来算总账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就是基于这样的心理,这附近国家的国王们都纷纷派出最精干的人员,来到匈奴大军附近,就近观察情况,以便于随时做出反应。这些暗地里的使者,当然都带了大批的丰厚礼品,为的就是一旦匈奴人控制了局势,就马上屈膝讨好,以保证自己国家的苟全。

    小国生存不易呀!有这样蛮横残暴的邻居,虽然心里又恨又怕,但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他们当然盼望着来自汉朝的军队能够彻底的打败匈奴人,最好是能把他们从这片地域上彻底的赶走,但这是很不现实的事。起码在现在的各个国家的王心中,认为这是绝无可能的事。

    至于一路行进到这里的汉军能够把休屠王的军队消灭,这样的事,更是连想都不敢想。然而,当无数赶来探听消息的西域各国使者,看到西羌王城燃起的熊熊大火和在百里之内发生的这场惊天动地大战时,无不被惊得目瞪口呆,从始至终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样重大的消息,被急如星火的送回到各位君王手中。几乎西域三十六国的国王和大臣们在第一时间都被惊动了。

    也许,这是一个重大的转折!很多人的心头莫名浮起这样的念头。一场场的朝会开始在不同的王庭召开,君王召集他的大臣和将军们,在紧张的等待确切消息,商议着下一步本国的行止。

    并没有等待很长时间,详细的情况就通过不同的渠道送回了各自国家的王庭朝会上。在西羌王城附近发生的这场大战,休屠王六七万大军几乎是全军覆没,汉军大胜!

    这是一场奇迹般的战争。在双方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取得完全的胜利,这支从东方而来的骑兵部队,从此以后,便成了令所有西域人敬仰的不败神话。

    当然,想要成为这样的一个神话,赤火军需要后面更加精彩的几次大战来完成。不过即便是现在,他们的马蹄再次所到之处,将再也没有人敢仰视。

    经过这几年汉朝使臣的出访和商人们之间互相活动的频繁,除了几个与匈奴人关系特别密切的国家之外,西域这块地方的人,其实已经非常渴望与汉朝更加密切的交往。只不过以前,匈奴人的势力遮断通往汉朝的通道,他们并不能正大光明的去往东方。

    那么从此以后呢?形势到底会怎样?汉军的胜利,让这些国家的王和他们的臣民心情开始非常复杂。既盼望着能够彻底去除笼罩在头上的匈奴铁骑阴影,又担心汉军的胜利只是暂时,如果休屠王的惨败招致整个草原的兵马联合起来,一起借道西域方向对汉朝的军队和边境展开报复的话,那他们这些国家可就惨了。

    等到汉匈之间真正在这西部展开决战的时候,附近国家一定会被波及的。无论是被哪一家挟裹入战火中,都是他们心底所不愿意的。

    无数的密谋、商谈、派出人员探听消息、夜以继日的紧张关注……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西域国家都陷入了紧张不安的气氛中。也许,只有等到一个最明朗局面出现的时候,他们才能做出最后的决定吧。好在,这个时间将会很短,短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西域各国的紧张情绪,自然不在骠骑将军和赤火军将校们的考虑之内。他们是锋芒毕露的大汉精骑,任务只是消灭敢于反抗的敌人,至于后续的这些有关于朝堂、外交、商业等诸方面的事宜,到时候自然有人会来处理。这次西征大计既然是长乐侯元召主持制定的,相信他早已经把一切都考虑在内,无需他们操心,这是所有赤火军将士们从上到下的共识。

    西羌王城内外的大战终于结束。城里燃烧起来的大火,当然一时半会儿还熄灭不了。西羌王城从此以后将不复存在,这里将会变成无数冤魂和亡灵的坟场。

    等几年以后,西羌之地被划入大汉的郡县管辖,在原先城门的地方,将会有一座巍峨的丰碑树立起来。当然,这不是纪念那些被烧得尸骨无存的匈奴人的,而是为了纪念在这次战役中牺牲的汉军勇士的。

    无数的商人、使臣和行旅者,走到这个地方时,都会停下来,恭敬地瞻仰一下这座纪念碑。西征英雄纪念碑,那上面的这几个大字是大汉尚书令元召亲手所书。

    也许唯有这些跋涉远方,流通东西方商业、文化传播的人,才能深刻的体会,这些牺牲的重量,也只有他们,才能真正知道,这些为国捐躯的英烈用自己的生命铺平的是怎样的一条光辉道路。

    漫天的风沙,可以埋葬深谷平原,却永远也湮灭不了这些英雄的事迹。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都被用优美的汉字工整的镌刻在石碑的背面,共有四百七十多人。

    这些将士,就是在这次西羌王城战役中牺牲的所有赤火军勇士们。而单独列出来排在最前面的九十九人,则是在城头上单独完成最关键任务的那支百人小队。

    一百名勇士死去了九十九个,唯一没有死的,是从始至终牢牢撑住大旗的王烈。当匈奴骑兵万箭射来的时候,城头上还幸存的十几个人都一起扑了过来,抱住了王烈和那杆大汉战旗……!

    当匈奴骑兵狼狈逃窜,军中同袍爬上城头相救的时候,城头箭簇遍布如荆棘,简直无法立足。看到眼前的壮烈,令所有人既悲且佩。

    他们最后救回来的只有去了大半条命的王烈和那杆大汉旗。当这条身中九箭的铁血汉子被抬到骠骑将军马前的时候,正要亲率一队人马再去追敌的霍去病,只看了一眼他遍体鲜血淋漓和尚存一息的生命,就把自己马后的革囊扔给了随军的医官。

    “这里面有最好的伤药,不管用什么办法,你们都要救活他!”

    元召亲自配制让最钟爱的弟子带在身边的伤药,自然是这个时代最好的金疮药。也是王烈命大,在经过一番救治后,果然保住了性命。从此以后成为赤火军中又一员猛将的他,把骠骑将军的救命之恩深深地记在了心中。

    几年之后,在某一次剧烈的朝堂动荡中,正是这位已经死过一次的人,用自己的生命还了这份恩情,成全了他的忠义之名!

    当然,现在的霍去病还不会想到因为自己的举动,会在未来得到丰厚的回报。锐气风发的将军此刻正率领着全军在检点胜利的果实。

    休屠王将近七万大军,在城中被火烧死大半,其余在被赤火军骑兵连续的冲杀和追击中,也大多已经丧命。如果认真分析一下匈奴骑兵的作战特点,就会发现,他们和草原上的狼群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遇上比他们弱的对手,就会变得异常凶残,群起而攻之唯恐落后。但如果遇到的对手比他们更强大更厉害的话,他们一旦首战不利,马上就会军心涣散各自为逃。

    以七千战意高涨的赤火军对阵被大火吓破了胆的匈奴骑兵,即便他们还有三万余众,也已经不堪一击。

    残酷的追杀歼灭后,战场上终于逐渐平静下来。远近传来的只有战马的嘶鸣和偶尔几个未死去者的哀嚎。胜利来得似乎如此容易,所有将士心中都充满了豪情和喜悦。

    只是,他们的将军策马在高处,看着远处的方向,神情中似乎有些沉重。

    “真是可惜啊!让那休屠王逃跑了……如果能把他抓到,那就更好了!”

    李望、张继等几位将军在一边高声地议论着,很是兴奋。张骞抬头看了看霍去病,低声问了一句。

    “骠骑将军……可是担心……?”

    “不错!我们最难打的一仗,也许马上就要来了……生死之战难以避免,这次可是要硬碰硬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