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天地为席将进酒
    当夜色重新笼罩了大地,大火仍然未曾熄灭的西羌王城外,远近景物依然清晰可见。

    赤火军清理出了一块空地,在这里暂时休整。他们要决定下一步的去向。虽然取得了大战的胜利,但他们依然缺乏粮食。从匈奴人那里得到的不多供给,坚持不了两天。

    然而,这两天的时间里,他们也许将面临着一场真正的大战。

    在两军作战的战场上,这世间天生有的人就是名将的材料。他们不仅统帅大军勇猛无敌,而且有着敏锐的视角,能识人所未知,察人所难察。

    派出去的斥候最新报回来了匈奴人的全部情况。虽然休屠王所带来的人马已经被全部消灭,但所带兵力更多的浑邪王部,已经从后面全面包抄过来。也许,激烈的战斗就发生在明日太阳出来的时候。

    根据得来的消息,大略可以推测出,赤火军这次面对的敌人,兵力将会是他们的十倍还多,孤军作战,形势非常严峻而且急迫。

    军中校尉以上的十几个人,在临时搭建起的军帐里已经讨论过当前面临的局面。大胜之后的喜悦,逐渐退去。每个人浮上心头的,都是一种沉重。

    匈奴人已经把他们的所有后路都切断,不要说先前就已经断绝了后军的粮草供给,现在的形势下,就算是想要运送,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匈奴人来的太急了,本来在西羌王城中应该还有粮草库存的,只是我们为了对敌作战,都没有来得及带出来……唉!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用了。”

    张骞摇了摇头,将士们就算再勇敢善战,如果吃不饱肚子,那要打胜仗也难。而且……他略微沉吟了一下,又继续说下去。

    “盘点军中余粮,恐怕也坚持不了三两顿,这还幸亏是从匈奴人那儿得来的一点。此番西羌王城大战,我军虽胜,但将士们也有一些伤亡。并且最主要的一点,军备器械严重缺乏,这几次战斗中,随军携带的九臂连环弩箭已经使用的差不多了。骑兵们手中所用的刀剑也损毁严重……这些情况,对接下来要面临的战斗,都是极其不利的。”

    张骞身为军中司马,这些事他掌握的最清楚。此刻听他说来,果然形势十分严峻。众人互相看看,点头表示赞同。

    “据说浑邪王与休屠王两人交情深厚,他们两个部族之间的情形和一个部族也没有什么区别。休屠王跑到他那儿去后,相信接下来匈奴人展开的进攻,必定是一个不死不休置我们于死地的局面。即将面临的战斗残酷不必怀疑。死,谁都不怕。可是如果要在条件不对等的情况下,让全军所有人的血白白流干……骠骑将军,我们是不是应该需要暂时避其锋芒呢?”

    左将军李望认真地说出了自己的考虑。他在这次厮杀中也受了伤。他所说的是实情,这并不是畏战,只是不想做无谓的牺牲。与他有同样想法的人,有几个也随声附和。

    而右将军张继则不以为然,他是年轻直爽的性格,有着天生的豪迈。连续的胜利,使骄傲的心中再也容不得退避这样的词出现。

    “匈奴人来了打就是啊!休屠王那么多军队都被我们消灭了,浑邪王又算的了什么呢?匈奴骑兵别看长久以来咋呼的厉害,其实真正打起来,也就是那么回事儿。我们赤火军要成为当世第一强军,遇到这点儿困难就退缩那哪儿成啊!从前的时候,元侯不是对我们说过一句话嘛,难道你们都忘啦?”

    虽然张继和李望是好几年的搭档了,但在这样的时候,他说话一点儿都不留情面。这是决定全军是战是走的关键时刻,无论是军中任何人,自己心中所想的话必须要说出来。这也是赤火军从开始的时候就养成的一个良好习惯。

    “张继,我的意思可不是退缩啊!只是要暂时避其锐气,寻找合适的时机再战。你……哼!”

    李望气哼哼的说了一句。张继梗起脖子,正要再和他争辩。张骞连忙打了圆场,他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细心擦拭着宝剑的赤火军年轻主将,又看了看环绕一边的十几个军中校尉。然后转过头盯着张继问了一句。

    “张将军,你刚才提到长乐侯,他曾经说过什么话?难道会对我们当前面临的局面有用吗?”

    一直没有说话的霍去病也终于抬起头来,手中的赤火剑闪烁着妖艳的寒芒。只见右将军张继挺了挺胸膛,握紧了拳头,脸上现出微微激动的神色,只说了短短的几个字。

    “狭路相逢勇者胜!就是这句话。”

    无论从前还是以后,也无论是怎样的艰难困境,大汉赤火军的精神,秉承不变,一切尽在其中,仅此而已!

    所有校尉和几个将军都同时神情一震,虽然有的人脸上还有犹豫,但心中已经涌动起慷慨激昂。

    “好!要战便战吧。我们西征的目的,本来就是以彻底赶走盘踞在这片地域的匈奴人为最终目标。他们既然主动凑到眼前来了,那我们还犹豫什么呢?”

    霍去病收起宝剑,站起身来,大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张骞看着那大红披风下的神采飞扬,想要再说出自己的疑虑时,却见这位长乐侯元召的弟子已经率先向外面走去,而且边走边说了一句。

    “如果谁还有什么疑问,那我们就一起去听听全军将士的意见吧!”

    半个时辰之后,全部集合起来的赤火军将士们,听到了他们主将问出的选择。匈奴大军将至,是战?是走?

    这里是远离长安千里之外的西域,这里没有那些繁华和平静,更没有熟悉的故土和熟悉的语言。他们所有人一路征战来到这里,所为者何?不过是心中的忠诚和信念而已!既已至此,何须多虑!

    “我愿战!”

    “我也愿战!……我愿意……我等皆愿战!”

    “不管匈奴人来多少,都让他们有来无回……!”

    不知道是谁先喊出了这第一声。然后接二连三的慷慨声音开始响起。旷野辽阔,风中犹自飘荡着烟火的气息,仿佛那些刚刚牺牲的壮烈英魂也在低声相和。所有将士汇聚成的这股锐气遮云蔽月,丰沛浩荡,无可阻挡!

    “来人,把我们一路带到这里的那些酒都搬过来吧。”

    面对着气势如潮的全军将士,霍去病的心中其实比谁都激动的厉害。但想起在从前日子里师父元召教导的那些为将之道时,她便平静下来。士气既然可用,就要让他们变成无敌的锋芒。

    十坛长安春酿,跟随着大军走了这一路。虽然谁都知道这是好酒,但没有人去轻易的品尝一口。不过现在只剩了九坛,那一坛已经祭奠了牺牲的赵破奴和他的三千勇士。

    九坛酒并不多,全军六七千人不够每人喝一口。但他们是赤火军,他们的慷慨豪情足以笑傲风云。

    以天地为席,以锅釜为酒器,美酒不够,掺上甘冽的泉水也不错。虽然也许不能喝的淋漓痛快,但今夜的豪饮,将成为有幸参与的每一个人毕生铭记的怀念。

    贴着大红喜福的美酒启去泥封后,散发出浓郁的香气,咕咕的酒浆倒入行军釜中,每一个赤火军骑兵都摘下自己的战盔,舀满酒水互相对饮,大声谈笑。

    在这一刻,没有将军和士卒的分别,他们都是战士。明日疆场,并肩携手共同杀敌,也许生死未知。就在今夜,一起尽饮这一场吧!

    霍去病用自己的头盔舀满酒水后,只喝了一小口,她从来就不善饮酒,不过这是师父的喜酒,自然是要喝的。酒入口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剩下的全部喂给了龙马。

    “其实下一场大战,能不能打胜,我也不知道呢……恐怕是很难的吧?然而你的喜酒,我终究是喝过了……就算战死在沙场上,只希望你听到消息后……在以后的日子里还能够记得。不奢求你会记一生,只要还记得几年就足够了……那么师父,你会记得小冰儿多长时间呢?”

    在将士们互相激励的声音中,他们将军的心事此刻无人得知。只有风掠过旷野,战马嘶鸣,铁甲生寒,断断续续的惆怅和柔情重新占据那个阳光明媚少女的心间。

    那只一直跟随在身边的雄鹰终于被放了出去,它飞上蓝天,振翅向东而去。也许,自己最后的心事,他在长安会收到的吧?

    只不过,她并不知道,被她心中无限惦念的人,此刻其实相隔的并不远。他没有在长安享受洞房花烛卿卿我我,而是亲自带领六千汉军骑兵水陆兼程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西域。并且在第一时间得到了各方的情况和最新战报。

    “没想到……第一次为将军的霍去病这么厉害!果然不愧了你的调教。”

    听到赤火军火烧西羌白马藤甲军和在西羌王城屠灭休屠王部的大捷后,就连素来自负的李敢心中也是由衷的佩服。只次一战,就已经堪称名将了。

    元召微笑不语。只有他心里清楚,就算没有自己的出现,霍去病也会以同样一种令人惊艳的姿态崛起在西域战场上的。

    “赤火军的境况……恐怕有些艰难了。”元召远望云天交界之处,轻轻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