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 祁连山下甲光寒
    雄奇的祁连山脉离此不过数百里,晴好的天气里几乎可以望见那高耸的山峰。孤烟与斜阳起落,苍凉的大地上天生适合豪迈与传奇。

    汉军大营虽然是一座空营,但赤火军并没有远遁。他们就静静的埋伏在不远处的连绵沙丘之间,然后一直等到匈奴大军的到来。

    既然走无可走避无可避,那就不如以逸待劳拼死一战!这是所有将士们最终达成的共识。

    当然决战的目的不是为了送死,而是为了在即将面临的困境中绝处逢生,打开一个新的局面。虽然这也许是非常困难的事,但只要有一线希望,就绝对没有人心甘情愿的等待死亡。

    西域气候多变,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转眼之间却又是长风浩荡卷起沙尘,匈奴人的无数铁骑就这样滚滚而来,如此大规模的骑兵部队一起出动,简直就是令天地变色。

    如果换成一支其余的汉军,在如此力量悬殊的情况下,说不定早就仓皇撤退了。逃跑,在很多时候并不都是懦弱,而只是为了活着。

    但赤火军不会避战,更不会逃窜。他们从成军的那一天开始,就被赋予了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只要跨上马背开始作战,长刀所指,他们的方向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向前、向前、再向前!

    就算前面是铜墙铁壁,他们也要直直地冲过去,用自己手中的刀劈开一条通道。即便是撞得粉身碎骨,也决不会回头。这就是锋芒,如同九臂连环弩箭一样,簇芒生寒,宁折不弯!

    元召曾经苦心给他们培养起来的这种一往无前精神,已经深深地铭刻在每一个战士的心中。到得今天,在这西域狭路相逢的战场上,终于激发出巨大的荣誉感和战斗力。

    他们是大汉赤火军,可以在冲锋的马背上战死,但绝不可以变成被匈奴大军围追堵截的逃亡者!

    匈奴人来势汹汹,铺天盖地的气势仿佛能够吞没眼前的一切。但所有赤火军骑兵的脸上都没有惧意,他们放下面甲,刀锋闪亮,准备作战。

    经过数次战斗后的伤亡,当初从长安出发的一万赤火军已经损失了将近三分之一。也许今天过后,死去的人还会更多,甚至全部都不能活下来。这一刻,每一个人心中在想什么,已经无人得知。忠勇的汉家战士,他们的生命和意志在大战的锤炼中得到极大的升华。家国责任和个人荣誉在这一刻的心中无比清晰。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赤火军,出击!

    当看到匈奴前锋军两万骑直接踏入大营的时候,骠骑将军霍去病终于举起了手中的剑。这一战,不必再分兵,也不必再讲究什么奇正之术,就来一次硬碰硬的较量吧!

    在很久之前,长安街头有一个瘦弱而倔强的丫头,她总是被那些强壮的男孩子欺负,可是她没有一次屈服过。即便是头破血流鼻青脸肿,她也会用牙齿咬,用头撞……却从来没有哭过一次。

    今天,那个黑瘦的丫头终于完成了心中的梦想,她成了大汉军中最年轻的将军,更是只为世间一人绽放的巾帼红颜,独自率领着一支精锐的骑兵,驰骋沙场,无所畏惧!

    名剑龙马梨花枪,赤火染红胭脂血!千军万骑,唯我鹰扬!

    万马奔腾而入汉军大营的匈奴骑兵此刻已经是一片混乱。他们没有料到,这并不仅仅只是一座空营那么简单。汉军给他们留下了许多惊喜!

    围绕着整个营地周围,汉军连夜挖好了密密麻麻的陷马坑,在冲锋的过程中,无数疾驰而过的战马就在毫无防备之间陷入其中,折断马腿或者是连同他们的主人都一起摔倒在地,被后面蜂拥而至的铁蹄践踏如泥。

    更有许多被撒得到处都是的铁蒺藜扎伤马蹄,或者是被遍布草丛灌木间的铁丝网纠缠而不得脱,造成了大量的混乱和伤亡。

    匈奴万夫长大惊失色,汉军如此狡诈,一定还留有后手。知道处境不妙的两位匈奴将军连忙大声喝令,赶快停止冲锋,速速整理好队形再战。可是敌人的袭击就在这倏忽之间而至了!

    汉军大营所在的位置,是一片地势较低的平阔地带。当拥挤在此的匈奴大量骑兵们听到进攻的鼓声,吃惊地抬头去看时,正看到一队骑兵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此时风沙又起,吹得处在下风处的匈奴人有些睁不开眼睛,那支骑兵就如同从天上坠落的彤云,在风沙挟裹中卷地而来,呼啸凛冽,摧骨生寒。

    残酷的厮杀和意志的较量,就在这忽然卷起的漫天风沙中开始了。好像是老天故意要留一个谜团,给观战的人去猜。远处还是晴朗,可这片杀戮的战场却全部被沙尘笼罩,竟看不太清楚里面的胜负,唯闻呐喊和刀剑拼杀之声,响彻天地,草木变色!

    距离几百丈之外的匈奴数万骑兵都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事。从汉军突然出现,以一种视死如归的气势直冲到军阵中,到两军纠缠在一起互相绞杀,这一切都发生在很短的时间里。听到那沙尘中的激烈厮杀声,虽然暂时还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已经可想而知其中的壮烈!

    “真是想不到!汉军将士竟然如此……明明知道是必死之局,还选择来战,这到底是勇敢呢还是愚蠢啊!”

    “是啊,很明显,这就是拿鸡蛋碰石头嘛……唉!可惜了。”

    “是时候做出选择了……我们是不是应该马上派人回去……让我们的王提前做好应对吧!匈奴人终究还是这片土地的主宰者。”

    “唉!经过汉朝人这么一掺和,恐怕以后我们西域的局势会与从前不同了。那两位王爷的野心……唉!”

    “未来……日子将会更加艰难,诸位还是有个心理准备。一会儿汉军被全部屠灭之后,我们要做出一个好的姿态,争取在两位王爷面前得到最宽容的对待吧!”

    匈奴大阵中出现了暂时的静滯。悄悄低语的是来自西域各国的几个使者。他们心中情绪复杂,有些不知道该怎样评价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但无一例外,都对汉朝表达了失望,而对匈奴人的畏惧更深了。

    “呵呵!你们有些太悲观了。没有看到最后,鹿死谁手,你们又怎么能得知呢?”

    那些悄声议论的西域各国使者忽然听到有人在他们的身边淡淡地说了一句。不禁大吃一惊,齐齐抬头看时,却见到说话的人正是那个先前据说是汉朝叛将派来的普通士卒。

    “你……你说什么?”十几个人同时出声询问。他们的声音虽然很低,但已经听出心中的惊诧。

    “我是说,匈奴人这次有可能会彻底失败。等到那个时候,你们这些人,究竟会做如何选择呢?”

    骑在一匹马上的汉军士卒很普通,先前大家都没有多注意他。有些人甚至感到很可耻,这世间的叛逃者总是让人唾弃。虽然没有人明说出来,但对于这位据说是奉命来给匈奴两王通传消息的汉人,却都是从心里有些憎恶的。

    可是现在,等他们认真的打量说出惊人之语的这个汉人时,才忽然发现,此人身上的气质竟然如此不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藏在那淡淡的微笑中。那是从容、澎湃、胸有成竹……一切尽在掌握的辽阔!

    “你是什么人?你不是……那汉朝叛将派来的人吗?”

    有人疑惑的出口询问。不过,他并没有得到明确的回答。在这些西域使臣们惊疑不定的目光中,那个汉人只是平静的又说了一句。

    “奉劝诸君稍安勿躁,静静看着就好,顺便再替你们的君王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选择。至于我是什么人……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那年轻的汉人身上散发出令人不敢违逆的气势。那是长期身居高位者才该有的威严,那是睥睨天下视十万大军如草芥的豪情!

    这是什么人?!所有的使臣们都惊骇莫名。只不过还没有等他们再开口询问,只听得一片惊叫当中,战场形势已经分出了胜负!

    在休屠王和浑邪王压阵的匈奴大军和正在交战的汉军营地之间,是一片平阔的地带。此刻正有无数的匈奴骑兵败退而回,如同仓皇逃窜的狼群受到巨大的惊吓,没有人能够止得住这种溃败。

    两万冲锋的匈奴骑兵,在这不到半个时辰的激烈交战中,被赤火军消灭了大半儿,剩下的就这样逃了回来。胜与败之间,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两个万夫长也都死了。他们到死都没有明白,明明是来轻松屠杀的任务,怎么反而把自己的性命都搭上了呢!他们其实死的一点儿都不冤,因为这些草原上的鲁莽汉子在战场上凭借的只是一股蛮力,以为只要敢打敢拼就能无往而不胜。

    野蛮无知的外族人,永远不会了解赫赫华夏兵法的精髓!所谓取胜之道,兵不在多而在精,在天时、在地利、在人和之间!

    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赤火军激发出了全部的力量。他们被面甲保护的双眼炯炯有神,一点儿也不受风沙的干扰。他们的全身铠甲精良,匈奴人的弯刀只要不是砍在致命处,也轻易伤却不得。他们怀着慷慨的情怀,只是为了维护必胜的荣誉……还有,大汉家国山河之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