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号令天下莫不从
    在此后的岁月里,浑邪王曾经无数次的回想过当时的场面。他总是想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就服从了元召的意志,用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方式,亲手砍下了休屠王的头颅。

    在最开始归降汉朝的几年时间里,心理上的巨大落差,也不是没有让他产生过懊恼和深深的悔恨。但越往后这种情绪就越来越平淡,最后直至消失。他甚至是感到庆幸,因为与后来元召对待匈奴诸王的残酷手段比较起来,他能够平淡而富足的过完余生,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了。

    休屠王恐怕是死不瞑目的。他与浑邪王几十年的交情,在生死选择来临的时候,权衡与取舍也只不过在一念之间而已。

    其实,休屠王和陪着他一起殉葬的近千勇士,也不必怨天尤人。草原上的狼群本来就是这样的习性,匈奴人长期与之共处,沾染上一些是天经地义的事。所谓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他们心中,非常形象而具体。

    屠杀其实发生在很短的时间里。匈奴人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同样出手狠辣。虽然看着滚落一地的头颅和那些死不瞑目的眼睛,奉浑邪王命令而行事的匈奴骑兵们有些心下惨然。不过一想到如果不这样做,那么那些在汉军掌握中的部族民众和自己的亲人们,有可能就会马上死于非命,他们下手就再也不会犹豫了。

    曾几何时,匈奴人凭借着来去如风的骑射无双和暴虐,践踏汉人生命如草芥,他们心中未曾起过丝毫的怜悯。而今天,当他们亲近之人的生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时,面对着那些在汉军骑兵马前刀下惊恐的哀嚎和大声求饶的部族民众,这些匈奴骑兵才忽然意识到, 原来天道有轮回,风水轮流转!

    具有枭雄之姿的浑邪王亲手杀掉休屠王后,他没有再去看一眼那个死去的倒霉蛋。其实他之所以这么快就下了狠心,一方面是因为汉军的挟持和元召的逼迫。而另一个不能说出来的原因,却是他早就有了这个潜意识。

    休屠王大败而回,手中的精锐骑兵几乎是丧失殆尽,而自己手上的力量还完好无损。浑邪王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想到,从前两个人平起平坐的地位,今后也许要应该有点儿区别了。

    不过,如果没有元召的诱因,浑邪王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起了杀心。

    他的如意算盘其实打的还是很不错的。趁着当前的形势下,一不做二不休杀掉休屠王,吞并其地盘,既是因为事出有因,所有的麾下将士都能理解并且支持。虽然休屠王是自己杀的,但这仇恨,自然应该记在汉军的账上。同时以这种方式,可以为整个部族在汉军手上求得一线生机。

    而在杀掉休屠王之后,就算是这次踏出草原没有得到什么便宜。但只要大军尽快回到草原,马上就会去把休屠王原先的领地全部划归到自己名下,到那个时候,浑邪王部族的地盘将会扩大好几倍之多,也算得上是极大收获了。

    两王并尊哪里赶得上自己一家独大呢!实力大增之后,说不定几年之后,他就能与单于可汗分庭抗礼,成为整个草原西部的真正王者。

    就是怀着这样的多种心思,浑邪王亲手砍下了休屠王的脑袋。然后跟随休屠王逃脱到这儿来的千余心腹骑兵,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而在此过程中,一直如影随形始终给他以巨大死亡威胁的那个年轻汉人,并没有出手相助。

    “现在……你满意了吧?轮到你兑现承诺了!把我们部族的所有人都放了吧。”

    浑邪王手中虽然握着刚刚杀过人的刀,但他很清楚,他的刀可以杀死自己的兄弟,却伤不到元召的分毫。现在,他和他的部族中人,依然处在对方的控制和威胁中。

    “哦,当然可以啊!答应过你的事,就要做到嘛。一会儿我回到军中,就会马上下令放人的,保证不会伤及无辜。只是,你的手下大军,要跟着你给我们让路了。”

    元召骑回到自己的马上,与浑邪王马头并立,他并不去看对方的脸色,只是抬眼望着这远近的辽阔河山,心中早已在规划着未来的蓝图。

    浑邪王的脸色自然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这种处处受制于人的局面,让他感觉到非常羞辱。欲待发作,却又强行忍住了。

    “只要你把人全部放回来,把我们的财产全部归还……那么本王现在就可以答应你,我会率领着所有人退出西域地界,返回匈奴西部草原,不再干扰汉军的行事。如何?”

    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个道理,浑邪王还是很清楚的。暂时脱却今日的窘迫,且待整顿人马卷土重来时,必定把元召和这些汉军斩尽杀绝方解心头之恨!

    然而,对方好像并不认可他的这个态度。只见元召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令人难以琢磨的神情,把手中的刀轻轻压在草原烈马头上。

    “匈奴骑兵全部退去的筹码,是你们的部落族人。而你浑邪王呢?你的性命好像也很值钱吧?呵呵!如果比较起来,够不够的上西部这片草原的重量呢?”

    “元召!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欺人太甚!”

    浑邪王几乎要出离愤怒了。只不过他下意识地想要挥刀发泄胸中之怒时,对方的一只手倏然探过来抓住了他的胳膊,大半边身体立即酸麻,王者之刀再也握不住,跌落马下尘埃。

    “都不要动!否则一刀两断!”

    听到这厉声断喝,想要趁机过来解救浑邪王的匈奴骑兵马上止住了行动。没有人怀疑这只是威胁,那凌厉的杀气,一旦动手,十丈之内无可挡者!

    “浑邪王,我的意思就是,你要拿你和休屠王两个人所有的草地来赎回你的性命!从此之后,自祁连山至阴山这块地方,将与西域连在一起,共同成为大汉帝国的势力范围。就是这么简单!”

    一阵风吹过来,浑邪王在马上晃了晃身子,他感觉到头脑有些发晕。眼前的这个年轻家伙,胃口可真是太大了!想要这么大的一块地盘,他也不怕一口撑死啊!

    “这……你!简直是痴心妄想……!”

    话音刚落,寒光闪过,浑邪王所骑乘的那匹草原烈马硕大的马头,如同被切断的一截木头般,身首异处。他狼狈地随着滚落在地,溅了满头满脸的鲜血。在周围的惊呼愤怒中,还没等他挣扎着爬起来呢,那把带血的汉刀已经悬停在头顶三寸之处。

    只这一下,心魂俱裂!这位草原王者感觉到仿佛一下子被抽尽了全身的力气,手脚发颤,竟然再也升不起抵抗的勇气。

    空有千军万马环绕在侧,却不能奈何这区区一人!许许多多匈奴骑兵神情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睁睁的瞅着他们的王在经受敌人的折辱。他们很想蜂拥而上,把那个嚣张的汉人撕成碎片。可是,他们的王在对方的马蹄下渐渐的低下了头。他们的族人正在汉军手中,等待着他们的相救……杀气腾腾的弯刀开始隐去光芒,强劲的草原弓箭也悄悄地放低了弦扣。

    终于,良久之后,在匈奴王庭八大王中势力稳居前三的浑邪王忍受着屈辱抬起头,盯着高高在上似乎全身隐有光芒的年轻对手,含着滔天的恨意做出了最终决定……。

    离得不远之处,来自西域十几个国家的那些使者们,几乎是连眼睛眨都不敢眨的看完了眼前的这一幕大戏。亲眼目睹骄横的休屠王死于非命,又亲耳听到他们一向惧怕顺从的浑邪王所应允的承诺。

    这将意味着什么?所有使者们互相对视一眼,几乎蓦然升起的是相同的震撼念头。汉军大获全胜了!而且,匈奴人将会失去西部草原的控制权!接下来的西域各国何去何从,难道还需要考虑吗?

    几乎是不约而同的,这些使者们都穿过神情沮丧的匈奴骑兵队伍,来到元召的马前躬身施礼,态度卑谦而恭敬。

    “先前未识得元侯大驾,实在是多有冒犯,还望恕罪……我等皆愿代表我们君王和国家的意愿,听从元侯差遣!”

    元召暗自得意,对待这些将来对汉朝极有用处的西域人,与还未曾彻底打败收服的匈奴人自然不同。他态度和蔼,笑眯眯地让他们都不必多礼。

    “前段时间,你们这些国家与汉朝的交往,发展势头还是很不错的,不过后来被汉军与匈奴骑兵的战争所打断了而已……现在好了,我们可以继续嘛!而且不光是在商业、文化方面扩大交流,在军事方面也可以加强合作。哦,现在就是一个好机会,咱们的浑邪王要主动的退出那草原上的大片土地……草原可是一块好地方呢!我想和你们西域各国共同开发,诸君也有意乎?”

    那些各国使者们听到这话,简直是大喜过望!也就是说,他们从此以后不仅会免受匈奴骑兵的侵扰,还会从草原上获得一份好处?这样的好事上哪儿找去啊!有意!绝对有意!

    当初,这些精明的使者们来的时候,已经都秉承过各自国王的意旨,让他们看形势便宜行事。而今,眼见得汉军与匈奴在西域的争锋分出胜负,如果不马上当机立断的做出选择,那不仅得不到好处,而且有可能会反受其祸!

    因此,他们都答应得十分痛快,争先恐后表达对汉军的顺从之意。元召胸中畅快,哈哈大笑,笑声渐渐转为长啸,如同大漠龙吟,震荡远近。他终于对两支跃跃欲试的汉军骑兵发出了行动的命令。

    “我希望你们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去回报你们的国王。可共同举倾国之兵,与大汉军一起进驻草原……同时,如果方便的话,让你们各自的王也一起来吧!有一些事,是到了需要坐下来共同商讨一番的时候了……我会在草原上等他们!”

    元召恢复了威严的口气。任何人都听得出,这不是商议,而是命令和征召。

    以赫赫华夏之威武,号令天下,莫敢不从,自今日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