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 两袖江山千钧重
    网..org,最快更新汉血丹心最新章节!

    玉门关外的万里风沙,阻碍了消息的传播。西域发生的巨变,暂时还没有飞越关山。不管是震撼还是狂喜,都还需要稍待些时日。

    而在这稍微有些开始炎热起来的天气里,一队从长安出发的人马,正星夜兼程溯江而上奔赴西域。

    江上风横过水面,带来了两岸的花草气息。正是一年好风景,如果在白天的话,想必这两岸山岭之间应是锦绣灿烂。不过现在是夜晚,眼中所见,正是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大汉太子刘琚伏身在船舷之上,看着远近铺满的江上月色,心中有着许多感慨和微微的惆怅。

    直到现在为止,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趟来西域的使命是什么。父皇给他的旨意很简单,只是让他来西域军中效力,并且明确说明,这是元召临出发时表达的意思。

    元哥儿啊……想到那个对他影响深远的身影时,太子摸了摸随身携带的一封书信,这一趟就算什么也不做,也千万不能把这封信弄丢了!否则回去的话,就再也没有脸去见大姐了呢。

    从长安出发时,素汐公主脸上的担忧之色,让太子心里有些难过。他们姐弟情深,从小到大,素汐替母后分担了许多照顾他和云汐的责任,在他心目中,素汐阿姐也许就是这世界上除了母后之外最重要的人了。

    太子刘琚虽然没有真正的上过战场,但他很明白,刀箭无眼、生死由命的激烈拼杀中,每个人都有失去生命的可能。即便是元召再厉害,可那是千军万马的搏杀……任何意外都有可能!

    其实在他内心最深处,对父皇是有些埋怨的。不管是朝廷上下还是军中,有那么多的大臣和将军,为什么要派元召领兵出战呢!元哥儿和阿姐刚刚缔结姻缘,他们的未来还没有开始,就要忍受这天涯相隔的思念之苦。更何况,还要深深的挂念他的生死安危……。

    只不过,他的这种情绪,在皇帝面前自然不敢表露出来。但皇帝刘彻似乎早已经看出了他的内心所想,在吩咐他起身来西域的时候,曾经对他语重心长的说过一番话,令他在这一路上反复的在心里琢磨着,好像明白了许多责任所在。

    “琚儿……你是个有福的人啊!有元召这样的朋友,时时刻刻想着帮你,倒似乎是怕你将来会有什么闪失似得。呵呵!他既然主动提出让你去西域军中,一定是已经胸有成竹了。父皇很是期待呀,他这次到底会创造怎样的惊喜呢?”

    “父皇,儿臣还是有些不太明白……我去了西域会有什么用呢?”

    “你现在不明白,父皇也不会告诉你的。这其中的道理,需要你自己去悟……到时候你自然就会明白了。如果实在感到困惑,这一路上就好好想想你上次随军渡海东征的收获吧……。”

    其实,不用太费心思去想,在这大江的夜色中,刘琚就已经想明白了。元哥儿所做的一切,所为者都是大汉的江山社稷和这万众黎民……如果说这其中有什么稍微私心的话,那应该就是他在不遗余力的利用一切机会为自己这个太子培养声望!

    念及至此,他心中自然是满满的感动。虽然说阿姐已经嫁给了元召,他们算得上是一家人了,但这般相助的情谊,世间还是少有人能做到的。

    “东方先生,难道说……大汉这次的西征,真的会取得巨大的成果吗?”

    听到侍卫来报,说是最多再有一个时辰就要弃船登岸,正式踏上西域土地的时候,太子终于有些犹豫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太子出宫,非同小可。虽然消息保密,但严密的保护和精锐侍卫们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这艘最大的船上,簇拥在他身边的有一大帮人。

    领着大批西凤卫贴身保护的是凤九。在未央宫中,最厉害的高手除了大统领凤彦之外,就是他了。他这次带人负责太子的安全,自然是寸步不离,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而太子问话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皇帝身边的亲信侍读、尚书常侍、那位博学多才学富五车的东方曼倩。

    东方朔曾经在博望苑讲授过学问,因此太子刘琚对他十分客气。他这次奉皇帝诏令,亲自陪伴太子远赴西域行事,心中也是十分振奋和激动的。

    有一千皇家羽林军和西凤卫的双重保护,安全自然没有问题。东方朔作为当初西域计划的亲身参与者,所需要考虑的事,也就是怎样让太子能完全了解元召在西域的部署,以便于事半功倍,取得最好效果。

    “太子殿下不必怀疑。元侯既然提出让太子来西域,那么,无论是与我大汉还是与太子本身,都必定会有极大的好处就是了!呵呵!”

    面容平和而深藏智慧的东方朔,这些年在宫廷中表现的并不是十分抢眼。相比起那位锋芒毕露的侍中严助,他选择了守拙和避让。一些与己无关的权力争夺中,他也只是平淡对待,冷眼旁观而已。

    不过,一切有关元召的事,他却都格外关注。亲眼看着元召走到现在的地步,东方朔每每暗中思量他所走的每一步,除了惊奇之外便是深深的佩服。

    至于太子……东方朔微不可查的眼光又重新打量了一遍。几年来的观察,其实早已经明白,这位国之储君性格中并不具有当今天子的雄才大略传承。如果没有什么太大改变的话,他将来会是一位守成的仁君。

    而元召这么不遗余力的帮他巩固地位,应当有他自己的道理。既然如此,东方朔作为元召在朝堂上的坚定盟友和支持者,自当尽心竭力,助其一臂之力。

    “但愿,他会带给我们所有人一个大大的惊喜呢!还有……希望我们的汉家战士不要有太多的伤亡。”

    随着即将到达大江源头,想到很快就会见到元召和西征的大汉将士们,太子心中虽然逐渐安定下来,但他仍旧是低声说出了自己的祝愿。

    所有人面色肃穆,迎着开始夹杂流沙的西域劲风,随着太子刘琚一起,踏上西域的土地,开始了他们热血期盼的旅程。

    塞外的风,不管是玉门关外还是雁门关外,都是差不多的滋味。每天不吃到嘴里点沙子,那反而是一件不正常的事。

    驻扎在朔方三城之外不远距离的黑鹰军大营内,这样含着沙子的饭,将士们已经吃了有些时日了。

    没有办法呀!就是这么个条件。春夏之交的这个季节,塞上风沙还格外来的勤快。一天不刮上那么三五次,是不算完的。在这样的天气里埋锅造饭,即便是尽量地做好保护措施,也是无济于事。几天下来,肚子里没有几两沙子,那就不算来到塞上三城打过仗。

    这么些日子下来,黑鹰军早已经习以为常。既然没有办法改变老天爷的意思,那就只能苦中作乐,也算是一番历练了。

    想要赶快打败匈奴人的情绪,自然是在每个人的心中酝酿已久。只为了回到长安,好好的吃几顿舒坦饭,也要期盼着尽快来一次决战吧!

    然而这次他们出征,作战并不太顺利。通过几次交锋可以得知,匈奴人这次的决心很大,他们聚集的力量,应该是草原上各部落之间挑选的最勇敢善战之士了。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首战失利,将近八千汉军的阵亡,曾经给与匈奴人的对阵蒙上了一层阴影。尤其是苏建将军部下三千黑鹰军的中伏陨灭,让军心毕竟是受到了一些打击。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在以后的这几次作战中,黑鹰军一向凌厉无比的进攻变得有些保守。在敌众我寡的情势下,领兵的将军虽然有几次击败了匈奴人,但并不敢再孤军深入的追击,怕的就是在地形不熟的情况下,再中了匈奴人的埋伏。

    不过,匈奴骑兵毕竟还是有些畏惧黑鹰军手中的犀利武器和他们的威名。再加上朔方三城互为犄角,阻挡住了他们前进的通道。匈奴人也逐渐的减少了进攻的次数,与黑鹰军僵持起来。

    这样两军对峙的局面,已经持续了有段时间。双方好像都在等待着一些什么的发生。僵局的打破,也许需要很长时间,也许就发生在下一刻!

    就在这几天,所有的黑鹰军将士,终于又开始振奋起来。因为他们都接到了严厉地将令,从现在开始一级备战状态,枕戈待旦,随时准备冲锋破敌!

    事态的变化,确切地说,是从三天前开始的。身兼黑鹰军主将的长平侯卫青,首先得到的是西征的赤火军火烧西羌白马藤甲军,在西羌王城下大破休屠王数万骑兵的接连消息。

    突然听到流星探马传回这个消息的时候,卫青霍然而起,他心中的情绪简直无法表达。这既是为了那个曾经伏在他肩头叫他舅舅的少女终于天纵其才而高兴,更是为了这个等待已久的破局时机终于出现!

    然后,他就得到了元召离开长安时派人给他八百里加急送来的书信。上面只有言简意赅的几句话。

    “密切关注战机。彼时当与将军携手,两路共破匈奴,追亡逐北,毕其功于一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