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纤云飞渡朝天阙
    西域大捷!前线飞骑势如流星,匈奴两王一亡一走,广袤的西部草原唾手而得。差不多在相同的时间里,长安得报,全城沸腾。

    这样的胜利,可谓意义重大,就连普通百姓也都知道意味着什么。“河西战役”以这样完美的方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结束,雷霆战火,一夕而平。可称得上是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

    事到如今,即便是一直以来对元召怀恨在心的仇人们,也不得不由衷地承认,此人当初提出的走精兵政策,是一条多么正确的道路。

    自有史记载以来,但凡是发动国战规模的战争,哪一次不需要兴师动众征兵数万甚至数十万参战的?至于后续跟进的各种辅助部队民众夫役,需要耗费的粮草辎重军备器械等,就更是数不胜数所需良多。

    可以这么说,每打赢一场差不多规模的对外战争,就要耗空难以计数的库府钱粮,给国家财富造成大量的损失,同时,更会给天下百姓一次次的加重负担。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在这个时代,朝廷的财政来源,主要还是依靠土地山林的产出和百姓的赋税。因为战争而造成的财政枯竭,最终也只能落到百姓头上。

    正是因此,曾经历史时空中大汉抗击匈奴的轰轰烈烈战争,耗时近三十年的时间,牺牲无数战士的生命,在终于把匈奴人彻底地赶回北方解除边境的威胁之后,也同时拖垮了国家财政。当军事上达到最鼎盛时期的时候,作为一个国家重要支柱的经济崩塌,使强盛的汉朝无可避免的快速滑向衰落!

    好大喜功的皇帝刘彻虽然在后期采用了种种措施,想要挽回帝国的颓势,但终究无济于事。等到他在轮台下罪己诏的时候,他的心中究竟有没有过真诚的后悔,后人并不得知。但他对帝国走向的无奈和未央宫日落的悲凉,从那字里行间却尽可以体会的出。

    那么,当星河逆转,时光重新演绎这个精彩纷呈大时代的时候,命运之神又将会如何安排?苍天会护佑大汉乎?

    芸芸众生无法预知未来,包括大汉天子在内的所有天下人也并不知道,有一双巨手巧妙的改变了历史车轮行进的轨迹,在所有人还不曾察觉的时候,已经把他们悄悄的引领上了另一条不同轨道……。

    对于这样的重大胜利,在立即召开的大朝会上,文武百官全体成员自然是共同对皇帝陛下表达了祝贺之意。这样的祝贺是真诚而热烈的。无论平时有怎样的政见之争,也不管有着怎样的私人仇恨,面对着事关国运昌盛的大事,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暂时搁置。

    如果推算一下行程,从长安出发的太子刘琚一行人应该还没有到达西域和元召会和。那么由此可以得知,当初元召离开长安的时候,就已经预见到了今天的胜利,所以才会请求皇帝派太子在这个时候去军中的。这岂不就是古代兵法中所记载的,战争的最高境界,就在于庙算制胜吗!

    “本朝的留侯张良,被高祖皇帝亲口赞誉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君臣同心,创立这大汉江山。而朕有元召……难道会弱于他们吗?哈哈哈!”

    皇帝刘彻这得意的话语,是在朝会开始之前,当着几个心腹重臣的面说的。他毫不掩饰心中的振奋情绪。元召当初对他所提出的对付匈奴人的目标,正在逐渐变成现实。从此以后,双方局面将彻底扭转,平戎之期不远矣!

    以丞相公孙弘为首的几个大臣,听到皇帝对元召的赞喻,心中的震惊并不弱于听到西域胜利的消息。以元召比张良,以他自己比高祖皇帝……看来天子心中想要创立的功业,是要远超开国之功啊!

    不管心中有怎样的情绪,也不管服不服气,在现在的情势面前,也只有拜贺了。

    未央宫中百官恭贺之声不绝。皇帝刘彻下令,从现在开始,对于前线将士的任何要求,各有司和主管部门一律无条件满足。不管需要谁的配合,也不管有怎样的困难需要克服,一切以平灭匈奴大计为重!在此过程中,如果有敢贻误军机者,必当严惩不贷!

    踏平草原,一雪多年以来匈奴人带给汉朝的耻辱,为时不远矣!在这建立百年功业的关键时候,皇帝拿出了帝王的威严。

    “陛下,臣身为掌管大汉律法的廷尉,有话要说。”

    诸般庆贺的话说完。有人出班起奏,大臣们抬头看时,却正是上任刚刚不久的大汉新廷尉义纵。

    原来的大汉廷尉杜周,在上一次会同御史大夫张汤和大宗正一起在朝堂上对元召发难的时候,竟然突发疾病暴毙在含元殿上。这件蹊跷事,虽然有诸般疑团,但最后没有人能解释的清。朝廷对于天下人的宣布,就是按照太医院的说法,他是死于隐疾突发,药石无医。

    人既然死了,这么重要的职位可不能空着啊。于是,在不久之后,大汉新廷尉义纵就走马上任。俗话说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作为九卿之首的廷尉,想要树立起自己的威严,自然不能无所作为。

    这位极想要在这个职位上超越诸位先辈的义纵大人,恨不得寻找一切可以立威的机会,来打开局面。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虽然也以凌厉的手段查办过几起案子,但还远远不够分量。如果能在一些重大事情,发挥出廷尉府的作用,那就好了!

    于是,在今天这么重要的朝会上,新廷尉感觉到自己有必要出来说一点儿自己的看法了。毕竟这是职责所在,无论对错,皇帝都不会怪罪。

    能被任命为廷尉的人,自然也是被皇帝经过仔细考察以后所信任的人。见他要说话,那就说吧。皇帝心情大好之下,随意的点了点头,让他但说无妨。

    义纵抖擞精神,抬头挺胸地走到大殿中央,吐气开声,义正言辞,好一副不畏强权的模样。

    “前线将士取得对匈奴作战的重大胜利,自然是值得嘉奖。但是陛下,臣听说元召在拿住匈奴浑邪王,已经控制住大局的情况下,却没有杀他,而是把浑邪王和他的麾下精锐骑兵以及他们的部族民众全部都放走了……这是不是算得上私自纵敌、养寇自重呢?”

    一语既出,整个含元殿朝堂上都安静了下来。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骂,搅屎棍儿什么时候都有!两军阵前情况瞬息万变,当时的具体情形如何,在这长安城中又怎么能知道呢?既然已经取得了大胜,这还没有开始嘉奖呢,倒先追究起罪责了!

    义纵却丝毫也不理会同僚们那异样的目光,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越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才越好呢!皇帝陛下内心深处对廷尉府想要的作用是什么,难道还有人比自己更清楚吗?哼哼!一群傻蛋!

    皇帝刘彻的脸色略微的怔了怔,不过马上就恢复了常态。他的这一微妙变化,其余人并没有发觉,但一直用眼角余光密切注视的义纵却早已经了然于胸。他脸上的正气凛然又加重了几分,等待着皇帝的回答。

    “呵呵!廷尉不必小题大做。所谓将在外,君令都可不受,自可便宜行事。大败匈奴骑兵,西部草原,这样的大功劳已经足以抵消一切。而且说不定……元卿是故意这样做的呢?”

    皇帝的神态很轻松,他对元召抱有极大的信心,现在已经在急切的盼望着,下一次听到的捷报到底将会是怎样的大惊喜呢?

    “但愿如陛下所言!廷尉府会密切关注,功是功,过是过……一定要赏罚分明才行!”

    义纵见好就收。他只不过是要借这件事摆明自己的态度而已,皇帝既然这样说,就是认可了自己的忠心,这就足够了。当下回到班位中,暗自得意不提。

    奉皇帝诏令,长安的庆祝和一些奖赏的准备正在开始进行。而前线战场上的形势,也在时刻发生着令人难以预料的变化。可谓是雷霆乍起,云卷风疾!

    廷尉府得到的消息其实非常准确。元召并没有杀浑邪王,汉军也没有与他麾下的匈奴骑兵再发生战斗。

    当西域各国陆续出动的军队从各个方向汇聚而来的时候,以汉军为主的这支联军越来越壮大。而回头瞅瞅士气低落的匈奴骑兵们,浑邪王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他的一颗心彻底沉到了海底。

    大势已去!现在即便他想反悔拼个你死我活,也已经是回天无力了。

    以霍去病的赤火军和李敢的六千汉军骑兵为两翼护军,元召亲自统领着这支联合**,把匈奴骑兵驱逐出西部草原的最东界限后,按照承诺,释放了浑邪王和他的部族民众。

    失去了家园的匈奴人回头看了看占据他们领地的汉人和西域人,然后无可奈何的向东而去。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等到会合单于可汗的力量再次卷土重来时,必定让这里血流成河,斩尽杀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