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长风吹度玉门关
    朔风苍劲,山脉雄奇,塞外风物与中原却似大不相同。自长安分别时隔未久,一路征尘的太子刘琚,终于在匈奴人曾经盘踞的草原上见到了元召。

    迎接太子一行人的礼仪并没有多隆重,只是元召亲自带领着寥寥数人在距离大军驻地几十里外等候,没有大张旗鼓。

    然而,从长安来的人,却谁都不认为这是怠慢。此时此刻,眼前这支迎接的小队伍,已经足够重量!

    如果仔细的梳理一下,恐怕自大汉开国以来,在对匈奴的作战中,还从未取得过这样的赫赫战绩。所谓世间名将,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辅佐君王征战天下,身经百战开国建功。而另一类,则是策马边关抵御外辱,保国安民扬威域外。

    相比较起来,虽然难以具体衡量其高下,但在很多华夏人的心目中,恐怕那些为了民族和国家在对外战争中取得赫赫功勋的英雄们,才更应该得到特殊的崇高地位。

    毫无疑问,眼前这一帮意气风发的年轻将军们,他们已经足以称得上是国之英雄了。自元召以下,霍去病、李敢、张骞、李望、张继等诸将,年龄最大的张骞二十八岁,而最小的霍去病十八岁。转战千里,一路烟尘,河西战役的伟大胜利,就是在这帮年轻人手中完成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奇迹。

    看着对面人脸上熟悉的笑容,太子刘琚远远的就跳下马来,在这个远离长安天高地远的地方,他不再顾及那些朝廷的礼仪和宫中的规矩,更毫不理会身后东宫属官们的目光,以欢快的脚步来到元召的身边,紧紧的挽住他的胳膊。

    “元哥儿!你真的是……太厉害了!呵呵,你是我的偶像。”

    元召微笑看着变得跳脱的年轻太子,心头也有着微微的触动。太子心地单纯,还没有那些过多的心计。自己之所以这么不遗余力的帮他助长声望,提前造势,就是为了预防某些危及他地位的人或事的发生。

    不必说先前的渊源,就只是素汐公主的原因,他这一生也注定将与卫氏脱不了关系。无论是于公于私,当有事情发生时,都不可能置身事外。太子与皇后一系的利益,也将成为长乐塬利益的最大保障。这两方面的未来,是息息相关的。

    “太子,看到这草原大漠的辽阔,心情可有不同?”

    “当然了!以前在长安的时候,听来往的使臣讲述过西域这些地方的风情,很是向往。今天终于亲眼看到,果然与中原大不相同。人一旦到了这儿,就好像是心胸格外宽阔,眼中格局能看得更长远一些呢!”

    “呵呵!太子仁德聪慧,既所见而有所得。如果有可能,我倒是建议你在以后的时间里多多游历四方,不能总是待在长安。所谓学问之道,在于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两方面相结合,才能相得益彰,无论是在学识和修养方面,也都能增益良多。”

    元召虽然只比太子刘琚大两岁,但此时在众人眼中所见,倒像是一位长者,在对年轻的弟子循循善诱的教导学以致用的道理。然而,这不仅不让人觉得突兀,反而似乎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

    太子连连点头,兴奋之色溢于言表。不仅是他,就连旁边的人也频频点头,皆有所得。拂去满身征尘的东方朔,抬眼看着远处连绵不绝的汉家旌旗和那些不同颜色的西域各国旗帜,心头感慨万千。

    “元侯,每次见到你,总是能听到不同的至理名言!破万卷书,行万里路,果然才是最正确实用的学习之道……受教了!呵呵!”

    对于这位东方先生的恭维,元召向来并不当真。也许是受了史书记载的影响,他对东方朔这家伙的智商还是有几分警惕的。这是一个真正的聪明人,他深藏于心中的智慧并不像他外表展露的那样简单。如果合作的好,将来在朝堂上会是一个最得力的助手,而如果自己心中某些与这个时代相悖逆的想法不被其所理解的话,也许,这个人会成为阻碍自己达成目标的对手,亦无法预料!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元召与他交流时与别人有所不同,他从来都是把自己的真正想法融汇在一些看似是开玩笑的话中,如果对方心中有所悟并且赞同的话,他自然会做出相应的行动。而如果东方朔听不出其中隐含的意思,那也无所谓,就权当是玩笑话了。

    “东方先生远来辛苦了!塞外风沙大,来此不易,先生和诸位倒是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可千万不要水土不服啊!哈哈!”

    东方朔也随之哈哈大笑起来。他拱了拱手,对元召身后所

    有将士致意,然后口气中明显带了感叹的语气。

    “那些围绕着汉军大营而扎下的帐篷,莫非就是西域这些国家而来的人吗?昔日有春秋霸主一匡天下、九合诸侯的壮举,今日大汉主持的这场会盟,也必将会是流传青史的佳话了!”

    “不错,这些西域各国的重要人物,应大汉的征召来到此处与我们结盟,已经明确的表示从此以后服从大汉的意志,他们的权益也将受到汉军的保护。嗯,这件事已经有个初步的草拟意向,我已经传书长安,想必皇帝陛下的批准旨意将会在最快时间回复的。”

    他们一行人先不急着去大营,在元召指引下来到地势最高的那青草坡上,极目远望,远近浩渺云烟尽收眼底,苍茫草原无尽辽阔。

    “元哥儿,这么大的一块疆域,从玉门关至此,怕是有七八百里之遥吧?这……我们的力量怎么能够保证对这些地方的震慑呢?如果要派军队长期驻扎的话,中间怕是有些困难吧?”

    虽然知道元召既然有能力把西部草原和西域势力都收入囊中,就一定会有办法牢牢的掌握住的,但太子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虑。这不仅是他一个人的困惑,也是从长安来的所有人心中感觉到困难的地方。

    然而,他们的顾虑,在年轻的大汉尚书令手里早已经成竹在胸。他剑眉星目,指点着脚下的大地,挥斥方遒,虚画为城!

    此时正是东方红日昭昭,紫气大盛,云天交界之处,层叠奔涌,草原胜景无限。似乎有瑞霭千重穿破云光,投射到疏勒河畔的百里范围草地上,这般异像,令人心中震撼。众人隐约可见,有许多西域人竟然走出帐篷匍匐在地,对天而拜,祈福祷告。

    “好兆头呀……!”

    “呜呼!天佑大汉也!”

    “紫气东来,大汉威武!”

    跟随太子从长安来的人,大多都是第一次来到这草原大漠。看到此时的壮丽景色,目瞪口呆之余,都不禁纷纷赞叹议论起来。

    太子刘琚的眼中也有着奇异的光彩闪烁,他满怀仰慕的看着元召的眼睛,听他说着胸中的那些规划。目驰神遥,激动万分。

    “一个国家意志的体现,当然在于军事力量的存在。大汉兵威所至,只要我们征服过的地方,就要有这种力量的体现。将士们用鲜血和生命开创的道路,无论是我们还是我们的后人都没有资格轻易地去轻视和怠慢!……另外,我们不是侵略者,我们之所以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占有和掠夺西域以及西域以外地方的财富宝藏的……世界上所有的人类资源,其实更需要有能力的民族和国家来引导和管理,只有在文明高度发展的国家民众手里,这些共有的资源,才能得到最有效的利用和最合理的支配……而环顾当世,担当这个任务的民族和国家,又舍我大汉其谁呢?!”

    元召的声音开始变得激昂,远近担任警戒任务的汉军将士们都激动地握紧了手中的刀剑,他们抬头仰望着那个指点江山的身影,豪情壮志,热血沸腾。

    在这样的言辞鼓动下,就连东方朔和从长安来的这些太子属官,竟然也感觉到心情激荡的厉害。他们当然都有着自己清醒的判断力,知道元召这些话中隐藏着极其危险的侵略成分,然而却没有人想去反驳和纠正,家国大义和民族荣誉面前,作为华夏龙腾的传人,自当同仇敌忾血脉相连!

    在一众赤火军少壮派将军们的崇敬目光中,那一双明眸格外的闪亮。龙马上的骠骑将军痴痴地看着元召的侧脸,无人知她心中所想。风吹动战盔的红缨束,那英俊的脸上仿佛也沾染了许多红晕的色彩……师父啊,可真是太帅了!

    “……所以说,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我们大汉朝从现在开始要习惯担任这个时代前进方向引导者的角色。赫赫华夏中国,当为世界万国翘首以望之地。魏巍东方长安,更应该成为全天下的中心。这个任务,应该在我们手中为后世的子孙来完成……不管是南边的百越,东面的大海,北方的草原,西部的大漠,都不能阻挡住大汉帝国的脚步!”

    在许多人激动的有些微微发抖的神情中,元召严肃的脸上终于又浮现出智珠在算的微笑,他一边招呼太子以及众人上马,一边随口做了最后的回答。

    “走吧,去见见那些想和我们会盟的贵宾们……就请太子以国之储君的身份对他们提出我们的条件,自玉门关往西千里范围内,大汉将陆续设置四座边城……是为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这就是大汉帝国意志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