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 锋芒化作绕指柔
    如果以河西走廊的地理范围而言,它是以山地、草原、荒漠和绿洲为主体的复合形成系统。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山脉,就是祁连山。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如果没有祁连山脉的屏障,就没有这大片广袤草原的繁盛。

    祁连山以东西走向为主,与天山、昆仑山遥相呼应,位于河西走廊南部以这片山脉为背景的地域内,分布着林地、灌木丛林、草地和高山草甸,而山上的冰雪融化后形成河流,水源丰富,灌溉着这片中部绿洲。游牧民族得以在此生息繁衍,成为其重要的基地。

    而河西走廊的北部,屹立着以阿拉善平原荒漠系统为背景的马鬃山、合黎山、龙首山等诸多山脉,它们与天山东部余脉交错以后,在这片广阔的地带历年冲积而成无数的绿洲星罗棋布。这块地方与中部绿洲一起,被匈奴人作为西部草原的优良牧场和大本营,至今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

    匈奴人可能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失去西部草原这块最重要的地方。如果这一切就此成为定局的话,那么整个匈奴民族所剩下的地盘,就只有漠北大后方以及单薄的黄河以北龙城一线了。

    河西战役的胜负,是这次汉匈大战中至关重要的一环。而今,尘埃落定,眼看大局即将见分晓。在这样的重要时刻,疏勒河边这个寻常的夜晚,一场私人意义上的谈话,却已经大体决定了今后整个草原的具体走向和一个强悍马上民族的未来命运。

    关于这次交谈,史书上并没有一句话的记载。而在一些民间流传的消息中,却也是语焉不详,没有多少详尽可靠的资料可以查询。

    这也是没有办法可想的事,因为当时在场的几个人,在以后的岁月里,并没有对任何人再公开提起过关于这件事的任何话题。当然除了皇帝之外,因为他们的身份,好像也没有人有资格去询问他们。

    那晚的夜色中,低声交谈的其实只有三个人,元召,太子刘琚和匈奴王子余丹。唯一旁听的骠骑将军,从始至终没有插嘴一句话。那个心不在焉的身影,对于这些家国大事并不感兴趣,之所以待在这里,只不过是想要感受某个人的气息。生死拼杀的大战之后,坚硬铠甲下的心,却似乎格外柔软的厉害。

    很久之后,谈话告一段落。月光的清辉洒满大地,给无边的草原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有人轻轻的叹了口气,似乎是心事得到了开解,又似乎是有些伤感地对过去做一个道别。

    “……你的身上终究流淌着一半的汉人血脉嘛……其实认真说起来,你和太子血亲关系还是很亲近的。所以……呵呵!”

    元召的声音有些轻快,他一直担心的是余丹会很难说服。却没想到,他比自己想象中通达人意的多。不管是为了大业还是为了他们过去曾经的友谊,这一点让他感到很欣慰。

    余丹的笑容中虽然带着微微的苦涩,但他知道,在元召面前既然已经决定了的事,就要不遗余力的去完成。这既是为了自己的命运,更是为了整个草原民族的将来。

    “元哥儿,放心就好了!我相信你。你给草原指明的道路一定是正确的……如果将来真的能达到你说的那种局面,人人富足,丰衣足食,不再忍受四处迁徙之苦。那么就算是暂时忍耐一段时间的苦日子,草原上的所有人也是值得的。这就权当是他们为过去侵略汉朝所付出的代价吧!”

    听到他这么说,太子刘琚的担心终于也消失了。其实元召说的没有错,身为汉朝宗室和亲公主的儿子,余丹和刘琚本来就是表亲关系。如果平定单于羿稚邪之后,把草原交给余丹来管理的话,对于汉朝来说,应该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而且,更重要的是,听完今晚元召对草原未来的规划,让太子刘琚在心底震撼的同时,更是彻底的放下心来。元哥儿可真是大手笔啊!他这是要彻底的改变匈奴民族的习性,从根本上消除将来有可能再次对汉朝形成的威胁啊!

    毫无疑问,这是前无古人更是千秋功业的大事!等到初见成效之日,元召的名字,一定会在史书上留下最浓墨重彩一笔的。

    而在太子和王子两个人无限崇敬的目光中,作为臣子的始作俑者神态淡然,他只是挥了挥衣袖,与两个人喝完了壶中的最后一点酒。

    “匈奴人……浑身都是力气,整天在马背上挥刀射箭的打打杀杀像什么样子嘛!精力无处发泄的民族就应该把他们拉下马来,把他们手中的弯刀换成锄头,把他们弯弓射鹰的身姿驯化成勤勤恳恳的下地耕种,那些草原烈马用来拉车拉犁也不错……嗯,无边无尽的草原上,水草丰美的河岸边,有的是可以开垦的良田。广阔天地,大有用武之地乎!呵呵!”

    元召心中得意,暗自想象着一些未来的情景,脸上的笑容便显得有些诡异。忽然之间,有人晃了晃他的胳膊,打断了他的思路。回过头时,却看到太子朝着一边努了努嘴巴,脸上的表情有些欠揍。

    “那个,元哥儿啊,我们的骠骑将军今晚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头啊!你看她拿着那把剑……哦,那棵树和她有仇吗?”

    元召愕然的抬头往那边看过去时,果然看到穿着大红披风的霍去病坐在那里,嘴里好像怨愤的嘟囔着什么,手中的赤火剑在无意识的一下一下把面前的那棵几尺高的小树砍的只剩了个树楂。

    “让你眼睛只盯着看!哼!大色狼……蛮夷女子,有什么好看的嘛……!”

    偶尔有只言片语顺着风飘过来,三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刘琚和余丹互相对视一眼,他们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古怪。然后打个招呼,顺势要溜。

    元召无奈的揉了揉额头,感觉到有些窘迫。一转眼看到这两个人的表情,心头火起,作势要打,太子和王子见势不妙,早已落荒而逃。他们一边嘻嘻哈哈地跑着还一边回头叫嚣着什么。

    “元哥儿啊!回到长安之后,这件事我也会向阿姐和灵芝姐汇报的啊!就说你在西域美女面前目不转睛地看呢……哈哈!”

    “我保证……也会作证的!呵呵!”

    “你们别跑!有本事给我回来……。”

    云朵飘过,遮住月光,星星眨着眼睛,看着这世间的一切。他们好像又真的回到了当年的时光里。元哥儿,小琚儿,小王子,小冰儿……。

    周围安静了下来,似乎所有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终于,那个熟悉的脚步声音逐渐走过来时,当年名叫小冰儿的少女忽然感觉到心跳的厉害。不知所谓胡乱砍东西的剑停了下来,虽然心里慌乱的很,但她的嘴巴却故意倔强的翘得老高,借以掩饰住自己的心情。

    自从元召来到西域之后,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忙乱,终于,她得到了和他单独待在一起的时间。

    “胡乱发什么脾气呀?都已经是威风凛凛的将军了,那些将士们啊还有西域人匈奴人都对你敬畏的紧呢。呵呵!”

    听到身后的说话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的促使,她觉得这些日子憋在心里的委屈就如同是冲破大堤的江河水,再也忍受不住,却不敢回头,只是紧紧地抱住了自己肩膀,大颗大颗的泪珠滚滚而下,如同晶莹的露珠沿着火红的战袍滴落在草丛尖。

    当初得知元召确定下婚事的消息,她力压群雄争夺征西将军帅军出征,一大半儿倒是怀了赌气的心思。

    这一路征战破军杀王,虽然激烈的厮杀暂时压抑住了心中的情感,但那种伤感和失落情绪却一直挥之难去。也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豆蔻初开的年华里,这意味着什么!

    本来以为,再次相见时,仍旧会和从前的几次一样会重新恢复到原来的那种亲切师徒关系中。然而,这几天的时间里,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心境再也回不到从前。这一次是如此的不同,柔肠绕指,钢铁也熔!

    而让她终于把情感宣泄而出的起因,是在午后时分几天来的会盟结束时候。西域各国的诸王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心情大好之下,纷纷献上随身所带来的给汉朝的敬献礼物。

    这中间自然少不了献给汉朝皇帝的大批宝刀、良马以及异族美女等。就连主持会盟的汉朝尚书令元召,他们都准备了同样的丰厚备份。

    对于送给自己的这些,元召自然是婉言谢绝,实在推辞不过,就把盛情难却之下收下的刀马等都赏赐给了有功的将士们。而那些妖艳勾魂的美女,他却是笑着说什么也不肯收的。

    不过在随后的庆贺酒宴上,来自异域风情的舞蹈他倒是多看了两眼。那些身材匀称体态风流的西域美女演绎起来,与长安的轻歌曼舞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不由得让人耳目一新。如果比较起来的话,与后世的少数民族舞蹈倒是差别不大。

    却没想到,自己的这位得意弟子竟然会为此生气?元召拍了拍她的头,有些哭笑不得的辩解着。

    “想什么呢?我只是……。”

    “哼!不听你解释啊。一会儿我就去……把你一直盯着看的那个妖冶女子一剑杀了!”

    蓦然回过头来时,那犹自挂满泪珠的脸上轻嗔薄怒,咬牙切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