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策马双骑情切切
    赞曰:

    残月起风时候,心事赋寒星。

    争奈夜阑人静,偏忆旧时容。

    策马飒踏而行,矜豪纵、云山千重。

    凝眸回首烟波,伊人红妆英雄!

    为了小小的意气去拔剑杀人,自然只是气话。不过世间女子一旦小宇宙爆发,不讲道理起来,好像无论是怎样的身份,都大同小异。

    元召瞪大眼睛有些吃惊的看着面前之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他才忽然意识到,这个一直以来在他心中都预先设置为那个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天才将军影子的弟子,原来终究是个女儿身。

    多年以来,他严厉的要求着她,督促着她的成长,见证着她开始绽放光芒……他的潜意识中,也许都一直在热切的盼望着,因为自己的参与,这个天之骄子的未来之路会更加的辽阔,创造的功绩,也会更加的光彩夺目。

    然而,元召恰恰忽略了,也正是因为他的介入,有可能会横生变数。本来那颗应该在孤独中成长起来而变得锋芒无比的灵魂,感受到了人间温情后,也许会变的不同。

    十年春秋,可以磨成一把光芒四射的宝剑。这把剑出鞘之后,就应该盘旋飞舞在黄沙大漠之间,以山脉为锷,以大地为锋,劈裂苍穹,横斩千山,饱饮匈奴血,直捣黄龙地。直至寸寸断裂成铁,至死方休……!

    长剑的磨砺需要鲜血的浸染,可是,如果那止不住的大颗泪珠打湿了握剑的双手,这把剑还能够出鞘杀敌吗?

    元召有些手足无措。类似的场景,在记忆中也曾经有过……那个远在东海的女子,不久之前派人到长安传过信,说是在今年夏天的某个时候会渡过大海来让他看看他们的儿子……想到这些时,他竟然感到有些心虚,不由自主的抓了抓头发。

    月儿已经转到西山,草原之夜清凉的空气中带了微微的寒意,委屈落泪的赤火军主将没有穿甲胄,一袭披风包裹的身子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些微微的颤抖。

    淡淡的叹息声过后,泪眼朦胧中看到身前之人走进了两步,然后感觉到一双有力的臂膀轻轻地抱住了她的半身,那双曾经教过她无数杀人技能的手拍了拍后背。然后开始说话。

    “别哭了嘛。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没顾得上和你好好谈谈。呵呵!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超出了我的预料。知道你一定受了很多苦,这次从长安给你带来了许多你从前喜欢吃的东西呢,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就拿给你。”

    就势伏在他肩头的她止住泪水安静的听着,心头有微微的跳跃,这样温柔说话的语气,是从前从来没有过的呢。她很想他就这样不停的说下去,听到他停顿下来后,不由得心中一急。

    “我真的已经做的很好了吗?那……会得到什么奖赏呢?”

    连她自己都没有觉得,在他肩头,她说话的语气都带了娇纵的气息。如果这个时候被麾下的赤火军将士们看到他们的骠骑将军这个样子,会不会惊吓过度一头栽倒在地呢?

    “一路灭国杀王,成功达成预定的目标,赤火军这次立下这么大的战功,你作为征西将军自然会得到皇帝陛下和朝廷的最重奖赏……。”

    “谁稀罕他们的奖赏嘛!我是说……师父会给我什么奖励呢?”

    他第一次这么主动的拥抱自己,虽然知道元召是怜惜自己哭的可怜,安慰的成分多些,但她心中还是很高兴。在他耳朵边轻轻的说着时,嘴角翘起的调皮笑意,料想他也看不见。

    元召虽然觉得两个人这么长时间的抱着有些不妥,尤其是他的个子并不高,而身材欣长的她比他高了一头还多,这样的姿势如果不小心被远处巡逻的汉军游骑看到,那就很不好了。不过,他却有些狠不下心来推开她。只得爽快地回答道。

    “不管你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都会答应你的。”

    得到这个承诺的少女明显的雀跃起来。只是……自己要什么呢?仍旧把头伏在他肩膀上的她看着夜色中的辽阔草原和天上闪烁的星辰,稍微想了片刻,嘴里喃喃地说道。

    “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姆也对我很好的,只是后来……不过我记得自己的生日就是在这个夏月呢,虽然忘了是哪一天……如果、如果……师父可以抽出一点时间来陪陪我吗?”

    她的语气带了几许伤感,那些受过的苦和满腹的心酸也许早已遗忘在往日的岁月里。与她朝夕相处十多年的男子眉间微动,有一丝歉疚掠过心头。

    “可以啊。那么,从现在开始加上明天一天的时间,够不够呢?”

    曾经被他亲昵的称呼为小冰儿的弟子好像被吓到了,她吃惊地抬起头来,终于离开了他温暖的怀抱。

    “可是现在战事这么紧张,还有西域各国的这些事要处理。难道……真的可以吗?”

    虽然心中已经被巨大的喜悦填满,知道师父答应过的事从来不会反悔,但她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一次。本来她只想要实现一个小小的心愿,他却慷慨的给了她一天一夜的时间!

    “呵呵!没事的,明天正好是个空档呢。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在塞上朔方三城外与黑鹰军对阵的匈奴单于部,就在这两天应该有大变发生。我已经给卫将军飞鹰传信,让他密切注意匈奴军动向……如果一旦匈奴内部发生兵变,那就是汉军对单于羿稚邪大军发起总攻的时候了。”

    听他说到这里,霍去病眼睛亮晶晶的,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她终于知道当日为什么不趁机杀掉浑邪王而是放他从容离去了。

    “原来师父放浑邪王和他的兵马东去,就是故意让他们去和单于会合的吗?然后他们会……自相残杀?”

    “不错!他们一定会这样做的。单于羿稚邪是一个心胸狭隘又手段毒辣的家伙,堪称豺狼本性。草原上的狼群从来不会容忍受伤者加入它们的队伍,所以等待着浑邪王的只能是死亡或者是逃亡!至于他的结局如何,就看他和他的族人们是否见机的快了。呵呵!”

    “那……我们呢?赤火军下一步要干什么?”

    “大战将起,赤火军当然不能闲着。而且不光是我们,这些西域各国的联合兵马也要好好利用起来。在今天的酒宴上,我已经下令让他们做好准备了。最晚后天,他们的将军就将带领着各自的兵马追随在赤火军马后,横跨半部草原,直趋单于羿稚邪大军后路。到时候赤火军与黑鹰军两路夹击,联合作战,争取把匈奴人最后的精锐力量全部消灭在龙城一带。如果运气好的话,单于羿稚邪这次应该在劫难逃!”

    夜风寂寂,萧萧马鸣。远处金鼓微闻,甲光闪动。有英勇的汉家战士,正在训练夜间作战,以便于为来日大战提前做准备。在此时此刻,有无数热血男儿胸中的澎湃之情,与这边高坡上的两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太好了!到时候我一定要亲手活捉匈奴单于,把他踩踏于龙马之下。师父,你可不准和我抢呢!”

    “呵呵!拭目以待。哦,不过……今天晚上你到底要我陪你干什么呢?”

    兴奋过后的霍去病终于想起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陪伴机会,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脑袋,侧过头来认真的想了想。月光之下,元召看到那英武的眉目之间分明闪过了一丝妩媚。

    “自从到了军中,好久没有尽情的策马奔驰过了,我想让你陪我去好好的看看这片草原……。”

    对于这样的要求,已经满口答应下任何条件的元召自然不能拒绝。于是,在随手招呼过远处的汉军游骑,简单吩咐几句,让他回营去告知太子以及诸将自己的去向后,两匹马便乘着夜色直奔西北方向的草原深处而去。

    天上的星星指引着方向,温柔的月光披满全身,飞扬的披风猎猎作响,放飞的心情想要欢快的歌唱。

    广阔无垠的大地在马蹄下不住的延伸,长草间惊起的野兽纷纷逃向远方,就连它们似乎也能嗅觉到这两道身影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如虹,不敢掠其锋芒。

    龙马晓得主人心意,并没有使出全力狂奔,它只是在落后半个马头的方位,紧紧地跟在纵马奔驰的那道身影之后。马上大红披风飞扬下的少女,心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欢畅过。她只盼自己的余生,亦如此时,并肩策马,驰骋天涯!

    草原再辽阔,雄骏的烈马也能跑到尽头,黑夜再漫长,也终究会有黎明的曙光。

    当东方第一缕朝霞开始染红天空的时候,驰骋的战马终于停住了马蹄。不远处的山脉拔地而起,直上云天。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美轮美奂的盛景。几十丈外,夏日光年,水从山中来,形成了一片如同蓝宝石色彩的碧蓝湖泊。

    跳下马来的两个人都有些吃惊。即便是元召,他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地方竟然会有这样壮美的景色。他有些疑惑,这难道就是后世的青海湖所在地?不过却并不确定。而旁边目瞪口呆的少女简直就是怀疑自己到了传说中的仙境。

    “这水……好清澈呀!师父,我想……去好好的洗个澡。”

    良久之后,她脸色红晕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