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 气塞西北何人剑
    当太阳西斜的时候,完全去掉心事的少女终于要跟着托付余生的人回去了。这一天的经历,她感觉到是在年轻生命中最值得记住的时光。

    以高山为盟,以大地为约,湖畔鬓云,心目中最重要的人终于给了她一个承诺。虽然未来谁也不能保证还有没有什么变数,但仅仅如此,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本来她鼓足了全部的勇气,也下定了决心,要把自己的身体在今天交给他的。如此,就算是在沙场之上刀箭无眼有所损伤,也没有遗憾了。

    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只是温和的帮她穿好衣服,然后平静的说了很多话。

    当然,也许他的内心并不像外表那么平静。因为,聪慧机敏的少女分明从他的眼底看到了偶尔闪过的压抑**,还有……当时抱着自己身体时的异常窘迫。

    “他应该也是喜欢的吧……?”

    想到两人身体亲密接触时的一些羞人之处,她的脸上红晕又生。细密的牙齿咬着嘴唇,偷眼去看走在前面的那个身影时,心中对未来充满了无限憧憬。

    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片靛蓝的湖泊和远处的高山,在斜阳晚照之下,美得更好像不似人间的模样。如果以后有机会,一定还会再来的!她在心中暗自想到。

    心情舒畅,马蹄飞快,两个人两匹战马,循着来的方向往回赶去。这时沿途眼中所见,却感到什么都是新鲜。

    “师父快看!这些树木好高大呀!足有几十丈高吧?在这样的地方也不知道要生长多少年才能长成这样的呢。”

    看到有成片的树林一闪而过,那些树木却与在别处所见到的不同。马背上的少女兴奋地高声叫着,充满了惊奇。

    元召随着那方向看过去时,也是心头一震。他当然认识这种树,在这戈壁荒原之间,也只有这一种特殊的树种才能坚韧生长。别的根本就不能存活。而像这样大片成林的,却是极其少见。

    “这种树就叫做胡杨,是此地的独有树种。传说中它们生长一千年,死亡一千年,腐烂还需要一千年。却是世间罕有,极其难得。”

    “哦,原来是这样啊!啧啧,果然厉害!”

    霍去病听到元召的说法,仔细看去时,果然见那些已经干枯死去的树干仍然铁骨嶙峋,任凭风沙的侵袭,却还屹立不倒,也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年,更不知道还会继续多少年。

    类似这样的奇异事物,眼中所见还有很多。尤其是偶尔出现的一些飞禽走兽,也是在中原不曾见过的。如果不是心情好不想杀生,她非策马弯弓射猎几只带回去不可。

    行不多时,前面一处山脉转弯处,眼见就是天山余脉的尽头。只要穿过这道缺口,即是一望无尽的草原。霍去病记得昨夜从这里经过,应该距离疏勒河畔的汉军大营驻地也就是两个多时辰的路程。

    西边的晚霞红的像泼洒了半空的血色,奔驰正欢的龙马忽然耳朵竖了一下,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龙马灵性非常,一定有异常发生。霍去病一愣,没来由的心头警兆大生。她刚要大声提醒元召注意,却早看到师父扬了扬手臂示意,那匹马放慢速度,渐渐停了下来。

    霍去病不敢怠慢,也勒住龙马的缰绳,两骑并立,凝眸向前方看时,却正见到沙尘起处,有一头猛兽正从山口方向朝这边扑来。

    元召所骑的战马比不得龙马,有些惊恐不安的不停挪动马蹄,似乎想要落荒而逃。这却怨不得它,但凡是寻常马匹,自然都畏惧猛兽气息,这匹马又何能例外!

    “伧啷”一声,赤火剑出鞘,大红披风闪动,龙马早已一跃而前,挡在了元召的前方。英姿飒爽的少女这一路上正手痒呢,竟然有猛兽来袭,却正是送上门来,求之不得。

    元召却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时早已经看清楚,夹裹着风尘袭来的是一头体态威猛的雄狮。这样的雄狮却是生活在西域地方的万兽之王,在中原极其少见。眼前来势不善的这一头,体形格外的庞大,足有一头小牛大小。只看外表,就知道十分凶猛。

    然而,他在乎的却不是这头狮子。目光越过践踏而起的尘土,盯着遥远的山口方向,那里忽然出现的杀气有些不同寻常。

    “师父!不用担心,你且后退,看我去杀了这畜生,区区一头狮子,也敢在我们面前逞威!”

    元召点了点头,并没有阻止她,他的目光没有离开远处的方向,只随口吩咐了一句小心。这狮子就算再凶猛,在霍去病的手底,也是难活。对于这一点,他对这得意弟子有绝对的自信。

    霍去病满心兴奋,有心在元召面前逞能。本来她的马鞍后带有九臂连环弩,长枪也挂在得胜钩鸟翅环上,但她却故意不去用这两样杀兽,而是把赤火剑握在掌中,从龙马上翻身跳下。

    那狮子来势极快,眨眼之间已经到了三四丈外,见要攻击的目标不仅没有逃跑,反而迎上来挡在前方,不由得嘶吼了一声,声震四野,奔腾而起纵身一跃数丈,张开血盆大口,恶狠狠的朝少女娇弱的身形直扑下来!

    在汉地中原地区,具有百兽之王称号的是老虎。不管是岭南还是江北,老虎出没,很是寻常见。而雄狮这种生活在西域荒漠高原上的动物,见过的人却非常少。

    霍去病当年第一次以黑鹰军校尉身份,率领着一个百人小队保护大汉使团首次出使西域的时候,她其实曾经见过这种威猛动物。回去之后,出于好奇,她详细的询问过师父关于狮子的许多问题。元召自然是不厌其烦,对其讲述了西域雄狮的厉害和生活习性,以及关于它们的一些有趣传说。这些知识,当然还是要拜他在那个世界经常看《动物世界》所赐了。

    当时听到狮子竟然有“万兽之王”的称号,给霍去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从师父的口气中可以知道,这种动物非常厉害。却没想到今天,有一只这么大个儿的竟然要来伤人。

    不过她一点儿都不慌张,更没有丝毫的害怕。在终南山密林那些勤学苦练的日子里,类似屠熊搏虎的本事,元召已经教过她很多遍。

    狮子和老虎,差不多的事儿,杀虎的手段,用来杀这头狮子,也未尝不可嘛!

    说是迟,那时快!扑在半空中的狮子眼看硕大的利爪就要拍到她的肩头,而那血盆大口中的腥臭之气扑面而来,已经离着头顶不足三寸距离。就在这时候,却见凝神静气早已经瞅准方位的少女把身子矮了矮,然后用尽全力,把手中紧握的赤火剑往上一戳,却并不抬眼去看,只凭着手中的感觉,拖剑迅捷无比的猛力往后划去。

    只听得那狮子口中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似是受到了致命伤害一般,身子猛地窜了一下,然后一头栽倒在地,只是咆哮盘旋,却再也站不起来。血渐渐流满一地,如此凶猛的一头野兽,夹裹着巨大的气势汹涌而来,却在顷刻之间,就死于非命了!

    只不过是贴身而过之际,赤火剑的锋芒已经划开了它的腹部,从前胸至后尾整个的破膛开肚,肝脏肺腑都随着流了出来,那还能活吗?

    以干净利落手段屠狮的霍去病一个转身,站稳了身子,顺手抖了抖身上的披风,见一滴血都没有溅上,才放下心来。那会儿在湖边的时候,身上所穿的衣物都刚刚换了新的,要是被这畜生的血玷污,那就可惜了。

    她回头撇了一眼已经断气儿的雄狮,心中得意。刚要跳到元召的马前炫耀一番,忽然耳边隐约好像听到有悠长的啸声响起在远处,心中一愣之际,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呢。忽觉恶风不善,来自半空!同时听到师父大喝的声音。

    “小心!快趴下!”

    长期苦练而形成的身体本能反应,在这危急之际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霍去病的脑子连想都没有想,身体直接后仰滚落草丛里,同时手中的宝剑往身前连连挥舞,企图以宝剑的锋芒逼退来自空中的袭击。

    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了她所在的上空,面前飞沙走石,竟然一时看不清发生的景象。那如同小树叉一般的一双钢筋铁爪竟然十分灵敏,在巨大羽翼鼓起的风沙作用下,不仅宝剑伤不到其分毫,反而在它的连连攻击下,在草丛中翻滚躲避的少女竟然连站起身来的机会都没有。

    正在危急之际,忽听得一声唳鸣,那黑影腾空而起,似乎被什么东西击中了,暂时停止攻击,飞起十余丈高后,在空中盘旋。

    元召收起手中的腕弩,却有些吃惊。他在旁边看的清楚,从半空中直扑而下袭击霍去病的乃是一只体型十分庞大的雄鹰。这种鹰与一般的飞鹰大不相同,它们在草原上还有另一个威风的名字,叫做“天山雪雕”!

    刚才他急切间出手相救,明明射中了那雕,可是锋利的弩箭虽然阻止了它的攻击,却并没有伤到它,那如铁翼般的巨大翅膀,轻易地就把弩箭打飞了。

    元召连忙把霍去病拉起来,见她虽然有些狼狈,好在并没有受伤,稍微放下心来。刚要说些什么,却听到那呼啸声又起,天山雪雕受了主人的指挥,展开双翼,又猛扑直下,继续凶猛的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