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 赤火流云汉箭飞
    在后世历史学家的共同认为中,大汉帝国平灭匈奴之患的轰轰烈烈战争,综合起来说,可以分成三次较大的战役。史书上分别称其为河南战役、河西战役和漠北战役。

    河南战役,可以说是汉朝对匈奴之间取得的第一次全面大胜。那一次的胜利,取得的战果足以彪炳史册。把河套草原这块最重要的地域掌握在手中后,汉朝第一次取得了主动权。不仅成功的遏制住了匈奴铁骑再次南下的趋势,而且以此为契机,开始了逐渐反攻的进程。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大汉的将士们才真正开始树立起必胜的信心。匈奴人英勇善战纵横无敌的神话终于被打破。一种精神和气势就是这么奇怪,一旦在心中开始滋生必胜的勇气,那种由此而伴随产生的荣誉感,便再也不会轻易的消失。

    而距离河南战役四年多之后的河西战役以及随之发生的漠北战役,其实相隔的时间并不长。如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应该合成为一系列的大战。

    如果强行在这其中做一个分隔点的话,那么就应该从浑邪王归汉这件事划分。从这一战开始,铁马金戈荡寇鏖兵,不尽男儿鲜血洒遍草原,数次激烈的战斗……直到大汉骑兵饮马瀚海,封狼居胥!戎马倥偬,时光易逝,整整经过了半个夏天,又一个秋天,直到朔风起时,冬之初雪中。

    在大汉尚书令元召的统筹策划下,由骠骑将军霍去病指挥的河西战役,和在随后的时间里与长平侯卫青两路共进,一起完成的漠北战役,在半年之后的朝廷嘉奖中,是予以分别对待的。

    尤其是那些在战争中英勇献身为国牺牲的将士们,他们都得到了极高的荣誉。在英烈录中,每个人的事迹都记述详细,历历在目,供后人瞻仰凭吊。

    赤火军壮烈殉国的最高职位将军为赵破奴,而黑鹰军事迹最勇烈者,当属先锋营将军叶恒。

    叶恒先锋营两千余骑,当时对阵的是匈奴单于本部五万骑兵。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较量,本来胜负应该一目了然。然而最后的结局,却出乎所有彪悍匈奴人的意料。

    此战之后,叶恒所属本部由尚书令元召请旨,天子钦赐名为“铁血营”。所有将士生者重赏,死者追封,天下知闻,无不感佩!

    然而,这一切的荣耀,叶恒和这支骑兵中的大多数人却已经不得而知了。他们的忠骨注定将埋葬在这片青草连天的绿洲,他们的英魂也将得偿所愿,护佑这曾经以血换来的塞外山河。

    最终想要归降汉朝的浑邪王做出的决定,还是有些晚了。当得到前来迎候的汉军同意,全部族众和麾下骑兵开始大规模往南边行进的时候,龙城方向沙尘大起,单于羿稚邪派出的骑兵终于杀到了。

    并没有丝毫的犹豫,领兵的汉军将军派出一小队精骑作为引导,带领着浑邪王和他的所有部族民众迅速转移南下。而两千黑鹰骑士们早已经占据有利地形,准备冲锋了。

    浑邪王在调转马头之前,认真的看了一眼这位年轻的汉将,他和自己最小的王子差不多年纪,却已经能够独挡一面,面对着即将铺天盖地而来的大规模骑兵,面色沉静,并没有丝毫的慌乱。

    “单于可汗本部战力之强,冠绝草原!何况敌众尔寡,如何能够力敌?将军还是与我们一起速速逃命吧!至于是生是死,任凭天断!”

    名叫叶恒的汉家将军听到浑邪王的话,淡淡的笑了。那笑容里包含着无畏、勇敢还有大汉的烈烈风骨。

    “王但南去,无须后顾。吾大汉将士既奉军令,遇敌而战,从来死不旋踵!”

    “可是……这明明是有死无生之局!”

    “接令之日,即无生死。唯有战与不战之区别尔。”

    “勇士!敢问姓名……?”

    “区区大汉一战卒也!王不须啰嗦,速去吧!”

    浑邪王情绪复杂的走了。浩浩荡荡南去的队伍里,他忍不住回头看了好几次。单于大军扬起的沙尘越来越近,看样子只不过相隔几十里的距离了。而那支身披黑色飞鹰战袍的骑兵,在一处地形较高的地带上,摆开了进攻的姿势。远远看去,如同一支强劲的大弓,正拉满了弦,储势待发。

    “汉军英勇如此……匈奴输得不冤!走吧, 草原的将来,已不可为矣。”

    怀着无限的失落和对于未来的忐忑,这个曾经强盛的匈奴部族踏过黄河九曲,走过他们曾经拥有过的河套草原水草丰美之地,一直向南而去……。

    而在他们身后,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战马嘶鸣,刀光蔽日,激烈的厮杀与对撞开始了!

    奉大单于之命亲自赶来收服浑邪王部的是深受其信任的胥山王,他也是单于可汗的叔叔。而随行的五万骑兵中,除了统领各部的千夫长万夫长以外,还有单于羿稚邪的二王子。此行本来势在必得,以为凭着威慑加说服,必然可以把这十余万众收入囊中。

    却没想到,走到半路的时候,已经得到了探马游骑的飞报,浑邪王部族有异动,看样子好像是要南奔逃往汉境。

    这样的变故让他们大吃一惊,继而怒火上涌,如果这个消息属实的话,那浑邪王可就真的是该死了!

    消息自然是真实的,随后得到了证实。朔方汉军已经出动了,他们竟然已经派人过来接应,浑邪王的人马正在大规模的往河套草原那边逃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眼看到嘴的肥肉要飞了,胥山王和单于二王子火冒三丈,大声传令加速前进,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把浑邪王部在渡过黄河之前截住。

    杀气腾腾的飞速前进中,无论是他们还是手下的匈奴骑兵们,可能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支兵力相差二十多倍的汉军会当头拦住他们的去路。而且竟然敢主动展开冲锋!

    匈奴骑兵其实早已经看到了在左侧半坡上出现的黑鹰军旗帜。虽然黑鹰军很厉害,是匈奴人的劲敌。但在今天这种情况下,没有人相信他们会以弱势兵力拦截这五万大军。

    然而,进入弩箭射程后,黑鹰军就这样毫不犹豫的冲了下来。劲弩齐飞,刀光闪亮,似乎他们明知道撞上的是铜墙铁壁,却仍然义无反顾。

    五万大军行动,尤其是骑兵,当然不可能一拥而至。即便是在这辽阔的草原上,也只能是循着沙丘和坡岭的平坦地方纵列而行。这就给早已经占据有利地形的黑鹰军以极大的方便。

    当头的匈奴骑兵就在这第一次冲锋中,损失了不少。两千黑鹰军好像是一个整体,来去如风,纵横穿插,凡三进三出,所杀伤者难以计数。

    匈奴人大惊。在这只不过短短一刻多钟的互相拼杀中,他们明显处于下风。虽然汉军也也多有落马死伤者,但匈奴骑兵死去的更多。就连好几位千夫长和一位万夫长也在这最初的交锋中阵亡了。单于二王子也差点儿被对方的弩箭射中要害,吓得他连连后退,直到躲到胥山王中军,才面色惨白的缓了口气。连连惊叹汉军的厉害!

    胥山王愤怒,大声喝令一个万人队全部压上,把敢阻挡在前面的不论人还是马,一律踏平。

    一个万骑方阵,自然是非同小可。他们摆开队形,开始进攻之后,隐隐形成一个两翼包抄的态势,其用意很明显,就是要把这支汉军一口吞下,一骑不留。

    重新整顿了一下队形的黑鹰军并没有逃跑,更不会退缩。叶恒的长刀在这激烈的拼杀中已经不知道斩杀了几十个匈奴骑兵,身上的甲胄和战袍也已经溅满了鲜血。他擦了擦手上的污血,眼神却更加明亮。

    东边的太阳蓬勃而出,西边苍穹色彩无限明亮。在这广阔的天地间纵横捭阖快意杀戮,人生能得几回呢?!

    “诸君,还敢战否?”

    有豪情自口中大叫,而回应他的是一片汉刀敲响胸甲声,无人怯意半分。

    “愿为将军效死!大汉万胜……!”

    激烈的冲阵战后,虽然已经损失了将近一半将士,但这声音仍然是那么整齐豪迈,气壮山河。

    “好!那就再战!这会儿想必大将军已经率领着黑鹰军同袍,直取匈奴单于大营了……大胜可期,吾等虽死,又有何惧哉!”

    长柄汉刀迎风而立,大旗之下,血染征袍的汉将在马上的身影如同撑起山河的嶙峋铁骨,所有的黑鹰骑士战袍飞舞,没有人甘愿落后半分,如同一只离弦的弩箭,狠狠的插进了匈奴万骑阵中……。

    大战正酣!无论是黑鹰军还是匈奴人,却都没有注意到,有一骑火红色披风的身影开始出现在远方的草原地平线上,然后是第二骑,第三骑……一眨眼的功夫,如同天上的彤云落到了地面,千乘万骑,卷地而来。

    飞驰在最前面的赤马如龙,骠骑将军冠军侯霍去病放下了面甲,手中长枪斜指向前,其势仿佛要刺破苍穹。

    “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