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青草深处埋忠骨
    无论是单于羿稚邪和浑邪王互相厮杀,还是浑邪王选择归降大汉,对于整个匈奴王庭来说,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这种严重的分裂,不仅是削弱了匈奴骑兵的整体战斗力,而且在所有的匈奴人心中造成的震惊和恐慌情绪,是此前从来没有过的。

    到现在为止,在与汉朝军队的较量中,草原上势力最大的几个部落王族,或者是首领兵败身死,或者是实力大损,本来就已经出现了普遍的厌战情绪。而今,如果再发生如此严重的内讧,那么除了单于可汗本部和少部分王庭心腹之外,恐怕再也难以团结起整个草原一心了。

    骄纵与狂傲,有时候会蒙蔽双眼。单于羿稚邪的一意孤行,使有些人即便早已经看透了这些严重的问题,却也不敢当面提出来。

    就算是国师张中行,也有些非常无奈。他现在最盼望的事就是大单于赶快改变主意,趁着麾下的大军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赶快回到草原北部,改变王庭策略,重新积蓄力量,相信不用多久,整个草原就会再次团结起来的。到了那个时候,再图谋南下,局面必然会与现在不同。

    然而,他虽然转弯抹角地相劝了好几次,但单于可汗的态度非常坚决,丝毫也没有退兵的意思。如此耽搁,终于拖到了今天。

    当五万大军在昨夜出发后不久,单于羿稚邪召集所有的重臣贵族们在大帐连夜议事,商讨明日收服浑邪王部族后,集中全部力量与汉军决战的事宜。

    虽然连续几个月来大家都有些疲倦,但大单于的命令,没有人敢不服从。尤其是当他们知道浑邪王即将面临的下场时候,心中都是有些恐惧的。

    就是在这种人人自危的情绪中,所有人强打精神听着单于羿稚邪的雄心壮志,一直熬到了后半夜功夫。

    草原上的苍茫中,远远传来狼群的嚎叫和战马踏碎夜色的声音。有探听消息的匈奴游骑送回来了最新的情报,说是忽然发现朔方城那边的汉军大营有异常的举动。

    出于与生俱来的草原族群敏感,单于羿稚邪和一些人心中立刻警觉起来。他们似乎嗅觉到了这背后隐藏的危险。只不过,游骑带回来的情报并不确定。黑鹰军的夜间巡查小队非常厉害,曾经有许多匈奴探马游骑死在了他们的手中,等闲人根本去不到近前。

    在马上派出更多的游骑去探查详细之后,单于羿稚邪命令带兵的将军们立刻赶回自己军中,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以防不测。

    然而,很可惜。他的这一道命令,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因为,大单于今天对付浑邪王的手段,令许多人在心中吃惊之余,产生了深深的不安和对未来的迷茫。

    尤其是在一些头脑简单只知道上阵厮杀的匈奴骑兵将士心中,在知道事情的原委和当前面临的局面后,更是无心于战事的考虑。在互相议论着回到各自军中后,并没有立刻就整军备战,而是召集自己的心腹,先商议了半夜。与汉军之间的互相攻伐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了,小小的动静,并不意味着就会马上开战,本来就不值得大惊小怪嘛!

    世间事,成败之间,有其偶然性,但更多的是必然性。而匈奴骑兵们当中的这种怠战情绪,终于使他们连最后奋力一搏的机会也失去了。不用等待多久,他们就会追悔莫及的。

    黑夜之中,受诸多条件的影响,本来并不适合于大军作战。但那是对于普通的军队而言。对于经受过无数次夜间作战训练的黑鹰军来说,并不存在这方面的障碍,或者说是受到的影响极为有限。

    河套草原上的朔方三城汉军大营,距离龙城也不过二三百里的路程。这中间的广阔地带,就是他们数次交战的战场。这里的一寸土地下,都曾经浸染了勇士们的鲜血。这里的每一片草丛中,都可以找得到遗留的骸骨、断剑与残刀……。

    月光黯淡,迷雾将起。一些出来寻找猎物的狼虫虎豹仿佛是受到了某种惊吓,四散奔逃,消失在远方的灌木丛林中。

    无数矫健的身影以小队为单位,开始出现在这片方圆百里的草原上,他们行动迅速,目标明确,只要是出现在前方视野范围内的所有活动目标,一律予以诛杀!

    这就是黑鹰军中的先遣侦查队。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经过特殊的选拔和训练。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每次大军出动之前,清除掉行动路线上的所有敌方探马和游骑,以确保军事行动的保密性和突然性。

    黑鹰军每一次干脆利落的胜利,都有他们这些人不可磨灭的功勋!而这一次,更是非比寻常。在今夜决定两军胜负的关键时刻,所有人员全部出动。先锋探路,雷霆乍现!

    在这样精干的力量面前,从龙城方向而来的匈奴游骑几乎无一幸免。有许多人还没发现有丝毫异常,就被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射来的弩箭穿喉夺去了性命。借助于草丛沙丘和灌木的掩护,这些身影如同黑色的夜猎者,毫不停留,直驱向前,身后留下的只是一具具的匈奴人尸体。

    就在他们经过后,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汉军大营的三万黑鹰军倾巢出动,在长平侯卫青的亲自指挥下,出现在了这片地域上。

    所有黑鹰军骑士们的战马都用棉布包裹了马蹄,以软木衔马口,为的就是力求在发起冲锋之前,尽量不发出大的响动,以免提前被匈奴人发觉。

    三万精锐,这已经是黑鹰军在朔方大营的全部力量了。全身甲胄包裹下的将士们虽然看不清他们的脸色,但在前进过程中所散发出来的高昂战意和凌厉锋芒,就连那些草原上的兽类都能感觉的到。

    这几年在屡次汉朝对外战争中逐渐崛起的黑鹰军中名将,曹襄、苏建、公孙戎奴、公孙敖、张次公、周霸等人都意气风发,各自统帅着自己的部下,奔向注定是光耀史册的战场!

    中军大旗下,当初只不过是一介骑奴的长平侯卫青策马而行,他默默抚摸着手中的那把春秋名剑“洗墨”,心中所想,无人得知。

    十年从戎,今日终于得偿所愿。他心头铭记的,最是那个笑容温暖的少年,曾经从容对他说过的话。

    “……青哥你的未来,不在这煌煌的未央宫中……长城落日,策马弯弓,才是你最该去的地方!”

    黑鹰军的行进速度并不快,他们预定发起攻击的时间是在黎明时分。这中间的路程,刚刚好。前方五十里,尘雾之中,就是龙城的方向!

    卫青传下将令,大军暂时停歇半个时辰,以便于为马上发起的冲锋做准备。他侧脸看了看西面的方向,旷野苍茫,启明星在天际发出光芒。

    那个方向的战斗进行的如何了?到现在为止,因为大军的行进,他还没有接到任何回报。但愿赤火军能够及时赶到,那么……也许那些担当重任的黑鹰军勇士们还能够幸存更多的人……。

    这是发生在几个时辰之前的事。

    龙城以西百里之外,黑鹰军先锋营将军叶恒把长刀衔在口中,带住了战马,然后撕下战袍的一角,忍受着剧痛,把左肋下腹部的一处伤口缠绕了起来。

    数次冲杀,几番穿阵,将近大半个时辰的战斗,这两千多黑鹰军骑兵硬是生生的拖住了五万匈奴大军的脚步,使他们没有能够沿途追击浑邪王部族南去。

    回顾身后,剩下的已经不到四五百骑了,也大多已经带伤。最后一次对冲时,叶恒被匈奴人的一把重斧破开了铠甲,腹部受到重创,连肠子都出来了数节。然而,受伤如此之重的汉将军却仍旧没有退缩。

    用战袍把那处流血不止的伤口简单包裹之后,他重新握住了那把刀口已经损伤的汉刀。到底已经杀死了多少匈奴骑兵?现在已经记不清了。被鲜血激红了眼睛的匈奴人又蜂拥而至,也许最后的时刻已经到了吧?却不知道自己和英勇的部下们坚持了这么久,对大局能不能有所帮助呢!

    事到如今,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叶恒长刀起处,仅存的汉军勇士们展开了他们最后一次冲锋!血花重新开始绽放……。

    远处的马蹄声如同奔雷般响起,在匈奴骑兵的呐喊与厮杀声中听的有些不真切。但鼓声随之就响了起来,那声音是如此的振奋人心。这是汉家的金鼓!

    激烈的厮杀和重伤流血后的疲乏,终于使黑鹰军骑士越来越少,生命凋零,逐渐死去。盘肠大战的叶恒在又杀死了十余名匈奴骑兵后,终于在与一个铁塔般身材的匈奴千夫长对撞拼杀中跌下马来。

    身中三箭,刀斧伤六处……仰面朝天跌落在草地上的叶恒,用尽最后的力气侧过脸去,看了看南面的天空。苍穹碧蓝,彤云初现。当初少年,春色浮寒瓮,谈笑论英雄!

    想必长安城东的那处酒坊新酿的美酒,又开始飘香了吧?家中妻儿应无恙……。

    蓦然,他的眼中绽放出光芒,然后笑了起来……金鼓动地惊天至,汉箭朝飞射匈奴!大汉赤火军箭起处,与匈奴骑兵正式接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