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 浮云生死杀阵中
    史笔的划分,漠北战役自此战开始!

    一直以来,在西域地区大多数民众心中,匈奴铁骑就是这世间最厉害的军队。曾几何时,他们纵横东西,来去如风,令周边所有国家都臣服在其马蹄下,不敢有公开的悖逆。

    然而眼前,当远征的汉军以无可抵挡的气势克敌制胜所向无敌,一切亲眼所见的西域人无不心底震撼,今日始知世间最强者,不在于残暴与彪悍的弓刀犀利,而在于信念与勇气!

    除了与大汉有宿怨和死心塌地追随匈奴人的极少数国家之外,西域的另外将近三十个国家,都参加了在疏勒河畔举行的与汉朝的会盟。

    刻石为记,载于史册。盟誓既成,兵甲相从。诸邦国组成的联合**将近两万人马,追随在赤火军之后,就这样踌躇满志的杀向草原中部的战场。

    长期遭受匈奴人压迫的西域军队一旦开始发泄心中的怒气,那气势也是雄赳赳大可观!两万多联合**再加上赤火军将士一万多人,踏起的烟尘,足以令天地变色。

    连夜不停地行军,对于这些很少有这种经历的西域军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相比起经受过无数次夜间作战训练的赤火军,很明显,不过几个时辰之后,两者就逐渐拉开了距离。

    其实,在所有赤火军将士和他们的骠骑将军看来,所谓的西域军队助力,纯粹是多此一举。不过,这既然是元侯的策划,那就另当别论了。

    挟大胜之威从草原西部而来的赤火军,遇到被两千黑鹰军激发了怒气的匈奴骑兵精锐后,将会发生怎样激烈的碰撞呢?在无数苦苦咬牙坚持着跟在赤火军后面几十里外的西域人心中,有着很多种猜测和预期。

    不管怎样,听到前面大战开始的西域各国联军,还是拼了命的往前赶过来。既然自己的王们已经与汉朝订立了盟约,那么汉军一旦失败,他们必然不会再有好日子过。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自然是要拼尽全力,协助汉军打败匈奴人,才是最应该做的事。

    更何况,赤火军与匈奴单于骑兵的狭路相逢,是世间最强军之间的较量,恰逢其会能够亲眼目睹和参与,何其有幸!

    不过,当听到前面喊杀声震天而起的时候,所有的西域联军将军们都收到了赤火军主将派来的飞骑传令。

    “你们,只需整顿兵马观战,待匈奴骑兵大败之际,随军掩杀……。”

    这是那位已经在西域人眼中无敢直视者的骠骑将军亲自命令。闻之者无敢不从!

    如果说大汉尚书令元召的厉害在于统筹谋划,算无遗策,使人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入其彀中,然后凛然遵从的话,那么,据说是其得意弟子的大汉骠骑将军,河西战役过后,威名远震西域,龙马所到之处,没有再敢掠其锋芒者。

    就连死在其剑下的名王,都已经有好几位了。那些收缴的王者之印,更是成为了随意把玩之物。一些曾经随着自己的国王参加过疏勒河会盟的西域将军都曾经亲眼所见,十几块黄金大印就被那位大汉尚书令拿来当作搭几案的砖石,随便的扔在草地上。昔日附着在其上面的赫赫威严,尽皆化为尘土。见之者无不情绪复杂,心下惴惴。

    对于那位骄傲的汉军骠骑将军,在西域联军中一些将军内心深处,除了惧怕之外,听到这般强硬的口气命令,某种不服气还是有的。

    只不过这种情绪只存在了很短的时间。片刻之后,当参差不齐赶到的西域诸军扎住阵脚,两万多军队作壁上观。看明白眼前的激战场面后,战马不安的躁动中,人人变色,没有人敢再起一点儿不服的念头。

    时间大约是辰时以后,太阳升起,霞光万道,煞气驱散了所有的尘雾。战场上的形势一目了然,在这地势高处看的非常清楚。

    匈奴骑兵的大半,早些时候还并没有参战。勒马在中军的胥山王,派出一个万人队对那支挡路的黑鹰军展开绞杀之后,满心以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扫清障碍,把他们彻底消灭。然后大军就可以沿着浑邪王部族逃跑的路线奋勇追击,争取在他们逃到黄河以南之前拦截住。

    却谁知道,已经死伤惨重的黑鹰军居然如此顽强能战!即便是只剩了几百人,他们竟然还敢大呼酣战呼啸而至。在心底油然而生佩服的同时

    ,怒火更是不可抑制。

    胥山王传下命令,如果能够擒获或者俘虏黑鹰军骑士者,必有重赏。而如果哪一个能够亲手抓到这支骑兵的主将或者是割下他的头颅,那么他将在单于可汗面前请自为其请功,重赏之余,赐封“草原勇士”的称号。

    匈奴骑兵们发了疯,他们催马前冲,把已经剩下不到几百人的黑鹰骑士们团团包围,展开了最后的绞杀。

    生命在这一刻变得极其珍贵。每一骑黑色战袍下的战士几乎都是以命搏命。汉刀与匈奴弯刀互相对砍,同归于尽!鲜血流淌在草地上,滋润了万物生长,等到夏日繁盛,再分不清敌我,分不清蛮夷与文明……。

    那名高壮健硕的匈奴千夫长打马而过,因为厮杀而变得面目狰狞。他从马上伏低了身子,弯刀在血色中泛出寒光。那个凶悍的汉将军终于还是被自己打落下马,现在他要去收割自己的猎物了。这一颗头颅,可以在草原王庭换得极大的荣誉!

    不过,还没有等他的刀落下,有一支弩箭破空而至,正中其后心。匈奴千夫长身体重重的栽下马去时,看到的是汉将脸上流逝的最后一抹笑意。而那欣慰的眼眸中映出的是从一片火红流云中飞出的无数弩箭。

    披着一路风尘而来的赤火军如同天兵下凡,迎着朝霞而战。首先万弩激发,直射匈奴后军大部。然后刀山如同寒光叠涌,迅速与匈奴骑兵开始接战。

    匈奴大军中,胥山王大吃一惊。这支突然出现的汉军骑兵行动太迅速了,从现出踪迹到展开冲锋也不过片刻的功夫。待得看清楚那猎猎飘扬的旗帜和他们的盔甲装束,不用多想,也知道这一定就是扬威于西域大败匈奴两王的大汉赤火军了。

    本来在与黑鹰军激战中因为调动人马而有些散乱的阵型,在突然杀至的骑兵劲旅面前,想要在短时间内调整防御,谈何容易!因此,赤火军在冲锋过程中发射的三轮弩箭,给后面的三四万匈奴骑兵造成了很大的损伤和慌乱。

    匈奴骑兵中,除了很少统领军队的百夫长以上者能够有全套铁甲护身之外,大多数骑兵只着皮甲,如何能够抵御得住犀利霸道的九臂连环弩攒射呢!

    在惨叫与伤亡之中,有一些反应较快作战经验丰富的匈奴骑兵马上以长弓反射还击。然而,在九臂连环弩面前,素来被草原族群引以为傲的弓箭根本就难以相抗。更何况,赤火军装备精良,全身铠甲轻薄而坚固,寻常羽箭在远距离外很难伤到要害。

    被匈奴几千骑包围的黑鹰军死伤大半,叶恒将军重伤阵亡,剩下拼力厮杀的几百人本来已经做好了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准备。却在此时,援兵忽然来到,怎不令他们精神振奋,鼓起最后的勇气,浴血死战,配合着从两翼杀到的赤火军,在短短的时间里,就令最前面的这个匈奴万骑队伤亡惨重,坚持了还没有多久,就丧失了继续拼杀的勇气,开始四散奔逃。

    对于溃败的敌人,赤火军并不屑于去追击。那两万多西域联军想必等待这一刻已经好久了,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岂容放过!围追堵截匈奴残兵败将的任务,就交给他们好了。

    烟尘散开,杀散匈奴前军后,赤火军的目标,正前方,匈奴中军所在,冲锋!

    胥山王和单于二王子没有想到,本来是一个耀武扬威的好机会,却成了现在的局面。好在,赤火军看样子也就是万骑的模样,而自己三四倍于对方的匈奴铁骑在握,此刻一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胥山王从前并没有亲自与黑鹰军打过仗,更没有和赤火军交过手。所以他并不知道,在这两支世间强军面前,胜负之机不在人数的多少,也不在刀马的犀利,而是勇气、荣誉和必胜的信念!

    大军之中被当先的弩箭引起的慌乱还没有平息,就被将军们厉声喝令着赶快迎敌的匈奴骑兵,早已经丧失了原先的锐气。面对着赤火军的刀芒与令人胆寒的气势,除了极少数悍勇之徒放马来战之外,大部分首先选择的却是招架躲避,而不是迎头冲锋。

    左右两翼的赤火军如同两把百炼钢刀,狠狠的插进了匈奴中军的两肋,万军纵横,呐喊震天,势如破竹。匈奴大军立刻被斩成了好几段。在被打乱建制各自为战的情况下,本来就已经失去战意的匈奴人,马上变的无还手之力。

    不久后,一场大失败与逃亡就此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