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龙城大战万兜鍪
    来自西域各国的联军战士,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们有一天会追着匈奴人砍杀。看着昔日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那些家伙拼命的打马逃窜,连一点儿回头再战的勇气都没有,原来战场上,强弱之间的转换,竟然是如此容易。

    匈奴骑兵几百年来作为侵略者,还并不习惯主动投降。很多受伤或者坠马的,仍旧想要凭借自己手中的弯刀逃得性命,然而,这谈何容易!

    赤火军将士们不管他们,纵马践踏而过,自去追击逃亡的胥山王。留给招呼他们的是磨刀霍霍冲上来的西域联军。

    骑兵无马,如折双腿!匈奴人自小就在马背上生存,在上面一边行军一边睡觉都可以。但如果让他们舍弃战马平地步战,那就真是难为他们了!

    无数不肯投降的匈奴人就在这一轮轮围杀中死去了。西域联军手中的兵刃一旦见了血,那也是一发不可收拾。世间的凶狠与残暴,有时候都是相对来说的。无情杀戮,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绝不容情!

    一直在不远处高坡地带观战的人群中,不时发出唏嘘与惊呼声。曾几何时,就算是在这些西域王公大臣们面前也是趾高气昂的匈奴骑兵,此刻竟然在自己兵马战士的刀枪下没有还手之力,成为任人宰割的对象。这种巨大反差,在很多人的心里,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太子殿下,元侯,难道没有发现?西域贵族们脸上的表情都很精彩啊!呵呵!”

    名叫东方朔的中年书生虽然以文学智慧著名,但实际上他却是文武双全的人。也曾经宫门执戟殿前捧刀。这一路驱驰,虽然有些辛苦,却也算不了什么。此时此刻,亲眼得见汉军大胜的场面,心中无限感慨,泱泱华夏大国的自豪感不禁油然而生。

    太子刘琚的激动比他更甚。虽然前几年他曾经随着东征军渡海作战,为大汉开疆扩土,收服过高丽三郡。但与今天的场面比起来,那些两军战斗的规模,又不可同日而语了。

    “我大汉军真是太威武了!今日虽然不能与他们并肩作战,能够亲眼目睹这胜利的时刻,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元哥儿啊!打败了这些匈奴人之后,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办呢?是要去龙城帮助长平侯攻击单于可汗本部大营吗?”

    一直带着从容之色在马上观战的元召,整个过程并没有多说什么。这会儿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他终于淡淡的笑了笑,然后点了头。

    “不错!单于羿稚邪派出来的这五万精锐,已经是他手头上的一半儿本钱了。我们在这里给他消灭掉之后,想必到时候接到消息的匈奴单于将会面无人色了吧?而黑鹰军到现在还没有传过来消息,证明龙城方向的战斗一定十分激烈。毕竟这是大单于可汗最后的精锐力量。为了减少汉军战士们的伤亡,速战速决取得最大战果,所以,赤火军将马不停蹄,直趋龙城,争取还能赶上歼灭单于羿稚邪匈奴骑兵的最后战斗。”

    元召做了一个有力的手势,表达了坚定的决心。不管是太子、东方朔还是东宫属官们以及大批的羽林军护卫,到了现在,没有人再怀疑汉军即将取得本朝开国以来最大的胜利。甚至是整个中原地区对阵蛮族有史以来的最伟大胜利!

    “要是真能如此,那么从西域到草原这么辽阔的地域,都会听从汉朝的意志,这样的功绩……恐怕是前无来者了吧?”

    东方朔在由衷的赞叹之余,言辞间有些微微的异样。别人自然未作他想,而元召早已经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

    厮杀与战斗正在向远方蔓延,逃亡与追逐交替进行。草原洒满鲜血,刀与箭随着生命折断。天上白云苍狗,无形变幻,当再次重来一遍的时候,已经是沧海桑田,人间千年。

    多年的筹划与准备,不就是为了等到这一天吗?平灭匈奴,已经开始了倒计时之战,边塞的和平即将到来。到那时候,在数年之前就已经勾勒好的宏伟蓝图才会正式的往上涂色……真是值得期待啊!

    与这样的大目标比起来,就算付出再重的代价,也是值得的。甚至是赌上个人荣辱、诽谤猜疑……他也毫不在意!

    “东方先生不必过虑!世间万事早已注定,该来的终究会来,不该来的求也求不到。我们华夏民族有着灿烂的千年文明,在这样的时代,以自身的力量推动不同民族间的共同发展,以达到共同的繁荣局面。这样的重任,除了我们大汉能够担当之外,还能有谁呢?”

    熟读史书的东方朔点了点头。他虽然原本的意思只是想要提醒元召,把握好分寸,不要做功高震主的事。但元召既然不为所动,那么他应该是心中有数,却也不必再啰嗦。听到元召转换了语气,以无比的自信心提出大汉朝将来的地位,他却是深表赞同。

    “那么敢问元侯,西域与草原,应该用什么方法使他们彻底归心,从此以后不敢再生悖逆之念呢?”

    看着下面那些显得很是凶残的杀戮者,许多从长安来的人其实心中的疑虑和东方朔是一样的。不管是西域人还是匈奴人,他们的骨子里都带着难以训化的野性,虽然暂时的失败可以使其屈服,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以后会怎么样。

    “非常简单!西域有西域的措施,草原有草原的方法。前几天的时候,我曾经也大略讲过,要在西域之地设立河西四郡,而且这些西域各国的会盟者,也已经接受了这样的条件。而我们皇帝陛下的批复想必这几天也快到了。西域要想与中原成为一体,就必须让他们真正的认识到华夏大地的文明和繁荣。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河西战役的胜利,成功的打开了通道,只要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后面的一切都将水到渠成。未来这个地区的繁荣程度,将会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这方面无需顾虑太多。至于匈奴草原这块更重要的地方嘛……呵呵!却有一个更好的法子。”

    “元侯请赐教,愿听详细!”

    “哦,现在还不能说。时机未到,天机不可泄露也!哈哈哈!”

    东方朔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虽然心痒难耐,但也知道元召的谋划一定极其重要,他既然说了现在还不能说,那就一定是有不能公布的理由。不妨等找个私下的场合,悄悄的再去讨教吧。

    “那么,我们也要跟着去龙城……看看与单于羿稚邪的最后决战结果吗?”

    在威风凛凛的大汉羽林军几百护卫的保护中,太子刘琚一脸期待的神情。那可是匈奴单于,草原之王,自从冒顿单于之后据说是最具有枭雄之姿的人!如果能亲眼看到他的败亡,那可真是太好了。

    “走吧!虽然所谓的单于可汗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但好歹是草原之王嘛,这么大的名头儿,也值得我们去走一趟了。顺便让这些西域贵客们看看,匈奴单于到底是怎么死的!”

    元召加重了语气,提前决定了一个王者的命运,单于羿稚邪必须死!只有他死了,那两颗重要的棋子才会发挥作用,草原族群也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被顺利降服。

    不过,想要砍下这个枭雄的脑袋,显然还需要费点功夫。最起码不是那么容易就办到的。

    元召猜测的没有错,黑鹰军果然遇到了最强劲的对手。跟随在单于羿稚邪身边的骑兵,才是他最嫡系的精锐。即便是在准备不及的情况下,与猝然杀到的黑鹰军对阵,竟然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大战从天光破晓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三四个时辰的时间后,匈奴人硬是生生地守住了中军大营所在地,没有被黑鹰军撕破口子冲进来。

    其实如果认真说起来的话,匈奴骑兵是早已经落了下风。因为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将军敢率领着麾下骑兵冲出去对黑鹰军展开主动攻击。

    三万黑鹰军对阵五万匈奴骑兵,虽然还没有突破匈奴人死守住的防线,但孰强孰弱,一目了然。因此,黑鹰军在几次的冲锋中就算是造成了一定的伤亡,却仍旧不肯罢休,一次次的组织力量,想要从正面彻底的踏营而入,以面对面的作战方式,从力量和意志上绞杀匈奴人一贯以来的自大。

    箭如飞蝗,血花漫天,长枪断刀,烟尘四起……这是世间最强军队之间的较量,事关性命的生死,事关战役的成败,事关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的命运!

    单于羿稚邪亲自上阵,追随他身边的是五千最忠诚的骑兵勇士。到了现在的地步,他仍旧没有脱身而走的打算。因为他还有最后的期盼。他派出去的那五万大军,就算是没有收服浑邪王,但得到这边大战的消息后,也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的。

    再坚持一会,说不定他们就会赶到了。到时候里外夹击,黑鹰军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