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四章 四面杀声吹画角
    匈奴单于羿稚邪这位一代枭雄,最终等来的不是他的骑兵勇士。

    有些人只能说是生不逢时。这位草原之王虽然是用残暴的手段取得的王位,但他其实非常适合做草原上的霸主。凶狠、无情、手段毒辣,行事果决……这所有的一切,本来应该能帮助他实现心中无限的野望,指挥匈奴人的马蹄踏遍四面八方。

    十年之前,当他亲手用手中的鸣镝铁箭射死自己的父王时候,他以为,这个天下从此就是他的了。不管是东胡人、西域人还是汉人,早晚会臣服在他的弯刀之下。匈奴帝国的疆域将会在自己的手上得到空前的扩展。

    其实,不论是什么朝代的帝王,很多有野心的家伙,大概都会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能不能得到实现,一半靠实力,一半还要靠运气。

    大单于羿稚邪以铁血无情诛杀异己而巩固自己地位的时候,大概没有想到,他十年的努力,到头来也不过是白白辛苦一场!

    本来他不应该就这么容易失败的。从冒顿单于开始积蓄起来的巨大力量和气运,百年以来护佑着这片草原和大漠,气势峥嵘,令周边国家不敢仰视。

    匈奴王庭中能征惯战的诸王和将军,层出不穷,数十万骑兵勇士俯首听命。有这样的力量握在手中,可以说是天下之大,尽可睥睨!想要超越历代单于可汗功绩的野望,在他心中从未断绝。

    只是很可惜,因为一个人的横空出现,在冥冥中提前阻断了匈奴帝国的进一步扩张,也破碎了单于羿稚邪的野心和狂妄。这恐怕是他最大的悲哀。

    其实如果他能够活得再久一些,看到后来发生的的事情再多一些,那么也许他的想法会有些不同。因为在后来的许多年里,就算是比他再厉害的西方之王,在与汉朝军队的较量中,也避免不了折戟沉沙俯首就擒的命运!

    当然,在最后时刻还没有来临之前,没有人会预知自己的结局。即便是察觉到大事不妙,也决不会心甘情愿接受失败的。

    黑鹰军与匈奴骑兵这两支世间强军,到现在为止,已经连续经过了几个时辰的殊死搏杀和意志较量,双方伤亡的战士数以万计。以龙城为中心的百里草原上,喊杀连天,战马踏起的烟尘遮天蔽日。

    匈奴人的困兽犹斗,强悍到有些出乎意料。但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黑鹰军今天不坚持到最后的胜利,是决不肯罢休的。这样的决心,不用大将军卫青亲自下军令督促,只那些带领着各自部下奋不顾身攻击的各营将军们,就足以令全军振奋起精神,不破强敌誓不罢休!

    要论起最早些时候的黑鹰军十大校尉,现在的身份早已经都非同往日。不要说最先封侯的曹襄、苏建、公孙戎奴之辈,就是拜为军中骑营将军封侯较晚的周霸、关喜等人,也已经堪称为军中名将了。

    他们的功勋和荣誉,都是实打实的凭借着马上弓刀得来的。出兵对敌,从不退缩,每临大战,更是骁勇。

    今日龙城之战,这些位将军都是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厮杀。其中最勇者,当属“公孙双雄”,虽血染征袍数处带伤,仍旧大呼酣战,给匈奴大阵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听从麾下诸王和贵族们的苦苦相劝,为了安全不得已才退入龙城的单于羿稚邪心中的怒火,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旺盛。他很想拔出宝刀,亲自披挂上阵,以草原之王的威风带领着所有麾下勇士把挡在前面的汉军摧枯拉朽通通杀光!

    然而,这只不过就是想想而已。当他在忠心跟随者的簇拥下,站在龙城那破旧不堪的城墙上远望,映入眼帘的战场形势让他既吃惊又失落。

    虽然在有些地方,两军的厮杀还在胶着中,但整个的形势已经十分不妙。匈奴骑兵大阵终究还是在逐渐的退缩,而人数明显少于他们的汉军在一步步的把包围圈缩小。他们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把这五万匈奴人和他们的单于一起,包围在这龙城周围,然后逐渐的绞杀。

    以较少的兵力围杀比他们多了将近一半儿的兵力,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尤其是在战斗力差不多的情况下,想要以这种打法取胜更是很难做到。

    然而今天,三万黑鹰军就是这样义无反顾的轮番对五万匈奴骑兵展开了无休止的冲锋。他们的勇敢,或者说是疯狂,令与之对阵的匈奴骑兵不禁胆寒。

    不过,单于羿稚邪和他的追随者们,之所以没有在发现事情不妙的第一阶段就选择匆忙北撤,是有原因的。

    骑兵作战,在两军已经交战的情况下,如果选择逃避或者后退,那是自寻死路。机动灵活,善于捕捉战机,往往能够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间给对方致命的一击。这就是骑兵与步卒之间本质的区别。

    如果在此时撤退,那是自寻死路尔!

    很多人的心中,其实非常后悔没有在早些时候,最起码是在发现黑鹰军的作战意图后做决定。如果那个时候就北撤保存实力的话,会不会形势就大不相同呢?

    然而,世间事没有如果。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匈奴骑兵在节节败退。如果不是这支最嫡系的骑兵到了现在还在苦苦支撑的话,那么恐怕早就挡不住来自汉家的战马踏入龙城了。

    即便是如此,形势也已经开始逐渐危急起来。在黑鹰军凶猛的攻势面前,经过全面的收缩之后,匈奴人心中的畏战情绪和萎缩不前越来越严重。如果那五万匈奴骑兵还不赶回来回援的话,恐怕距离全面的溃败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曾几何时,英勇善战的匈奴骑兵竟然落到了现在的地步?被人家压着打而不敢主动出击。单于羿稚邪回头与匈奴贵族们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深深的悲哀。

    正当他们心中焦躁的时候,终于,远方开始传来万马奔腾的声音。在龙城之上观望的所有人听得清楚,心中一震,有些甚至是大喜过望。虽然还看不清大军来自的方向,但已经有很多人手舞足蹈的站到最高处,他们要在第一时间看到援军的到来。

    匈奴骑兵中自然也有万人敌一般的人物存在。比如这位,舍命拼死从赤火军手中逃回来的一位骑兵万夫长。他赶在了那支令人望而生畏的汉军骑兵队伍之前回来传信。

    当这位九死一生浑身是伤的匈奴勇将扑下马来,艰难的向大单于报告了大汉赤火军已经杀到的消息后,龙城的风中有片刻的凝滞。

    “……你说什么?那五万骑兵勇士们都怎么啦……!你给我再说一遍!”

    单于羿稚邪恶狠狠的一把把他从地上拽起来,也顾不得这个人的死活了,只是拼命地摇晃着他,希望刚才自己听错了。

    “大单于……派出去的兵马已经都不存在了!除了极少数逃回漠北之外,其余的不是当了俘虏就是被汉军和那些可恶的西域联军杀光……!”

    话未说完,“咔嚓”一声刀光闪过,一颗头颅被砍落在地。单于羿稚邪脸色发青,顺手把宝刀上的血珠甩了甩,指着那个倒霉鬼怒气冲冲的说道。

    “胡说八道!扰乱军心,其罪当诛。来人,传令三军马上聚集,目标,龙城正北方!突围……!”

    看了一眼地上死不瞑目的那位匈奴将军,所有人面如死灰。他们终于明白,那越来越近响彻天地的万马奔驰,不是来援救他们的,而是来送他们下地狱的。

    事到如今,大单于再用这样的手段掩人耳目自欺欺人,又有什么用呢?现在才想起来突围……早干什么去了!只是黑鹰军就已经是如此难对付,他们早已做好了准备,虎视眈眈随时就会扑上来。而现在又来了赤火军……这还怎么打?又怎么逃?

    “大单于!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下令全军北逃……否则,大事去矣!”

    国师张中行急忙走过来,厉声喝止。到了这会儿,也顾不得单于可汗的颜面了。生死攸关,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远处传来汉军的金鼓号角和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本是同根同源的两支军队终于在龙城外围会师了!

    赤火军尚红,黑鹰军尚黑,这黑红分明的色彩汇聚在一起,在蓝色的苍穹下,绿草铺满大地绵延不断无尽的远方,这一幕竟然显得无比的威严和肃穆。所有将士盔甲鲜明,战旗猎猎 ,人似虎,马如龙,画角声中,在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里,就把龙城周围百里之内全部包围了起来。

    “这一幕……哈哈!真是有些可笑啊。诸位可还记得,草原上传唱的先辈们功绩,七八十年之前,汉朝的皇帝被我们的匈奴勇士围困在白登山,为了活命,堂堂的大汉开国皇帝卑谦的低下头来,甘愿屈服……到如今也不过两三辈人的时间而已。可是现在,旧事重演,不过却倒过来了……国师,你还有什么好办法呢?”

    具有枭雄之姿的单于可汗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悲凉,看着那些威武雄壮森严壁垒的汉家战士,眼底无限落寞。张中行微微叹了口气,语气很沉重的说道。

    “我们请和吧……不管答应下什么屈辱的条件,只要大单于可汗能够安全回到漠北,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