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八章 长安消息已惊动
    长安未央宫,已经连续两天两夜,含元殿中灯火通明。皇帝刘彻和朝中重要大臣们在此焦急的等候消息,不眠不休,竟然没有丝毫的疲倦。

    汉朝两路大军取得的连续胜利,在最近几天里被流星快马不间断地报送回来,每一次带来的好消息,都令所有人精神振奋欣喜若狂。

    这是前所未有的大胜利!通往西域的河西走廊被打通,玉门阳关一线的匈奴骑兵威胁被彻底的解除。从此以后,西边无战事。长安街市上来自西方的商品毕将会日益增多,而大汉的商贸通过这条通道的对外输出,繁荣与富强也将更胜往昔。

    匈奴骑兵接连败绩,损失惨重,这样的消息,让君臣人等在狂喜之余,对于这场大战的最终结局,也变得更加期待起来。

    在接到元召请求运送战备器械的奏章后,皇帝刘彻没有丝毫耽搁,马上接连下旨意,命令朝廷有关部门全力以赴配合好前方的战争需要。不管什么为难的条件,也要想尽一切办法做到,一切以保证前线战事的胜利为第一要务。

    辉煌胜利来的太突然,超出了所有人的心理预期。近千年以来困扰中原地区的蛮族侵袭,如果真的能够得到彻底解决,那么,不管是亲自参战的前线将士,还是皇帝和他的大臣们,都将彪炳史册,以亲身见证这历史时刻为荣。

    而最大的惊喜来自昨日,八百里加急快马风驰电掣一般奔进长安,马上骑士已经顾不得长安府衙颁布的不许当街驰马的禁令,一路声嘶力竭的喊着。

    “大捷!大捷……我军大捷!黑鹰军和赤火军合兵成围,匈奴单于被困龙城,已经是瓮中捉鳖……!”

    这可真是一个重磅消息。所有听到的长安民众一瞬间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片刻之后,全城轰动!就连那些气势汹汹想要过来拦阻奔马的府衙官吏和巡城御史也惊呆了,反应过来之后,一起加入了欢呼的海洋。

    未央宫中的灯火彻夜不息,皇帝和他的重臣们开始商议如何迎接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局面。因为,在元召和太子两个人联合签名的奏章中,请求皇帝陛下批准,允许西域诸王和归降的匈奴浑邪王赴长安觐见天子,顺便让他们见识一下煌煌大汉的威严。

    这件事必须要当做一件大事来办啊!这是君臣们的共识。一切礼仪制度,都要详细的制定,准备充分,策划周全。毕竟这次诸王觐见的规模与前面几次不同,影响也会更加深远。

    这样的重大胜利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长安和附近的郡县,继而轰传天下,军民人等士农工商无不雀跃。身为大汉子民,对于国家战争的胜利都深感与有荣焉。

    尤其是那些在这次战争中有家中子弟随军出征者,更是深感荣光!虽然战争中多有生死,令人担忧。但能够在对匈奴作战中作出自己的贡献,也算是不负男儿此生了。

    长安中轴线以南,经过重新建造后的长乐侯府焕然一新,夏日光阴里,那些几年前从各地船运而来的巨大珍稀树木已经枝叶繁盛,把侯府的大部分建筑都掩映其中,更是显得气势峥嵘,充满无限润泽之气。

    侯府中的所有人,和外面的人一样,这段日子心中也都充满了自豪和喜悦。自家侯爷主导的对西域和匈奴战争,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取得如此重大的胜利,这样的赫赫功绩,不要说是本朝的将军们难以比肩,即便是古往今来的那些名将,也多有不及啊!

    在这样的荣誉感中,不管是管家元一这些最初跟随元召的人,还是后来陆续进入侯府的普通执事,大家说起自家侯爷的英雄事迹,脸上的尊敬是发自内心的虔诚。

    长乐侯爷不是凡人,乃是天上的星宿下凡!这样的说法,其实已经流传了很多年。而最开始的源头,竟然是出自已经逝去的窦太后口中。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渊源,所以市井坊间才可以肆无忌惮的议论这样的传说。否则,这可是大犯忌讳的事。

    长乐侯元召不管是处理政务还是领兵作战,都已经充分显示了他的卓尔不凡。等他再次回到长安的时候,必定是风生水起重权在握……也许,丞相公孙弘真的该到了年老致仕的时候了。

    这虽然是酒肆茶楼之间的一些说法,并非出自官方消息。但在长安民众心里,确实就是这么想的。元召带给大家的好处都有目共睹感同身受。有这样的人物出将入相辅佐天子,才是众望所归。

    长安新府,美人如玉。出嫁之后的素汐已经搬出了建章宫自己的公主闺楼,但她并没有住到朱雀大街上的安国侯府,而是主动来到长乐侯府,与苏灵芝住在一起。

    多年的心愿终于得到最圆满的结局,其实无论是她还是灵芝,都算是彻底放下了心事。虽然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难为情,但好在她们已经有十几年的情谊在先,又共同深爱着那个当初的少年。彼此之间经过小小的纠结之后,终于又恢复到最初那些谈笑无忌的岁月。

    而且,两个人心中都明白,因为元召的关系,她们以后就已经是一家人。无论是风雨阳光,还是雷霆风暴,都要一起去面对了。岁月悠长,当共偕老。

    虽然大婚于长安,广布天下,人都已经住到了他的家里,心是已经安定下来,但风中花下,心底的缺憾和挂念总是有的。而这样的事却别无他法,就算是卫皇后和苏夫人都帮不了她们,也许只有等到心中的良人平平安安一根头发都不少的回来,她们的心中才会踏实下来的吧。

    两个如花似玉的青春女子还未经人事,虽然朦朦胧胧懂得一些,从前的时候与“那个轻薄的家伙”也免不了耳鬓厮磨做过一些羞人的事,但终究还没有突破那道界限。所以窃窃私语之际,虽然免不了羞得互相打闹一番,却也只是充满了憧憬和想象。

    “姐姐,他……也许快回来了呢!”

    夏日的树荫下,百花盛放,满目芬芳。素汐公主伸手掠起被扰乱的丝发,嘴角的笑意中,如同羊脂白玉的容颜泛起微微的嫣红。

    “啊!真的呀?前段日子来信不是说还要等到秋后嘛……难道……又打大胜仗了吗?”

    苏灵芝的语气中带着雀跃和兴奋。她比素汐公主要大上一岁,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当然要以姐姐自居。

    素汐点了点头。她今天进宫去见母后刚回来,所以对于前线的情况了解了一个详细,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在建章宫吃,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就是为了要把这个喜讯告诉灵芝的。

    果然,苏灵芝听完之后,眉飞色舞喜不自禁。自己的元哥哥从来就是这么厉害!不管是高丽人、西域人还是匈奴人,天下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现在就连汉朝最厉害的对手匈奴单于可汗,也被包围在了龙城。她们虽然是女子,懂得的国家大事有限,但也知道这样的局面意味着什么!

    如果把匈奴大单于捉住或者杀死,那是不是汉朝和匈奴之间的战争很快就将结束了呢?等到大军凯旋回长安,心上人就该回来了吧!

    两个等待和思念的女子都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满满的喜悦泪水。现在她们心中唯一的期盼,就是要老天保佑,在这场战争的最后时刻,元哥儿不受一点儿伤!

    “姐姐,我还听母后说了一个消息,是关于大汉宗室那几个诸侯王的……他们也要从海外来长安觐见了……淮南郡主也会来的呢……。”

    苏灵芝瞪大了湿漉漉的双眸,里面有些慌乱和不安。很早的时候,她们就听到过某些传言,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当这一天终究要面对的时候,她不知道到底怎么办才好。好在,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面对,她还有素汐可以商量。想到这里,她不禁紧紧的握住了如同亲生姐妹一般的女子柔夷,也许,她能够有最稳妥的办法吧?

    就在两个美丽女子为了将来的幸福悄悄商议的时候,漱玉宫中的李夫人也接到了来自自己亲哥哥李璇玑秘密传回来的信息……她那绝世无双的容颜开始渐渐变了颜色。不久之后,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李延年便来到了漱玉宫,姐弟开始密议商量对策。

    长安的暗潮在黑夜里慢慢滋生,一些阴谋阳谋总是会在该出现的时候从不缺席。千年上下,轮番上演,不止不休……。

    塞外风尘,万骑飒踏,夜里三更多时分的时候,大风起,摧折百草林木。匈奴骑兵全部装备齐全,弓上弦,刀出鞘,在各自将军的带领下,杀气腾腾去赶赴一场生命中异常壮烈的战斗。

    匈奴人的果决在这样的时刻显露无疑,所有受重伤或者是已经没有战斗能力的匈奴骑兵都被留了下来。他们被无情抛弃了,生死将会凭天由命。

    精简之后的三万匈奴骑兵精锐纵马跃出龙城大营,在他们的大单于可汗亲自率领下杀向未知的前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