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一章 马踏匈奴不惜身
    要说起匈奴人最值得夸耀的地方,那就是当年冒顿单于尽起草原勇士,与汉高祖刘邦御驾亲征的一战了。

    那是汉朝与匈奴之间发生的一次最大规模战争。草原之王与中原皇帝的较量,最终以四十万汉军大败,高祖皇帝受困白登山被迫屈服而结束。

    堂堂的大汉皇帝被匈奴骑兵围困在白登山七日七夜不得脱身,最后还要依靠财帛美女的威力,才勉强蒙混过关逃回长安。这其中的屈辱与悔恨,恐怕就是这位开国天子心胸再宽阔,至死也难以忘怀吧!

    而白登山,也因为这件大事名垂史册。在草原上流传的歌谣里,这成为他们匈奴民族得到长生天眷顾最直接有力地证据。就是从这次大胜利开始,匈奴人的扩张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来去纵横,所向无敌。

    人世沧桑,百年烟云不过弹指一挥间。当民族间的许多血仇随着时间逐渐淡化的时候,却仍旧有许多人对于当年的国耻耿耿于怀,难以罢休。

    有许许多多的汉家热血男儿,血洒边关,魂断塞上,在用自己的忠贞报国之心护佑中原安全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能够有一天马踏匈奴,荡平草原!

    大汉在与匈奴的较量中终将胜利!这样的信念,存在于许多有志之士的心中。虽然这个过程会很漫长,有可能会等待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但文明必会战胜蛮夷,热血也必将会换得中原的安宁,这是所有人深信不疑的。

    但从未央宫中的历代汉帝,朝堂上的般般重臣,直到普通的天下民众……他们却料错了一件事,那就是匈奴人的败落,根本就用不了那么长时间。因为一个人的突然出现,降服匈奴这条孽龙,不过十年的准备就足矣!

    距离白登山西北方向不足百里,连绵起伏的山岭余脉中,有一处地势险峻的地方,在草原上的牧民口中称其为杀虎岭。这个名字的由来已经不可考,但顾名思义,应该是夸耀匈奴勇士曾经在此猎虎的地方。

    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所在,本来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但在以后的大汉史书上,却把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浓墨重彩的记载了下来,成为一件激励无数汉家男儿热血沸腾的大事。从此以后,这里便被赋予了一个新的名字,杀胡岭!

    这次名传千古的荣耀之战,发生在天光破晓的黎明时分。对阵的双方,一方面是自龙城突围一路辗转北上至此的匈奴单于羿稚邪本部,而另一方,就是早已经以逸待劳在此等候多时的大汉赤火军!

    匈奴骑兵在龙城正北遇到汉军的狙击之后,强行突围不过,当机立断之下立即转向奔西北方向而来。这也是从前他们南下侵略时经常所走的一条通道。虽然损失了将近一万人马,但剩下的两万多人依然阵势庞大,百里之内踏起的烟尘遮蔽了破晓的曙光,气势非常。

    奔驰了小半夜,大单于羿稚邪感觉到有些疲乏。这不仅是来自身体,更是来自心里的挫折和愤恨。来自汉军的阻击是一方面,而另一个让他愤怒的事实是,自从夜出龙城后,一直保护在他周围的那些“飞火”勇士们都通通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发现让他既惊且怒。经过确认之后,整个军中确实已经没有他们的踪迹,就像得到某种神秘召唤一样,这些王庭守护者,就此隐没在无边夜色中。

    虽然没有声张,以免动摇军心。但强烈的不详预感,已经牢牢的占据了单于羿稚邪的内心。如果连“飞火”也抛弃了他,那么就算他能够安全的回到漠北,在这次兵败实力大损的情况下,能不能够继续安稳的待在大单于的位置上,已经成了一个难以预测的未来。

    在与几个最为心腹的贵族大臣和王子们悄悄地商议过后,他们传下军令,命令所有人马不停歇,沿途不得休息,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漠北王庭。

    虽然经过连夜的激战和赶路之后,人马都有些困乏,但好在他们匈奴人自小就在马背上生活,练就了一身好本事。就算是在奔驰途中打盹休息,也不会掉下马来。因此,勉强赶路,也还可以坚持。

    马蹄不停,大军行动迅速。夜幕褪去,天色逐渐亮了起来,已经可以看清前方的山岭。这一片平阔地带马上就到,只要过了杀虎岭,天苍苍野茫茫,就一马平川,直驱阴山下。

    带领着骑兵精锐做先锋的匈奴将军是两个人,分别叫做呼尔墩和呼尔盖,他们是同一个部族的人,都是匈奴军中有名的悍将。

    其实在他们心中,对于这次匆匆的败逃,是很有些愤愤不平的。因为单凭以个人勇力而言,两匈奴将军认为可以单挑任何汉将。即便是当年的李广,他们也不畏惧,曾经立下过生擒飞将的豪言。至于这些后来的所谓名将,如卫青、苏建、公孙戎奴以及霍去病什么的,更是不放在他们眼里。

    只是很可惜,汉军的作战方法,让他们这样的军中猛将根本就没有施展武勇的机会,更不用说寻人单挑了。

    北归路上,心中悻悻。正行之间,烟尘散开处,忽听得有麾下骑兵手指前方惊叫出声。

    “将军快看!前面山岭下……。”

    两个呼尔将军猛然抬头,早看到前边不远处闪出一面大旗随风招展,旗角之下,盔明甲亮,刀光闪烁,身披红色战袍的骑兵队伍列队整齐,等候多时矣!

    “是赤火军!真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迅捷,已经提前预料到我们的行动路线。来人,速去禀报大单于得知。其余人随我们冲杀,今天正好与他们大战一场!”

    两个匈奴将军互相对视一眼,一面传令,一面举起手中的兵刃,喝令全军冲锋!大铁锤力猛沉重,长柄镔铁刀也是锋利无比。今日正好大开杀戒,以泄胸中的怒气。

    杀虎岭下,比匈奴人提前赶到两个时辰的赤火军早已经休整完毕,全军将士尽皆在此。经过数次的大战之后,这支骑兵的锋芒已经全部磨练出来。临战之际,还未曾冲锋,整体散发出来的气势,已经足以令任何对手胆寒了。

    自从在汉军大营诛杀匈奴使者后,元召马上就展开了部署,派遣各路军队分头行动。在接到元召的将令之后,骠骑将军霍去病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就率领着赤火军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里。

    听元召的口气,好像是说匈奴单于羿稚邪极有可能会选择在今夜突围北走,而西北方向的这处山岭地带,就是其有可能会经过的地方之一。所以分派给赤火军的主要作战任务,就是一旦匈奴骑兵在这里出现,那么要不惜任何代价,不放一人一骑逃走。

    虽然元召说得并不肯定,但既然有这种可能,便是一个天大的机遇。所有的赤火军将士无不摩拳擦掌,恨不得匈奴人马上就出现在眼前。因为这次作战不同往日,想想看,那可是草原之王大单于可汗啊!有怎么样的功劳和荣誉,能够比得过擒获或者诛杀敌酋来的痛快呢!

    以骠骑将军霍去病为首,赤火军各将军张骞、李望、张继包括后来加入的李敢,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都是强行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期盼着大战赶快到来。

    果然,元召的判断没有错,匈奴人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一刻钟之前,接到暗探飞马急报说匈奴骑兵两万余人正朝这个方向而来的时候,他们都齐齐的松了一口气。继而热血上涌,互相对视之间,战意高昂。

    匈奴人来的很快,不一会儿的工夫,无数的奔腾战马身影开始出现在视野中。霍去病横挽长枪在手,口中的命令简洁而清楚。

    “今日之战,不得放一个匈奴人过此杀虎岭!不降者,全部杀之!”

    全军齐声应诺,战鼓敲响,面对着开始冲杀过来的匈奴骑兵,万余红袍战士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跟随着他们的将军纵马对冲!

    天光放亮,又是一个朝霞无限的早晨。如果从山岭高处往下看,就会看到这片令人惊叹的战场上,两军冲杀的气势如同两股尖锐的锋芒,狠狠地对撞在了一起。

    跨上马背的匈奴人,从来就不是贪生怕死的族群。在这样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明知道对方很厉害,被激发出心中的狠辣之后,还是选择了拼命,而不是逃亡。

    双方都没有动用各自的弓弩,既然想要一次纯粹的战斗,那就来真刀实枪的较量一番吧!骑兵对决,输赢凭实力而定。

    首先带领着匈奴人冲杀过来的呼尔两将军果然厉害。他们都是臂力过人的家伙,在马上舞动起手中的兵刃虎虎带风,令人望而生畏。纵马而过之际,周围几个距离最近的赤火军骑士,并不是他们的对手,纷纷被打落下马,身受重伤或者是当场丧命。

    匈奴人精神大振,发出震天的呐喊声,追随着他们的先锋将军挥刀乱砍,与赤火军短兵相接,双方展开激烈的厮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