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所向披靡万人敌
    大汉赤火军作为一支经受过烈火锤炼的骑兵,它的最厉害之处在于,真正的做到了如臂指使行动一人!

    一个人通过手脚的指挥来达成自己的意志,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十个人想要同时做到这一点,则需要经过好好的训练,才能随心所欲的协调。那么,百人、千人、……数万人呢?如果有人真的能够把千万骑的军队训练成进退自如趋进如风的话,那这世间名将的称呼,便当之无愧。

    春秋战国时的兵法大家孙武子在其讲述的韬略中,把这样的最高境界称之为“静若处子,疾如脱兔”!

    千年以降,能够达到这样标准的将军和军队,不是说没有,但却是极其稀少。而如果那位兵圣能够亲眼所见今天在塞外沙场上所发生的大战的话,那么相信即便是他也会连声赞叹的。

    赤火军的这次杀虎岭之战,完美的阐释了什么叫做世间最强军的风彩!也就是从这次战役开始,赤火军被称作“天下第一军”,冠诸于大汉王朝数支强军之首。所有的将士牢牢地维护着这种荣誉,历经沙场风尘,盛名始终不坠!

    杀虎岭战役,无论是其战斗的激烈程度还是对后来的影响力,毫无疑问是汉匈百年战争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决战。这次战役取得的辉煌胜利,直接导致了匈奴王庭的彻底崩溃,使其元气大伤,再也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人物来统筹大局对抗汉军长驱直入北上的脚步,为实现元召在《平戎策》中提出的最终目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大汉帝国的史书,无论是官方还是野史,都对杀虎岭战役给予了详细的记载和崇高的评价。虽然因为后来发生的许多事,对于帝国历史上出现过的那位如同流星划过夜空的天才将军,在纪事方面有着诸多的禁忌,但不管是怎样的传奇和扑朔迷离,都无法掩盖身为赤火军第一任主将在这其中闪现的耀眼光芒!

    当然,对匈奴作战的胜利,不能把所有的功劳都记在某一个人的头。这是整个大汉王朝齐心协力所做出的伟大功绩。尤其是军中将士们所作出的巨大牺牲,当是可歌可泣。

    杀虎岭战役发生时,早已经率领着黑鹰军主力从右路千里挺进漠北的长平侯卫青三十六岁,坐镇龙城汉军大营统筹大局指挥调度所有前后方事宜的元召二十一岁,而在杀虎岭初升的朝阳中,左手剑右手枪直取敌酋的霍去病不过十八岁!

    霞光初绽,万马奔腾,赤火军今日战绩必将光耀史册!这是所有在冲锋的将士们心中同时激荡起的念头。这个时候,不再需要将军令的指挥,奔驰在最前方的那匹龙马就是引领他们的方向,那处缓坡上的匈奴王旗就是他们的最终目标!

    察觉到赤火军攻击意图的匈奴骑兵两翼军队终于反应过来,这些忠于大单于可汗的匈奴勇士们开始调整方向,拼命的对赤火军展开了围追堵截,以便在他们对大单于所在形成威胁之前截杀住。

    杀声震天,羽箭乱飞,这是真正的生死绝地。两军之间相隔的距离本来就不远,匈奴骑兵很快就追杀过来。如果两军陷入缠斗中,势必会拖住赤火军冲锋的步伐,单于羿稚邪和他的王庭贵族们很有可能会趁机逃窜,那么即便是把这两万匈奴骑兵全部消灭,也是美中不足的。

    关键时刻,有将近万骑赤火勇士们组成的这支冲锋队伍,开始自动地发挥其灵活多变的作战风格。首先引兵出来断后的是博望侯张骞。

    张骞算得上是赤火军自打成立以来资格最老的将军了。他在当年第一次出使西域的时候,与奉命率领百骑跟随保护的霍去病就开始搭档。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深深地叹服于这位元侯弟子的军事天赋和无双勇气。

    而后来在打通西域的一系列战役中,他作为军中最得力的助手,帮助骠骑将军打理一切大小事宜,在战场上最知道年轻主将的心思。

    张骞带着三千多赤火军骑兵直接拨转马头,与后面紧紧追赶上来的匈奴人展开了激烈的冲杀,使其不能再往前进一步。

    两位宿将李望、张继也各引一军,斜刺里冲杀出去,分别挡住了从两翼攻来的匈奴骑兵,汉军与匈奴军互相对撞,刀光雪亮,大呼酣战,无人退后半步。

    东方的太阳终于跃出崇山峻岭,光芒反射到刀剑上,刺得人眼睛生疼。血色弥漫在沙丘与草地之间,两军交战的战场上,那匹赤火神驹天山龙马就像是飞起来一般,带着无敌的锋芒奔向前方的目标。

    即便是放下了面甲,俯身在马背上的霍去病还是感受到了疾风掠过肌肤的刺痛,龙马知道主人心意,在这样的时刻,几乎是一跃数丈,所有试图拦阻的匈奴骑兵没有人能够赶及它的影踪。

    锐利的枪尖与宝剑的光华护住这一人一马,无可挡者!而紧随其后的李敢率领千骑做掩护,远者弩箭攒射,近者挥刀乱砍,把有可能威胁到那飞逝身影的所有匈奴人全部击杀,使后顾无忧。

    那段缓坡眨眼即到,正前方涌过来的彪悍匈奴骑兵全部是劲旅打扮,双方相隔十余丈左右。这队贴身保护单于可汗的勇士在其将军的指令下,摘下背后的弯弓,箭囊之箭名曰“鸣镝”,各自搭弦,准备发射。

    身负常年保护单于可汗安全职责,这些匈奴人自然是极其厉害的家伙。如果放到军中,职位最低的,也得是百夫长以上。他们忠心的目标只有一个,只要单于下令,世间不管何人皆可杀!

    “鸣镝”铁箭是单于羿稚邪的独家发明,三棱箭头不仅沉重,而且发射出去之后,箭枝上特制的小孔会发出刺耳之音,离弦破空,威势惊人。

    想当年,这位草原上的枭雄篡夺王位的时候,就是用这种箭射杀了老单于。今天,为了保护匈奴王的安全,除了留下几十个最贴身的随在坡顶外,其余这千余骑全部出动,纵马弯弓,直射敌军。

    到得此时,最前面的那绝尘一骑与李敢率领的赤火军骑兵已经拉开了距离,眼见着就要闯入敌方的骑阵。听到匈奴人开始射箭的声音,李敢这位李家神箭的传人横挽大黄弓,早就连珠箭发!而其余的人也行动迅捷,手中的九臂连环弩不停的激射。在双方的上空,瞬间就被千万箭雨覆盖。

    情势如此危急,可以说生死全凭天定!不管是匈奴骑兵还是赤火军将士,不停的有人被弩箭击中,跌落在飞溅的沙石之间。战马悲鸣,生命迅速枯萎……铁血与无情的战场,就是这样的残酷。

    不过相对来说,匈奴人的死伤要更惨重一些。“鸣镝”铁箭再厉害,它也比不过九臂连环弩的威力。随着双方越来越近,在这段冲锋的过程中损失了几百骑的匈奴人,举起了闪亮的弯刀,开始蓄力准备砍杀。

    当天山龙马带着它的主人一跃而起冲入对方刀林枪簇的时候,霍去病顺势挑翻了两个挡路的匈奴骑兵,然后把长枪交到了左手。片刻之前密集的箭雨中,她终究还是受了伤,一枪一剑虽然遮挡住了无数射向她的羽箭,但有一支透过铁甲叶子而入,伤及了右肩胛位置。

    虽然伤口很疼痛,但她只是咬了咬牙并没有去理会。在这样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稍微的分心都有可能在攻杀过来的匈奴悍将手中遭遇不测,毕竟已经身陷重围,生死就掌握在眨眼之间。

    霍去病现在已经无暇去看身后的赤火军跟上来了多少,面甲下的那一双明眸中,泛出冷冷的寒光,越过刀光剑影和纷乱的马群,再次牢牢盯住了那面飘扬的匈奴王旗。

    奔马如虎,人似游龙,右手赤火剑大开大阖,那一道红芒所及之处,衣甲平过,血如泉涌,挡者无不披靡。左手梨花枪迅疾如同毒蛇出洞,一点即过,然而所中枪者,尽皆为要害,死者乱纷纷!

    千骑蛮族勇士,竟然没有一个能挡住这一人一马前进的方向。锋芒所及处,恰似利刃劈朽木,大浪卷残沙!

    世间身具天赋异禀的人,无不是遇强则强,越是在危难困境中,反而能更加激发出无尽的潜能。如果元召在此,他看到眼前的一幕,也会为之惊叹佩服的。

    在缓坡之上的单于羿稚邪诸匈奴看的明白,无不大惊!没想到来袭的汉军中竟然有如此人物。一种致命的危险陡然袭来,此锋芒不可挡也!单于可汗调转马头,连抽几鞭向山坡更高处而去。

    其余的匈奴王子和贵族们连忙紧紧的跟上。而贴身留在这里保护单于羿稚邪的最后三十六位匈奴将军,见那一骑汉将已经贯冲过阻拦的人马,直奔这边而来,后面喊杀震天,赤火军与匈奴骑兵搏杀在了一起,形势大为不妙。他们并不犹豫,齐撒战马乱抖铰环,挥刀过来迎敌。对方如此厉害,可围而杀之!

    然而,这些曾经在草原上称雄的匈奴战将,他们并不知道,有人注定就是他们的克星。他们更不知道,所有人如临大敌的对手,银盔胄甲之下,却是睥睨天下如草芥的冷傲红颜。

    剑气如虹,人马合一的霍去病连过三十六将,血染征袍透甲红!她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身后的一地残骸,长枪斜指前方,三十余丈外,匈奴大单于……尔还往何处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