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 杀王夺命消怨恨
    匈奴单于羿稚邪其实没想过他会死,起码没想到会死在这儿。

    既然在沙场之上没有被杀,成了俘虏,那么他不认为汉军的将军敢自作主张的对自己怎么样。他不是普通的将军,也不是普通的部落王,而是堂堂的草原霸主,长生天选定来统领草原民众的人。

    汉军的将军们一定会当做奇货可居,在重兵保护下把自己送到长安去的。如果到了长安,他会与汉朝的皇帝好好谈一谈,虽然兵败被俘,但他手中还有很多筹码,即便是从此以后没有机会再回到草原,但性命应该无碍。

    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想过了很多种可能,但就是没有想到,名叫元召的这个年轻汉人进来之后,开门见山的就说是要来取他性命!

    单于羿稚邪呲了呲牙,他认为这是一种恫吓,对方一定是想要提出什么条件,所以才故弄玄虚。他发出一阵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的笑声,然后抬起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遍面前的三个人。

    站在最后面的那人浑身有一股凌厉的气质,抱着一把短刀,显得非常傲慢。而站在元召身边的人,虽然年轻,却显得清俊华贵,一看就是出身不凡。相比起他们,卸甲后只着青衣的元召倒是显得有些普通。

    “说吧,想要什么?金银财宝奴隶人口那些东西……。”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看到对方的脸上露出讽刺的笑意。然后只见元召用手中随意拎着的马鞭敲了敲他的脑袋,对他身边的人说道。

    “看到没有?这些匈奴人挣命一辈子,恐怕也就这点儿出息了!想要让他们听懂做人的道理,哦……那基本等于对牛弹琴!所以还是用最简单的办法吧。”

    被他如此对待的人简直是怒火万丈,使劲儿的想要挣脱着站起来,但却只是徒劳,身上的绳索绑缚的很紧,没有丝毫的办法。

    “元召!羞辱人的不是英雄好汉,有本事你把我放开,来拼命一搏!”

    单于羿稚邪低声嘶吼着,然而对方的表情无动于衷,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最后说了一句。

    “逞英雄什么的……这些东西是没有用的。而且,留着你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最后的几个字杀气很重,单于羿稚邪大惊失色,看到在火光中对方眼眸一闪而过的厉芒,他终于明白,对方不是在开玩笑!

    单于还想要再说什么,元召拉着太子退后一步,一身白衣的高丽少年早已趋步上前,玄刀出鞘,如一泓冰水横抹这叱咤草原王者喉间,无声无息,亡魂送命!

    庞大的身躯扑倒在地,嗬嗬有声的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了,一弯鲜血滋润了脚下的大地绿草。王者的血和普通战士的血也并没有什么分别。

    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的太子刘琚脸色有些发白。几次随军出征,他也不是没有见过鲜血和伤亡,但眼前死去的人毕竟是匈奴大单于,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杀了?好像真的是比杀一条狗或者是一只猪还要容易些呢!

    “元哥儿……真的非杀他不可吗?难道把他押赴长安交给父皇亲自来处置,不是比这更好吗?”

    元召一面吩咐朴永烈把单于羿稚邪的头颅割下来,处理干净了保存好,人虽然死了,首级可以送到长安去,这叫做“千里传首”。一面拍了拍太子的肩膀,拉着他向外走去。

    “匈奴人虽然败局已定,南下的军队几乎死伤殆尽,但在漠北老巢,却仍旧有几股力量存在……匈奴单于陷入汉军手中,他们一定会以救回大单于为口号,把所有力量都联合起来的。所谓困兽犹斗,也是不容忽视。如果那样一来,势必会给汉军造成过多的伤亡。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单于羿稚邪必须死!”

    太子脚步略微有些迟缓,他还是有些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关系。

    “那这么草率的杀死了他、杀了他们的王,岂不是会更加加深那些匈奴人对汉军的仇恨了吗?”

    “呵呵!太子,匈奴人可不是中原人,之所以被称作蛮族,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接受过博大华夏文明的熏陶,不懂得什么叫做忠孝仁爱,更不知道什么是家国大义!他们唯一信奉的,是草原上的狼群法则,那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br />

    走到大帐之外的元召看着一望无垠的草原夜色,天上星辰寥落,明月清辉。他觉得很有必要借这个机会让太子好好的了解一下族群和人性的复杂。

    “单于羿稚邪只要还活着,那他就是一面旗帜,草原上实力差不多的那些力量,就会以这面旗帜为号召,组织起来对抗汉军,这样的局面不是我们想要的。而相反的,只要单于可汗已经死去的消息传播开之后,那些分属于不同势力的力量,就会为了保护自家的利益各自为战,甚至会为了去抢这个单于的称号而刀兵相向,反目成仇!如此一来,整个草原就成了一盘散沙,汉军马蹄到处,摧枯拉朽踏平漠北,易如反掌也!”

    元召说的很平静,这样的小手段并不值一提。就像刚刚诛杀了草原之王一样,不过就是处死了一个必须要死的俘虏而已。只要是为了家国大义和英勇的汉家战士少流些血,做这些事,在他心里没有起半点波澜。

    太子刘琚认真的听着他的话,眼睛在夜色中闪闪发亮。眼前这个人,教会了他许多道理,那是翻遍博望苑所有的书籍不可能学到的。

    “元哥儿,你知道吗?自从六岁那年你救得我性命,便一直是我的偶像……直到现在你成了我的姐夫。呵呵!你做的每一件事,我都需要反复得想好几遍才能发现奇妙之处呢!”

    “哦,我可没有那么伟大……呵呵!其实要杀他,除了这样的大用处之外,倒是也有点别的私心。当初我答应过一个人,要帮他实现这个目标的,如今也算是得偿所愿。”

    太子刘琚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元召说的是谁。片刻的静默过后,两个人一起转过身,来到十几丈外的篝火堆旁。有一个人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一坛酒喝得所剩无几。

    十几年之前,也是这样的夜晚。在长安城西长乐塬的星空下,还是普通少年身份的元召认识了两个朋友。便装出宫的小皇子刘琚和跟随着匈奴使团来长安的匈奴王子余丹。

    余丹送给了元召一把金刀,是为了感谢他相赠的细盐。那一小包儿细盐后来随着他辗转千里回到草原,只是为了让自己的阿姆能够吃到中原口味的饭菜。余丹不记得曾经是大汉和亲公主的阿姆到底有没有为此多吃些饭,他唯一记得的是那个柔美的女子把他搂在怀里翘首南望的样子。长空飞过孤雁,叫声凄凉,泪珠落在他的额头,却如灼烧一般滚烫!

    十年之后再次坐在一起的三个人,无论是身份还是心情都已经今非昔比。元召没有对泪流满面的匈奴流亡王子说什么,只是随手拎过酒坛,开始喝酒。朋友的含义,在有些情况下,并不需要千言万语的劝说,而只需要陪伴。

    太子刘琚也随地而坐,他的酒量不行,自然不能如那两个人一样以酒坛论。找了个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之后,看着天地间的星光夜色,默默的想一些事情。

    “元哥儿,谢谢你!”

    良久之后,喝完坛中酒的余丹擦干了眼泪,长长的抒出一口胸中的沉闷之气。元召放下酒坛,淡淡的笑了笑。

    “你的心肠还是太软了!本来亲自手刃仇人,才是这世间最痛快的事。”

    “我知道。几年之前,他射杀父王,后来又逼死了我的阿姆,包括派人对我不间断的追杀……这些仇恨,即便是在他身上斩百十刀都难解心头之怨。只不过,这一路而来,亲眼看到千千万万的两军战士在互相拼杀中死去,血染草地,骸骨荒原……我不知道,这最终会有什么意义!”

    说到这里,余丹有些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无论怎么说,他都是在草原出生的匈奴人,虽然身上流着一半的汉家血脉,但亲眼看到匈奴落到今天的悲惨境况,心中对背叛的负疚感,却是怎么挥也挥不去的。

    太子刘琚的嘴角动了动,刚要说些安慰的话,却见元召摆了摆手,然后拉着他们一起站了起来。

    风过草原,火光明灭,远近的汉军大营连绵不绝,刀锋与铠甲的反射在月光下闪闪发光,雄壮的战马嘶鸣在草原深处,军中大旗卷起的是烈烈大汉雄风。

    “战争是为了最终的和平!只有经受过最残酷死亡考验的人,才能倍加珍惜以后的平静生活……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在不久的将来,所有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族群,从南到北,自东至西,不管是汉人、越人、高丽人、西域人、匈奴人还是东胡人……他们都是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