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恩仇从来无缘由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追随着淮南楼船的脚步从东海之外归来长安的大商陆恒,可能绝对没有想到,因为几句言语的冲突,会在片刻之后被刀所伤,喋血明月楼。

    长安城,他和同行的一众商人们从前也不是没有来过。那一次是在四年多之前,为了详细的了解清楚出海的盛举,许多岭南的商人们北上来到长安,也是在这座明月楼上,那位名动天下的年轻侯爷,曾经亲自请他们喝过一杯水酒。

    此时想来,那杯酒中所含的温度,至今记忆犹新。而那一杯酒中所含的价值,更是可抵黄金万两之重。

    一行十几个人重新坐在这座酒楼当年位置的时候,还顾今昔之比,心中无限感慨,言辞谈论之间, 自然都充满了兴奋和雀跃。

    听说长乐侯元召还在塞上草原征战,短期内可能不能回到长安,这不免让人心生遗憾。他们随着东海诸侯王的船队专程来此,除了亲眼见证长安的盛大场面之外,最大的期盼,便是能够见到元召,相敬一杯酒,聊表心中的敬谢之意。

    不过,他们在酒客当中,也听到了另外的说辞。说是这次天下诸王未央宫觐见天子这么隆重的场合,在这其中发挥了主要作用的元侯怎么可能会不在场呢?据说天子早已发出诏令,让他暂且放下北疆的事宜赶回来,共同见证大汉王朝这一胜利时刻。

    这样的消息让陆恒这些人又转而欣喜起来。天子脚下,大汉皇都,身为长安人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既然有人说得如此真切,那他们宁愿相信是真的。心情大好之下,饮酒畅谈极为欢快。

    不过,在不久之后,从相隔不远处的一处酒席那里传过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刺耳。陆恒眉头皱了皱,略微细听得几句时,与其余几人对视一眼,心中渐渐升腾起怒意。

    隔了三张桌子靠窗的一处绝佳位置,团团围坐饮酒的共有七八个人。看模样都很年轻,衣饰华贵,繁杂不一,倒是看不出具体的身份。这些人已经饮宴多时,都带了些微微的醉意,话语之中十分轻浮,刚开始的时候还没听明白他们谈论的是什么,不过等到后来直接指名道姓,附近的酒客们有些便都侧目往这边望过来,虽然一时没有人说什么,但对这些人所说的话,不以为然的意味显而易见。

    “……东海之外有蓬莱仙山,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在那大小不一的千百岛屿中,上面有仙人居住者,更是非止一处。曾经有幸到过那些地方的大机缘者,便被称为人间的仙师。原来的前辈们就先不用去说,只现如今在宫中极为受当今天子信任有加的栾仙师,便是曾经受过仙人点拨的人。他所说的话,当然不容置疑!”

    一个身材修长脸色十分傲慢的公子模样人,用手指了指未央宫的方向。他前面已经长篇大论说了半天,终于渐渐转到正题。

    能够坐在一起饮酒的,虽然身份不同,见识高低不一,但在对待这件事上,却是心知肚明。彼此背后的势力,早就达成了共识,而他们的任务,就是要提前造势,利用一切机会,在长安民众的心目中形成一种大汉朝有祥瑞在东海之外的感觉。

    “李兄所言极是!我听师父曾经说过,他当初在海上遇到仙人出蓬莱,曾经有幸蒙其点化,这才自身具有了大神通。那位仙人明确说过,汉朝方兴未哀,有祥瑞之兆。如果能够求得其长久的护佑,那么必当社稷安稳,如此盛世持续发展,千年的兴旺不在话下……。”

    称呼那公子为李兄的人,束发宽袍,大袖飘飘,再加上十分年轻,倒颇有几分出尘的模样。此人生得一份冷傲的面容,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说话之时脸上倒是有些笑意,显得与平日不同。

    李公子名叫李征,正是当今漱玉宫李夫人的远房表弟,虽然只是在朝廷的某个职司处领了一个散官的职务,并没有多少显赫的权力,但因为李家的关系,他在一众相熟的子弟当中,倒是隐隐然处于一个特殊的地位, 随便说出的话也会受到其他人的追捧。如此一来,便养成了他自大自傲的习惯。

    “哈哈!栾仙师当然是有大本事的人,否则也不会受到当今天子那么的看重!他说的话自然是不会错的。东海之外仙山宝岛众多,祥瑞之兆,紫气东来,这等重要的地方……不知道尊师对皇帝陛下有没有提起过什么好的意见呢?”

    自称为宫中供奉仙师栾心玉弟子的人,听到李征问起,故意沉吟了半响,颇有些仙家之事不可轻易外泄的模样。然后摇头叹息间,旁边早有人等不及,急切相询。

    “听说东海之外不仅有仙山仙人,那些岛屿之上更有遍地的黄金宝藏……如此重要的地方,岂能任凭几个过气的诸侯王随意割据?似栾仙师正应该劝说皇帝,赶快收归朝廷所有。这样不仅可以派人去探寻仙人踪迹,更可以大大的增加国家库府收入啊!难道尊师没有对天子提及这样的事吗?”

    见旁边的几个人也不知道是因为乘着酒意,还是真心实意的为皇帝和朝廷着想,显出一副忠心耿耿为君王国事忧虑的模样。栾仙师弟子微微一笑,终于开口大声说道。

    “这样浅显明白的道理,我师父在与皇帝陛下讲经论道的时候,想必早已经说与陛下知道。这个不劳诸位操心,陛下对师尊所提出的事,向来都无比重视……至于这最后的决定嘛,当然是有待皇帝陛下与一众大臣们商议过后,一切都考虑周全了,才会公布天下的!所以大家就都放心好了。呵呵!”

    这位年纪并不大的弟子,趾高气昂言辞肯定,俨然是权威发布的样子。在博得同坐之人大声夸赞的同时,却不知道,早已在附近的一些人心中,引起了深深的忧虑和愤懑。

    如果只是现在为止,也倒不至于引起什么冲突发生。然而世间事就是如此,人一旦得意忘形,往往就会口无遮拦胡说八道起来。以李征为首的这边酒席上人,接下来话题一转,说起了其余的事情。

    “哎,你们听说没有?这次东海诸侯来长安觐见,那位淮南郡主也跟着来了……呵呵,据说这女子在海外也不知道是与什么人苟合,连孩子都生了下来,竟然带着来了长安,可谓是奇闻一桩!”

    “……啊?真有此事?这可真是太荒谬离奇了,也算是堂堂的皇室女子,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如果这是真的,那可是把大汉朝的脸丢尽了。这让那些东夷人还有高丽人会怎么看呢!”

    “呵!那淮南郡主刘姝想当年也经常在长安,也曾经有人见过其面,据说生的倾国倾城。却没想到……唉!丢人呐!”

    “是啊!竟然做出这样的事,还敢再回到长安来?难道真的不顾皇家礼法了吗?哼!还带了个野种,当初的情形也不知道是如何……。”

    有人不住的摇头叹息,然而互相脸上的猥琐神情却是掩饰不住。那位淮南王已经年老而且失势,如今退居海外,并不值得再畏惧。高高在上的冷艳郡主,虽然自己是没有希望染指半分的,但在言语之间如此说来,倒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快感浮现心中,也算是一种臆想的享受了。

    “岂有此理!听你们说起来,也算是有身份的人。怎么能如此随意在背后诋毁别人?”

    不远处有人厉声断喝,声音中带着隐隐的激愤。附近的很多人都抬起头来,停下酒杯,有些吃惊的看着,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

    李征他们这些人也有些吃惊,真是没想到,在这儿会有人敢当众驳斥他们,而且听语气竟然十分不客气。不禁都把手中的酒杯扔到桌子上,沉下脸来,还没等说什么时,对方已经接着说了下去。

    “你们这些人……简直是胡说八道,莫名所以!郡主这几年来在东海之外,以自己的卓越才能替淮南王和其余几位赴海外诸侯打理一切事务。不仅在草创之际,费尽心力详细策划,为诸般事物打下良好的基础。而且更是亲帅楼船,指挥亲随军队平定了发生在几个大岛屿之间的当地土著联合作乱,为整个东海的安宁做出了显著的贡献。这些事,岂是尔等之辈所知的呢!”

    “嘢呵!哪里来的狂妄之徒,敢在长安地盘上撒野?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也不打听打听,爷爷们都是什么身份!来人,给我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今天非把你们打的爹妈都认不出来,也好让你们长个记性,饭可以随便吃,酒可以随便喝,唯独这替别人打报不平,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哼!”

    座中有人拍案而起,随手把手中的酒杯掷向对面的方向,然后早有如狼似虎的跟随护卫恶狠狠的扑了过去,双方不容分说,展开一场混战。

    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在某些自恃身份的人眼中,不过是寻常事尔。并没有心理准备的东海大商们,猝不及防之下,已经连连有几人受伤,惊声怒喝,连连退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