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谁家少年展锋芒
    ,精彩小说免费!

    季家小公子季迦,今天心情本来非常兴奋。一大早就从府中来到了明月楼,跑前跑后的仔细叮嘱酒楼的掌柜,一定要特别预留出三楼最好的那个房间。因为,今天中午他要宴客。

    对于自家小少爷的这个要求,酒楼掌柜自然是满口答应。谁都知道,季心老爷子对这位小少爷寄予了厚望,期许为家中的千里驹,特别把他送到名震天下的元侯那里去加以磨炼,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担当大任。

    最好的美酒,最精致的菜肴,都给小少爷准备好了。不管整个明月楼有多么忙,小少爷的事当然就是天大的事,虽然他请的客人,也不过是两个与他相仿年纪的少年而已。

    季迦的客人,是虎头虎脑的李陵和有些沉默寡言的陆浚。自从到长乐塬上之后,季迦与他们两个人十分投缘,相处不久,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平日里一起走马骑射习练武艺,互相切磋共同进步,倒是与亲兄弟也没有多少差别。只是师父元召最近出征在外,大师兄崔弘受命在家看管他们,怕他们四处游荡闯出祸来,因此对他们的要求比平日里更加严格,等闲也没有机会能够出长乐塬。

    这样的约束,把三个少年可憋闷坏了。尤其是听说从西域北疆不断传来的大捷消息,更是让他们在精神振奋之余心痒难耐,十分想出去转转,好听到更多关于这方面的消息。

    长安城中即将要有大热闹可看。几十个天下诸王伏阙觐见,这样的盛事百年难遇,又怎么能够错过呢!于是在软磨硬泡之下,心地宽厚的崔弘终于答应下来,给他们三天时间,去长安看看热闹。但是一再叮嘱,绝对不能无端惹事,否则回来后是要受到严厉教训的。

    答应自然是答应的很痛快,也都拍着胸脯做了保证。然后还没等崔弘再嘱咐几句呢,三个人早就如同脱笼的猴子一般溜之大吉!

    崔弘无奈,只得远远的喊了几句,好在知道他们都很机灵,就算遇到什么事,也绝对吃不了亏。更何况,李陵和季迦在长安城内都有底蕴深厚的家族依靠,因此,大可放心。

    崔弘背着“无阙”剑的身影站立在长乐塬最高处,目光扫视过终南山以北的土地,这个青衫磊落的男子,在元召没有回来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离开这片地方半步的。

    三个还并不知道责任为何物的少年,此刻当然不会如大师兄想到那么多。他们的身上意气风发,唯一期盼的事就是尽可能多的学到师父的几分本事,然后纵横世间,无处不可去得。

    他们回长安的路上就已经商议好了,由李陵和季迦轮流做东,三个人好好的走马全城,把该去游玩的地方都走一遍。陆浚的身世他们两人都知道,更知道师父元召对这个心灵经受过创伤的同门十分照顾,所以李陵和季迦这两个世家子弟大包大揽,让陆浚什么都不用管,只管好好的吃喝玩乐就行。

    陆浚其实从心底深处并不愿意来长安,更不愿意来明月楼。当年家中大祸的起源,就是从这儿开始的。老父和姐姐这两个他在世上相依为命的人惨死,在他心中留下了永远的悲伤。虽然元召带着他亲手报了血仇,但这种曾经的伤痕是怎样也无法愈合的。长安伤心之地,如果有可能,他是不想再踏进来的。

    不过,盛情难却。面对着两个同门少年的殷切招待,已经非常善于隐藏情绪的陆浚把所有的心事都掩埋了起来。难得的三天放松时间,那么就好好的玩一次吧。

    明月楼最好的房间在主楼的三层上,此刻被三个少年占据着。从这儿临窗北望,几乎可以看到长安最繁华地区的全貌。正是参差十万人家,烟笼长安半夏!

    别看年纪都不大,酒量却都是遗传的,青郊外的春酿对饮起来,几个精致的小坛子已经空了大半。尤其是季迦,在自己家的地盘上,岂能输给十分嚣张的李陵!所以在喝到七八分酒意之后,两个人不管陆浚在旁边的相劝,瞪大眼睛互相不服气的大声嚷嚷着让下人赶快再搬上几坛来。平日里两人切磋武艺不分胜负,今天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在酒量上必须分个输赢。

    对于自家小少爷的犟脾气,季家从上到下早都已经了解的很清楚,所以并不觉得奇怪。季家儿郎,本来就应该这个样子嘛。任侠使气心高不服,正是从季氏双雄流传下来的传承。

    一桌精致的菜肴没有吃多少,酒倒很快就喝干了。陆浚只是陪着喝了少许,他比不得这两个少年的海量,此刻睁大了眼睛,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季迦和李陵互相不服气的样子。果然,再好的朋友,只要在酒意上涌中互相不服气起来,不喝倒一个那是不肯罢休的。

    过了好一会儿,酒楼中的人还没有送酒上来,满面通红的季迦有些焦躁,用手指了指李陵示意他等着,正要起身亲自去下面催促,明月楼的管事终于出现了。

    “小少爷,这等烈酒喝多了伤身,季爷曾经吩咐过,不可任意你放纵。所以还是适可而止吧。呵呵!”

    管事口中的季爷,自然是说的季英。这位管事也是季家的老人了,季迦即便是满心的不情愿,但他既然亲自上来劝说,看来今天是没有指望能再多喝些了。只不过当他看到李陵眼中的笑意,却终究盛气难平。正要求些宽容,忽然听到下面有些嘈杂的打闹声传来,不由得微微一愣。

    “管事叔,楼下是怎么回事?好像有人打架呢!”

    管事的脸上波澜不惊,他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小少爷猜的不错。我刚才上来的时候,看到二楼那边已经开打了。小少爷要不要去看个热闹呢?”

    “好哇,好哇!好久不来酒楼,在这边打架这样的事……没想到今天正好遇上!陆浚、李陵我们赶快下去,否则去晚了就看不成了。嘿嘿!”

    管事脸上笑容不减,放下心来。听到有这样的热闹可看,果然成功的转移了季迦少爷的心思,只要他不再与人赌酒,随便去干什么都没有关系。否则,小小年纪就这么使气纵酒,身体怎么能扛得住啊!

    李陵和陆浚有些目瞪口呆。既然有人在明月楼上打架闹事,这季家人不去赶快阻止,反而围观看热闹?打烂了酒楼,难道很好玩吗?

    仿佛是已经看出了他们的疑惑和担忧,季迦呵呵一笑,伸手拉过他俩一边往楼下走着,一边豪气干云的说道。

    “在明月楼上酒后闹事这样的事,每个月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不要奇怪我们家的人为什么不出手阻止,那是因为明月楼很早之前就立下了一条规矩。江湖事,江湖了,个人恩怨,概不负责!至于说是怕打坏了酒楼损毁了器具什么的,就更不用担心了。不管是谁,既然有胆子在这里面耍威风,那就要承担得起后果。损坏的任何东西,都要十倍赔偿……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敢赖账过呢!”

    少年的语气虽然有些单纯,还并不了解一些力量的博弈。但只他这几句话中透露出的背后东西,就足以经看出季家在长安城内的影响力了。

    二楼有些宽阔,在回廊那边,果然正打的热闹。不过现在好像不是双方的打斗,而是单方面的殴打和羞辱喝骂。

    来自东海的大商们,怎么会是这些具有特殊身份人的对手呢?对方的狠辣和不讲道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天子脚下的长安,竟然随便拔刀伤人,然后在砍伤几人之后,还不肯罢休,名叫李征的男子正指使几个凶狠的家伙在逼问对方从东海儿来的目的何在,是不是有什么图谋不轨的企图之类的话。

    殴打和惨叫虽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但好像并没有人打算去多管闲事。在明月楼上来往的人身份复杂,这样的事经常发生,长安酒客们都有些习以为常了。江湖恩怨,人家双方自然有解决的办法,随便插手,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却没有人注意到,听得几句之后,站在三楼梯口位置的一个少年脸上微微变色。有一把刀慢慢的从鱼皮鞘中拔了出来,他推开身前的两人,沿着楼梯开始往下走。

    “陆浚……干嘛?你要打抱不平啊?”

    “不是打抱不平,而是救人!”

    “哦?你认识这些人……还是和他们有关系呀?”

    “我和他们都没有关系。不过,难道你们没有听到,这些从东海之外而来的人,却都和师父有关系呢!”

    “哦……这样啊!哎,等等我们呀!李陵,你还愣着干嘛?拔刀一起啊!”

    片刻之后,有少年的锋芒从头顶飞过。刀光如同雪片缤纷,余人大惊,纷纷退后,双方分隔开来,三个少年各自执刀在手,护住了身后都带伤的东海大商们。

    “呵!瞎了你们的狗眼,敢在这儿闹事!我不管你们是谁,赶快留下十万两黄金的赔偿,然后可以滚了!”

    李陵在左,陆浚在右,季家少爷用刀指了指面色阴沉的慢慢站过来的哪些人,嚣张跋扈盛气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