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 山高水阔青草长
    被自己的母后所深深惦念的太子刘琚,此时此刻,虽然还一点儿都不清楚在长安将要发生的一些事,但想要回去的念头,已经徘徊在脑中几遍。

    不过,他之所以想要回长安,倒并不是因为受不了塞外的风沙之苦,也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那不能为外人所道的忧虑,却只能对最信赖的人提起。

    “元哥儿,我实在是想不明白,父皇为什么会一直对那些所谓的神仙道术念念不忘呢?从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宫中奉养着一些地位超然的术士,他们被称为仙师。可是这么多年来,何曾见过他们为大汉带来什么好处?更不用说修炼得什么长生不老之术了!父皇在国事大政方面英明神武,为中外臣民所畏服,可是唯独对此执迷不悟……难道他就从来没有听到过一些暗中的非议吗?元哥儿,母后和我对父皇信奉这些东西,其实一直都有很深的忧虑。但是却没有人敢当面劝阻……长此下去,却不知道那些术士仙师们会暗中蛊惑君王做出什么事来呢!”

    塞外沙尘常年不息,元召立在马上,平静地听身边的这位大汉太子诉说着心中情绪。几百人的队伍在他们身后稍远些的位置跟随着,似乎在等候着什么。

    他们的打扮,如果外人看起来可能有些奇怪,夏日的天气里,龙城一带还是有些炎热的,在没有作战任务的情况下,铠甲自然是万万不愿意去穿。都只是匝巾箭袖的武士穿着,外罩披风,头上却都戴着一顶这位年轻侯爷亲自设计的“斗笠”,而且下面都带着轻薄透气的纱罩遮脸。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对这种东西还感觉有些看上去怪怪的,不过既然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免受风沙之苦,自然很快就成为外出大营时必不可少的配置了。毕竟,满嘴沙子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元召轻轻抖了抖披风上的一层灰尘,看了太子一眼。经过数次随军出征磨练之后,太子的眼光和心中所想果然与在博望苑中那个读死书的人有了很大不同。这正是他非常愿意看到的。

    “太子,这些话是不能随便议论的。你要知道,整个国家的一切,现在都在皇帝陛下的意志之下……呵呵!如果有什么自己的想法,作为臣子的可以直言进谏,却不可以在私下非议。”

    他们两个人并马在一处高坡之上,看着远来的方向。元召平淡的话语中,似乎包含着许多别的意思,但他并无意明说。太子的成长,需要他自己去慢慢的领悟而有所得,在皇权大位面前,任何拔苗助长式的帮助,不仅没有什么益处,反而极有可能对他造成困惑和不利。

    “这些我自然都知道啊!除了在宫中和母后说过几次,却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流露过一丝一毫……我也就是只能对你说说嘛。你毕竟也算得上是和我们一家人了,更何况,姐夫啊!母后在最近给我来的信中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知道她的心中是非常盼望着你能够有办法帮忙的!”

    太子刘琚对元召改了称呼,语气显的有几分急促。元召在心中微微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些事在当前来说,恐怕我也无能为力啊。毕竟皇帝陛下的所为并没有损害到国家的任何层面,所以……。”

    元召的话还没有说完,太子却已经急的伸长了脖子,瞪眼直视着他,十分不满意的低声嚷嚷起来。

    “你……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谁说没有损害的?云汐啊!你难道不知道吗?大姐儿最疼她了,如今姐姐嫁给了你,从这一方面来说,那也是你的妹子啊。难道你就真的忍心不管吗?”

    年轻的太子殿下虽然从小接受良好的皇家教育,在所有人面前都是彬彬有礼的样子。但毕竟是属于最易冲动的年纪,他们姐弟三人从小随着卫皇后经受过许多宫廷中的明争暗斗,数次遇险成长到今天,可谓是感情深厚。如今,忽然听到母后在书信中透露出的关于云汐之事,他自然能够感受到远在长安的卫皇后心中的不安。就算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远处的烟尘已经开始隐隐的出现在半空中,所有人精神一振,随后有马蹄声从那个方向传来。大汉军队的旗帜,带着铁血的气息隐约闪现。有人发出低声的赞叹,他们在此等候多时的凯旋之师终于回来了。

    元召拍了拍太子的肩膀,两个人催动战马带领着身后的迎接人员向前方而去时,他低声对太子说了最后一句。

    “放心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如果我预料不错的话,皇帝陛下肯定会批准你回长安的请求,而且……可能我们会一起回去的。”

    太子刘琚眼睛一亮,不再多说。既然元召在最近也会回长安,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任何天大的难题,相信在他手中,都会有办法得到圆满解决的。他就是这么相信他!从来如此,不会改变。

    只是相隔一个马头而行的太子并没有看到,迎面风吹动的罩纱之下,元召脸上闪过一丝冷冷的笑意。他此刻心中所想的,世间任何人都不可能猜想的到。

    接到从长安最近来的飞鹰传书之后,不用费太多的力气去想,元召就已经明白,皇帝刘彻在取得一系列的功绩之后,他那颗不甘凡尘平庸的帝王之心,终于又要开始去想往更加高远的目标了。

    追求神仙之道,长生不老!这样的痴念和妄想,在几千年的历代王朝历史上,这位汉朝皇帝并不是最早的一个,也不是最后的一个,相比起来,比他更加痴迷的也大有人在。

    但如果要论起在这条道路上走的更远,奢侈浪费无度,所铺设的排场和动用的人财物力谁更加盛大的话,那么,秦皇、汉武并称名列前茅,是一点儿都没有冤枉他们。

    世间普通的凡人,如果对于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感兴趣的话,就算是怎么折腾,也造不成什么太大的影响。然而身为天下至尊的皇帝如果开始释放出这方面的蓬勃之心,那对于整个国家来说,恐怕将会是一场深重的灾难!

    国家的强盛和赫赫的文治武功,滋生的必然是骄矜、奢靡、贪婪……以及对长生不死的终极追求!这是无法避免的事。不管是怎样英明有为的帝王,都没有办法挣脱心中的这种欲念。

    那么,在平定匈奴征服四邻之后,国内大治的情况下,大汉王朝即将迎来的必然是一个远远超越前代的新局面。自己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有能力面对不断出现的各种新挑战吗?

    元召的心中其实并没有什么万全之策,他也没有把握把一切未来尽在掌中。在皇权这条巨龙鳞爪之下,他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利用现在的影响力,小心翼翼的布局,争取在未来的疾风巨浪中,尽量处于一个不败的局面。

    就比如他现在要去做的,率领着龙城大营中的留守人众,亲自迎接西域平叛归来的英勇将士们。以仅有的一千骑兵纵横西域,杀敌万众,诛首恶,破王城,在旬日之间,大获全胜,让归附之后的西域局面迅速得到恢复。这样的功绩,足以当得起他亲自迎接的礼遇。

    虽然只有区区的一千骑兵,但经过大战之后的洗礼,似乎已经脱胎换骨一般。他们基本都是后来元召从长安带来的细柳营兵马,其中的大部分皆是长安子弟。此刻席卷风尘带着大胜之后的威势滚滚而来,铁血精兵气概,已经丝毫不逊色于赤火军和黑鹰军了。世间的军队,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强弱之分。在真正的名将眼中,唯一的区别,只不过是有没有求胜的荣誉感和对必胜的自信心而已。

    铁蹄践踏起草原上的尘土,在这块原先匈奴人的土地上纵马驰骋,对于刚刚从西域黄沙中穿越而来的汉军骑兵们来说,他们心中的感慨格外深刻。

    尤其是当他们听前哨的骑兵飞马来报,说是就在前面不远处,以太子和元侯为首的迎接队伍已经赶过来的时候,这种自豪感简直是热血爆棚!

    片刻之后,疾驰的战马开始减速,无数热切的目光终于看到了亲自来迎接他们的统帅。不用太多的话语,只那人脸上的微笑和眼中鼓励的神色,就已经让许多年轻战士激动不已了。

    十余丈外,所有的骑兵将士勒住缰绳跳下马来,旌旗招展之下,以朝廷特使身份随军去往西域的东方朔开始往这边走过来。而跟在他身后的除了带领这支骑兵作战的校尉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身穿白衣并没有着甲胄的年轻人。

    互道寒暄、口头嘉奖这一套礼仪自然是不可缺少的。元召微笑看着太子刘琚代表皇帝和朝廷把该有的客套话都说完,然后他往前走了两步,轻轻的拍了拍那白衣少年的肩头。

    “这次做的不错!呵呵,应该奖励。”

    第一次得到师父当众赞扬的高丽少年朴永烈,竟然有些羞涩,连抱着玄刀的双手似乎都有着没处放的感觉。就在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够想象的到,这把短刀,在大宛王城绽放光芒的时候,是如何的气贯长虹,璀璨星月!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