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听闻君王慕仙途
    长安建章宫,后院锦绣楼上,几个宫女正小心翼翼收拾着一地的破碎。精致的琉璃盏、如翠玉般的花瓶都被扔到地上打的粉碎。就连平时小公主最喜欢的各种珠花首饰小玩意儿也扔的到处都是。

    这样的杰作,自然就是云汐公主乱发脾气的后果。就在稍早些时候,那个她最近听到名字就咬牙切齿的人又被皇帝招去相谈,她心中的怒火就莫名其妙爆发了。

    住在建章宫里的人,对于这位小公主其实还是都感觉不错的。虽然相比起温婉大方的素汐长公主,云汐在有些时候是过于刁蛮了些,但她的年纪毕竟还小,又从小得到特殊的宽容对待,所以有些公主脾气,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前些年,素汐公主和太子都在建章宫,倚仗着卫皇后和他们的宠溺,这位小公主的日子过的无忧无虑,不管遇到什么难过和伤心的事,都自然会有哥哥和姐姐替他解决。那一段时光,可以说是她最快乐的日子。

    开始感觉到孤单和落寞的滋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云汐双手抱着肩膀,倚在小轩窗前,虽然是夏天,她却感觉到一阵阵的寒冷。

    都怪元召那个可恶的家伙,他抢走了大姐儿素汐,使自己再也没有办法恢复到原先的心情。看着对面那处在夏日时光里安静的住所,空荡荡的,云汐心中便有许多不平和埋怨。

    而促使她最近心绪不宁时常发怒的原因,自然还是那个在宫中流传的消息。父皇要把她许配给一个比她大上许多岁的人了。虽然这个消息还没有得到最后的证实,但云汐却知道,宫里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流传这些没来由的事,这很可能是真的。

    这样的事,对于这位心高气傲的小公主来说,自然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她实在是想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为了得到他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亲生女儿的未来就可以不要了吗?

    一想到自己会被送出宫去,送到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那里……她的心中便充满了恐惧和难以言说的委屈。

    少女梦想中憧憬的未来,是有一个身骑白马光芒万丈的英雄。而一个在许多宫人偷偷议论中“装神弄鬼”的术士,又怎么会入得她的眼中呢!

    为了这件事,云汐已经在卫皇后面前哭过好几次了。但是自己的母后……好像在当前的局面下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想。

    云汐年纪虽小,但却甚是聪慧。宫闱深处的各种复杂关系,她当然也略知一二。母后虽然贵为皇后为后宫之尊,以自己宽厚的待人方式得到许多人的尊敬,但在暗中,仍然有许多双充满敌视的目光,在偷偷的觊觎那个母仪天下的位置。

    许多时候,母后在父皇面前的无能为力,云汐公主都看得很清楚。而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她才会更觉的慌恐不安。如果连母亲都不能庇护自己,那她不知道这世间还有谁会护得她周全。

    大汉未央宫巍峨的宫殿群延伸向远方,在苍穹之下,显得异常威严壮阔。一群鸟儿从天空飞过,云汐公主痴痴的看着它们消失的方向,紧紧咬着嘴唇,任泪珠无声滚落。这一切锦绣繁华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娇弱的身躯终究冲不破这铜墙铁壁,向往自由的翅膀,也只能在梦中出现吧?

    宫殿深重,阻断一切。一个小小女子的幽怨自然不会有很多人关心,更不会传到高高在上的天子耳中。在皇权面前,一切的个人意志都需要服从,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

    含元殿左侧的偏殿里,皇帝刘彻此刻正兴致勃勃的听着仙师栾心玉的讲解,眼中不时闪过兴奋的神色。

    在皇帝的心目中,此刻是越来越相信这位栾仙师是有真本事的人了。因为通过许多次的交谈,他当然可以判断出,如非亲身经历和遇到过,此人是绝对不可能编造出那些海上神仙踪迹奇闻的。

    而且与从前的那些仙师只会夸夸其谈不同,栾心玉在皇帝面前展示的手段非同小可。这是刘彻亲眼所见,决不会有假。

    栾仙师可以点石成金!他可以用自己随身所携带的修炼工具,加入所谓的“仙石”佐助之后,就可以把普通的砂石,炼化成真正的黄金。

    当着皇帝和几个近侍的面,这样的仙家法术施展开来,简直令所有人在目不暇接之余,无不大吃一惊。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这可真是传说中的神仙手段了!

    而另一次令皇帝惊为天人的仙术,就发生在现在所在的这间偏殿。当时皇帝在闲谈中无意偶尔说起,十分怀念不久前逝去的一位美人。说如果世间真的有起死回生之术,让这位念念不忘的绝代佳人再活过来就好了。

    其实,他也只不过是随便发发这样的感慨罢了。却没有想到,栾心玉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说,云海之外当然有这样仙家手段,只不过并不会轻易的展示给世人所知而已。

    皇帝刘彻当时眼睛就亮了。他非常急切的询问栾心玉,卿家可曾见识过这样的神仙手段?

    栾心玉眼底闪过一丝不为人所察觉的笑意,他终于找到了最好的契机!

    “陛下,在东海蓬莱的时候,我也曾有缘得见几位仙人,并得到过他们的点拨。只是可惜,我的慧根尚浅,领悟不了神仙大道,只学到了些皮毛……呵呵!如果陛下不嫌弃,我愿意为陛下演示一番。”

    “哦!原来如此。不知道卿家要如何演示?快、快……让朕开开眼界!”

    皇帝刘彻喜形于色。他最喜欢的就是亲眼见证这世间确实有仙术的存在,并且一直乐此不疲。即便是从前的那些仙师们所表现的手法看不出有什么“神仙”味道,他也从来没有加以怪罪,就是怕阻碍了慕名而来奉献仙术者的道路。因为他心中一直坚信心诚则灵的道理,只要自己持之以恒,坚持不懈,那么总会能感动上苍,降下奇迹的。

    对于鬼神之道的信仰,在未央宫内有着悠久的传统。不止皇帝刘彻一直深信不疑,就连那位伟大的汉文皇帝,好像也是一直痴迷到死而未休。

    “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这样的事就不用去说了。汉文帝时代在宫中奉养的仙师术士们也并不在少数。即便是他自己勤俭节约,也从来不曾亏待了这些人。

    当年最着名的术士新垣平,在长安城中施展了一系列的手段之后,终于得到了文皇帝的信任。以术士的身份封侯拜将,震动天下,可谓是从来未有之事。

    只不过后来,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终于还是败露了。不仅暗中派人在一只玉杯上刻下“人主延寿”字样,然后谎称是从地里挖出来的祥瑞敬献天子。而且更为荒诞的是,他竟然对皇帝说,自己骑的那头几百年寿命的青牛,也会口吐祥瑞,而且还会拉屎带金子的。

    这样的珍贵“宝牛”,皇帝自然要亲自见识一下了。当着所有臣民的面,汉文皇帝本来是要好好显摆自己得到仙人庇护的,却没有想到后果让他丢尽了脸。也因为这件事,成为了他余生恨恨不休难以洗刷掉的污点。

    民间有句话说的好,牛皮吹大了,就会吹破的!新垣平的百岁青牛果然拉出来了金子,这让人大为赞叹。不过那牛随后从胃里反刍出来的一条写着字的绸缎,却引起了一位细心大臣的怀疑。因为那上面的字迹他很眼熟,像是出自他认识的一位宫中随从所书。

    本着对皇帝的忠心,这位大臣秘密的向汉文帝禀报了此事。随后经过调查,果然如此!感觉受到极大羞辱的皇帝龙颜大怒,就算是再仁慈的人也不会容忍这样的欺骗,更何况以天子之尊呢!

    新垣平这个倒霉蛋,享受了没有几天的富贵,马上就身首异处被砍了脑袋,并且株连三族,一大批沾亲带故的人都被拉着当了陪葬。

    然而即便是发生过这样的事,未央宫主人对于仙家道术的渴求之心,却依然没有断绝过。不仅文帝如此,景帝亦如此,现在轮到皇帝刘彻了。

    栾心玉可不是那个吹破牛皮的新垣平,他有更高明的手段,很有信心得到皇帝的彻底信任。

    “陛下,我虽然没有起死回生之术,不能让先前的美人再重新回到陛下身边。但略施手段,召唤回其灵魄,让陛下稍微缓解一下思念之苦,还是可以做到的。”

    随侍在殿中的几个人都吃惊的看着这位神态俨然的仙师,简直难以置信。他能够对死去的人招魂摄魄?如果真的能够做到,这也不输于任何仙家法术了。

    皇帝刘彻站起身来,好像预感到会见到一场奇迹似得,他的声音中带了略微的激动。

    “卿家如果真有这样的手段……那么朕必定不吝重赏,一定会有你不可想象的好处。快去、快去!需要多少人、物相助,尽管对朕提出来,无不应允!”

    “陛下莫急。不需其他,只求那美人的一副画像而已……。”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