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一章 流年似水暗消磨
    ,精彩小说免费!

    当皇帝刘彻在风雨过后的傍晚过建章宫,亲口告诉卫皇后说他已经定下了小公主云汐的亲事时候,云汐其实并不在宫中。只不过,这一次一向温婉恭顺的皇后隐瞒下了这个消息,没有对皇帝提及。

    皇帝待的时间并不长,只不过是略微闲谈了几句,连晚膳都没有在这儿吃,就匆匆离去了。皇帝和皇后的关系,现在更像是一种利益伙伴。至于早些年的那些如胶似漆,好像已经淡薄很久了。

    卫皇后卸下盛装,感觉到心情落寞,此时此刻,三个儿女都不在身边,一种巨大的伤感莫名涌上心头。锦绣繁华的宫殿,也不过是数十年难得自由的无形牢狱而已。

    云汐去了安国侯府。这是在母后面前苦苦哀求的结果。卫皇后动用了自己的权限,偷偷把她放了出去。不过千叮咛万嘱咐,期限只有三天,三天之内,必须赶回来。

    如果说先前还只是心存幻想,认为那只是宫中的谣传。那么到了现在,从皇帝口中亲口说出来的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没有人比卫皇后更了解皇帝内心的想法了。虽然这些年来她在宫中不争不抢尽量与人为善,但她的眼中却看的明白。所谓的君王恩情,也不过是存在于刹那。当红颜老去,圣眷不再,旧年的那些两情缱绻,随着日夜的消磨,到底还会在皇帝心中留存着多少位置呢……。

    这样的内中滋味,她无法与人诉说。世人但只看到了母仪天下的无限风光,却哪里懂得这背后的无限酸楚和对未来的深深担忧!

    素汐公主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归宿,这是让她最欣慰的地方。现在所担心的,就是小女儿云汐和太子刘琚了。

    太子虽然已经被册封了十多年,有着自己的宫殿和大批的属官。但皇后看的清楚,皇帝选派在太子身边的,除了一些文学渊博之士外,并没有什么真正具有国士之风的人。

    有时候她会在暗中安慰自己,也许皇帝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培养太子的纯良之气,从小开始培养他做一个守成的仁厚君王。但有时候也会不由自主的涌起别的想法……皇帝是为了防止太子过早的生出自己的羽翼,而对皇权形成威胁!

    尤其令卫皇后感觉忐忑的是,最近几年随着太子的成长,皇帝开始交办他处理一些简单的政务。这本来是加强锻炼的好机会。只不过,在某些时候,皇帝好像感觉到并不满意。

    “琚儿有些过于仁慈了……他不类朕多矣!”

    这是皇帝亲口对皇后说过的话。话外之音已经很明白,对于这个不管从性格还是行事手段都与自己差别很大的儿子,他已经颇有微词。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虽然在皇帝心中只是有些稍微的不满意,但在这皇权大位的背景下,如果稍有不慎,继续扩大这中间的嫌隙,那便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隐患。

    太子的问题,已经困扰皇后很多时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这件事上,她是无能为力的。更何况,她的内心深处,并不认为太子有什么错。难道将来让琚儿做一个仁德宽厚的君王不好吗?

    至于云汐……皇后无声的叹了口气。她的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皇帝提起的亲事。然而,却不知道以什么理由去替她哀求一次。不仅如此,她还要违心的点头答应下皇帝临走时的口谕。

    “去跟云汐好好说说,这件事朕会尽早安排的。让她收敛一下自己的刁蛮性子,将来去到通廷候府中,要好好的替朕笼络好栾心玉。这个人,也许会给朕和整个大汉王朝都带来难以想象的好处……。”

    也许,在姐姐素汐那里,云汐会得到很好劝解的吧……卫皇后想着皇帝说过的那些话,忧心忡忡的放下珠帘。帘外暮色降临,灯火阑珊。

    距离未央宫隔了两个街口的安国侯府,如果只从外观上看的话,并不怎么起眼。相比起附近那些装饰豪华的王公府第,可以称得上是简朴了。

    只不过,如果进入府门,越过前面的待客大厅,再转过几条回廊,来到后院儿的时候,就会发现这里别有洞天。

    这是一处不同于别处的世界。就好像是在长安的繁华红尘之中,有人在这儿亲手隔离出了一处阆苑仙境一般。厚重高墙深深庭院,把所有的凡俗与琐屑都统统的阻挡在了这片天地之外。

    这是元召为素汐公主承诺的一处自由世界。那一年,他第一次进未央宫的时候,那个穿着绿罗纱裙的少女曾经和他一起坐在花园树下说过几句话。她说她很想和这少年一样,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而在那一年她即将被送往草原和亲的前夜,她流着泪对那个少年说出自己最后的愿望,也不过是想去看看长安城的星空。

    名叫元召的少年答应了她的要求。带着她穿越宫墙,看遍了长安的夜景繁华。在那座高高的钟鼓楼上,在漫天星辰之下,他终于不忍心她如珍珠般的眼泪,温和的给了她一个承诺。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素汐公主的命运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这位在历史上去到草原之后很快就香消玉殒的女子,因为元召的出现和介入,生命的精彩,从此不同。

    高大的树木形如冠盖,在夏日的傍晚灯光里树影斑驳。到处青葱翠绿,显得生机勃勃。忠诚的护卫们忠心耿耿的守护着这方府邸,守卫着住在这里令人爱戴的公主。

    素汐公主最近这段日子并不经常住在这边的府中,自从那日的倾城大婚之后,因为侯爷马上就出征了,她在大多数时候,是在长乐侯府那边与苏灵芝作伴。

    不过今天,公主早早就赶了回来。因为有一个特殊的客人忽然住到了府中,要在这儿待上几天,那便是小公主云汐。

    对于小公主的到来,府中的人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不过既然是素汐公主的亲妹子,却是要好好对待,让她来到这儿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

    府中人的热情,似乎冲淡了许多萦绕在云汐心头的忧愁。看着姐姐满面容光焕发的样子,她的情绪也受到了感染,不久之后,心情也逐渐疏朗起来。

    “我出宫的时候,听母后提起过,说是元召那家伙……啊,不是……是姐夫啦!嘻嘻。快要回来了哦?”

    口无遮拦的少女见姐姐脸上露出嗔怪的神色,遂调皮的做了个鬼脸,连忙改了口。

    素汐公主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溺爱的替她梳理着一头浓密的丝发。用手指弹了弹她的额头。

    “你啊!搞不懂为什么会对元哥儿有一肚子意见。难道他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来?每次见了面都对他冷冷淡淡的样子。”

    “还不是因为他抢走了姐姐!哼!本来我们在宫中和母后生活的好好的,凭什么就这么轻易的把你抢到他自己家里来的嘛?想要和你好好说话的机会都少了许多。我不怨他又去怨谁呢!”

    少女的情绪总是易变,说到这里,又有些气鼓鼓起来。她嘟起嘴巴,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这座府邸中的烹调师傅们都经过侯爷的亲自调教,手艺自然是十分高超。不仅能够做的一手美味的菜品,就连一些精致可口的糕点,也是色香味俱全。

    面对着一大桌子专门儿为自己的口味而做的美食,这位小公主一边对姐姐诉说着自己的委屈,一边早已经吃的不亦乐乎。这其中的滋味,比在宫中吃到的,又要好吃上几倍。一时之间,不由得心中又十分羡慕起来。

    “这么大的一座府邸,可真是阔气!尤其是后院的这些花木布置……姐姐在这里能够随心所欲的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果然比起在宫中的规矩拘束,却不知道要快乐多少呢!”

    听着云汐的嘟嘟囔囔,素汐只是笑着把一杯冰酥奶茶又端给她,这种东西在别处是吃不到的。尤其是在这炎热的夏季,却是稀罕之物。果然,云汐喝过之后,瞪大了眼睛,一副满脸惊奇的神色。

    “唉!说起来最让我羡慕姐姐的,还是能随时享受到这些人间所稀有的东西。这么大热的天儿,这冰片是从哪儿来的呢?世人都传说姐夫他是天上星宿下凡,难道就连姐姐也沾染了一些仙气儿吗?嘻嘻!”

    “傻丫头!这些饮食之物,府中的师傅们就自会料理的好。在这后院儿中,有专门儿储藏冰块儿的冰窖,虽然是夏天,却也可以随时取用的。”

    素汐公主一边耐心的与小妹说着话,心中一边回忆起的,却是当日与元召一起规划这处府邸时的快乐时光。想到他在不久之后就要归来,到那时候朝夕相伴,鸳鸯双栖……脸上的色彩便有些莫名的绯红。

    只不过又想起某个暗中流传在长安城内的流言时,这位温婉可人的大汉长公主不禁轻轻的咬了咬朱唇。

    “哼!花心大萝卜,惹下那般的风流债……回来的时候,看灵芝姐怎么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