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 引火以待借东风
    四五年前发生在长安城内的一场变乱,最终以许多人失去了性命为代价而结束。这其中包括当今太后最疼爱的王爷,几位王公贵族子弟,还有许许多多江湖势力的头脑。

    许多生命就此泯灭,爱恨情仇葬于黄土,如同滚落在草尖上的露珠,和光同尘,无声无息……但与此同时,也有更多的仇恨被许多侥幸没有死去的人牢牢刻在心底,蚀骨铭心,发下毒誓,不敢或忘!

    名叫朱安世的男子,在他的前半生,也算是心高气傲被期以众望的人物了。在那个神秘组织九州隐门之中,他是少有的青年才俊,是未来继续领导这股力量的骨干。

    然而后来,突遭大变。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分布在长安附近属于朱家领导的所有力量被彻底铲除,他的父亲也死在那个烈火之夜。

    在这世间,原来终究有超出认知范畴之内的厉害人物存在。这是从那一刻开始,朱安世清醒认识到的现实。

    不过仇人元召虽然厉害,他却从来没有放弃心中的仇恨。因为有人在他灰心失望的时候,曾经教导过他,这世间想要成事,最厉害的手段并不是武功,而是因势利导,借助于庞大的势力成就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

    元召就算是再厉害又怎么样呢?他在被天下人传颂的同时,树立的敌人却太多了,不管是朝野内外明面儿上还是暗地里的,几乎是多到不可胜数。如此,就足够了!

    九州隐门从来就不是一个与世隔绝的组织。在不为人所知的背后,许多蛛丝缠绕般的暗中关系,给这股力量的发展和渗透,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与此同时,他们便也成为许多人借助的工具,用来达成自己的野心或者是目的。这般的相互依存,由来已久,虽然未央宫一直以来严加打击,却不曾彻底杜绝过。

    这次朱安世身负使命,率领着关汉两道近千江湖人士大举进入长安附近潜伏,就是为了等待时机,策应长安某些势力的发动。

    他隐隐有种预感,这一次再回长安,他一定会报仇雪恨的!

    长乐侯元召的光芒太耀眼了。在受到天下很多人仰望的同时,却很少有人会意识到,这种光芒在某一些方面不仅已经远远的压过了朝中王公大臣们,令人难以比肩。甚至就连含元殿金阙之前的皇权色彩,都有些黯然失色了。

    功高震主,不管在哪个朝代,都是大忌!尤其是在本朝,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的天纵之才,好像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真是可笑,元召那小儿还不自知,难道他没有想过,现在他做出的功业,已经不输于大汉百年以来那几位英才名将了吗?

    反正不管元召有没有想过,已经有人替他想过了。朱安世每当想起那几位世外高人般的人物曾经的分析,他的脸上便冷笑不止。

    元召小儿!知道有开国之功的韩信、彭越、鲸布之辈是怎么死的吗?知道平定七国叛乱挽大厦于将倾的周亚夫是什么下场吗?功劳太大,封无可封,皇帝的最后封赏,就只能是赐死了!

    说起来像是讽刺的笑话,然而这就是无比的真实。飞鸟尽,良弓藏。走兽亡,猎狗烹……难道会有例外吗?

    元召以全面策划之功,开通西域,归服诸王,然后转战西北,调度赤火、黑鹰二军大败匈奴,诛杀单于,逼迫其残余势力节节败退,直到现在把他们阻断在漠北一带,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把匈奴这个百年以来的心腹大患彻底消灭了。

    如果再加上先前几年谋划平定东南越、西南夷和收服高丽四郡的功劳,那么显而易见,也许在不久之后,大汉王朝就真正的实现了四面边境诸国望风而拜,无不凛然遵从王命的局面。

    这固然是国家的胜利和王朝的荣耀。但与此同时,在这其中做出最大贡献的那个年轻人,他的未来之路,就真的非常难以预测了。如此的功绩,已经足以比肩开国和平叛的功劳。元召已经是顶着双侯爵的人,实封食邑两万多户,再往上……可是有高祖皇帝立下“非刘氏不王”的盟誓在先,既然不能封王,那么……会离着赐死不远了吗?

    “匈奴覆灭、四境归附之日,便是未央宫开始收回权力对元召打击之时!”

    这个论断,并不是朱安世自己想出来的,而是来自于世外高人的指点。九州隐门的长老们经过详细的商议,认为非常正确。所以这次才放心大胆的调集了几乎是关汉道所有的上千精锐,奔赴长安来,想要利用这次机会,见机行事,除掉忌惮已久的心腹大患。

    这样的行动,可谓是规模巨大,算得上是孤注一掷风险极大。但熟知内情的人,却都不认为这是鲁莽。因为最大的保障,来自于长安城内。有好几股势力组成的力量,已经做好了对元召展开打击的计划,现在正是借助江湖力量的时候,所以双方一拍即合,信心十足。

    高高在上的天意虽然难测,但也好猜!因为深宫之中,自然有人会希望把那个与建章宫关系亲密的年轻侯爷置于死地。权力的无情,与国家安危无关,与天下黎民的福祉无关,只关乎野望与贪念……世间就是如此残酷。

    就在这风潮即将到来的前夕,受命全面指挥这次长安行动的朱安世,终于做出了率先一步行动的决定。这样的契机,便是来自于下午时分接到的某个求助。

    以韦丰为首的一帮官宦子弟在长安学院受到了侮辱和殴打,心怀愤怒的他们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于是,最近有过几次接触的九州隐门中人,通过秘密的渠道,不久之后便见到了他们的身影。

    听完他们的诉说后,隐身在长安秘密据点的朱安世很快就意识到,这也许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他不由自主的咬了咬牙,打击元召的势力,就从现在开始吧!

    而多少了解一点这些江湖人力量的韦丰公子一帮人,则是大喜过望。他们没有想到,对方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要求。这就好办的多了,只要他们肯出手,哪怕是派出几十个人去,陆浚那小子就算是加上李陵、季迦,三个少年人怎么会是对手呢?

    到时候自己这些人隐身在背后,看情势再决定是否对他们痛下杀手。如果肯磕头求饶从此以后服服贴贴,也许会饶得他们性命,如果那三个小子不识抬举敢继续嘴硬,那就别怪心狠了。在这地方杀了他们,推不知情,就算是李家和季家有些势力,那又怎么样!

    只是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朱安世脸上狠辣的笑意中带着鄙夷的色彩,这些富贵子弟们可能还从来没有见识过到底什么是残酷,那么今天夜里,就让他们好好的见识一下吧!但愿没有人会吓尿了裤子。

    就是在这样的情势下,已经身在长安学院待了两年多时间的韦丰众人,换上普通衣衫混杂在这些江湖人物当中,来到了终南山北侧的树林里。他们的心情极其兴奋,想到不久之后,当陆浚那三个小子来到的时候,马上面临的将会是一种极其悲惨的局面,便不由得摩拳擦掌,连身上的伤也不觉得疼了。

    不过片刻之后,身后有人悄悄的拽了拽为首的韦丰衣襟,以目示意他往四周看看。韦公子漫不经心的抬眼打量了一圈,不由得心中一惊,脸上的得意凝滞。却只见树林之中影影瞳瞳,刀光闪映着月光,正不知道来了多少人。

    且不说这些随着来看热闹的公子们心中的吃惊和暗自猜疑。事到如今,朱安世已经没有心情去对他们这些人解释什么了。刀已出鞘,只待厮杀!

    长乐塬上的力量,早已经通过长安城内的关系探听明白,现在却正是防守最薄弱的时候。原先驻扎在长乐塬东边大营的赤火军余部也已经开赴草原战场,而且最主要的是,元召现在还远在塞外。只不过剩余一些普通的护卫和生活在这边的民众,在上千刀剑齐全的江湖高手面前,这样的力量可谓不堪一击!

    朱安世传下号令,命令分头行动的几部分人,一定要牢记自己的进攻目标。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多杀伤人,而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那些重要场所都毁之一炬。为此,他们在从长安来之前,是做了充分准备的。

    根据熟悉长乐塬上分布的人提供的准确情报,朱安世首先选定的进攻目标,是渭河北岸码头附近的仓库,那里面据说堆放储存着南北两地流通客商的大批货物,甚至连西域东胡人都在此转运货物去长安。其价值可想而知。如果放一把火,把这成片的原木结构仓库群连同里面的货物都给烧了的话,元召和长乐塬势必会为此付出极大代价的。

    而其余选定的几个目标,分别是剑湖船坞、茶酒作坊……以及另外的几处属于长乐塬封地内的重要库府所在。行动时间就选在定更天以后。

    高高的树冠阴影里,听清了这些不速之客全部企图的三个少年,早已面面相觑,惊骇莫名!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