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 星垂平野千钧重
    在后来的许多民间史料中,都把这次长乐塬夏夜里发生的杀戮和动乱,作为引发后来一系列事件的开始。更有一些研究元召生平的人,通过对并不记载于正史的这件事的分析后,得出结论认为,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元召与朝堂以及皇帝的关系,进入了一种微妙时期。

    如果当时政敌们能够全面的评价激怒元召后的后果,也许不会如此盲目的以此为契机而发动后面的事,也就有可能会避免矛盾的提前激化。但世间没有如果,该发生的终究还会发生。王朝的历史大方向,也将会在一只无形巨手的推动下,一点一点开始调转方向,向着另一个终点行进。

    就在大汉王朝即将达到开国以来第一次鼎盛时期的时候,一个普通的夏日夜晚,好几处地方同时在发生着不同的裂变。

    风起处,渭水激荡,终南山的松柏怒涛,如同海潮叠涌。芦苇荡前,一滩浅水,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已经被鲜血染红。

    激烈的战斗发生得很突然。朱安世这些年来,也曾经见过一些穷凶极恶之徒,有些不怕死的家伙,与人对砍,浑然不顾自己性命,在江湖上当然大有人在。

    但那是在力量相等或者是相差不多的情况下,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就是这样的道理了。如果面对的是极为悬殊的力量,甚至是铜墙铁壁必死之局,还敢抽刀直接杀过来,那他不知道怎样评价这样的人。

    而且……还是两个少年!

    片刻之后,站在后面观战的朱安世皱了皱眉头。狭长的浅滩前,已经有十几具尸首横卧在地,都是九州隐门中的魁梧汉子,这些人虽然算不上是一流高手,但素来冲锋在前,从不怯战,却没想到,今天刚刚与挡在前面的两个少年打一个照面,就被砍倒了。

    “不要浪费时间,你们几个过去,赶快把这两个小子料理了!其余人不必理会,按照原定计划行事。”

    朱安世沉声吩咐了一句。旁边几个傲慢的家伙刀剑在手,冷笑着纵跃几步,向着那两个已经染血的单薄身影杀去。他们几人已经都算得上是十分厉害的人物,每个人手上都有数十条人命的血债。杀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不过是手到擒来罢了。

    “小浚,你的伤不要紧吧?谁让你替我挡那一刀的!你……。”

    李陵身上的血都是别人的,他长手长脚,遗传了李家敏捷灵活的身手,虽然入元召门下修习最晚,但因为少有的天赋,却反而在领会师父教导方面进步最快。

    然而终究是实际作战经验少,刚才激烈厮杀中,要不是陆浚在关键时候替他挡住了从左侧砍过来的一把刀,那李陵非受重伤不可。

    此时此刻,陆浚根本就无暇理会李陵眼中的感激神色,虽然左臂上被划了一刀,深可及骨,但他咬了咬牙,撕下衣襟使劲扎住,暂时止住流血。

    “少说话,省着力气吧!如果我们能多坚持一会,希望可以给家里的人多些准备的时间……。”

    李陵重重的点了点头,忍下了心中的情绪,身后的家园,早已被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家。。他也学着陆浚的样子,用撕下的布条把握刀的手紧紧缠住。两个人背对着背,只默默想着师父元召平日里教会的那些杀人手段,眼光穿透夜色,在淡淡的月光里,牢牢的盯住了又一次攻杀过来的那些人身上的某些部位。

    自从进入师父教导的武学世界,他们才领略到这其中的神奇。原来,杀人手段的犀利,在有些时候,与武学修为的高低关系不大。而在于眼光、速度和部位拿捏的准确!

    就算是一流高手又怎么样?在对方的刀还没有施展开招式的时候,李陵灵活的身体早已经从另一个方向贴近,随之刀光闪动,在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斩断了对方的腿筋,随着惨叫声扑倒在地时,陆浚随手一刀,尸首两分!两个人的配合竟然十分默契。

    五六个一流高手的围攻,竟然也没有坚持多久。非死即伤,惨叫声穿破了夜色的宁静。两个少年的身影依然挡在前面,虽然已经有些摇晃,但没有退后半步。

    这就有些让人吃惊了。即便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人物,但面对着这么短时间就杀戮了一地同伴的敌人,没有人再敢轻视半分。

    躲在稍后些位置的韦丰公子和那二十几个富家子弟,这会儿的神情都有些呆滞。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平日里在一间教舍看上去沉默寡言的陆浚,刀在手中时,竟然是如此可怕!想起来真是有些后怕呀,如果早些时候惹怒了他,自己这些人焉有命在!

    刀锋环绕之下,朱安世心中戾气横生,恍惚之间,他从这两个少年的身上竟然隐隐约约看到了元召的影子。这不由得让他怒火中烧,大喝一声。

    “一起往前冲,给我乱刃分尸!”

    最前面的近百人早就被鲜血和激烈的厮杀刺激的眼睛通红。已经不用再听朱安世的吩咐了,月光下,杀声大起,激起的杀气就连成片的芦苇丛都被催折了一地。

    也许最后的时刻已经到了吧?李陵和陆浚互相对视一眼,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脸色,但却都从彼此的呼吸中感受到了坚定的意志。身上的伤口已经添了好几处,虽不致命,但鲜血流淌染红了脚下的一湾浅水。

    还能坚持几许、杀敌几何?陆浚无声的笑了。不过一死尔!何需惧怕……杀!

    面对着如雪片的刀山,奋尽全力的少年鼓起最后的勇气,迎面冲了过来。夏夜风忽变凛冽,刺骨浸寒,热血凝成了冬日的雪,如此壮烈而死,也算死得其所!

    两把少年刀,眼看就要被湮没在滚过来的刀山中……不过下一刻,被乱刃分尸的局面并没有出现。随着疾风掠过,十几道身影如同奔马一般踏起万点水花,带着蔑视一切的气势,硬生生的顶住了砍过来的一片刀林!

    李陵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扶住了险些跌倒在水中的陆浚。两个人拄刀看过去时,心中大喜。根本不用去细看,也知道这些突然出现的无比熟悉身影都是谁。

    曾经多少次,他们在奉了元召命令,去给牧马场中的这几个老头子送酒的时候,顽皮的捉弄过他们。听说这些老家伙都很厉害,但他们这几个少年从来都不相信,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对他们那么尊敬。

    在李陵想来,只会喝酒吹牛晒太阳而且已经老迈不堪的人,就算是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呢?他们平时喜欢去做恶作剧,也只不过是觉得有趣而已,却从来就没有见过任何一个老家伙有什么惊人的身手。

    不过,现在眼中所见,让两个人终于明白,尘封已久的锋芒,当展现在星光下的时候,又是如何的灿烂夺目,燃尽重华!

    如果说此前时候两个少年的出现,还并不放在朱安世和他手下群豪眼中的话,那么在此刻突然杀出的十几条身影,立刻让他们感到了深深的威胁。

    没想到在长乐塬上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高手!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在此前长安城内势力所提供的情报中,并不曾提到这一点。不过,朱安世在惊愕过后,当机立断下了命令。

    “所有人,给我杀……不放过一个!”

    世间有人确实是厉害,可以以一当百、当千甚至万人敌!但那是凤毛麟角,极为少见。这世间也就是只有一个元召而已。他不相信,在千人围攻之下,当前有人还会这么厉害。

    朱安世所料的没有错。从牧马场方向闻警而来的秀鱼和他的一般老兄弟们,重新拔出来的刀,可以以一当十,以十当百……但在被激发出凶性的近千江湖高手面前,恐怕也抵挡不了多久。

    几十年前,正当壮年的秀鱼,率领着一批汉文皇帝亲自挑选的宫中卫士,肩负起了那个保护窦皇后的特殊使命。后来历经风雨,屡次艰难。尤其是在吴楚七国叛乱的那些日子里,他们为此披肝沥胆忠贞不二。为护卫大汉王朝的稳定和皇权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当今夜,他们重新持刀在腥风血雨中拼杀的时候,苍髯白发,心志如一,只是为了一种报答恩德的信念。

    锋芒与锋芒的对撞,血与血的溅落,风尘浩荡,葬剑与刀……生命在不断凋零,无论是值得还是不值得,也不分勇敢还是懦弱!

    就在渭河北岸激战正酣的时候,拼命赶往长安求救的季家二公子终于来到了城墙之下。此时已经定更天后,各处城门早已关闭,他顾不得其他,从一处城墙转角处攀援而上,冒着随时被巡城士卒发现而乱箭射杀的危险,即便是手掌和胳膊都被磨的斑斑血迹,也咬牙坚持着。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为了长乐塬能够度过这次危机,即便是动用季家全部的力量,也在所不惜!

    同一时刻,长安城西有白马如风,月光照亮银鞍重剑,疾如流星而去……。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