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第一次工业革命?
    ,!

    一路疾驰到了皇家学院,找到了徐光启之后,崇祯皇帝就直接开口道:“朕有一事,要徐爱卿分出一部分负责蒸汽机的人手去办。”

    徐光启好奇的道:“请陛下吩咐。”

    崇祯皇帝道:“这蒸汽机既然能用于车上拉动货物,那必然也可以用于船上,若是可行,则船不需要太多的水手划浆。

    到时候,别说是无风而行,便是逆风而行,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徐光启闻言,一时之间倒是陷入了沉思。

    崇祯皇帝也不去打扰徐光启,反而自顾自的在皇家学院之中闲逛了起来。

    现在皇家学院里面,蒸汽机简直已经被玩出了花样儿。

    大型的用于火车头上面的就不去说了,缩小无数倍之后拿来钻枪膛,改造一下用来打铁,代替铁匠一锤锤的敲打,这些场面都出现在了崇祯皇帝眼前。

    而崇祯皇帝脑海之中闪过了一个词,第一次工业革命。

    真正历史上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出现在哪个国家,因为什么而发生,又出现了些什么事情,崇祯皇帝表示自己已经记不住了,那少得可怜的历史知识早就还给了老师。

    但是,第一次的工业革命好像就是以机器代替了手工为标志的,而且还是因为织布机还是什么事儿来着。

    反正跟蒸汽机的出现绝对脱不了关系。

    这就意味着,大明,现在已经有了进行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潜力或者说资本。

    而工业革命之后会催生什么样儿的后果,崇祯皇帝大概知道一些,也正是因为知道一些,所以才隐隐约约的有些担心。

    因为历史老师好像是说过,第一次工业革命要求进一步解除封建压迫,实行自由经营,自由竞争和自由贸易。

    资产阶级通过革命和改革,逐渐建立第一次工业革命巩固里自己的统治。

    具体是不是这样儿,崇祯皇帝记不清楚了,但是要说到解除封建压迫,实现自由经营,那他娘的第一个要革的不就是自己这个皇帝的命?

    论到压迫,整个大明还有谁的阶级更高?阶级更高,同样意味着压迫更狠。

    论到自由经营,东林党的孙子们不就是在追求着无人收税的自由经营?

    现在好,被自己一刀子给砍成了死狗一般。

    可是,这也造成了一个后果就是,这些个资本主义萌芽的孙子们,必然已经深深的恨上了自己。

    到时候不满于自己被压迫,被剥削,被收税的大明百姓们会不会玩一出联合起来推番自己暴政的起义?

    崇祯皇帝心里实在是没有底。

    就像是后来的法兰西一般,路易十几,忘了是十四还是十六了,那个倒霉蛋不就是和自己的王后,被他经过了“启蒙运动”的子民给送上了断头台?

    据说,路易十几那哥们施政可是仁慈的很,跟他一比,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暴君啊。

    那一场由疯子和虐待狂们组成的狂欢盛会之中,三天杀了二百多人之后,还把王后的朋友的尸体给奸了。

    而后,就是路易十几那货还有他的王后,先后一起上了断头台。

    不管路易十几和他的王后表现的多么优雅,多么尊严,多么有王室风度,反正都被砍下了脑袋。

    没有人怜悯。

    现在,大明已经有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基础,蒸汽机这种东西如果只保留在皇家学院之中还好,如果向民间扩散之后,会不会造成第一次工业革命?

    崇祯皇帝不敢想,一想就是自己和周皇后,还有袁贵妃,田贵妃,还有完颜玉卓一起被送上刑场,然后被千刀万剐的惨象。

    或者会有一个新的皇帝在毁掉了这一切之后,再给自己封个什么安乐侯?

    后世再给自己安上一个献帝的名号?

    不寒而栗的崇祯皇帝摇了摇脑袋,把这个可怕的想法甩出了脑海之中。

    去他娘的滋油冥主,朕就是要把封建独裁**进行到底,谁敢跟朕对着干,锦衣卫和厂卫去摆平他们!

    就算是厂卫也不足以摆平,那还有新军,有京营,有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勋贵。

    总之,革命没问题,但是必须是在朕的控制之下平缓的进行工业革命,还得让朕捞到足够的好处才行。

    要是想要跟西方那些蛮子们一样胡来,那是想也别想!

    必须要为建设富有大明特色的封建主义社会奋斗终身!

    再一次摇了摇头,把这些烦心事儿都从脑海里面甩出去之后,崇祯皇帝才慢慢的踱着步子回到了徐光启所在的位置。

    此时的徐光启也已经从沉思之中清醒了过来,崇祯皇帝回来了,徐光启便躬身道:“启奏陛下,若是要将蒸汽机应用于船上,应该是可行的。

    只是现在的船体,并不适合于使用蒸汽机,而是需要改造之后才能加装上去。

    另外,原有的船浆,水手等,是否还需要保留,也不太好说。

    不过臣以为,可以先从湖面上航行的小船之上慢慢试验,再逐步向着福船上面改进。”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应道:“这些个东西,朕只能想想,具体要怎么弄,还得徐爱卿或者是墨家钜子来主持。”

    想到这儿,崇祯皇帝又笑着问道:“对了,那墨家钜子墨烨呢?朕来了两回,可都没有看见他。”

    徐光启笑道:“启奏陛下,墨家钜子墨烨带着墨家传人到了这里之后,确实为国出力甚多。

    只是他们每日里都醉心于这些物理之道,平时也总是不出房门,想要见到他们,确实难了些。”

    崇祯皇帝叹道:“业精于专,方显卓越,难怪墨家传人于物理一道超出他人甚多,这份专注,便非常人之可比。”

    徐光启点头应是,叹服的道:“陛下所言甚是,业精于勤而荒于嬉,把时间都用在了钻研之上,墨家的技艺便是想要不精也难。”

    笑了笑,崇祯皇帝开口道:“不过,这些人都是些宝贝,也不能让他们天天埋头苦干,等什么时候闲下来了,徐爱卿可以带着他们出去游玩一番,朕会命锦衣卫暗中保护。”

    笑着谢恩了之后,徐光启才将崇祯皇帝送出了皇家学院。

    只是刚刚走了两步,崇祯皇帝却又突然间吩咐道:“还有一事需要徐爱卿注意一些。”

    徐光启好奇的道:“请陛下吩咐。”

    崇祯皇帝道:“蒸汽机现在是个什么状态,徐爱卿比朕的心里还要清楚一些。

    但是,在没有朕的旨意之前,绝不能流入民间。”

    徐光启好奇的道:“臣愚钝,望陛下明示。”

    抬头看了看天,发现天上并没有什么异象,挂在正中的太阳依旧是那么刺激,有些悻悻然的崇祯皇帝才开口道:“徐爱卿想一想,这蒸汽机需要的是煤炭,人力则可以省下许多。

    我大明百姓万万之数,若是很多人失去了赖以为生的活计之后,会出现什么场面?”

    被崇祯皇帝这么一说,徐光启也反应过来了。

    蒸汽机能用在火车头上,自然也能用在马车上,而在马车上面挂上蒸汽机,再用来耕地,那效率有多高,徐光启光凭脚趾都能想的出来。

    而有了这种东西之后,哪个大地主还会需要佃农来替自己耕地?

    佃农没有地可种之后,就会成为流民。

    而陕西之前因为干旱产生的流民才多少?后果已经是如斯惨烈。

    大明的人又有多少?又会产生多少流民?又会造成多么惨烈的情景?

    别说是崇祯皇帝刚才不寒而栗了,就连徐光启也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打定了主意之后,徐光启便躬身道:“陛下放心,此物觉不会从皇家学院之中流出到民间,否则微臣愿提头来见。”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叹息道:“短时间内,只能用于火车,船,还有火铳打造一类的了。

    依朕看来,十年甚至于二十年之内,此物没有推广开来的可能性。

    或者说,代价太过于惨烈,我大明承担不起,天下间也没有人承担的起。”

    第一次工业革命带来的产业进步和科技发展,好处是很明显的。

    可是带来的恶果也很明显。

    大量的人口失业,失去赖以为生的饭碗之后,除去暴动或者说是造反,基本上就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中间会损失掉多少人口和社会财富,简直是难以估量。

    就算是在损失之后又通过所增长的人口和财富进行弥补,但是伤掉的元气上哪儿补?

    一如隋末一场大乱,十八路反王七十二路烟尘之下,死伤有多重?有多少财富蒸发于无形?

    以至于大唐用了几代皇帝都没能恢复到隋末之前的盛况。

    更别提如今的大明了。

    只要是现在就开始第一次的工业革命,天下大乱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事儿。

    到时候崇祯皇帝除了大杀特杀来人为的消灭人口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至于说向外扩张,现在有那个资本没有?

    新明岛的发现,已经是侥天之幸了,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寄托在老天爷的偏爱上面。

    人,始终还是得靠自己。

    至于说崇祯皇帝穿越前所看过的无数穿越者培训教材,以前看的时候感觉挺热血沸腾的,可是穿越了之后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尤其是在自己身为皇帝之后,考虑的就必须是整个大明的稳定,而不是自己白手起家打天下如何快速平推。

    杀人,尤其是杀起贪官污吏来,崇祯皇帝丝毫没有心理压力,可是要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天下大乱,除非是真的没心没肺,否则心里的压力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尤其是这种所谓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可以通过人为控制,以一种平缓的方式展开的时候,再玩的那么惨烈,那就是脑袋里边进水。

    而且是水多到可以养鱼的地步。

    暗自佩服着那些回了三国都能玩石油的大佬们,崇祯皇帝一边深恨自己不学无术,一边又向着宫内而去。

    皇长子刚刚出生的时间不长,正是需要自己陪伴的时候,这个可得注意。

    还有谁能比自己这个当爹的更能给自己的儿女安全感?

    现在儿女双全的崇祯皇帝觉得这小日子挺好,第一次工业革命什么的,先扔一边儿去吧。

    同样被崇祯皇帝扔在脑后的,还有新明岛上的一伙人。

    朱聿键和朱倬纮,朱存机三人,此时正盘腿坐在火炕之上喝着小酒。

    听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声,还有雪粒子打在窗上的声音,朱倬纮叹道:“瞧瞧,这才是藩王应该过的日子啊。”

    朱存机跟着朱聿键和朱倬纮在一起混的时间也已经快一年了,早就不见了当初拘谨有礼的模样,反而开口讥笑道:“嗯,跟地主老财一样儿的藩王,整个大明可能就咱们三个了!”

    朱聿键闻言,美滋滋的饮了一口热酒之后才开口道:“全大明的藩王里面,真正有个王爷的样子,就如同太祖高皇帝立国之时分封的九大塞王一般的,可能也就是咱们三个了!”

    朱聿键的话,惹得朱倬纮和朱存机哈哈狂笑之后,三人又一起饮起了酒来。

    过了半晌,朱聿键才开口道:“我觉得吧,这新明岛上既然有着大量的煤炭,那铁应该就不缺。到时候还是得想办法弄回大明去。”

    朱倬纮道:“到时候看呗,反正只要是有,就得往大明弄,我还想等以后啥时候死了再埋到大明呢。”

    朱存机呸了一声道:“说什么死不死的,乌鸦嘴!”

    说完之后,朱存机又叹了一声道:“说起来,死了之后埋回大明干什么呢?埋在这新明岛吧,就跟我王兄一样选择了把骨灰酒向大海一般,到时候我也埋在这新明岛,替大明镇守这一方土地也就是了。”

    朱倬纮也叹道:“可大明才是根啊!”

    朱倬纮的话,一时之间引得朱聿键和朱存机的眼眶都有些红。

    不是喝酒喝的,而是微微泛着泪光的红。

    朱倬纮说的没错,不管走到了哪里,只有大明才是真正的根。

    而大明的人,不管是皇帝还是普通的百姓,都是忘不了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