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锦衣卫百户史可法
    ,精彩小说免费!

    朱聿键喝道:“打起精神来,像什么样子!陛下当初便说过了,咱们出海,是开创事业,是替大明开疆扩土,是替子孙后代谋福来了,现在哭唧唧的算怎么回事儿?”

    朱倬纮撇嘴道:“王叔你眼眶也红着呢,还说我们两个呢。”

    朱聿键气结,过了半晌才道:“且不说这事儿,咱们现在还是说说这石炭的事儿。

    等到了开春,咱们就得准备人手挖煤了是吧?”

    朱倬纮道:“总不能咱们三个上手去挖吧?”

    朱聿键怒道:“你今儿个是怎么着了?吃错了药了是不是?”

    朱倬纮讪笑道:“没,王叔息怒,小侄就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您老人家别当真。”

    朱存机也打圆场道:“王叔且不用管他,估计这家伙心里不痛快,借机生事儿呢这是。”

    朱聿键哼道:“寡人不管你心里是不是不痛快,但是现在说的是正事儿,把你那嬉皮笑脸的模样给我收起来。”

    朱倬纮讪笑道:“是,是小侄错了。”

    朱聿键这才接着道:“现在最主要的是,咱们人手还是不够。”

    朱存机道:“咱们现在新明岛上有十余万人,如何还不够了?”

    朱聿键道:“这十万人,八万多的是士卒,两万多是工匠,指望这些人去采矿,谁来替咱们平定大岛?

    毕竟现在冬天也没剩下多长时间了,眼看着都快过去了,该准备准备把那些个蛮子们给处理掉了。”

    朱倬纮插话道:“王叔考虑的是,可是还有一个问题,王叔想过没有?”

    朱聿键一愣,问道:“什么问题?”

    朱倬纮道:“还是人的问题,这八万士卒是要平定蛮子没错,可是平定完了之后,守卫这座大岛,根本就用不了多少人不是?

    都是咱们大明的百姓,这里主要还是要用到水师,对于卫所的需求,其实不大。

    毕竟这里不像是大明,北有蒙古东有建奴,放眼四顾皆敌。这岛上除了咱们大明的百姓,还有谁?早晚不都能清理干净?”

    朱聿键像看二傻子一般的看着朱倬纮,笑道:“人心呢?你考虑过人心没有?

    现在咱们是筚路蓝缕闯事业,岛上又有着蛮子,所以说大明的百姓们就必须抱团,可是一旦没了蛮子之后呢?

    连大明都有造反的,何况是这岛上?

    人心不足,易生祸患啊。”

    朱倬纮啜着牙花子道:“倒也是,这八万士卒还真就轻易动不得。

    可是如此一来,咱们又上哪儿弄这许多人手来开矿?要不然,咱们还是跟陛下去要?”

    朱聿键还没有开口说话,朱存机就开口道:“这岛上的人有几十万,无所谓,如果有几百万,换成你是陛下,你能放心?”

    朱聿键却直接道:“陛下说他放心,所以尽管跟陛下要。但是要些什么人,却是有讲究的。”

    朱存机道:“王叔心里必然是有所打算的,不如说来听听?”

    朱聿键嘿嘿笑着道:“若是要了平民百姓过来,你舍得往死了用他们?

    但是要那些犯了事儿的可就不同了,尽管用,往死了用,反正也不用心疼,还不用给工钱,咱们这就能省下一大笔钱。”

    朱倬纮和朱存机一起竖起大拇指道:“王叔高明!”

    然而朱聿键的高明并没有什么鸟用,在他的奏章随着郑芝龙还有满船的煤炭一起回到大明的时候,就被崇祯皇帝给否定了。

    历史上这么干的人不是没有,最起码自己日思夜想的美洲大陆上面的那伙人原本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基本上都是英国自己不要的,流放出去的犯人。无论再怎么美化,实际上也改变不了这些家伙是被流放的犯人这一点。

    后来的结果也很明显,这些个货建立了滋油冥主的美丽奸合众国,回过头来就把自己的爹给弄成了孙子,坑的英国直叫爸爸。

    为此还爆发了美丽奸合众国历史上著名的独立战争。

    虽然直到崇祯皇帝穿越回来,那个国家的历史也不过是区区二百多年。

    但是本着小心没有大过错的原则,崇祯皇帝第一时间就把朱聿键要求把大明的那些个死囚都弄去新明岛的要求。

    一年运一船过去没有问题,但是全弄过去,那就不行了。

    新明岛的主体,必须保证是根正苗红的大明百姓,而且心里还得念着崇祯皇帝的好儿才行。

    否则的话,真搞的新明岛独立了,这个锅算谁的?

    反正崇祯皇帝不想背这种锅,太蛋疼了。

    但是新明岛的煤炭还是必须得弄回来的,哪怕是新明岛也成了大明“自古以来”的固有领土也不行。

    大明本土才是所有一切海外领地的根基,这一点永远都不可能动摇,也就是说,这些个资源就必须往大明本土运。

    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随着朱聿键的奏章到来,同时来到的还有第一批,足足有三船的煤炭。

    这些煤炭大概有多少呢?

    以福船的载重量为例子,满载的情况下,大概是八百吨到九百吨左右,所以三船的煤炭,已经足足有两千四百吨之多了。

    虽然说这么点儿的量对比起大明目前每年所消耗的煤炭来说几乎可以算是杯水车薪,但是,以后的产量和运输量肯定会大幅度增加,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崇祯皇帝想要慢慢关停大明本土煤矿的希望暂时性的落空,但是早晚有一天,等着新明岛运过来的煤炭能满足需求之后,大明自己的煤矿就可以早早的关停了。

    想到这里,心头火热的崇祯皇帝就更加的期盼着远洋局那些死太监们什么时候能折腾起架子来干活了。

    然而再盼也没有什么鸟用,毕竟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紫禁城更不是一年两年建起来的。

    虽然说把远洋局搞起来要比建个城池简单的多,可是实际上,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定的。

    时间晃晃悠悠的,也就过了冬天,到了年底,这时候的新明岛已经快进入夏天了。

    在新年祭天的时候,崇祯皇帝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向老天爷汇报了自己一年的工作和对于百姓的治理情况,也向自己的老祖宗汇报了对于建奴和草原的处理情况。

    更没有忘记提一提新明岛的存在。

    总之,大明在崇祯三年的这一年里面,虽然说有奸臣作祟以至于四川松潘卫发生了地龙翻身,但是,总体的情况来说还是很好的。

    而且不是小好,是大好。尤其是新明岛那么大的面积,可都归了大明所有,说明自己这个天子还是很得上天垂青的,是十分合格的。

    有鉴于此,崇祯皇帝大喜之下又下了一道圣旨,免除了大明四年一年的农税。

    对,没错,是农税,而不是农户的赋税。

    该交给崇祯皇帝的一分钱不能少钱,永不加赋不是永不征赋。

    税是给国库的,所以崇祯皇帝很大方的免去了农税。

    商税没有免。

    免了一年的农税,就是因为崇祯皇帝想要看看,靠着商税到底能不能支撑的起来大明的国库。

    反正崇祯三年收上来的商税还有一些剩余,国库之中现在也没跑了老鼠,如果不出现大的意外,足够支撑到春税的收取了。

    而且就算是出了什么意外的情况,自己的内帑里面还有银子,支持大明的国库所需几年的所需都足够了,更何况只是支撑到崇祯四年的春税。

    每次一想到自己内帑里面的银子,崇祯皇帝就不禁感叹一番,林丹汗和黄台吉真是好人呐。

    其实不用崇祯皇帝多说,连黄台吉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在自己开了恩科之后就招到了这么多的才学之士呢?

    虽然这些人里面并没有如同范文程一般能干贴心的奴才,可是矮子里面挑大个儿,总有那么一两个出彩的。

    范文程的族弟范文俭就是其中一个。

    范文俭觉得大金国对上明军之后,吃亏就吃亏在火炮上面了,不管是锦州还是山海关,或者是其他的地方,甚至于东江镇,其实都是吃了火炮的亏。

    所以大金得有自己的火炮。

    而当时铸造火炮的技术其实并不算难,只要有铁匠和足够的铜铁,基本上就都能搞出来。

    所以大金国也有了自己的红衣大炮。

    黄台吉抚摸着略显狰狞的炮身,呵呵笑道:“好啊,有了此物,何惧他明国蛮子的火炮?本汗定要狠狠的教训明国蛮子一番!”

    范文俭凑上前去,陪笑道:“大汗英明,只是这炮虽然铸出来了,却还没有命名,奴才斗胆,想请大汗为此炮命名。”

    抚摸来炮管,甚至于比抚摸海兰珠的感觉还要迷人,黄台吉当即便开口道:“一炮可当百万军,此物就名大将军炮,钦赐刻书于上曰:天祐助威大将军。

    另外,上面一并刻上铸造年月,督造官员及铸匠、铁匠的姓名,若是哪一门有问题的,可以直接追责。”

    范文俭躬身笑道:“大汗英明,奴才为大汗贺!”

    话虽然说的好听,只是铮亮的脑袋瓜子后面却拖了根猪尾巴,显得整个人无比的滑稽可笑。

    黄台吉这些子就更高兴了,甚至于打算联络一下林丹汗,共同给崇祯皇帝找找乐子。

    最起码不能让那狗皇帝过的舒坦了,得让他知道本汗手里面也是有家伙事儿的。

    尤其是朝鲜的文毛龙,别他娘的总仗着自己手里的火器精良就敢跑来大金国给本汗找麻烦。

    这回本汗手里也有火炮了,保准让你有来无回!

    崇祯皇帝不知道黄台吉心里在想些什么玩意儿,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你他娘的敢来大明,朕还不敢埋了你丫的?

    但是就像是后世说的,帅不过三秒。

    或者说为人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崇祯皇帝身为老天爷的儿子,自然是没有哪一路的雷神胆子上面长毛了敢劈他一下,但是这并不妨碍看崇祯皇帝不顺眼的神仙给他找点儿乐子。

    让他装逼,让他乱给神仙安排职务,让他乱排顺序。

    所以延缓一带干旱的事儿再也兜不住了。

    原本还能勉强维持,可是就在崇祯四年的正月,延缓那边儿开始产生流民了。

    职方郎中李继贞的反应很及时,在流民刚刚产生的时候就上疏请赈济饥民。

    要说别的地方上了这么道奏章,崇祯皇帝可能还会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办。

    可是延缓这个地方,虽然说并不出名,可是地理位置却是太过于重要了——防御蒙古的桥头堡。

    纠结闹心的崇祯皇帝来不及多想,干脆在崇祯四年正月二十三日遣御史吴甡带十万金,粮食十万石赈之。

    吴甡倒也算是个能办事儿的,这家伙一到延绥,就以西安推官史可法主持赈灾之事。

    当然,让史可法主持赈济之事,不仅仅是这家伙有能力,而且还是因为这家伙的另外一重身份。

    大明京城的锦衣卫世袭百户。

    同时,这家伙的脑子转的也快,损人基本上不带脏字,有时候可能把人骂了半天之后,才会有人反应过来自己被他给骂了。

    就比如史可法的老师左光斗。

    左光斗进了诏狱之后,史可法是怎么谈论左光斗的呢?

    吾师肺肝,皆铁石所铸造也。

    说起来,很多人可能是觉得这家伙在夸人,起码是在夸奖左光斗忠贞不屈,不向阉党屈服的伟大精神。

    可是实际上,在崇祯皇帝偶然之间翻看锦衣卫的记录之后,才发现这家伙根本就是在骂人。

    基本上跟骂左光斗是狼心狗肺差不多一个意思。

    但是这样一个家伙,却在此时就已经天下扬名了——尊师重道嘛。

    唯有崇祯皇帝自己心里清楚,指望一个锦衣卫百户去对东林党的人有什么好感,甚至于冒着天大的风险说出来“吾师肺肝,皆铁石所铸造也”这种话,而自己却又屁事儿没有,用后脚跟都能想出来这里面的事儿不正常。

    但是除了崇祯皇帝和某些明眼人,又有谁知道史可法这家伙是锦衣卫百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