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赌赢了
    崇祯皇帝笑着问道:“是什么问题?”

    洪承畴躬身道:“启奏陛下,乃是黄河的问题。若是想要从京城修建铁路直通南直隶,则无法绕过黄河。

    黄河河面之宽超乎想象,往常渡江皆是用船而行之,修建铁路过去,则必须修建大桥横跨黄河才行,否则的话,便只能修建到河岸,换乘渡船之后,再由对岸的火车接力。

    虽然说这样儿也不会耽误多少,可是比之有大桥横跨黄河,毕竟是差了一层。”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笑道:“爱卿所虑,朕也已经想过了,只是现在并没有太好的办法。

    只能寄希望于皇家学院与工部,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罢,实在不行,便只能是南北接力而行之。

    倒是朕方才所说的问题,又该如何是好?”

    洪承畴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崇祯皇帝看着洪承畴满脸为难的样子,笑道:“怎么,洪爱卿是有什么想说却又不敢说的么?”

    洪承畴躬身拜道:“启奏陛下,微臣心中确实有些想法,只是太过于大逆不道,故而不敢言之。”

    崇祯皇帝呵呵笑了一声,知道洪承畴说这话的意思,估计是有些话会犯什么忌讳,说自己不敢说,也不过是跟自己打下预防针,省得等会儿说出来之后惹得自己大怒之下把他脑袋再给砍了去。

    止住了笑声之后,崇祯皇帝干脆开口道:“爱卿尽管言之,朕赦你无罪。”

    洪承畴这才谢了恩,躬身道:“陛下饱读经,自然是知道楚王好细脸的典故的?”

    崇祯皇帝笑道:“朕这个自然是知道的。墨子兼爱之中的典故,说的是昔者楚灵王好士细腰,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胁息然后带,扶墙然后起。比期年,朝有黧黑之色。”

    后世所说的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说的就是楚灵王这哥们儿,后来则是延伸为了上有所好,下必效之一类的说法。

    想到这儿,崇祯皇帝就觉得事情有点儿不妙了。

    麻卖批,洪承畴这个混账东西不会是把主意打在了凤阳的皇陵上了吧?

    怕什么来什么,或者说墨菲定律在这时候又出来显摆自己的存在感了。

    洪承畴躬身道:“臣万死,若是火车经皇陵旁而不改道,天下间还有何人能说出其他的话来?”

    崇祯皇帝被气笑了。

    虽然说这凤阳的皇陵跟后世的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也可能一点儿的关系都没有,可是现在不同啊,现在那就是自己家的祖陵。

    自己要是不承认,天下人会怎么看自己?

    孝这个字儿,平时显不出什么来,可是真到了关键时候,作用那可就大了去了。

    别的不说,看看强汉之时的那些个皇帝,孝文皇帝,孝景皇帝,孝武皇帝,哪个里边不带着孝这个字儿?

    就连大明朝,除了太祖高皇帝朱元璋以后,剩下的哪个皇帝里边儿没有孝这个字儿?

    还真有。

    弘治皇帝朱祐樘,还有被追封的朱祐杬,外加天启这个倒霉孩子,他们三个的谥号里面都没有孝这个字儿。

    可是人家弘治皇帝的庙号就是孝宗,朱祐杬好歹也混了个睿宗,都不算太差。

    只有熹宗天启皇帝,不管是庙号还是谥号里面,都没有孝这个字儿。

    就算是如此,天启皇帝的庙号也不算是太差,毕竟有功安人曰熹。

    虽然说这基本上就是那些人正人君子搞出来恶心人的,那也比炀、夷、幽这一类的要强出无数倍去。

    但是崇祯皇帝敢肯定的是,只要自己敢让火车的铁轨在祖陵旁边经过,自己的庙号不给弄个荒、惑、戾一类的玩意就不算完,除非自己把天下人都给杀光了才行。

    凶年无谷曰荒;外内从乱曰荒;好乐怠政曰荒;昏乱纪度曰荒;从乐不反曰荒;狎侮五常曰荒;

    满志多穷曰惑;以欲忘道曰惑;淫溺丧志曰惑;妇言是用曰惑;夸志多穷曰惑;

    不悔前过曰戾;不思顺受曰戾;知过不改曰戾。

    如今已经算是好学知的崇祯皇帝在想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才发现用在自己身上真他娘的正确

    如今都已经配得上这三个字了,如果真要是依着洪承畴这个混账东西的提议,让铁轨从自己家老祖宗的寝陵旁边经过,那不用想,比这三个字再差点儿的谥号庙号也能被弄出来安在自己头上。

    冷冷的看着洪承畴,崇祯皇帝道:“爱卿欲使朕得下六十五谥焉?”

    这话说的就已经足够重了,重到洪承畴直接就趴在了地上请罪。

    谥号,分为上谥,中谥,下谥。

    上谥共一百三十一谥,用在了圣明君主身上。

    中谥共十四谥,用在了没有后代的皇帝身上,或者比较倒霉的皇帝身上。

    下谥六十五谥,比如说炀、昏这一类的,甚至于连幽这个词都比这六十五个下谥要好一些。

    而崇祯皇帝现在直接说洪承畴是想让自己身后得到六十五个下谥里面的谥号,无异于说洪承畴是九怀不轨,其心可诛一类的。

    只要不是个傻子,换谁来听了崇祯皇帝的这番话都得好好合计合计,到底该如何请罪才能把这事儿给圆过去。

    否则的话,自己的人头能不能保住就成了一个大问题了。

    洪承畴趴在地上,拜道:“陛下息怒,臣罪该万死!”

    崇祯皇帝却冷笑道:“朕方才说过赦你无罪,倒也不会因言而罪你,你且起来罢。”

    洪承畴却没有起身,反而拜伏于地道:“启奏陛下,罪臣的话并没有说完,请陛下开恩。”

    崇祯皇帝怒极反笑道:“准!”

    洪承畴道:“陛下,若是由京城修建铁路直通南直隶,则必经凤阳。

    若是绕过凤阳,其他的藩王封地又当如何?百姓的田地又当如何?

    凤阳之地是大明之祖陵所在,若是经祖陵旁十余里地,则天下人皆无语可说。”

    崇祯皇帝却气道:“由徐州而至应天府,却不经凤阳!汝以为一条直线由顺天至应天?”

    洪承畴神色不变,依旧是拜伏于地道:“启奏陛下,徐州至应天府,确实是可以不经过凤阳,可是微臣却想要在凤阳城外设置一站,请陛下恩准。”

    洪承畴这也是赌了,反正左右都是赌,不如往大了一些赌。

    只要这事儿成了,自己的脑袋肯定没问题不说,留给崇祯皇帝的印象也会是勇于任事,尽忠于王事之类的正面印象。

    不过,洪承畴赌赢了。

    对于崇祯皇帝来说,祖陵当然重要,自己在天下人心中的形象也重要。

    可是跟把大明所有的反对力量全部摆平,推动铁路运输这件事儿比起来,一切都不是那么的重要。

    哪怕是洪承畴在高才认怂了,表示铁路会由徐州直达应天府,那崇祯皇帝也有的是办法。

    只要在修建到徐州站之后,崇祯皇帝就会表示这么好的东西不让老祖宗们看到,实在是太可惜了,搞不好还会惹得老祖宗生气。

    而想要让老祖宗们看到,跟着一起乐呵乐呵的最好方法,就是在凤阳离着祖陵不远不近的地方修个车站。

    这样儿既不会打扰了老祖宗的休息,也能让老祖宗们高兴的时候就来看一看。

    一举两得的事情。

    而且铁路这种好东西,不仅要修,还要大修特修,直到修出国门,去给别的蛮子家里修铁路。

    一想到某个蛮子大臣跟他们的老佛说:“老佛爷,这中华之人要来给咱们修铁路了”的场景,崇祯心中的笑意就怎么样儿也止不住。

    冷冷的瞪了洪承畴也眼,也不管洪承畴有没有看到,崇祯皇帝便开口道:“起来罢。”

    洪承畴知道自己算是过关了,这事儿已经得到了崇祯皇帝的默许。

    当然,以后真修到那儿的时候,搞不好还会有锅让自己背着也说不准。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儿了,反正眼前这关算是过去了,而且自己也捞到了自己最想要得到的东西崇祯皇帝的看重。

    别看崇祯皇帝刚才一通冷嘲热讽的,但是只要没立即喝令当值的锦衣卫把自己人头摘去,洪承畴就知道最后的结果多半得是这样儿。

    从地上爬起来之后,洪承畴才躬身道:“陛下英明,臣罪该万死。”

    看着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洪承畴,崇祯皇帝冷笑道:“万死太多,一死足矣,爱卿还是好好当差办事才是。”

    被崇祯皇帝敲打了的洪承畴心中一凛,知道是自己的试探已经开始惹的崇祯皇帝不高兴了。

    定了定神,洪承畴道:“启奏陛下,臣还有一事。”

    崇祯皇帝道:“爱卿只管说便是,朕听着呢。”

    洪承畴道:“启奏陛下,臣以为这火车不仅可以用于运输货物,亦可以用于运人。

    以顺天府至应天府为例,火车运人,可以日夜不休,中间又多设车站以便于休息,比马车可要强的多了。这费用么,自然也是可以收上一些的。”

    崇祯皇帝被洪承畴弄的有些哭笑不得。

    麻卖批,朕当然知道火车运人才是主要的。

    可是就现在这速度运人,还没有马车来得更快一些,有毛用?

    到时候不还是没几个人乘坐,还是以货运为主吧!

    想了想,崇祯皇帝干脆开口道:“爱卿所说之事,朕也考虑过,只是现在火车速度太慢,比之马车多有不如,故而载人一事暂且做罢,依旧是以货运为主。”

    洪承畴却躬身道:“陛下,以臣观之,火车速度快慢,全在于车头,另外,车厢多少与所装货物多少,亦有极大关系。

    故而臣以为,可以先改造几节车厢试着专门载人,看速度如何?”

    崇祯皇帝干脆摆了摆手,道:“那是你铁道部的事儿,到时候自己去想办法,朕暂时不管这事儿。”

    火车运人这事儿崇祯皇帝还用洪承畴来说?

    后世的时候,每年一到了年关,铁道部的那些个大佬们恨不得把头发都给薅光,不就是因为人多导致的运力紧张。

    就算是有了高铁,有了动车,可是铁路上不跑货运的车了?光跑客运列车?

    如果真那样儿,运人的时候倒是压力大减,但是铁道部的部长下台也是肯定的事儿了整个中国多大,每天需要通过火车来转运的货物又有多少?

    现在的大明倒是不用考虑这个,可是那比马车慢了无数倍,跟骡子差不多的火车跑起来想要运人?

    省省吧。

    所以崇祯皇帝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这事儿,除非等到哪一天火车头的速度达到了跟马车跑起来的速度差不多了才会考虑。

    但是洪承畴显然不这么想。

    快了还是慢了无所谓,有跟没有可就是个大问题了。

    只要先有了运人的车厢,慢慢的乘坐火车的人多起来之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倒逼皇家学院想办法给车头提速了。

    大概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洪承畴自然是没有理由再留在宫中了崇祯皇帝本来就就瞧洪承畴不顺眼,难道还能留下他吃个饭什么的?

    洪承畴出宫之后,崇祯皇帝又把目光投向了东边。

    穿过了无数山河之后,崇祯皇帝好像看到了黄台吉正在抽着福寿膏的模样,冷笑道:“你抽,但是别抽死你丫的,等爷过去了好好让你抽!”

    崇祯皇帝穿越到了大明朝已经快整整三年的时间了从天启七年到崇祯三年。

    这三年里,崇祯皇帝每时每刻担心的事儿就两个。

    一个是那个送快递的,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然后带着手下浓烟滚滚的杀到京城,把自己逼的挂在老歪脖子树上。

    另一个就是黄台吉这个混账东西了。

    毕竟没穿越之前,崇祯皇帝可是看多了包衣奴才们的吹捧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真到穿越之后,崇祯皇帝才发现狗屁的不可敌,连戚继光手下的浙军都差点儿把建奴给怼死,还不可敌?

    算逑吧,吹牛逼也得有个限度不是?

    现在自己的兵已经练出来了,铁路也修出来了,连最头疼的税收问题也给解决了,剩下的呢?

    剩下的就是等铁路修到山海关之后去怼死黄台吉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