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计划没有变化快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但是,事情从来都是以崇祯皇帝的意思为转移的,向来不会以朝臣的意思为转移。

    除非有一天崇祯皇帝脑袋突然抽疯了,觉得自己要维持一个明君的形象,要开始纳谏了,要开始让整个大明朝正众盈朝了。

    否则的话,从明朝的官场,从上到下就没有谁能轻轻松松的混日子的。

    比如说吏部尚书房壮丽。

    正常情况来讲,这跟后世的某个单位很像,属于掌握着全国大小官吏们官帽子的机构。

    房壮丽身为吏部尚书,如果说不吃的满嘴流油,那在任何人看来都是极为不可思议的情况。

    正常应该是票子房子妹子统统不缺,甚至于某些无节操的抢着给他当儿子都很正常。

    但是,现在让谁去问问房壮丽过的开心不开心,估计房壮丽都会选择砍死问话的人。

    谁问砍死谁,崇祯皇帝除外。

    没别的原因,实在是自己这个吏部尚书当的太纠心了,已经纠到愁肠百转的程度了。

    多了不说,最起码自己敢贪吗?

    敢,可是敢贪的都是一些小钱,无伤大雅的那种,而且是在求上门来的人自己要有能力的情况下。

    这还是在房壮丽特意要给崇祯皇帝递上一些把柄时才选择收下的。

    否则的话,抬着再多的银子去求房壮丽也没有用。

    哪怕是现在整个大明的官场被崇祯皇帝砍的人头滚滚,可也架不住想要进步的官员和想要当官的人数众多不是?

    所以房壮丽每天都是痛并快乐着的。

    现在郭允厚也面对着和房壮丽一样的情况。

    户部好不容易有了点儿钱,眼看着就算是面对六十余个州县的地龙翻身,也好歹能剩下一些,甚至于到了年底可能还会有点儿结余。

    本来郭允厚是满心的舒坦,只觉得自从自己当上这个户部尚书到了现在就没有这么舒坦过。

    可是崇祯皇帝用想一出是一出的事实证明了他老人家从来就不会考虑下面当臣子的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心情,这差事又好不好干。

    就在郭允厚盘算着先从哪里开始修,是不是从两京之地开始?还是说干脆先修京城,然后再南直隶,然后再是东都西都?

    毕竟这样儿分批来,要轻松的多。

    可是崇祯皇帝接下来的话又直接把郭允厚的心给打回了谷底:“京城,还有那六十余个州县,就是第一批。然后是南直隶,剩下的再怎么安排,郭爱卿和内阁还有户部好生商议一翻。”

    如果单单只是这样儿,郭允厚无非就是肉疼一些,毕竟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着从自己的手里流了出去。

    但是崇祯皇帝接下来的话才是真正的最恶心人的:“各地的社学、县学、府学学堂,一起跟着官衙重建,建好之后由工部派员前去验收。

    若是官衙修的毛毛糙糙的糊弄事,主事官员一概就地革职查办。”

    说完之后,崇祯皇帝又阴笑一声道:“但是,各地的学堂标准,要比官衙的标准更高一些。

    以后再遇到地龙翻身这种事儿,如果官衙倒了,官员革职,学堂在官衙之前倒了,直接抄家问斩!”

    别说是郭允厚了,就连温体仁等人的心里也是咯噔一声,暗骂了一句不当人子。

    这事儿怎么看怎么就是个坑,而且不止是大坑,应该是天坑才能够形容这个坑的深度。

    就跟后赵的石虎一般,他规定了修筑城墙的检测标准:城墙由夯土建成,修建时分段,每一小段由一名工匠负责。

    等到验收的时候,石虎直接调来一队士卒,命士卒用长矛往城墙上猛插。

    如果矛头插入城墙超过一尺,负责的工匠当场斩首。如果矛头插入城墙不够一尺,该名士兵当场斩首。

    现在崇祯皇帝干出来的事儿跟石虎相比,其实要求差不了多少,只能说是更温合一些,仅此而已。

    地龙翻身这种事儿虽然说不经常遇到,可是谁就敢保证自己不会遇到?

    而且官衙修的好不好,工部自然会验收,如果学堂修的还没有官衙好,那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其中的差别的。

    也就是说,最次最次的情况下,这些个官员们也得把学堂修的跟官府一样才行。

    否则的话这脑袋就不一定能保的住。

    郭允厚却突然间想起来一事,问道:“陛下,若是地方官衙重修,则六部各个衙门?”

    崇祯皇帝摆手道:“全算上,有一个算一个,以各部各科主管为主事之人,由工部来统一安排。”

    等到六十余个州县抚慰赈济的事情还有重修官府和学堂的事情安排完毕之后,崇祯皇帝才再一次把话题转向了辽东。

    张惟贤眼见自己家的皇帝陛下满肚子火,便安慰道:“启奏陛下,辽东之事虽然有些意外,总体却还在掌控之中,必然出不了大问题。”

    崇祯皇帝道:“朕不担心别的,就担心大凌河城,那可是两万多的将士,若是就此折在了大凌河,朕的心里该是个什么滋味儿?”

    张惟贤无奈的道:“陛下仁慈,只是战场之上,如果心不够狠,就会有更多的将士送命,因此微臣才同意了孙阁老这份以大凌河为饵的计划。”

    真要严格说起来,这份计划不光是张惟贤同意了,其实崇祯皇帝自己也是同意了的,张惟贤这么说等于是主动的把锅揽到了自己身上。

    在崇祯皇帝的计划里,只要黄台吉真个敢兵围大凌河,那自己就亲自带兵远征辽东,兵围黄台吉。就算是一次怼不死他,也得从丫的身上扒几块肉下来。

    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说的就是眼前的这种情况。

    崇祯皇帝满脑子想着的是如何去怼死黄台吉,连银子都给准备好了,就差建奴从沈阳跑出来了。

    可是这该死的地龙翻身直接跳出来捣乱,把崇祯皇帝的整盘计划搞的是七零八落的。

    如此一来,就连崇祯皇帝都怀疑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位面之子了——怎么这该死的天象会意外的偏帮了黄台吉那个狗奴才?

    心中越想越不爽的崇祯皇帝干脆没有理会张惟贤,而是向着王承恩吩咐道:“回头派人去寻了张祖庸,传朕的旨意,着龙虎上谴使,将那条地龙斩了!”

    至于张祖庸等人准备怎么斩掉地龙,崇祯皇帝并不关心。左右不过是一条地龙而已,又不是把大明朝的龙脉给斩了,无所谓的事儿。

    吩咐完王承恩后,崇祯皇帝才又接着道:“如今计划有变,一切却也只能看辽东孙先生的安排了。”

    张惟贤点点头,躬身道:“陛下放心,五军都督府一定鼎力支持孙先生的计划,争取一役重创建奴!”

    崇祯皇帝等人商议着地震的事儿,还有怎么支持孙承宗怼建奴一波的时候,孙承宗也有些头大。

    原本是大明的国库有钱了,自己的计划能搞的起来了,孙承宗这才力排众议,同意了邱嘉禾修建大凌河城的计划。

    然而就在建奴发兵,打算兵围大凌河的时候,孙承宗还想着跟崇祯皇帝把京营和新军要过来,再集结上山海关本身的军队,外加上扈国公完颜宏那边儿的力量,还有东江的毛文龙以及朝鲜,组成一个大联军直接怼死黄台吉。

    然而就跟不学无术的穿越者崇祯皇帝一样,孙承宗也没有想到大明会突然遭到六十多个州县同时出现地龙翻身的操蛋局面。

    这种情况下,再扯什么各方联军一起怼死建奴的事儿已经明显成了不现实的事情,否则的话这国库的银子到底该怎么安排?

    唯今之计,也只有靠着山海关本身的实力去硬怼了。

    而最大的变数,就出在了自己一力主持的大凌河城上面——如果大凌河城撑不住,不管是投降还是被建奴破城,那最后的责任都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如果说只是承担责任,那不管是砍头还是其他的处罚,孙承宗都可以表示自己并不在乎——自己只是想报效君王,报效大明,倒也没想太多有的没的。

    问题是大凌河城陷落的后果,孙承宗自觉得承担不起。

    士卒损失了,可以再招募,战马损失了,可以再采买,就连城中用来筑城的物资其实也不重要,反正孙承宗自认为建奴没那个本事仿造出来。

    最大的问题在于建奴的气势。

    想要打造出一支睥睨天下的强军,最好的办法,也是最快的办法就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而一旦大凌河城被破,那建奴的气势必然高涨,一扫之前略显颓废的局面。

    大明的气势则有可能会受到打击。

    这样儿一来,建奴的气势愈高,大明的气势就愈低,甚至于会完全丧失到崇祯皇帝登基之后通过不断的胜利积累起来的心理优势,转而又会像天启年间一般,没有勇气去面对建奴。

    这样儿的后果,孙承宗自认为承受不起,哪怕是把自己给大卸八块甚至于千刀万剐,也不足以赎其罪。

    然而事已至此,再多想也是没有什么用处,尤其是大凌河城里面,谁知道里面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粮食,真的够呛。

    看着刚刚飞出去的信鸽还没有飞多远就被人一箭射了下来,祖大寿瞧了一眼身边的锦衣卫小旗,闷声闷气的道:“他娘的,这下子妥了,看天意吧!”

    那锦衣卫小旗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就算是信鸽被建奴得了去,也不过是消息没有发出去,至于说建奴想要破解其中的内容,那还是做梦去吧!

    至于再发出去消息,虽然说现在没有什么办法,但是山海关的锦衣卫与自己这边早就有约定,如果说上一次的情报后超过五天还没有接到新的情报,山海关方面会派人进行侦查。

    但是祖大寿却是处于一种忧心如焚的状态。

    自己的弟弟祖大乐被生擒,两千骑兵尽数折了进去,而祖大寿只能在城头上眼睁睁的看着那两千多的骑兵奋力拼杀,直至最后一骑倒下。

    然而祖大寿却又无能为力。

    如果说自己率步兵出城,城里的两万多步卒能不能怼的过几万在马上的建奴?

    答案连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怼不过的。

    那样的后果只能是整个大凌河城落入建奴的手中,而且这些兄弟们也救不回来。

    而且城中的粮食也确实已经没有了,现在牛肉汤也没得分,树皮草根早就光了。

    眼下这种局面,整个大凌河城在明天一早儿就只能吃肉了。

    人肉。

    然而真到了吃人肉的关头了,祖大寿再一次的怂了——崇祯皇帝在陕西因为有人吃人肉而满城屠尽所带来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何可纲和张存仁看着祖大寿的神色,心中同样纠结万分。

    尽管何可纲的职位要比祖大寿低一些,但是何可纲有一点是祖大寿所不能比的,因此祖大寿在某些事情上也颇为倚重何可纲。

    那就是何可纲的决断。

    何可纲不管什么事儿,只要是认准了,那就铁定会去搞下去,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还是不回头。

    比如说在吃人肉这件事情上。

    所以在看到祖大寿纠结的神色之后,何可纲就开口道:“大帅可是不想让兄弟们吃人肉了?”

    祖大寿嗯了一声,开口道:“你让本帅去吃,没问题,毕竟咱们这样儿的什么都享受过了,哪怕是死,也不亏。

    可是这些兄弟们呢?他们以后还做不做人了?以后陛下还能不能容得下他们?”

    何可纲嗤笑道:“大帅莫不是忘了之前说过的了?不吃人肉,这些兄弟们撑不过三天,吃了人肉,就能活下去,很简单的事儿。

    如果说大帅实在是不忍心直接让兄弟们吃人肉,不如直接告诉全军将士们,让他们自己选择到底是饿死,还是先吃人肉活下去。”

    见祖大寿脸上的忧色依然不减,何可纲又接着道:“如果说陛下容不得我们这些个吃人肉的,大不了咱们就向陛下请求冲阵而死或者去海外做个先锋军队,也总好过饿死之后失了大凌河城。”

    无奈之下,祖大寿也只有嘿了一声道:“那就告诉兄弟们吧,让兄弟们自己决定!”

    祖大寿的话音刚落,却听得门外有士卒快步走了过来:“启禀大帅,建奴有使者求见!”

    ps:一会儿的火车回北京,所以今天一更,明天恢复更新并且还开始还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