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朕看看他们怎么收钱的
    在宫中老老实实呆了几天,处理公务处理的头疼的崇祯终于呆不住了。就算朕是个it死宅男,可是你们总拿这些没什么正经事儿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来烦朕,到底居心何在?是不是想朕早点儿累死?如果什么问题都要朕来处理,那朕要在内阁和六部又有何用?

    呆不住的崇祯皇帝决定出宫,学习下那个没事儿就微服私访的康麻子,不求一定能搞事情,起码也出去放放风,散散心不是?看看人家康麻子,天天的正事儿不干,光顾着微服私访了,私访也没干什么正事,与其说是康麻子微服私访记,不如说康麻子微服泡妞记,就连康麻子这样儿的都能混成千古一帝,朕又怎么可能比他差哪儿去,以后朕不光要勤于政事,还要勤于微服私访,让民间遍布朕的传说!要像前汉老刘家的那些流氓一样,微服私访出自己的基本盘和名声,至于像康麻子一样泡妞,还是算了吧。大明朝的后宫佳丽,质量上不是螨清那些马脸能比的……不过,这也能理解为什么康麻子喜欢出宫泡妞了——基本上宫外是个娘们儿都比他后宫的漂亮!

    不过话又说回来,历史上喜欢出宫玩的,康麻子绝对不算是头一号。要说到玩,前汉老刘家的,从皇帝到太子,都喜欢这个调调——看看汉景帝,这个被评为明君的家伙,后来有个大耳朵的家伙动不动就说自己孝景皇帝玄孙,就是他,在长安街头上用棋盘砸死了吴王太子,导致了吴王根本不朝长安,长安还得赔着好脸给吴王。要不是后来吴王造反,估计这家伙再怎么跳,长安也得捏着鼻子认下,毕竟吴王的太子,可是被当时的当朝太子,后来的孝景皇帝用棋盘给砸死了……

    打定主意要微服私访的崇祯喊来王承恩,乔妆打扮一番,扮成了周家小公子,也就是自己的小舅子,让王承恩扮做管家,方正化扮做护卫(这哥们牛逼,东方不败的原型,最后在李自成军队攻打皇宫时力战而死,皇室的死忠份子),再由东厂番子暗中随行,一行人就出了宫,开始了崇祯微服私访记。

    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崇祯看到了在奏章里从来看不到的一面:有小贩为了一个铜板跟客人讨价还价,客人走后又带着希冀期盼着下一位客人;有青楼的姑娘倚在栏杆上挥舞着手帕对他喊:“大爷,来呀!”,那声音,简直能让人骨头从里酥到外;也看到了酒楼的掌柜在驱赶着小乞儿;也看到了街上的百姓多是面带饥色,一看就是营养不良者居多。

    崇祯更看到了成群的锦衣卫校尉和东厂的番子带着一群军余走在街上,遇到店铺就进去,若是出来时带着布袋出来,就会在店铺的门口挂上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菊月两个字。崇祯猜测,多半是九月的意思,挂了牌子,意思就是这家店铺九月份的保护费已经交过了——至于有人敢伪造?不太可能的,锦衣卫和东厂的凶名赫赫,几乎能止小儿夜啼,又怎么有人敢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去假冒这个牌子?

    崇祯干脆找了个锦衣卫和东厂番子刚刚离开的小馆子坐下,喊道:“店家,来两个拿手小菜,烫一壶酒来!”

    跑堂的店小二颇有些眼力,见崇祯打扮和跟在身边的王承恩、方正化,便知道崇祯身份不凡,立即通知了掌柜的,又跑去后堂吩咐厨房做菜烫酒。

    崇祯见店小二通知了掌柜的,便也不客气,对掌柜的道:“掌柜的,你且过来。”

    掌柜的赶紧小跑过来,问道:“这位公子爷可眼生的很,不知招呼小老儿有什么吩咐?”

    期待中的装逼打脸情节看样子是没得玩,崇祯干脆问道:“掌柜的,某家看刚才有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从你店里出去了,还挂了牌子在你门口,这却是为何?”

    掌柜的倒也实诚,直接答道:“回公子的话,刚才锦衣卫和东厂的各位爷,来小店收的甚么管理费,但凡小店老老实实交了钱,他们便在门口挂上一张这样的牌子。”

    崇祯见店家说的不够清楚,干脆直接问道:“他们收了多少钱?收了这钱又是干什么?你们也心甘情愿的交了?”

    掌柜的见崇祯话里话外不把东厂和锦衣卫当一回事儿,有点儿拿不准崇祯的来路,迟疑着不敢说话。王承恩见状喝道:“我家公子问话,你只管老实回答。我家公子爷乃是周国丈家的二公子,便是锦衣卫指挥使来了,见到我们公子也得喊一声国舅爷!”

    掌柜的闻言,便道:“小的见过国舅爷。回国舅爷的话,那锦衣卫和东厂的人,收了小店一层半的利,听说番邦和外族的要收两层半呢。收这钱,他们只说是甚么管理费,小的见识少,也不清楚这管理费到底是个甚么章程,不过听他们说,若是有青皮在店里生事或者白吃白喝,只管去寻他们,他们来解决。小的店小,不交也没法子,若是不交,他们便三天两头的来闹,这生意且没得做。交了这钱,也是买个平安。听别的店里人说,他们这钱真不是白收,若有人闹事,寻了他们来,也真是向着小的们的。若真是这般,这钱倒也交的心甘情愿,全当交了商税便是。”

    崇祯又接着问道:“那他们只是收了你等小店的?那些跟朝中大人们有关系的铺子,他们也敢去收么?”

    掌柜的便道:“回国舅爷,这锦衣卫和东厂,一个是天子亲军,一个是天子家奴,他们收钱,若非像国舅爷一样有着通天的背景抑或是和当朝首辅有关系,又有哪个敢不交的?”

    崇祯听掌柜的说完,便转头问王承恩:“我记得咱们家也有铺子在这儿附近,你可听说这事儿了?”

    王承恩心里当即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我的万岁爷啊,奴婢怎么知道国舅爷家在这儿附近有没有铺子?这事儿你得找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来问啊。不过你是皇帝,你说有,那肯定就是有的,没有也得有啊,当即便道:“回少爷,就是在这儿附近,要不然咱们一会儿过去看看?”

    崇祯当即对王承恩道:“你且会了账,咱们过去看看。”

    会了账,崇祯开始一摇三晃的往街里面走去——朕要去看看锦衣卫和东厂是怎么收钱的!有没有哪个不开眼的东西敢不交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