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谁让朕和百姓一时不痛快,朕要他九族都不痛快!
    这次的出宫私访,崇祯看到了自己想看的和自己不想看的。对于之前的永不加赋诏,外面的百姓都在盛传皇帝真乃是千古明君,难道一见的好皇帝,在东厂番子和锦衣卫暗中推动下,简直远万唐宗宋宗,堪称比肩三皇五帝的圣明君主。崇祯心里明白,只要这样传播下去,自己不是明君也是明君,已经有了最大的基本盘——全天下的泥腿子都站在他身后,为了保护自己那永不加赋的利益,他们能撕碎一切挡在前面的敌人!

    至于不想看的,无非就是首辅家的票号么一出了——当朝首辅在票号有份子,而且出钱的还是后来螨清的八大蝗商,这中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py交易,简直用脚趾头想都能想的出来!

    崇祯对于自己的微服私访很满意,觉得若是以后有人拍一部《崇祯微服私访记》,今天自己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很好的素材,想必收视率是要破表的。

    崇祯的好心情在回到宫中后很快就消失了。

    崇祯不高兴的原因在于曹化淳的报告:“陛下,据下面的孩儿们回报,黄立极黄大人家中现银约在二十万两左右,大部分来自于永昌票号分成所得,其他都是收的各种孝敬。若是贵重物品也折价计算,约有六百余万两,永昌票号也已经查过了,其中不光是黄大人,还有户部侍郎郑大人等,主要是由山西范永斗等八大商人出资所成立。至于其他几位内阁大人及各部尚书、侍郎,各是几万两到十几万两乃到几十万两不等,奴婢已经整理成折子,请陛下圣裁。”

    崇祯皇帝怒极反笑:“好啊,好的很啊。朕的肱股大臣们啊,好的很哪!阉党加上东林党这些狗东西!好的很呐!区区十几个大臣加在一起,倒是比这大明的国库还有钱了!”

    在崇祯皇帝看来,区区建奴,别说是什么心腹大患了,连手足之患都称不上,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个疥癣之疾。大明立国时把蒙元打的北逃西进,太祖朱元璋死后,成祖朱棣也是多次带兵出塞,一样把鞑子们打的跪在地上唱征服。若论起赫赫兵威,当时的蒙元论战争潜力或者实际战力,哪一样不比螨清鞑子要强的多,不也一样被按在地上摩擦?说白了,现在之所以面对着建奴吃亏,无非就是步兵无战意,骑兵也不给力,军械枪炮又容易炸膛,归根究底,还是一个字,钱给闹的。有钱就有好兵源,有钱了枪炮往好了造,质量不行就回炉,反正朕有钱,想怎么玩就怎么。

    可是现实把崇祯给打脸了,天启帝在位七年,魏忠贤玩了命的搂钱,国库里也一共就那么几百万两的银子,就这,还拖欠着边军的粮饷没给!可是区区一个首辅家里就有六七百万两,都顶得上两个国库了!

    崇祯的心情之差,晚上也没有叫任何妃子侍寝,只是在御书房枯坐了一整晚,王承恩多次劝谏,崇祯都未加理会,待到第二天,便直接去上朝了。

    一般来说,能混居庙堂的,都是察颜观色的好手,众臣一看崇祯的脸色就知道要糟,搞不好今天会出大问题。

    等到群臣行完了礼之后,崇祯皇帝便直接开口了:“今日,诸位爱卿有本无本的,都不要奏了。若是有本,一会儿递到司礼监即可。朕,今日有些话想要问问诸位爱卿。”

    “黄爱卿,你是当朝首辅,朕来问你,这大明国库,去岁岁入多少?结余多少?”

    黄立极当即出班奏到:“回陛下,去岁为天启六年,国库岁入共三百五十万两有余。各项支出后,结余……结余……结余不足五十万两。”

    “好啊,大明的国库岁入三百万两。都说大明朝的百官俸禄低,可是你黄阁老家里却有六百余万两,老家更多。不知阁老何以教朕?”崇祯懒得再演戏,直接就把脸皮给撕破了。

    “陛下,臣,臣……”黄立极却是编不下去了,皇帝连大致的数目都清楚了,肯定是由厂卫查过了,自己再抵赖,只怕也没有什么用了。

    “王承恩,宣诏吧。”崇祯懒得再看黄立极一眼,直接让王承恩宣布昨天晚上自己拟好的圣旨。至于说被驳回或者有人不奉诏,没关系,锦衣卫会教他们做人!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经查,内阁首辅大臣黄立极,贪污**白银共六百余万两,深负朕望。着锦衣卫、东厂并大理寺、刑部、吏部共同抄家,其贪腐所得,尽数充入国库。罪臣黄立极,剥皮,实草,悬于午门,诛连三族!以为后来者戒!钦此!”

    等王承恩念完诏书,立即就有大汉将军上前将瘫软在地上的黄立极带走处置。

    缓了缓,扫了一眼下面战战兢兢的众位大臣后,崇祯皇帝也再次开口道:“黄立极,朕的内阁首辅大臣,就在前几天,朕还对他寄与重望。今天,朕就不得不将他剥皮实草!”

    “如今的大明,干旱,水涝,地龙翻身,各地天灾可谓是层出不穷,国内百姓嗷嗷待哺,乃至易子而食之事都时有发生!而辽东,又有建奴造反作乱,这么说起来**也是时有发生。可以说,如今的大明,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稍有不慎,便是个亡国灭种的下场。”

    “可是你们呢?你们又比韩爌干净到哪里去?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不想着如何中兴大明,反而不住的往自己的口袋里捞银子!”

    “岳武穆曾经说过,要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怕死,可是看看,看看朕的肱股大臣们!文官一个个想着怎么捞钱,武将贪生怕死之非比比皆是!勋贵们也跟着腐烂!你们告诉朕,你们哪一个的爵位不是你们的老祖宗拿命拼来的!现如今你们就这样挥霍着祖宗余荫!你们比的不是谁为国朝做了什么贡献,而是比的谁更贪婪!谁更会捞银子!”

    “朕,昨天夜里是一整夜没睡,就在御书房里坐了一夜,朕在想,这个国家到底是怎么了?朕自问还算勤勉,也不像傑纣那样不顾百姓死活,可是,为什么朕的大明,偏偏就成了今天这个样子?诸位爱卿,你们来告诉朕,是朕失德吗?朕前脚刚下了永不加赋的诏书,后脚,你们就给朕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嗯?!”

    “都说君忧臣辱,君辱臣死,可是朕在你们身上,一点儿这样的影子都没有看到!朕看到的,只有贪婪两个字!”

    “你们烂一个,大明就会烂一片,若是你们全烂了,这吃不上饭的老百姓,就能把这朝堂上下,连朕,带着你们,一块儿给吃了!亡国的大臣是什么样的待遇,历朝历代都在史书中写着呐!你们也算是饱读诗书,可是你们都忘啦!?”

    “朕,今天有句话要先告诉尔等。若是有一天大明亡了,朕,会自己挂在后边煤山的那棵歪脖子树上。但是在此之前,朕,一定会把你们全都挂上去!”

    “都好好想想吧,皮之不存,毛奖焉附?大明若是亡了,在你们找到新的主子前,那些吃不上饭的泥腿子会不会先把你们给吃了!”

    “都好好想想吧。朕就说这么多,以后谁要是让朕和百姓不开心,朕就让他九族都不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