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生儿子没那啥
    卢象升很不喜欢宣府大堂。没别的原因,就是前任宣府知府被人做成了稻草人,悬在了大堂上,随时提醒后来者,官场是多么的危险。

    当然,卢象升倒是不担心自己会被挂上去。因为自己不贪,和洪武皇帝一样喜欢把贪官做成稻草人的崇祯皇帝肯定不会把自己挂上去。但是每天看着那个稻草人在大堂上晃啊晃的,也很让人闹心。所以卢象升一般都喜欢呆在后堂。

    今天却是有两个人陪着他在后堂喝茶。一个人身材高大,双手如蒲扇一般,指节粗大,身着飞鱼服,腰挎绣春刀,便是在知府衙门后堂也是刀不离身,赫然是一位锦衣卫千户。

    另一人头戴尖帽,腰间系着小绦,脚上一双白皮靴。不同于东厂档头们穿的褐色衣服,此人身上所穿乃是烟色,除此之外,与东厂档头一无二致。此人神情阴鸷,面白无须,正是一个内厂档头。

    那锦衣卫千户端起茶喝了一口,道:“卢大人,那八家的证据已经拿到差不多了。只待建奴退去,便可派兵围剿了。

    不过,这一次的事情却是有些棘手。”

    卢象升好奇道:“哦?还有什么事让你们锦衣卫都能觉得棘手?”

    那锦衣卫千户道:“俺老高也不瞒你。

    高某此次来宣府,唤醒了潜伏在范府六七年的暗柱,却是拿到了不少的证据。

    今天传过来消息,晚上有一批粮草货物要出关。”

    卢象升闻言大怒,骂道:“好狗胆!如果建奴围城,这八家如此作为,乃是卖国资敌!”

    那高千户道:“陛下派我等来,不就是为了此事么?只是今天这事儿却不好办。

    若是放开这批物资粮草,高某人心有不甘,愧对陛下。

    倘若截下这批物资,就怕这八家狗急跳墙下与建奴理应外合。是以高某感到棘手。”

    卢象升也是沉吟不语,还在考虑该怎么办时,那内厂档头略一沉吟,却是道:“放开,让他去。”

    卢象升与高千户一起看向那内厂档头。却听他开口道:“下药!某有宫中独门秘药。此物从巴豆中炼出,无色无味,可掺入酒水饭菜,服下一个时候后才会发作。中者腹泻不止,若无解药,便是郎中在,也是无用。”

    卢象升与高千户齐齐在心中骂了一句:“好歹毒的死太监!生儿子没屁股眼子!”回头想想,却是想起来太监没办法生儿子的,若是生了,多半也不知道是谁的种。

    卢象升想了想,摇头道:“此事不成。那建奴又怎么会不检查?再说了,干这事儿的,多半是那八家的心腹,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甘心配合?”

    那高千户却是笑道:“卢知府是正人君子,我老高和内厂这位公公却不是。

    只要在半路上擒下了送货之人,想让他们说什么,他们便会说什么,断然不会多说半个字儿。”

    卢象升一征,苦笑道:“如此,便劳烦二位了。

    三人又计议一番,便分头前去行事。

    为了防止意外,卢象升以筹粮抗奴为名,召集八大蝗商一起饮酒。却是想着万一事败,便直接将之擒杀,后面再按下策执行,直接大军围剿八大蝗商全族,倘若因此走失了几人,却也顾不得了。

    高千户齐集了千户所中能战之兵,那不知名的内厂档头则带了几个番子,一起前往蝗商商队必经之路埋伏。

    两伙人为了同一个目标,悄然在城外的树林中埋伏。直到月近中天的时候,蝗商的商队才过来。

    一声令下,高千户所带的千户所便围住了整个商队,待蝗商手下尽皆报头跪地后,高千户挑了管事的出来,又随手抓了管事身边一个小厮,一起带到了那内厂档头身边,道:“这两人便交给公公了。高某今日有幸,便见识一翻宫中手段。”

    那管事的闻言,几欲昏了过去。

    自家干了什么事儿,自己心里自然是清楚的,如今厂卫齐至,怕是难得善终了。

    那内厂公公笑道:“高兄弟放心,今日便让你好好看看咱家的手段。”言语间竟不见民阴柔,却是带着阴狠。

    说完,看也不看那管事,只命人将那小厮带到一旁炮制。

    待得诸般手段下来,那小厮已经不成人形,却还留着一口气在。

    高千户这才对那管事的道:“都看到了?”

    那管事的已经吓得半死,强行忍着才没有屎尿齐流,当即将头点的如小鸡啄米一般,道:“看到了,看到了。官爷有什么吩咐,小老儿一定照办,绝不推诿。”

    高千户笑道:“也没甚么。你们一会儿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却是那内厂的档头已经将药尽数下在了商队中的酒水、食物之中。

    见那档头下完药回来,高千户又对那管事的道:“别管你跟范永斗他们是什么关系,只要你今天配合好了,本千户和旁边这位公公一起为你担保,今天这些人,你们家人都平安无事。若是走露了风声,你自己或者能活下来,但是你们所有人的家人,上至八十老母,下至腹中胎儿,都会享受到刚才那人一样的刑罚。”

    说着,又示意管家看了那全都的小厮一眼,那小厮仍旧没有咽气,只是眼看着受尽了活罪之后,也难以熬到天明了。

    那管事的暗忖,只因自己姐姐是范永半的小妾,自己才得以成为这商队管事,若是范永斗倒下了,自己说不定能更进一步。毕竟范永斗这伙人一旦被灭掉,留下的空缺肯定要有人补上的。至于自己的姐姐?

    那管事的当即试探道:“官爷,小的也是被那范永斗所迫,才不得已而为之啊。只是小人还有一个姐姐,被范永斗那老东西强纳为妾,不知官爷?”

    不待高千户说话,那内厂的档头便道:“一个女子,罢了,咱家做主,此次放过了她。等你回来,随咱家一起前去指认出来便是了。”

    那管事的得了承诺,既迫于全家老小性命相胁,又被取范永斗而代之的贪欲蒙了眼睛,哪里还有不答应之理?

    当下便和商队中其他人商量一番,又指认了其他几家蝗商的人,以及几个死忠于范永斗的小厮,请那东厂的档头命人炮制一番,唬住了商队中的其他小厮,这才又带着商队继续往建奴大营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